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洪飛離國旗的距離只剩下100多米了,離他最近的日笨士兵終於衝到他身邊了!張開雙臂就向他撲去。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只見洪飛先是拉一個單線,緊接著周身一轉,反手抓住日笨士兵的頭髮,另外一隻手抽出匕首,帶著青光,恨恨地插在了日笨人的脖頸中。

一插一抽,鮮血順著匕首留下的傷口,如噴泉一樣衝天射出。

停留之間,另外幾名日笨士兵也沖了上來,看到第一個人的慘死,他們學奸了,誰也不撲上來,掏出身後的刺刀,將洪飛圍在中間。

洪飛是誰,他是已經練出力量極限的人,一般的凡人他現在根本就沒看在眼裡。就算對上實力弱一些的古武者,他也不一定就會輸。

突然洪飛先動了,他可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比起殺人他更願意毀掉這個國家的尊嚴。他雙腳同時踹向距離他最近的日笨人,然後接著爆發力,一個空翻落在了身後日笨人的肩上,匕首順著腦頂直插下去。那飛快的出手速度再次造就了一個噴泉。只不過這個噴泉噴的不是水,而是血。

洪飛沒有就此停手,他順著直線向側面滑去。滑落中,他那持有匕首的手在空中輕輕一劃,又一名日笨士兵的咽喉處出現一條殷紅的細線,接著那名士兵就倒了下去。

站在地上的洪飛忽然眼睛瞪起,宛如一位人間殺神。讓剩下的日笨士兵顫慄不已。再也沒有人沖向洪飛,而是掉頭就跑,沖向了龍雲會成員和日笨士兵廝殺的地方。

見到士兵跑后,洪飛輕哼了一聲:「算你們識相,否則我會讓你們死的更慘。」說完轉身再次奔向日笨國旗。

眼看就要將日笨國旗毀掉的時候,一把忍者刀在洪飛的身後突然射出。

PS:二更到!!精彩明天繼續!!油條強烈的求個翠鑽!!!! 在洪飛躲避忍者刀的同時,一名日笨士兵跳到了他的身前。這名士兵不是別人,正是向麻倉進諫的那名士兵。只不過此時他已經完全沒有了先前的那種軟弱表情,取代的是一種堅毅的表情。

感覺到此人的不凡,洪飛也不敢冒然動手,眼睜睜看著他拿拿起了一旁的忍者刀。然後刀尖指向洪飛說道:「可以看得出,你是這幫支那人里實力最強的一個。也只有你才配做我的對手。想要毀掉大日笨帝國的國旗,你就要踏過我的屍體。」

洪飛說道:「看樣你不僅僅只是一名日笨士兵。從你的武器上看,你更像是一名隱藏在士兵中的忍者。」

那名士兵並沒有因為洪飛的揭穿而感到驚訝,反而正經的說道:「我叫伊藤秀吉,是德川家的一名下忍。專門負責保護釣魚島不受你們支那人的侵略。」

聽了伊藤秀吉的話,洪飛大呸一聲:「你們日笨還真是一個不要臉的民族,為了石油霸佔了我們龍國的釣魚島,還添臉說不受我們的侵略。今天,我們就要奪回釣魚島,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能阻止我!」

說完便向前大跨一步。手中的匕首如毒龍般直取伊藤秀吉的咽喉。伊藤秀吉也不含糊,手中的忍者刀向前一揮。

鐺~兩把兵器發出了清脆的撞擊聲。接下來洪飛就是一記掃堂腿,伊藤秀吉輕躍躲避。沒等掃堂腿的招式釋放完,只見洪飛身形驟變,單手住地,另一條腿借勢向前掃去。

砰~洪飛的腿掃在伊藤秀吉的身上,發出輕燜之聲。隨後伊藤秀吉的身體向側面摔去。摔落中,只見伊藤秀吉穩住身形,將手中的忍者刀用力插進地面。即使如此,伊藤秀吉也向後滑落了三米多遠才停下。

第一次交鋒,伊藤秀吉就落了下風。心中不免震驚,這名支那人的力量,簡直可以和狂暴中的巨熊相比。在知道了洪飛的真正實力后,伊藤秀吉也不敢太過放肆,小心應戰起來。

洪飛再次衝來,這次他改變了戰略,右手壓縮著空氣,猶如一條長鞭甩向伊藤秀吉的頭部。同時拿著匕首的左手也刺向他的胸口。

伊藤秀吉將忍者刀豎在胸前,刀身一翻,輕鬆的擋住了后發先至的匕首。接著他抓住洪飛甩來的右手手腕,帶著洪飛的身體向後一躍,使洪飛失去重心。隨後出腿直接輪在洪飛的肚子上。

