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洛遙聲不疾不徐地將蓋子蓋上,發出了一聲輕響。

2022 年 2 月 14 日

地上那人立刻抖了一下,噤了聲。

過了好一會兒,他似乎才反應過來自己此刻換了個地方,不敢確定的他眼睛悄悄眯起一條縫,環顧視線範圍,確定以後,才鬆了口氣。

看着他,洛遙聲莫名地就想起了郁淮野瑟瑟發抖的模樣。

這人和人的差距倒是挺大,反派崽子害怕就是賞心悅目,惹人「憐愛」,可地上這個,要怎麼辣眼睛就怎麼辣眼睛。

「你若是再這麼縮著,我便真的把你餵給怨怨。」洛遙聲說着沒再看他,把目光轉回了葯爐上,再次拿起蒲扇慢條斯理地扇著葯爐。

「少主,少主,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沒有對您的小男寵動手!」

知道洛遙聲不是開玩笑的,洛紹元不敢再賴著,就著這個姿勢趴在地上邊哀嚎哭訴邊向洛遙聲磕頭求饒,一點兒形象也顧不上。 寶光入崑崙,百仙謁南山。

自百器爭道開局,散修圈、修真圈皆有大動靜,修真圈當即從仙門舊址撤回第二批修仙者,準備一爭小道機緣,而散修圈的動靜就是再度召開百仙來謁,而這一次的召開地點仍在東南省。

南山·溪美鎮·長安南街,街頭兩邊的大小店面在兩天前統一以高價出租。

第二天,便有成百上千的散修自五湖四海趕來——這條街在未來五天內,便是散修天下!

百仙來謁第二天,趙風、白澤、令狐靖以及葉梟四人同行,前往長安南街。

路上,令狐靖多次以餘光觀察葉梟,表面卻不留痕迹。

「葉梟,這一次的百器爭道雖然是你的主場,但過程恐怕不會一帆風順,在你最終和刀無琊對決之前,仍有幾人是你不能輕視的,劍閣·劍無雙、名鋒劍池·劍痴、長刀無痕、長槍映雪乃至是萬刀門·衛無垢,這五人與你相鬥,勝負只在半招之間!」白澤邊走邊說道,神情萬分凝重。

「萬刀門?你該不是說之前那個想要來搶我神刀龍鱗的那個傢伙吧?我那晚與他拼殺,以不熟悉的神刀運使劍招,亦可將他打退,實在看不出他有什麼值得重視的。」葉梟語帶輕蔑,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你!你這樣很容易出問題的!你以為那衛無垢是普通角色嗎?萬刀門雖然只是依附在南島名下的三等修真圈,但那個衛無垢還有另一層身份,刀窟名下二等修真圈·彎刃修者!」白澤氣急敗壞,壓着聲音提醒道。

看那葉梟一臉不明所以的樣子,白澤只能耐心講解道:「算了!給你們從頭說起吧!」

「刀窟是八大修真圈中的異類,其名下只有兩個二等修真圈,分別為單鋒、彎刃。」

「刀窟歷來有一個傳統項目,名為三年競鋒,要求單鋒、彎刃兩個二等修真圈必定要參與。」

「第一年,單鋒、彎刃對壘廝殺,直至一方全滅,另一方作為勝方進入第二年。」

「第二年,勝方殘存成員進行內部廝殺,直至一人獨活,便由那人進入刀窟。」

「第三年,休生養息,重新補充單鋒、彎刃的成員,以待下一個輪迴。」

葉梟聽罷,眉梢一挑,冷哼道:「這不就是養蠱的伎倆?那刀無琊本就是玩蠱蟲出身的,她這是把麾下的修者當作蠱物在培養了,所以呢?那衛無垢從三年競鋒中活下來,便有實力與我平起平坐了嗎?你未免太小覷我葉梟了!」

白澤呆住了,他沒想到自己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還是沒能引起葉梟的重視,按照這個節奏發展下去,說不定還沒等對上刀無琊,就被這份自大害死了。

「你理智一點!你一直在都市內修行,身邊進進出出的都是凡人,你在凡人群中作威作福慣了,讓你產生了自己天下無敵的錯覺,這種心態是極其不利於修鍊的!天欲毀之,必先狂之!你即將面對的不是凡人!甚至不是散修,而是擁有萬載傳承的正統修真圈!你雖有劍神傳承·斬天劍脈,但那也不過是天階上品的血脈,非是無敵!」

