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沐雲軒思及此處,沒有半點睡意。

2020 年 10 月 25 日

聽到身後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

正在描眉的蘇紫陌轉過身去。

“雲軒,你醒了,今天是雙日,齊兒又得去丹閣了,齊兒年小識淺,不如你今日送齊兒去一趟丹閣,和劉長老了解一下齊兒在丹閣的情況。”

說完,蘇紫陌又回頭,又開始描眉。

如今姬煜被除名丹閣,應該不會在有人敢對齊兒使陰謀了。

“好!”

沐雲軒穿戴整齊,走向她,看着銅鏡中不食人間煙火的她,從她身後輕輕擁住了她。

“陌兒,你真美!”說完,沐雲軒騰出一隻手,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個錦盒遞給蘇紫陌。

“你這是要送我禮物嗎?”

蘇紫陌看着錦盒燦爛一笑,這沐雲軒什麼時候學會這一手了。

“遇到你怎麼久了,也沒有送給你什麼像樣的禮物,這是紫晶玉墜,我我派人去靈海邊尋來的,精雕細琢之下,纔有了這對耳環。”

沐雲軒將錦盒打開,一對紫光璀璨的滴珠耳墜散發着銀光,那紫光虛無縹緲,非常的漂亮,偏愛紫色的蘇紫陌一看,就非常的喜歡。

“靈海紫晶,真的很難得。”

蘇紫陌心裏滿是感動,一般人根本就到不了靈海,更別說拿到紫晶了。

沐雲軒看着她喜歡,心裏也非常的開心。

他雲城裏有堆成山的奇珍異寶,但是他總覺得配不上她,想到她偏愛紫色,便投其所好,讓人去靈海尋紫晶,而這紫晶非常的難得,是靈海的紫精靈的泣淚,十年一顆,非常難尋。

“陌兒,我替你帶上。”沐雲軒輕柔的拿出一紫晶耳墜,親手幫蘇紫陌帶上。

蘇紫陌對着銅鏡左右看了看,一對紫晶耳環,便能把她的臉映襯得更加美輪美奐,在微微模糊的銅鏡中,透着一抹朦朦朧朧的美。

“喜歡嗎?陌兒。”沐雲軒如看世間珍寶般,深情的注視着她美得讓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容顏,一顆心深深的被震撼着。

“喜歡,謝謝你!雲軒。”

蘇紫陌起身,攏了攏衣裙,一身紫色的衣裙讓她看起來帶着夢幻般神祕的美感。

“陌兒喜歡就好!”沐雲軒輕柔的聲音,如甘泉般劃過蘇紫陌的心底,他是越來越懂得浪漫了。

“爹爹,孃親,你們起牀了嗎?”

溫馨的氣氛被一聲急切的聲音打斷。

蘇紫陌和沐雲軒無聲的笑了笑,兩人眉間盪漾着柔情。

“出去看看吧!”

蘇紫陌上前,拉開房門,刺眼溫暖的眼光迎面而來,陽光下的蘇紫陌看起來更加美麗,就連蘇齊此刻都被她的美給震撼住了。

忍不住大叫出聲:“孃親,你今天特別美,陪齊兒去丹閣吧?”

蘇齊急步上前,拉住蘇紫陌的衣裙,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臉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孃親,他最喜歡孃親這樣妹妹的樣子了。

“齊兒,孃親今天不能陪你去,你爹爹送你過去,孃親有事要出去。”

蘇紫陌順勢把蘇齊抱起來,五歲的小孩已經不是她輕輕就能抱起來的了,在加上齊兒這段時間吃得多,又比之前沉了很多。

“那孃親和爹爹一起送齊兒去好不好嘛?”

蘇齊蹭在蘇紫陌白希滑嫩的臉上摩挲着,他好像讓孃親和爹爹一起送他過去丹閣,看着別人羨慕他的樣子他就會覺得美噠噠的!