脫離了伊藤秀吉掌控的洪飛如斷了線的風箏,摔落在遠處,振起層層灰塵。落地后的洪飛一個鯉魚打挺便輕鬆的站了起來,打了打身上的灰塵。一點受傷的跡象都沒有。 緋聞老婆玩夠沒 晃了晃腦袋又沖了過去。

在趙雲的訓練中,洪飛一直都是第一人,所以他根本無法發揮自己的全部實力。終於找到一個跟自己實力差不多的人,洪飛當然要盡興的發揮。將力量極限運用到極致。

兩人你來我往,打的不亦樂乎,時而塵土飛揚、時而飛沙走石,完全將武術的真諦演繹出來。一些外行人忍不住的讚歎起來:「真是帥呆了!原來殺人也可以殺的這麼藝術。」

砰~拳頭對擊后,兩人分別向後退了5米遠。洪飛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臉上的表情依然是猶意未決。

伊藤秀吉嘴角微揚,笑道:「痛快!想不到我伊藤秀吉在釣魚島也能遇到龍國的高手。」

一個喘息的機會過後,兩人再次交手,混在一起。突然,伊藤秀吉賣了一個破綻給洪飛。只見洪飛毫不猶豫攻了過去。伊藤秀吉拿刀的手忽然變向,由上至下刺向洪飛的脊背。

知道上當的洪飛反應更為靈敏。輕輕移動了一下身體,忍者刀只將他的胳膊穿透,隨後洪飛靠肌肉的力量將忍者刀卡住,不讓伊藤秀吉抽出去。然後用另一隻手用儘力量極限,三拳合成一拳,重重的擊在伊藤秀吉的腹部。

噗~一口鮮血從伊藤秀吉的口中噴出,臉色發白、嘴唇發紫,看樣洪飛這拳使他受了很重的內傷。

看見洪飛的拳頭再次襲來,伊藤秀吉也不顧插進洪飛胳膊中的忍者刀,飛快的向後退去,躲避洪飛的攻擊。

一拳落空后,洪飛穩住身形,眯著眼睛,笑呵呵的看著伊藤秀吉,說道:「你聰明,不過我比你更聰明。」說完將胳膊上的忍者刀抽了出來。扔在遠處。

看著穩穩插入地面的忍者刀,伊藤秀吉不由得一陣后怕。如果剛才不棄刀的話,自己也許已經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洪飛受了外傷,降低了攻擊能力。伊藤秀吉受了內傷,整個身體的能力全部降低了。誰更勝一籌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忽然,伊藤秀吉拿出了一個黑色彈丸,向下地面一砸。

砰的一聲!

頓時冒出了一股白煙,將伊藤秀吉的身體隱藏起來。

洪飛知道這就是忍者的遁術。憑著自己對空氣流動的感覺,沒受傷的手拿起匕首,猛地朝一道藏在白煙內肉眼難以看見的身影甩去。

匕首壓縮著周圍的空氣,帶出勁風將白煙吹散,射進了伊藤秀吉的體內。正準備逃跑的伊藤秀吉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直接釘死在遠處的山岩上。

隨後洪飛捂著胳膊上的傷口,慢步走到伊藤秀吉屍體的面前,看著他死不瞑目的表情說道:「龍國人是日笨人的祖宗,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就在洪飛的話說完的時候,伊藤秀吉原本睜地大大的眼睛一下子閉上了。

看著如此怪事,洪飛搖了搖頭,自言道:「看來他也同意我說的話。」

說完洪飛就朝著前面的國旗走了過去。由於剛才和伊藤秀吉的大戰徹底鎮住了日笨士兵,所以他們眼看著洪飛向國旗走去,也不敢有一人上前阻攔。

砰~帶有力量極限的拳頭直接將國旗杆擊折,日笨的國旗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落在了地上。洪飛將日笨國旗踩在腳下。俯視著眼前所有的日笨士兵,很有一種大家風範。

國旗一落,原本鬥志昂揚的日笨士兵一下子變得失魂落魄,任憑兩個小隊的人肆意屠殺。一看大事不好的麻倉大佐轉頭就跑,他根本不知道眼尖的小天一直盯著他呢!

