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況且他們現在還在悠悠世界,而悠悠草就在這裏。

2020 年 10 月 27 日

人們都說得悠悠草者得四象。

無明王顯然也想得到悠悠草,統治整個四象。

所以他現在和無明王是競爭關係。

甚至會因爲競爭而反目成仇,最後變成敵人。

如果不是因爲秦巖現在沒有絕對把握殺掉無明王。

否則,他早就捏碎了無明王的一魂一魄。

“怎麼?你想反悔嗎?這裏雖然不是四象,但這裏是悠悠世界。至少我們沒有被困在剛纔的那個空間。”

無明王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秦巖。

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那笑容中蘊含着殘忍和憤怒。

“對不起,我還是不能給你。”

秦巖沒有再理會無明王,轉過身就走。

無明王的眼睛眯得更小更細了,甚至是形成了一條縫。

他攥緊拳頭冷冷地看着秦巖漸漸遠去。

等秦巖徹底消失在無明王眼中後,無明王突然露出一臉的陰笑。

你以爲這是我的一魂一魄嗎。

你以爲我有那麼傻嗎。

我告訴你,那隻不過是我的複製魂和我的複製魄。

原來無明王騙過了秦巖,將假的一魂一魄交給了秦巖。

他的三魂七魄仍在體內。

只是無明王在剛纔的空間裏一直被空間禁忌壓制着。

他的實力很低很低。

所以他一直沒有對秦巖動手。

否則他早就殺了秦巖了。

無明王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他開始拼命的恢復功力。

他希望自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實力,然後追上秦巖殺掉秦巖,並且在悠悠世界裏拿到悠悠草。

秦巖一邊尋找着悠悠草,一邊在心中暗想。

奇怪,無明王爲什麼不跟着我走?

他的一魂一魄在我的手中,他如果離得我太遠,難道不怕失魂落魄嗎。

一般情況下,當一個人的魂魄控制在其他人手中,一旦被對方禁錮,原主人如果離魂魄太遠,就會和魂魄失去聯繫,到時候魂魄就會漸漸衰弱。

難道無明王懂得收魂納魄之法?

秦巖在心中暗想。 傳說中有一種功法叫收魂納魄,即便自己的魂魄被別人控制了,甚至是被禁錮住,魂魄的原主人也能通過施法感應到自己的魂魄,讓他的三魂七魄歸位。

不行,我剛纔走的太魯莽了。我現在應該返回去。

秦巖轉過身往回走。

他走了兩步突然停下了。

現在自己即便變回去了,無明王說不定也已經藏了起來。

如果無明王真的會收魂納魄之法,絕對不會等他回去,肯定會悄悄的藏在一個地方,施法將自己的一魂一魄收回去。

不如我現在就將無明王的一魂一魄捏碎。

這樣他就無法將魂魄召回去了。

想到這裏,秦巖毫不猶豫地捏碎了無明王的一魂一魄。

秦巖滿臉期待的向來時的方向看去。

他希望根據魂魄的感應,能找到無明王。

不幸的是,無明王的一魂一魄碎裂後,秦巖居然什麼都沒有感應到。

剎那間,秦巖發現自己上當了。

該死的!這居然是假魂魄。

好你個無明王,居然將我也騙了。

只是秦巖有兩點不明白。

首先,無明王是怎麼施展道法複製出他的魂魄的。

這種祕術可是上古禁術,不但很難練成,而且很難騙過別人的眼睛。

像秦巖這樣的人,按理說,即便無明王施展了道法,也不可能騙過他。

其次,秦巖無法理解,既然無明王的實力比他高,爲什麼剛纔不殺了他。

要知道他們現在已經進入了悠悠世界,裏面還有悠悠草,如果無明王殺了他。那無明王就可以獨享悠悠草。

莫非無明王表現出來的實力是假的。

他的實力並沒有我高。

想到這裏,秦巖眯起了眼睛。

他覺得很有可能是這樣。

否則無明王肯定會對他動手。

該死的!我居然被無明王耍了。

秦巖懊惱地攥緊了拳頭。

秦巖剛纔即便知道自己上了無明王的當,他也不一定敢向無明王動手。

無明王在四象中,可是首屈一指的高手。

即便現在的實力不如他。

那至少也有一兩種保命的手段。

如果將他逼急了,他和無明王極有可能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看來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悠悠草了。