“齊兒,不要淘氣,今天爹爹先送你過去,改日在讓你孃親和爹爹一起送你過去。”

沐雲軒抱過蘇齊。

“好吧!”蘇齊失望的垂直頭,可憐兮兮的看着蘇紫陌。

黎小暖用一個布袋揹着蘇齊的東西,羨慕的看着她們,她的爹孃要是還活着,也會這樣寵愛她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黎小暖抿着脣,看着公子幸福,她也很幸福。

“快去吧!你爹爹送你過去,又有小暖陪着你,多好啊!”蘇紫陌催促道。

沐雲軒笑了笑,帶着蘇齊和黎小暖離開。

蘇紫陌擡頭看了看蔚藍的天空,心情非常的不錯。

出了明月軒,迎面而來的是一身白色衣袍的赫雲霆。

“雲霆,我正好要去找你呢。”

赫雲霆假裝擡頭看了看天空。

“哎呀!這陽光明媚的日子也要下紅雨了,有的人終於知道要找我了。”

那漫不經心的聲音中,帶着些許玩味。

蘇紫陌顰眉,一臉疑惑,“你怎麼知道我要找你?”

蘇紫陌不記得自己和他說過啊!

“這個世界上我永遠都是最瞭解你的那一個,你的父母回來了,是不是覺得對蘇魏晨產生內疚了?”

被說中了心思,蘇紫陌扯了扯脣角。

“要說內疚,也沒有多少,不過不去看看,心裏是總覺得過意不去。”

蘇紫陌深呼出一口氣!

“那你都準備好了?”

“當然,十萬兩銀子,夠他蘇家平平淡淡過一輩子了。”

赫雲霆覺得自己夠大氣的了。

“那就走吧!”

“嗯!”赫雲霆深深的看了一眼美麗出塵的她,目光閃了閃,跟在她身後。

蘇府,短短一個月,便物是人非,曾經風光一時的太傅府,以無人問津,呈現出一派蕭條之色。

蘇紫陌和赫雲霆順順利利的進了蘇府。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她雖然沒有來過,可是有原主的記憶,蘇紫陌依然能找到蘇魏晨住的院子。

如今的蘇府冷冷清清,就連僕人都不曾見到,看到一兩個,也是年過半百的老嬤嬤。

上次君臨天爲了解除禁足令,再次嫁禍蘇家,可皓月皇對蘇府的罪名卻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別人不知道,蘇紫陌卻知道,那皓月皇是念及太皇太后,畢竟她和君臨天的婚事是太皇太后親賜的看着至於原由,只有當事人知道。

“老爺,二小姐回來了。”

一個身穿灰衣的老嬤嬤進院稟報。

院子裏,蘇魏晨正坐在搖椅上曬太陽。

蘇魏晨和毀容的蘇紫雲做在一邊陪着。

聽到二小姐這三個字,三人的神經瞬間緊繃起來。 “她來幹什麼?讓她滾!”

蘇紫雲厲聲吼道!

“沒想到經歷了這麼多事?你身上的劣性依然沒有被磨滅掉。”

一聲清冷的聲音傳來,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絕美的容顏。

“蘇紫陌,你還有臉來?”

看着那張人神共憤的容顏,蘇紫雲在聯想到自己臉上被姬芮打傷的傷痕,因沒有及時處理傷口,現在已經毀容,看着蘇紫陌美麗的容顏,她突然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哼!我爲什麼會沒有臉來?”

蘇紫陌冷哼,解氏也是一臉惡毒的看着她。

只有蘇魏晨,看着她的目光帶着疑惑。

“我念及你們蘇家以前的情份,過來看看你們,爬得越高,摔得越痛,蘇紫雲,看來你還沒有學乖啊!”

蘇紫陌本是想來看看,如果蘇紫雲有所改變,她不便不計前嫌,將他們送離京城,去過平平淡淡的日子,照這樣看來,她今天是來錯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悔改之心。

赫雲霆搖了搖頭,看來他手中的十萬兩銀票保住了,這個敗家女同情心氾濫的時候可是很敗家的。

“哼!你是故意過來看我們笑話的吧!如今我們落難,你就不要再過來落井下石了。”

解氏陰沉着臉,冷聲說道,她本想帶着女兒離開蘇家,可是她和蘇魏晨夫妻幾十年,始終是放心不下他一個人留在這蘇宅裏等死。

“我只是想過來看看你們而已。”

蘇紫陌瞥了一眼仍然在躺椅上的蘇魏晨。

“人生之苦,莫過於繁忙之後,什麼都沒有留下。”

猛的,蘇魏晨從躺椅上起來。

“陌陌,你到底想說什麼?”