「沒錯,正如你所想的那樣,衛無垢的確是這一輪三年競鋒的最終倖存者,他因此順利進入刀窟,我之所以讓你重視起來,一方面是他在過去兩年裏磨練出的殺性已經達到極致,並且在成為刀窟成員的同時,刀無琊會將一隻源蠱養在成員體內,成為蠱傀,那源蠱可作仙修根基,同化血脈,其品階最低都是天階下品!而衛無垢更是近幾輪以來最強的蠱傀,根基血脈達到了天階超品,差一點就是靈階!」

「你那天階上品的斬天劍脈,在人衛無垢面前,有什麼可豪橫的?真以為在你手下敗過一次,就再也勝不過你了嗎?」

葉梟聽罷,當即收斂起輕敵之意,神色轉而凝重了起來,沖白澤拱手道:「是我自大了,多謝提醒!」

白澤這才臉色稍緩,點點頭,安慰道:「你清楚就好,我也是希望你能取勝才直言不諱的,不過你也無需自卑,斬天劍脈本就是以超限為主的血脈,只要你認清對手實力,取勝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葉梟點點頭,繼續往前走,並隨口問道:「那劍閣之主不會出戰嗎?聽說他在修真圈被譽為劍道第一人,也不知是真是假。」

白澤無奈苦笑,搖了搖頭,心中暗道:真是狗改不了吃那啥,稍微捧你一句,尾巴又翹起來了。

「劍閣之主·劍十二此次並不會參加,事實上,劍十二的身體狀況一直很差,在我的預知中,他似乎天生有魂體缺陷,也因此,我對劍十二的預知也始終只有一部分……為了避免你做什麼傻事,我就跟你直說了吧,八大修真圈之內,如果說一定要排個實力高低的話……」

「首位必定是劍十二!」

白澤一臉認真地說道,並補充:

「修者有言:寰宇仙修三千萬,一柄玲瓏稱頂峰!」

「劍閣與刀窟分據崑崙山脈南北兩面,兩境一線之隔,而那刀無琊作風霸道,想要獨佔山脈,在雙方入駐崑崙的早年間,刀劍紛爭不斷,刀者攻、劍者守,血戰十載,傷亡慘重。」

說話間,一行四人來到長安南街,進了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在角落的位置延續話題:

「那十年裏,刀窟一直佔着優勢,畢竟有蠱蟲血脈為依仗,蠱傀們便是死了,也可改造成刀槍不入的屍傀,攻伐之勢更猛!刀窟曾一度將劍閣逼出崑崙山脈的地境,直至劍十二出手……」

白澤用手指在身前的桌面上劃了一道線,並繼續道:「劍十二以玲瓏名鋒在崑崙山脈南北交界劃下一道貫通東西的劍痕,劍痕不傷山體,卻有一股極致劍意懸在劍痕上空一百二十百米,形成了一堵無形的劍意牆體!」

「刀窟之中,唯有刀無琊一人可以強行突破那劍痕的限制,等同崑崙山脈被那劍痕一分為二,而留在山脈南面的刀窟修者被劍閣劍修逼到南北交界線,前有劍十二率領的劍閣精銳,後有劍痕阻隔,那群被斷了後路的刀者最終死於山脈中的某一座坑谷,那坑谷也就是你命中注定要與刀無琊廝殺的刀墓劍冢。」

葉梟臉色凝重,似乎在通過白澤的描述,計算著自己與劍十二的實力差距。

「你別想了好嗎?劍十二隻留下那一道劍痕,延續至今也有九百多年了,期間,也有不少六合修真圈的修者嘗試到崑崙山脈去突破那道劍痕,若無天尊修為,根本無法跨越!你應該慶幸劍十二沒有參加百器爭道!」白澤極力勸說下,葉梟只能是無奈地點了點頭。

而一旁的趙風卻仍在震撼之中,他被那句「寰宇仙修三千萬,一柄玲瓏稱頂峰」的豪言感染到了,與此同時,他腦海中浮現了另外一道身影:昔日在幻界之中,一柄天外飛劍跨越時空限制,最終歸鞘,渾然天成!

根據葉墨的交待,那道身影的正主便是東方凡,即便趙風從未真正看過東方凡施展劍術,卻憑那遠遠的一瞥,便可認定此人劍道非凡。

「當初的那柄劍,似乎是湛盧?但白澤便是說過華夏十大名劍只有軒轅和莫邪還留存於世嗎?不過也對……那畢竟是另外時間線的世界,這樣想來倒也合理……也不知道那東方凡比這劍十二,孰強孰弱。」