見他要跑,小天奮不顧身的沖了過去。輕輕躍起,凌空之中右腿甩出,一回彎,緊緊地將麻倉的脖子夾住。然後用力一甩,麻倉就被甩出十米多遠,重重的砸在了山岩上。

小天緊跑幾步,來到麻倉的身邊,抓住他的頭髮,狠狠地往凹凸不平的山岩上撞。他的頭與山岩來了幾次親密接觸之後,鮮血迸出,額頭處已經被撞爛了。

待兩隊人馬將島上所有的日笨人都殺死後,小天提著已經被撞的昏迷的麻倉來到洪飛面前,說道:「洪長老,此人應該是這個島上的指揮官。我將他打暈,準備交給您審問。」

洪飛拍了拍小天的肩膀,誇獎道:「你做得很好!」

聽了洪飛的話,小天立刻謙虛道:「這都是洪長老栽培的功勞。」

洪飛笑道:「你心裡的那幾隻蟲子我最了解了,你拍我的馬屁沒用,龍雲會的幫主是雲少,你要去拍他的馬屁才對!」

隨後洪飛也沒在這件事上多做停留。吩咐小天去找點水來,將麻倉弄醒。

噗~一盆冰涼的海水潑在了麻倉的身上,昏迷的他頓時被冰冷刺激醒來。

PS:一更到!點擊收藏和投票的比例不是太高!!油條衷心的請求各位書友們將你們手中的票票投給油條吧,哪怕只有一票,油條也是非常滿足的!!拜謝!!! 聰明的麻倉一醒來,看見周圍的龍國人,就知道他們弄醒自己肯定是想從自己的嘴中知道釣魚島的布防點,及休息和放置彈藥的地方,便大聲的喊道:「你們殺了我吧,想從我嘴裡知道什麼,你們是妄想。」

洪飛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他這人有個毛病,那就是一生氣說話就帶北景味,隨即他大喝道:「你丫的還在我面前沖英雄,老子今天讓你沖個夠,有本事你就什麼都不說!」

說完,左腳猛地一掄,直接將麻倉的胳膊踢折,一股殺豬般的嚎叫立刻從麻倉的嘴中傳出。聲音大的都令周圍的幾名龍雲會成員捂住了耳朵。

洪飛左腳落地后,右腳猛地掄起,麻倉的另一隻胳膊也折了,嚎叫聲立刻升級,變成了吼叫聲。

然後洪飛問道:「怎麼樣?說是不說啊?」

麻倉忍住疼痛,依然倔強道:「不說!」

洪飛說道:「那好啊!我就先將你的五肢全都斷了,然後再問你!」

麻倉一臉茫然,問道:「我只聽過四肢,沒有聽過五肢啊!」

洪飛回道:「那我就告訴你,第五肢就是你跟女人上床用的那個。」

說完不等麻倉思考,兩腿再次踹出。麻倉的吼叫再次升級,變成了啞叫,是因為他已經疼的將喉嚨喊破了。

就在洪飛要將麻倉的第五肢踹折的千鈞一髮,麻倉忍住疼痛大聲說道:「停!我說!我說了!我全都說了!」

聽到麻倉的話,洪飛停下了已經踢出的腳,笑嘻嘻的說道:「這回呢,我就不叫你說了,你直接帶我們去就好了!」

說完便派兩名龍雲會成員將麻倉架了起來,為他們帶路。

釣魚島的範圍非常大,在經過了麻倉複雜的指引后,洪飛一行人終於到了日笨在釣魚島設的秘密基地。

一進基地洪飛等人就被那豪華奢侈的裝修所吸引。這日笨人還真捨得花錢,一個秘密基地建造的如此奢華。簡直是有錢沒處花了。

一名龍雲會成員竟然跑到了一副鑲著金邊相框的畫的旁邊,用自己的牙上去咬咬,辨別那金子是不是真的!

在麻倉帶眾人繞了一圈后,白龍對洪飛說道:「這基地還真不錯,什麼都有!醫護室、休息廳、睡覺房間、浴池、游泳池、餐廳等應有盡有。就差沒有妓院了。」

白龍的話剛落,麻倉就討好道:「有!我們這雖然沒有妓院,但是卻有一個如天堂一樣的房間,裡面住著非常漂亮的20名軍妓。是為我們平時解決生理需要用的。」

麻倉的話,讓眾人大跌眼鏡。想不到日笨人還真TM變態,連軍妓這種高級貨都有。如果不見識見識簡直對不起自己。

終於在六名太子爺的強烈要求下,麻倉帶著眾人來到了一個極其隱秘的拐角房間。為什麼說這個房間極其隱秘呢! 惹上冷魅總裁 因為這個房間實在兩個房間的夾角處,如果不仔細辨別的話,所有人都會認為這只是個普通的死角,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打開這道門的方法更絕,就是要人學三聲狗叫。麻倉學完三聲狗叫后,機關門自動打開了。裡面是一個非常大的粉色空間,兩旁擺著各式各樣的床,床頭上還有各式各樣的SM工具。