看着蘇魏晨有的反應,蘇紫陌淡淡的說道:“心閒是人生最好的福氣,人生沒有十全十美,有得有失有遺憾纔是生活的全部,你曾經是太子的太傅,也可以說是熟讀四書五經,其實,很多道理你心裏是明白的,只是你不曾去正視過而已。”

蘇紫陌知道,蘇魏晨心裏明白她在說什麼?利不可賺盡,福不可享盡,勢不可用盡,曾經那些渴望被命運波及,要到了最後,才能讀懂自己。

蘇魏晨又慢慢的躺了回去。

這些道理他心裏自然明白,可是他同時也明白一點,辛苦了一輩子,到頭來,還要落得現在這個下場,他的心底更多的是不甘。

“爹爹,你不要聽她胡說,要不是她,方旭怎麼會死,我們一家怎麼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蘇紫雲厲聲吼道,臉上紫紅的傷疤看起來有些猙獰。

她這些天遊說爹爹,剛好讓爹爹的心動搖,有了想要報仇的決心,今天被蘇紫陌這麼一說,爹爹的心裏肯定又會有其他的想法了。

“陌陌,你回去吧!你說的話,我會慎重考慮的。”

蘇魏晨閉上眼睛,已經不打算在多說。

蘇紫陌心裏瞭然,給赫雲霆一個眼神,兩人轉身,打算離開。

蘇紫雲看着他們的背影,恨不得把蘇紫陌碎屍萬段。

“爹爹,你爲什麼不提讓蘇紫陌把我們接近明月山莊的話,要是沒有蘇家,蘇紫陌她也不可能建立起這麼一個龐大的明明山莊來。”

蘇紫雲心裏,臉上,眼裏,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是對蘇紫陌的恨,她恨蘇紫陌,恨到什麼程度,只有她自己心裏最明白。

“爹爹哪有那個臉去提那件事情,她要是有孝心,還用得着爹爹開口嗎?”

蘇魏晨閉上眼睛,一下子彷彿老了好幾歲,是啊!心閒莫過於是最大的福氣了,這段時間,他過的很輕鬆,心裏不去想那些陰謀詭計,他覺得這樣的日子舒心多了,他算計了一輩子了,是時候停下來休息一下了。

蘇紫雲看着自己爹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只能咬牙切齒的跺了跺腳,她一定還會有其他辦法的。

“看看吧!一番同情心全廢了吧?”出了蘇府的大門,赫雲霆沒好氣的說道。

“要不然怎麼會說這人難做呢?想多了吧,小心眼,想少了吧,沒心眼,不想吧!缺心眼,真情可貴,有的時候是用心在賠罪,有的人習慣了得到,便會忘記了感恩。”

“那蘇紫雲不就是這樣的人嗎?你多次手下留情,她不但不感恩,還沒有一絲悔改,你經常說,吃虧也是一種福氣,我看啊!那蘇紫雲是到了死的那天,也領悟不到了。”

赫雲霆一臉恨恨的,想到蘇紫雲,他就恨她給陌陌帶來的傷害。

“回去吧!”蘇紫陌在心裏嘆了口氣,她一向人心換人心,你重我就沉,今天會來蘇府,也只不過是動了惻隱之心而已。

禹王別院裏,今天的太陽曬得人很舒服,慕容澤禹一夜無眠,也讓人搬了躺椅,在院中曬太陽,心裏不斷的推敲着蘇紫陌的話的真假,蘇紫陌做事,在很多的時候,爲了引起別人的注意力,說的也不一定是假話,也許不歸山裏真的有幻寂也說不定。

褚悠柔在一邊伺候着,時不時的添上茶水。

“悠柔,你是不是很想見慕容邵峯?”

慕容澤禹的一句話,讓正好要給自己添一點茶水的褚悠柔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猛的看向閉眼享受的慕容澤禹,他會那麼好心,讓自己去見邵峯嗎?