趙風的想法自然得不到答案,一行人簡單吃過飯後,正式進入南街,白澤打算帶着葉梟到處去尋找一些稀罕之物,為不久之後的百器爭道做準備。

「阿風,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走了嗎?」

趙風搖搖頭,笑道:「我想適應一下自己的身份,這段路,必然要自己走一遍的。」

「哈!說的也是!你在,我也不好發揮,那我們先去了!」白澤哈哈大笑,心中領會其意,當即帶着令狐靖、葉梟大步遠去……

望着三人離開的背影,趙風久久沒有動作,在熙攘的人海中,他沒有注意到:一名帶着右眼戴眼罩的中年男人,正跟在白澤三人身後。

在趙風轉身進了附近一家茶店的瞬間,人群中的獨眼龍突然間轉過頭來,直直地盯着趙風轉瞬即逝的背影,在他手中有一個小本子,本子上記着幾個人名,在當前這一頁,自上而下分別為:慕容炎、葉梟、白澤、令狐靖。

其中,「慕容炎」的名字被劃去,而獨眼龍手中的筆懸在本子上,在令狐靖的名字下劃了一道短小的橫線,似乎想要再寫一個名字,但最終沒有繼續寫下去。

「不像……應該只是個普通散修吧。」獨眼龍喃喃自語,而後收起筆和本子,目光也從茶店的方向收回,繼續跟在了白澤三人身後……

這家茶店名為「魚龍」,本是普通賣茶葉的店,而今日,卻被一名木姓老者租了去。

趙風走進店裏,一股新鮮的茶草香伴着絲絲煙氣飄入鼻中,卻見店面正中被二三十名觀者團團圍住,坐在正中主位上的是一名佩戴圓形墨鏡的老者,那老者一襲灰大褂,手中捧著一副青花三才碗,靠着太師椅背,對着圍觀者有說有笑的,時不時停下抿一口碗中茶,好不自在。

蓋天、托地,碗為人,趙風倒是知道三才碗,但看不出那老者手中的碗有多少價值,反倒是老者身前的紅木桌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桌上擺放着一百個加塞的透明玻璃瓶,大概就是口服液瓶子的大小,瓶中皆是空無一物,看上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趙風靠近時,老者正在跟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交談。

「老頭兒,你這也太坑了吧,一個空瓶子就出價十萬,又不肯說瓶子裏有什麼秘密,我就不信有人會傻到掏錢買這麼一個瓶子!」中年人怒道道,說完便擠出人群,直接離開了茶店。

老者也不生氣,只是笑了笑,他抬頭看了看右手邊掛着的時鐘,已經是十二點四十七。

「諸位小友要快些了,到兩點,本店準時關門,如果錯過了也不妨,明日上午十點,還在這個地方,老朽準時恭候。」

老者的聲音中氣十足,卻帶着一絲蒼老的音色,看他樣貌,應該有七八十歲,能有這等氣勢,想來也是散修中人。

趙風本來也是隨意進來的,此時再看周遭的觀眾,發現其中與七八個人死死地盯着桌上的一百個空瓶,目光緩慢地移動着,似乎想要從這些瓶子中找到某個特定的東西。

趙風不明清楚情況,便向其他觀眾詢問,但很多人也跟他一樣不明所以,畢竟觀眾之中也有不少看熱鬧的普通人。

「這位大哥,請問這是在做什麼?」趙風不放棄,又問了一名身高快一米九的壯漢。

「圈裏人?」壯漢轉過頭來問道,趙風沒有猶豫,笑着點點頭。

「呵……想來也是剛進圈不久的吧,那個老人是七大散修圈之一·不老林的散修·木千歲,這人號稱散修圈的百曉生,歷來的百仙來謁,他都會像這樣擺放一百個空瓶子,每個十萬,有人買入便可向他詢問一個消息,而且每一次百仙來謁只固定賣一百瓶。」壯漢輕笑一聲,看出了趙風的生澀,隨口普及道。

「百曉生?那是挺厲害的了……不過,我看周圍人當中,有人似乎在挑瓶子,這些瓶子難不成還有什麼秘密?」趙風點點頭,又裝作不確定地問道。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聽說是在這一百個瓶子中,有一個瓶子蘊含着某種合於道的東西……我從十點看到現在,卻沒有任何發現。」壯漢搖搖頭,顯然也是一知半解。

這時候,一個賊眉鼠眼的瘦子弓著身湊了過來,加入話題,說道:「嘿嘿,雖說這木千歲是不老林的散修,但畢竟只是散修,如果真有那種玄而又玄的寶貝,豈會拿出來賣?何況還是賣十萬一瓶,我覺得這老頭是在故作神秘,實際上那些瓶子並沒有什麼秘密,他就是拿這個當噱頭,實則還是在賣情報!」

就在此時,人群最前排中,一名身着黑衣的青年站了出來,將一張銀行卡放在紅木桌上,並取走其中一隻空瓶,看他那瓶子的神態,顯然是特別挑選過的。

「嗯?是他……」趙風覺得那名青年有點眼熟,稍微一回憶,便想起來了:上一次在密碼大廈的百仙來謁,他曾經與白澤、令狐弓目睹了一名黑衣青年擺局賣劍,並將一柄黑劍稱作幹將,配合虛納之戒,坑騙凡人土豪。

「沒想到又遇見此人……」趙風無奈一笑,真說起來,他和墨夜劍的緣分,說不定就是從遇到這個青年開始的。

此時,青年端詳了一下手中的空瓶,似乎仍不確定,便向木千歲詢問道:「錢,我已經給了,我怕想要的情報也很簡單,我手中這個瓶子,是不是道影?」

道影?