當洪飛等人走進去后,從大廳裡面的房間里出來了20名裸體的美女,每一位裸女都像曼玉那樣漂亮、迷人。抹有粉色低暈的身體更是將人的慾望勾至極點。

有兩名定力稍差的龍雲會成員,當場就忍不住了,想要將那些美人強姦了。

不過在關鍵的時候,洪飛大吼一聲。將兩人鎮住,然後各自踹了一腳。將其踹飛,摔落在遠處,然後手指著麻倉,面對摔出去成員斥責道:「這些女人已經讓他們玩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她們本身就是妓女,你們玩了他們會感覺到很有快感嗎?會解氣嗎?要玩,咱們就要去日笨玩那些非常婦道的女人。那才會解氣,才會有成就感。」

接過洪飛的話,白龍吩咐王冬雷等人道:「殺了這些女人!還記得在下船之前雲少說過什麼嗎?」

所有人同時回答道:「記得!從現在開始,但凡遇見日笨人,不論男女老幼,一律殺無赦。」

白龍說道:「記得就好!那麼下手吧!」

那些女人並不知道這些龍國人說的是什麼!只感覺到他們非常的激動和興奮。隨後走出來20名成員,紛紛站到這些女人的身後,然後統一拔槍。

砰~只聽見同一聲槍響,所有的女人都倒在血泊當中。

處理完這些女人後,洪飛對麻倉露出一個危險的笑容。接著一把匕首無聲無息的插進了麻倉的胯部。

麻倉死了以後,洪飛帶領眾人離開了這個粉色的天堂。直接來到基地的醫護室,開始為傷員們包紮治療。當然,充當醫生的只有那十四名軍人。

很快所有人受的傷便被處理好了。白龍讓眾人去休息,等待趙雲的下一個命令。

釣魚島遠處,站在輪船甲板上的趙雲知道戰鬥結束了。拿出手機將林詩韻的號撥了出去。不到片刻,就傳來了對方那溫柔的聲音:「小雲,你不是去釣魚島了嗎?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趙雲回道:「我們是在釣魚島,但是我並沒有參加戰鬥,所以我當然有時間給你打電話了。」

林詩韻笑道:「那好,你就說吧,有什麼指示。」

趙雲說道:「林姐,你立刻準備一個新聞發布會,目的就是將我說的話儘快的傳播給日笨政府。」

林詩韻正經道:「小雲,你說吧!我現在錄音!」

聽到林詩韻示意自己已經錄音了,趙雲縷清了一下思路,狂妄的說道:「日笨政府,你們聽好了!我叫趙雲,是龍雲會的幫主。最近我為了訓練我們龍雲會的成員,便要求他們做了一個很有趣的任務。那就是攻打釣魚島。當你們聽到我的這段錄音的時候,就證明釣魚島已經被我們掌控。所以,從現在開始,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讓你們有機會奪回釣魚島。如果三天內你們不能奪回,那麼就很不好意思,我會將島上所有的石油開採處炸掉。 千金歸來:豪門嬌妻太惹火 當然貴國把我的話當作玩笑也好、威脅也罷,這都無所謂。因為我趙雲打骨子裡就恨透了你們日笨人。」

最後一句話趙雲幾乎是喊出來的。雖然隔著電話無法感受到趙雲的殺意,但是那股霸道的氣勢,林詩韻依然可以通過電話感覺到。

錄音完畢后,林詩韻對趙雲說道:「小雲,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掛了,我立刻去準備發布會的事情,爭取儘早讓日笨政府知道這件事。」