褚悠柔半天不說話,慕容澤禹猛的睜開犀利的眼眸,邪笑的看着她。

“悠柔,本王可是很懂你的心思的,本王的提議,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那邪魅又玩味的笑容,在褚悠柔看來,就像一個永遠走不出的惡夢。

“悠柔已經是王爺的女人了,哪敢在肖想別的男人。”

說完,褚悠柔慢慢的給自己添了些茶水,只是那依然顫抖的手出賣了她。

慕容澤禹陰沉一笑,卻陰柔得可怕。

“只要你記住這一點便好,你以後即使做了太子妃,也是本王的女人,也是本王玩過的女人,那慕容邵峯要是願意娶你,那更好!咱們可以裏應外合,不過現在,本王需要你去他的身邊,因爲他現在一顆心都系在了那個叫蘇紫陌的女人身上,只要你以未來太子妃的身份出現在慕容邵峯的身邊,憑你的姿色,和蘇紫陌一比,雖然遜色不止那麼一點點,但也能斷了慕容邵峯對蘇紫陌的想念。”

慕容澤禹起身,擡起那圓潤的下巴,笑得更加的玩味,那冷冷的語氣中,涼薄得讓人心寒。

即使他說她是他的女人,他對她毫無憐惜之意。

她只不過是他發泄利用的工具而已。

可是太子殿下爲什麼會看上蘇紫陌呢?那個已經有了三個孩子的女人,真的是讓殿下戀戀不捨,一直待在皓月國的原因嗎?

看着慕容澤禹脣角邊的邪笑,褚悠柔只覺得心底發寒可怕,這個男人的眼裏,永遠只有那高高在上的皇位。

“王爺,既然悠柔是王爺的女人,那就讓悠柔留在王爺身邊伺候王爺吧!”

褚悠柔心裏即使有再多的不甘,心裏也知道,他是想利用她去對付太子殿下。

“悠柔能有這種意識,本王真的很欣慰,本王需要你的時候,本王隨時都能去找你,不過你現在做大的任務就是去得到慕容邵峯的心,以慕容邵峯的實力,只怕還不知道我們兩家的關係和本王與你之間的關係,而這次回去以後,父王也會下旨,讓你成爲名字言順的太子妃,所以你必須去慕容邵峯的身邊。”

說完,慕容澤禹猛的放開褚悠柔的下巴,身邊的女人再美,也比不過那驚鴻一瞥,那該死的蘇紫陌,美的成爲了每個男人心裏的女神。

得到釋放,褚悠柔只覺得下巴處酸澀疼痛,心裏更是苦澀不堪。

“收拾一下,本王現在就送你過去。”

慕容澤禹陰冷的聲音容不得別人有半點反駁。

“是,王爺。”褚悠柔不敢有半點猶豫,她深知眼前這個男人的殘忍的手段。

慕容澤禹冷冷的看着她的背影,在獨特的女人也會有被玩膩的時候,那個蘇紫陌也會嗎?沐雲軒對她,會不會也有失去興趣的一天,不知不覺,慕容澤禹發現,最近自己老是會拿別的女人和蘇紫陌相比較。

慕容澤禹甩掉那惱人的情緒,也起身去換衣服。

慕容澤禹的別院離明月山莊並不是很遠。

當慕容澤禹帶着褚悠柔到了明月山莊大門口的時候,和剛剛回來的蘇紫陌,赫雲霆不期而遇。

遠遠的,慕容澤禹瞥見了那一抹紫色的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兒,心不由得緊了緊。

而褚悠柔看着蘇紫陌一時間驚呆了,沒想到天底下會又這樣傾國傾城的女子,一行一動之間,攝人心魂。

慕容澤禹臉上的笑容燦爛,溫和的開口道:“明月莊主,好巧。”

蘇紫陌和赫雲霆早就看到慕容澤禹他們。

“要說巧,這可是明月山莊的大門口。”

蘇紫陌不冷不淡的迴應道。

也注意到了慕容澤禹身邊漂亮的女人。

蘇紫陌的話也把褚悠柔的神志拉回了現實中來。

她朱脣微微張,在星月國,她從來沒有見過有哪個女人敢這樣和慕容澤禹說話的看着蘇紫陌是她見過的第一個,她是如何做到這不怕,不驚,從容不迫的心態的。

“這是太子殿下未來的太子妃,褚悠柔小姐,聽說太子一直住在貴莊,褚小姐想過來看看太子殿下,順便和太子殿下培養一下感情,所以又要麻煩明月莊主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