img

消過毒后,戰天殤便被包成了粽子一樣。

2021 年 11 月 23 日

「嗯,這就好了,暫時是不能參與戰鬥了。你好好養傷吧。」看著被包成粽子的戰天殤,鄭泰兩人拍了拍手,然後又祝福了幾句,隨後便先去幫其他人了。

感受著身體傳來的疼痛,戰天殤無奈的笑了笑。

「臭小子,你這也太丟人了吧。自修鍊后,一共經歷了三場戰鬥,兩場都負傷了。一場讓人打斷了條手臂,這次倒好,差點死這了。」

聽著腦海里炎龍日常的嘲諷,戰天殤只好白了白眼。

「要不是你那破功法,主人能這麼狼狽嗎?」

「小黑虎,話不要亂講,吾的功法沒有問題,誰能想到會產生變異。再說了,吾好歹傳了兩部絕世功法,你什麼都沒有給這臭小子。」

「小長蟲,想打架是不。我的東西主人他都用不上。」

「來就來,吾怕你不成。」

無語的揉了揉太陽穴,聽著腦海里兩大神獸再次吵了起來。

「好了,我們這次不就是為了解決功法的這個問題嗎?對了,炎龍你的輔助魂技是什麼。」

哼!炎龍怒哼了一聲才說到:「吾的輔助魂技叫聖光普照。作用呢就是在聖光普照期間,免疫一切負面影響。比如今天的控制,還有眩暈,詛咒等等。哼,怎麼樣小黑虎,厲害不。」

「呵,說是輔助魂技,還真的是輔助啊。我的叫,魂罰。是這世間獨一無二的靈魂攻擊。不過只能對靈魂和自己差不多的使用。」

「小兄弟,在想什麼呢。」

就在戰天殤和兩大神獸,交流的時候,吳剛又坐到了戰天殤的身旁。

「對了,今天那場戰鬥能和我講講嗎?那水書生可不是個俗手,至少我碰到他肯定是打不過的。」

戰天殤點了點頭,今天這場戰鬥的確是存在了太多的巧合了。 到底也是侄子,不能太過厚此薄彼,等如蘇改日領進宮,自己賞些東西,也算是全了姑侄情誼,他日旁人說起來,也不會覺得謝家親情淡漠,看不起商戶之子。

「是,姑母。」

「對了如蘇,你還未用早膳吧?漱玉,傳膳。」

漱玉點頭退下,剛退到門口,就與衝進來的小宮女撞上,要不是琉玉眼疾手快上前扶住,漱玉指不定摔成什麼樣子。

「你是哪宮的宮女,毛手毛腳成什麼樣子!」

鳳儀殿有哪些宮女,她都知道,就這個,面容陌生,絕對不是她們鳳儀殿內人。

小宮女臉色因為跑步而泛紅,喘著粗氣,話都說不出來,一個勁兒的磕頭,緩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漱玉姑姑,奴婢,奴婢有大事稟告娘娘。」

不是大事,她也不會跑這麼快。

靜貴妃竟然請動太後娘娘,往陛下龍淼殿而去,去勢洶洶,隨側有薛宗人令和薛夫人。

一看那架勢,她就覺得不對勁兒。

她是宮內最下等宮女,每日吃不飽,還要受比她資歷深宮女的打壓,若不是皇後娘娘開恩,罰了那個欺負她的宮女,她說不定連活都活不下去。

隨着在宮裏呆的時間越久,也知道些門道,漸漸就沒人欺負,不過之前謝皇后恩情,她記在心裏,一直想找機會報恩。

今日,一看那架勢,就覺得不對勁。

薛太后和靜貴妃乃至整個薛家,都與皇後娘娘不對頭,那般大架勢,肯定有什麼大事。

她雖然不知道所為何事,卻也知未雨綢繆好處,讓皇後娘娘早知道,不論是否有關皇後娘娘,只要娘娘早做準備,到時一定可以用上。

「大事?你先說自己是哪宮宮女?」就算這宮女一臉真摯,不像騙人,自己也要詢問清楚,不能什麼人都放入主殿,擾娘娘清靜。

何況小小姐今日也在,馬虎不得。

「回姑姑的話,奴婢,奴婢浣衣局二等洗衣宮女芷蘭,奴婢真的有大事要告知皇後娘娘,還請姑姑替奴婢說一聲。」

按照這個時間,薛太后和靜貴妃一行人只怕已經到陛下寢殿了,她若再見不上娘娘,只怕情況會不太好。

「浣衣局的···」

漱玉還想盤問一二,就聽裏面傳來謝皇后聲音:「漱玉,放她進來。」

如蘇說她知道這宮女,人品不錯,又聽她說有重要話跟自己說,旁人的話謝皇后可能不信,可謝如蘇的話,謝皇后是百分百毫無理由相信。

漱玉側開身子,放芷蘭進去,芷蘭剛一進去就跪下,恭恭敬敬叩首:「奴婢芷蘭見過皇後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除了重大場合,日常在宮中,宮女太監都是問安,像芷蘭這種正式場合才會問安的方式,真的很少有,故此謝皇後有些好奇。

自己都沒見過這個宮女,這宮女跟自己行禮,語氣里卻滿帶恭敬,到底是為何?