趙雲說道:「沒別的事了,你去準備吧!」

掛斷電話后,趙雲告訴船長將輪船開走,三天後再來這裡接他們。

船長先是對趙雲崇拜了一番,然後將趙雲放下岸,並保證自己三天後會準時回來。然後就開著輪船離開了日笨海域,回到了龍國海域。

趙雲一路走去,看見的只有日笨士兵的屍體,沒有發現一具參加任務成員的屍體。那略有緊張的心,終於放鬆下來。深深的呼吸道:「看來這幫傢伙要比我想像的能幹啊!」

說完便邁著輕鬆的步子向釣魚島深處進發。

與此同時,日笨海軍派出的三艘驅逐艦已經找到了釣魚號。

PS:二更到!油條不多求,只求每一位喜歡本書的讀者,每天只投給油條一票!一票就可以!!!在這裡感激不盡!!! 三名驅逐艦的艦長看到釣魚號上的慘狀后,立刻將信息傳達給海軍總部,請求指示。海軍總部當即下令,三艘驅逐艦全力開往釣魚島,尋找襲擊釣魚號的船隻。

在搜索釣魚島附近海域一圈后,他們並沒有發現可疑船隻。只是感覺到今天的釣魚島有些靜的出奇。於是便派出一名士兵去釣魚島查看一下。

那名士兵剛登上釣魚島,只見眼前一片血紅,滿地的屍體延至千米。他們大日笨帝國的國旗也掉了下來。這慘狀使那名士兵連再向前一步的勇氣都沒有了。撒腿就向軍艦處遊了過去。生怕島上還有殘留的恐怖分子將他打成馬蜂窩。

回到驅逐艦上,那名士兵有些語無倫次,只好附加上肢體語言對艦長描述釣魚島上的情況。終於眾人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后完全理解了士兵想要說的。

三名艦長立刻下令道:「對釣魚島表層進行地毯式轟炸。」

砰~砰~砰~數炮同發,炮彈那強大的威力同時在島上散開,將整個到炸的搖晃起來,如同地震一樣。煙霧將整個島嶼都籠罩起來。驅逐艦已經失去了目標,只是一頓亂炸。希望能將島上殘餘的侵略者炸死,然後他們就可以登陸了。

還在休息的成員們一下子就感覺到了這強烈的顫抖,紛紛集合起來,洪飛罵道:「TMD,這幫日笨孫子動作還真快,沒等我們休息呢,就攻過來了。」

白龍對眾人說道:「現在受重傷,行動不便的人繼續去休息,沒受傷或者是輕傷不影響行動的成員去武器庫,挑自己順手的武器,準備對抗日笨的反攻。」

白龍的話剛說完,呼啦一下50人全部奔著武器庫去了,有幾個行動不便的也一瘸一拐的更在眾人後面,沒有一人要留下來休息。

洪飛對白龍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時候,你要他們不去參加防守,我想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都是有血性的龍國漢子。」

白龍說道:「既然不能阻止,那就由他們去吧。咱倆也去挑武器吧。」說完便和洪飛一起朝武器庫的方向走去。

而此時的趙雲正在狂奔當中,感覺到這些炮彈的威力不俗后,他立刻向登陸點跑去,向日笨宣戰的話肯定還沒這麼快發表,現在來攻打釣魚島的肯定是日笨的巡邏艦隊。為了保證大家的生命安全,這一仗只能他自己來解決。讓成員們有充足的時間去休息,好對抗真正的日笨反攻。

不過當趙雲跑到登陸點的時候,所有成員已經埋伏在工事里,準備進行反擊。趙雲找到了洪飛和白龍,命令他們倆帶所有成員找地方休息,等待真正的日笨進攻,這裡由他一個人全部解決。

洪飛剛想說什麼,趙雲就斥責道:「這是命令!」

白龍推了下洪飛,示意他不要再說了。趙雲的性格大家都知道,他的話向來都是說一不二。

待洪飛和白龍帶著眾人離開后,趙雲鎮定的看著遠處的三艘軍艦。這種驅逐艦全身上下都是火力。如果只用普通的內勁,想必連軍艦的外皮都破不了,更何況是毀艦呢!

趙雲在現代的社會中從未將狂龍內勁運行過全力。今天面對這些難以對抗的軍艦,他終於決定運用第八層的狂龍內勁。

轉眼間,趙雲的全身就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手中的長槍不斷的發出噼啪的響聲,如同接入電流一般。

嗖的一聲!