如果我找到了悠悠草,想必無明王就不敢對我動手了。

秦巖轉過身開始四處搜尋。

無明王既然藏起來恢復實力,他就更應該趁這個時間趕快去找悠悠草。

如果等到無明王的實力恢復了大半。

他不但得不到悠悠草,還會死在無明王的手中。

他現在必須快馬加鞭地找到悠悠草。

秦巖對悠悠世界並不瞭解,很多資料也是從木王送給他的典籍中看到的。

那些典籍中的內容很多隻和鬼谷外圍有關係。

鬼谷裏面的消息極少極少,上面只提了一點,那就是鬼谷是一個和四象緊密相連的世界,就像一個鉤子一樣,將四象勾在了一起。

據說原本四象是四個世界。

可是因爲鬼谷的存在,將這四個世界聯繫在了一起。

所以現在的四象是一個世界,而不是獨立運行的四個世界。

不知不覺中,兩天過去了。

秦巖一無所獲。

悠悠世界裏面的山川河流和外面的不太一樣。

至於哪裏不一樣,秦巖也說不出。

只是覺得這裏的山川河流處處透露着一股怪異的氣息,給人一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秦巖連續找了兩天有些累了,坐在地上準備恢復一些體力。

秦巖發現這個世界好像存在着一股特別的能量。

它可以壓制住人的實力,讓人無法動用道法。

如果實力高的人想強行在這裏施法,也是可以的,只是效果會打一點折扣。

目前秦巖在悠悠世界裏施法,受到的影響並不是太大。

即便如此,他找了兩天依舊有些累了。

這不只是身體上的累,心也有些累。

如果這裏沒有無明王,秦巖肯定會慢慢的找。

因爲他有的是時間。

可是他現在要跟無明王賽跑。

也就說,他要和時間賽跑。

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悠悠草。

這樣才能壓制住無明王。

與此同時,經過兩天的恢復,無明王的實力已經恢復了八成多,接近九成了。

雖然悠悠世界對人的實力有所壓制,但是無明王認爲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殺掉秦巖是易如反掌。

秦巖,你居然敢捏碎我的魂魄,看我接下來怎麼收拾你。

兩天前,秦巖捏碎無明王假魂魄的時候,無明王已經察覺到了。

他在假魂魄上面做了記號,一旦假魂魄遭遇不測,他就會收到信息。

無明王拿出自己的法器,又拿出一根秦巖衣服上的線頭。

他將線頭放在法器上開始施法。

不一會兒,法器中六十四個格子上下不停的運動,然後組成了一個非常怪異的字。

這個字除了無明王外,沒有人知道。

無明王擡起頭審視了一下四周,最後看向悠悠世界的東南方向。

他雙腳點地,嗖的一聲彈跳出去,向這個方向疾馳而去。

秦巖此刻背靠着樹幹,坐在地上休息。

他並不知道無明王快來了,他的手指富有節奏的在地上彈着。

突然秦巖的手指彈在了一個非常細非常尖的小樹根上。

秦巖的手指頭被扎破了。

整棵樹裏面的精華,在瞬間順着小樹根傳送進了秦巖的體內。

秦巖立即覺得自己全身上下充滿了力量,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這棵被吸走所有精華的樹瞬間枯萎。

樹上面的樹葉紛紛落下,飄落在秦巖的腳下。

秦巖愣住了。

他轉過頭,滿眼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我居然可以吸收這些植物的精華用來提升我的實力。

太好了!

看來我不用再怕無明王了。

秦巖毫不猶豫的咬破手指,將他的手指按在其他的樹上。

這些樹的精華紛紛順着秦巖的手指鑽進了秦巖的體內。

不一會兒的功夫,秦巖就吸收了幾十棵樹的精華。

他的實力就像坐上了火箭一樣,蹭蹭蹭的往上漲。

很快秦巖就像一條貪吃蛇一樣,撐的自己渾身脹痛。

不能再吸收精華了,否則我就要自爆了。

通過吸收樹木精華,秦巖發現自己的實力翻了一倍。

以他目前的實力,讓他對付無明王也沒有問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秦巖想不明白。

他在這裏居然可以將樹木的精華吸收進自己的體內,並且轉化成自己的實力。

這種情況,他只是在人類世界的時候看到過。

因爲很多人通過邪術吸收別人的實力,轉換成自己的實力。

這兩者還是有些區別的。

在人類世界通過吸收別人的實力轉化成自己的實力,有一些副作用。

秦巖通過吸收樹木精華轉化成自己的實力,沒有一點點副作用。

就像是將食物吃掉後,完全吸收了一樣。

這種感覺非常好,非常棒。

“哈哈哈,秦巖,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

就在這時,無明王出現了。

看到滿地枯萎的樹木和花草後,無明王不由擰起了眉頭。

這讓他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秦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讓他有些心悸的波動,讓他覺得秦巖此刻非常危險。

秦巖沒有想到無明王這麼快就找到了他。

“無明王,我也正要找你,想不到你這麼快就來了。正好我不用去找你了。”

秦巖笑着雙手插兜,看着無明王,根本不懼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