那是什麼?

所有圍觀者腦海中都同時浮現這個疑問。

木千歲端坐起來,點點頭,笑道:「小夥子,你的潛力不俗,感覺也足夠敏銳,但……道影並不是那麼容易辨識的東西,老朽猜測,你是以瓶子的透光率來判斷的,事實上,這一百個空瓶子,老朽特別讓人在製作的時候都保留一個與其他瓶子不同的點,例如瓶體的厚度、塞子的材質、表面的坑洞,乃至其內部的氣體。」

「不要用找不同的方法來挑選,根據個人挑選的角度不同、理解的差別,這裏的每一個瓶子都可以被視作與其他瓶子不同的特殊個體,能夠觀察到這其中的差別,只能說是觀察力敏銳,但『道』這種東西,虛無縹緲,無形無蹤,僅憑雙眼,又如何能窺見其影子?」

嘭!

黑衣青年當場將手中的空瓶摔倒地上,而後重新坐下,重新開始挑選……

有了黑衣青年做開頭,後面的人也開始有樣學樣地掏錢買空瓶,並且當場詢問結果,但木千歲始終保持微笑搖頭的動作,甚至沒有去看這些人挑選的瓶子。

終於,在第十七個人交錢挑選之後,提出了不同的問題:「木老,您剛剛提到的道影,究竟是什麼?」

圍觀者紛紛豎起耳朵,不約而同地往前湊了半步,包圍圈稍微一縮,所有人都不想聽漏接下來的任何一個字。

「道影,顧名思義、簡而言之,就是道的影子。」

「不過,如果老朽只是這樣回答,想必你們也不會服氣吧……罷了,正好趁著百仙來謁第一天,生意倒也不差,便深入說說吧!」木千歲說罷,往前坐了坐,並將手中的三才碗放在紅木桌上。

「我們今天不說道,事實上,老朽也說不明白,什麼道生一、道法自然、大道無形之類的言論,想必你們也都聽過了,但真要問你們這些話代表什麼意思,又有幾人能理解透徹?」

「老朽且將這道當作不可觸之、不可視之、不可感之。」

「吾輩圈中之人,畢生所求,皆是那玄而又玄的道之根本,修行每進一分,便距離那道近了一分,然而世間無人知曉人與道之間,隔着多少個『一分』,這個『一分』未必是物理層面的含義。」

「道無處不在,道處處不在。」

「有時候,你我與道相隔僅有一分、一寸,卻尤未自知,豈不可惜?」

「自老朽修行以來,無時無刻,都在思索著如何摸索那『一分』的界限,後來,老朽以逆向思維推斷:有形之物,必然有影,而影無形;若無形之物,其影反而有形?」

圍觀者之中,有數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但趙風對此卻是無感。

「老朽致力其中,推斷世間有形之物中,當有道影一物,道影雖非道之本身,也無法憑藉道影得道,但通過對道影的感悟,卻可以提升修行效率、進度,乃至最終掌握那『一分』的界限!」

木千歲說罷頓了頓,重新端起那三才碗,笑着問道:「現在,你們還覺得這瓶子,不值十萬嗎?」

一聲詢問之後,周圍之人頓時沸騰了起來,紛紛掏錢買瓶,轉瞬之間,桌上的瓶子已經去了一半。

「木老!崑崙山脈有寶光現世,道上都在說百器爭道的事情,又有人說那寶光代表着一場小道機緣,這場機緣與你所說的道影,可有聯繫?」

嘈雜的人群中,傳出這樣一聲詢問,眾人消停了下來,齊刷刷地望向木千歲,但提問人卻不現身。

事實上,在場所有散修都知道百器爭道、小道機緣的消息,但都不敢直接開口詢問,一方面害怕被暗中的修仙者認定為有爭搶機緣的歹念,另一方面也是自知散修在這場機緣中沒有優勢。

「小道機緣……老朽了解得不多,不過有一點,老朽可以肯定:天器擇主,對任何人而言,哪怕是凡人、散修,都是翻身的契機!一旦成為天器之主,或許有機會力壓八大修真圈,開闢出第九大修真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