「你說有重要事跟本宮說?」

「回娘娘的話,奴婢有十萬火急之事稟告。」芷蘭臉色潮紅,每說一句話,嗓子跟被刀掛一樣。

一路從浣衣局門口跑到鳳儀殿,幸好她平日幹活勤快,練出一副好身體,否則只怕沒跑到鳳儀殿就折半路。

「說吧,本宮聽着。」謝皇后並沒過多放在心上,二等浣衣局洗衣女,在宮內不算底層,卻也不算頂尖,最多算個中不溜,她能有什麼大事告訴自己?

別是什麼告上級狀,這種事她最厭煩。

自己有眼睛,能看到,用不着下面的人奮勇告狀。。 第二百三十章橫濱現世日常——巧遇&賞櫻序曲

赭發少年惱羞成怒的超高分貝吼聲,一瞬間響徹了整片海岸和岸邊的櫻花林。

……並且,成功吸引了不遠處氣氛緊張對峙的兩撥賞櫻勢力的注意。

劍拔弩張帶着兩個小孩子和對面爭搶最佳賞櫻地點的游女和服少女,與對面的堅決不肯讓位置的偵探社鎮社之寶齊齊轉頭,疑惑地看向了十幾米開外的地方——

「啊啦,你們也來賞櫻?」

隨手向武偵的那群傢伙打了個暫停手勢,攏好散亂衣領的港黑候補幹部小姐踩着木屐,走向糾纏在一起的兩隻神明。

然後,少女劍士的目光分毫不移地定點落在了黑髮姬君的身上,語調愉悅地讚歎道:「哇哦~果然,和我想像得一樣好看。」

「唔啊~!阿榮今天休假嗎?」

上一秒還糊在戀人身上的小姑娘發現友人出現在眼前的一剎那,便以接近光速的巔峰速度落地:「!!啊啊對不起!請稍等一下~!」

笑眯眯的黑髮姬君在這一瞬間,動作忽然變得異常利落。

以爆發般的力氣將炸毛中的神明大人原地轉了個圈,順便推到野餐墊旁,最後再認真地將戀人暫時全權託付給隔壁家的織田先生。

日和對戀人的人類友人笑得陽光明媚:「中也先生就拜託了哦~」

還沒看清來人就莫名其妙坐在了野餐墊上,被小姑娘的爆發力驚到的店員先生一時間竟然都忘了炸毛,又懵又愕然地連續打出一排問號:「???」

瞥見十幾米外櫻花樹下一群常服裝扮的頂頭上司,並不想引起那邊注意的紅髮青年默默轉過了身,乾脆裝作什麼都沒看到:「啊,我明白了。」

「呼……」

將視線焦距調整回正常狀態,剛才強行渙散目光不去看某些存在的少女劍士鬆開攏著領口的手,肆無忌憚地伸了一個懶腰——順便十分自然地『不小心』無視了不該出現在這裏的一個『普通後勤人員』:「不是啦,只是團建活動而已。」

「欸?『團建』?」

即使踩着高屐也能在草坪上如履平地的行走,跑過去和友人聊天的小姑娘好奇問道:「那是什麼?不是賞櫻嗎?」

「嘛,大概是『團隊活動』之類的意思?反正具體怎麼解釋我也不太清楚,總之就是過來賞櫻喝酒的。」

顯然並不太在意這些不重要的事情,葛飾應為隨意地擺擺手,順口向友人抱怨道:「真是的,武裝偵探社的傢伙都是怎麼回事?我可是昨天就提前讓下屬過來佔過位置的啊!樹上那麼顯眼的牌子他們看不見嗎?!」

沿着少女劍士向後示意的大拇指看去,看到那塊高高掛在樹梢上迎風飄揚的巴掌大繪馬,黑髮姬君呆了呆:「……唔…那個呀……似乎掛得太高了的說……?」

「啊,因為想讓他們掛得顯眼一點嘛。」完全沒覺得哪裏不對勁,秉持某位英靈思維,堅持認為樹梢之類的高處就是最顯眼的位置,阿榮理所當然地點點頭。

瞥了一眼還在和自己的幾個直屬下屬僵持的武裝偵探社成員,游女裝束的少女劍士瞬間惱火起來,連抱怨的語調都帶着異常嫌棄的意味:「嘖,就是沒想到……怎麼會有人連那麼明顯的標記都看不出來!」