趙雲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九天之上了。日笨軍艦上的士兵看不清趙雲的長相,在心裡把趙雲當成了一名紅色戰神。

當趙雲上升的高度達到了極致的時候。 邪王霸女:盛寵腹黑妃 運起那渾厚的內勁,大喊一聲:「離魂五式——見龍!」

那如同雷聲般的喊聲,使驅逐艦上所有士兵有一種震耳欲聾的感覺。大腦出現了一瞬間的短路。

就是這一瞬間,讓所有士兵都失去了逃命的機會。長槍不斷的壓縮著空氣,發出轟轟的聲音,就像一輛全速行駛火車從天而降,直衝向中間的那艘驅逐艦。

長槍下落到一半的時候,發生了變異。在槍尖的前面形成了一道氣膜,是它的威力一瞬間增加了數倍。與日笨士兵恢復大腦思維同一時間,降臨在中間的驅逐艦上。

轟~巨大的爆炸聲環繞在釣魚島海域,久久不能散去。爆炸引發的蘑菇雲更是衝天直上,猶如脫韁的野馬。整個驅逐艦一下子就變成了碎片,散落在海面上,還有那些日笨士兵的屍體也漂浮在海面上。

三艘驅逐艦相隔的距離不遠,爆炸時的威力使原本平靜的海面忽然間變得狂暴起來。巨大的浪花摻雜著日笨士兵身上的鮮血,如同暴雨般打在另外兩艘驅逐艦士兵的身上。

空氣變得腥了起來。趙雲嗖的一聲,鑽進了海里,全速的向正在下落的長槍游去。

另外兩艘驅逐艦上的士兵都被這驚人的破壞力所震撼。因為在他們所了解的世界里,根本不會有人的攻擊力能和導彈相比。而且這人的攻擊力還比一般的導彈要強,簡直可以和白楊級洲際導彈相媲美了。

深海中趙雲抓住了長槍。全身不停的旋轉,使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的終點直接通到一艘驅逐艦的底部。

嗖~長槍順勢射出,由於漩渦中是沒有海水的侵入,所以長槍毫無阻力的沖了上去。

砰~驅逐艦的船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海水瘋狂的涌了進去。一瞬間驅逐艦就下墜了將近一米。

艦上的軍官與士兵立刻意識到軍艦漏了。他們紛紛跳進海中,向著最後一艘驅逐艦游去。片刻后他們都上了最後一艘驅逐艦,在艦長的一聲令下,驅逐艦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釣魚島海域。他們可不想成為這個變態人的槍下亡魂。

潛在海中的趙雲,看著最後一艘驅逐艦迅速的離開后。

噗~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立刻溶解在海水中。終於在趙雲費勁了全身的力氣后爬上了岸邊。他躺在帶有少許潮濕的沙灘上,享受著舒服的日光浴。

深呼吸兩下后,他那不斷翻滾的氣血慢慢地平息下來。狂龍內勁第八層趙雲也是剛突破不久,他還沒有運用熟練,所以才導致了運用過度,反噬了內勁,使趙雲受了一些內傷。

不過這點小傷,趙雲只需要調養一天就可以恢復。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躺在沙灘上的趙雲想到自己真的應該提升離魂槍法了。要不然以後在碰到更強大的對手真是難以戰勝。

就在最後一艘驅逐艦逃離的時候。從龍國北景的龍雲會總部發出了一個新聞發布會召開的公告。

一時間國內外很多家新聞機構全部聚集在龍雲會總部的新聞發布大廳。他們都要來搶第一手資料,使自己的媒體不會落後於其他的媒體。

記者都已經準備好了,林詩韻邁著她那迷人的步伐走進大廳。所有的目光焦點全部聚集在她的身上。

她坐在話筒前,清了清嗓子,然後用她那富有磁性的聲音說道:「新聞發布會現在開始!」

PS:一更到!油條今天非常開心,因為不知道是那位筒子又給油條投了兩個翠鑽!拜謝!但是也有一點讓油條非常鬱悶,那就是點推的比例相差太大了。所以在這裡,油條誠心的懇求喜歡趙雲的書友們將你們手中的票票投給油條,哪怕是每天一票,油條也會非常感激的。 一名美國記者問道:「這問林小姐,這次龍雲會要發布的主題是什麼?」

林詩韻緩緩說道:「這次主要是關於釣魚島的事情。」

嘩~所有的記者都嘩然了,釣魚島是龍國與日笨最敏感的問題,龍雲會今天在這裡談這個問題,是不是準備派出幫派成員去爭奪釣魚島啊?

想象是必然的,一個敏感的話題會引出更多的想象。這時一名龍國記者問道:「請問林小姐,您所說的關於釣魚島的事情具體是什麼事情?」

林詩韻微笑的回答道:「我們龍雲會向來都做愛國的事情,這次釣魚島的事情也必定會和愛國有關,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猜出來是什麼事?」

那位記者回道:「我猜是龍雲會準備爭奪釣魚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