眼看阿榮說着說着又想要擼起袖子回去鎮場子,日和急忙拖住了氣勢洶洶的友人,緊急轉移了話題:「欸?欸欸欸?!……對、對了!太宰先生沒有參加賞櫻活動嗎?」

「太宰?」

擁有單人毀滅整個武裝偵探社恐怖戰力的少女劍士被阻攔了腳步,茫然地眨眨眼,呆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啊,你說那傢伙啊。」

「太宰最近的任務效率太低,御主似乎不太高興,所以這次團建休假就讓他一個人鎮守本部了。」

表情沒有一絲變化,用古怪狹長燈籠般髮飾束著細細雙馬尾的阿榮儘管這麼漫不經心地回答著,目光卻微不可查暗了一些。

后一句話的聲音,甚至低得連身側的少女神明也沒有聽清:「……那傢伙是白痴嗎,竟然越做越明顯…到底在想什麼啊……」

「?」

根本沒聽清她剛才悄悄低聲嘀咕了什麼,日和腦袋上呆乎乎地冒出一個問號。

仰頭看向穿上木屐之後足有一米六八高的友人,小姑娘一臉懵懂,好奇道:「御主?是那位港口黑手黨的首領先生嗎?阿榮不是落單從者嗎?」

被她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懵了懵。

「這種事我也不清楚啦,到底是從者還是英靈大概只有小咲才知道……不過,現任御主的話,確實是那個穿白大褂的蘿莉控沒錯。」

雖然無所顧忌地做出了回答,但葛飾應為的視線已經轉向了站在自己幾個下屬身後的和服幼女和抱着恐怖玩偶的正太身上——

忽然。

目光剎那間兇狠起來,看到令人不爽場景的少女劍士眉頭壓低,不僅一把擼起了袖子,嗓音也隨之驟然暴躁起來:「喂!想被劈碎嗎!那個賞櫻還佩刀的沒品傢伙!」

「欸?!等、等等阿榮你的人設要壞掉了呀……!」

渾然不覺自己在驚慌之下說出了什麼奇怪的話,沒能及時攔住友人,黑髮姬君眼睜睜看着惱火的少女劍士當眾撩開了艷麗和服的下擺。

不可思議地從裏面抽出了一柄繪有浮世繪風格花紋裝飾的大太刀,葛飾應為直接對上了遲一步到來的武裝偵探社社長:「哈?欺負預備役小鬼?」

只是普通站在那裏,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氣勢就嚇到了兩個小孩子。其實十分無辜的福澤諭吉板着臉,抬眼看向衣擺高高撩起、正向外抽出第二把大太刀的少女劍士。

目光停留在那兩把品質極佳的大太刀上,既是武士也是劍客的銀髮和服男子眸光微微肅然,手指無聲摸上腰側刀柄:「你是……」

「哦呀,福澤閣下,還真是巧遇。」

就在氣氛變得異常緊張、連另一邊的店員先生等人都瞥向了這個方向的時候,穿着白大褂的黑髮中年男子終於慢吞吞帶着金髮蘿莉抵達了賞櫻宴場地:「阿榮,太失禮了,今天我們只是來放鬆的。」

「……嘁,知道了。」

遭到御主的阻止,即使還有點不爽,阿榮也只是低低嘁了一聲,手上卻聽話地又將兩柄幾乎要比自己還高的大太刀收了回去。

橫濱黃昏勢力與黑夜勢力的兩位領袖對視片刻,用目光達成共識后,隨手鎮壓了各自的社員和下屬,頗為友善地一方佔據了那株櫻花樹的一側。

……

「我說,你也該回來好好坐着了吧?連那幾個小鬼都沒你鬧騰啊。」

大大地鬆了口氣,放下心的小姑娘剛轉過身,就被店員先生沒好氣地吐著槽拎回了屬於禮品屋的淺綠色與白色的格紋野餐墊上。

「嗨~」

乖乖地挨着戀人坐下,異常受幼崽們和小動物歡迎的少女神明剛剛坐穩,身旁空着的另一側便立即擠滿了小孩子……和忽然從樹上蹦下來的幾隻小松鼠。

點燃了煮茶用的小炭爐,側身接過織田作之助遞來的茶葉和水。

完成了煮茶任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