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沈青霜是輔助系,暫時沒有攻擊力,只能很無奈的觀戰,顧雪琪手指尖浮現出三隻小鳳凰,隨時準備飛出治療其他人。

2021 年 1 月 8 日

「去幫唐崢。」澹臺看到唐崢火力全開,居然還沒拿下重傷的權太賢,甚至還被他壓制,而且他人根本幫不上忙,不由的感慨四階的強大。

隨著幾位核心主力加入戰場,勝負天平開始傾斜。


權太賢看到對方沒有四階,就準備拼著重傷,強殺唐崢這位團長以及幾條雜魚,死的人多了,到時候他們絕對會慌亂,進而潰散,可是他高估自己了,唐崢層出不窮的能力讓他在戰鬥中難受無比,一個不小心就會中招。

「難纏。」面對著毫不畏懼的唐崢,權太賢想跑,可惜被死死地纏住了。

「禁錮他的行動。」唐崢大吼,雪代丸猛揮。

十幾條沙子組成細繩像毒蛇一樣蔓延,纏住了權太賢的雙腳,不過很快就被扯斷,隨後又有大量的沙塵聖甲蟲爬上了他的身體。

少婦的冰霜槍刺也在攻擊,只不過通道的空間太狹小了,容易誤傷,完全發不上力,不過澹臺諸人的加入,讓戰況好轉。

「白果,隱身,偷襲。」唐崢大聲的刺激著權太賢,一個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會分散他的精力,果然,下一刻,他就被秦嫣擊中了。

澹臺的精神爆破再次襲來,林衛國和武將擔任肉盾,經常換位,及時替同伴擋住權太賢的重擊,將他逼近角落,唐崢的重力壓制對同伴沒影響,但是對這傢伙卻是大麻煩。

噗,唐崢的分身將雪代丸終於捅進了權太賢的胸口,這傢伙咆哮著,一拳掄中他的脖頸,分身的頸骨碎裂,腦袋歪成了一百八十度,死亡消失,不過幾個人也都將各自的冷兵器刺進了他的身體。 即便是英雄模式,也扛不住四柄SS級冷兵器的刺擊,鮮血順著鋒利的刀刃流了下來,權太賢怒睜著布滿血絲的眼睛,還想做最後的掙扎,可惜唐崢身上冷卻完畢的月刃射出,嵌進了他的腦袋。

「真強!」看到S級武器居然沒有斬下他的頭顱,白果心有餘悸,不過唐崢三人補刀成功,攪碎了他的身體,斬下了腦袋。


「殺一個重傷、戰力不足兩成的四階都這麼費勁,唐崢,你真該努力了,不然大家沒安全感。」澹臺甩掉了劍刃上的血珠,入鞘,要不是佔了黃雀在後的便宜,絕對弄不死人家。

「這就是智商的優勢。」做一個天然呆,白果很羨慕唐崢和澹臺的智慧,「能殺人就行了,在乎那麼多做什麼?」

「傻瓜。」秦嫣彈了白果的腦門一下,去撿金安慧的空間腕錶。

「嘖,這隊長可真窮呀,估計都把點數用來買這件暴龍防護衣了。」澹臺將權太賢的空間腕錶解鎖后,掃了一眼物品清單,丟給了唐崢,讓他分配。

三塊護盾,一柄彎刀,一支重裝磁暴步槍,除了五件S級,其他的都是垃圾,入不了唐崢的眼睛。

「我要雷霆護盾,其他的你們分吧。」唐崢想休息一會,現在他只追求SS級的裝備。

澹臺拒絕,挑出了價值兩千點數的物資給他,權太賢顯然殺的都是低階的征服者,所以搜刮到的戰利品都是一些基礎貨色。

金安慧除了那柄SS級的橫刀外,也就一件螢火,和一塊防禦盾,窮的一塌糊塗。


白果冷兵器不少,也沒SS級的,不過秦嫣還是把橫刀給了陸梵,小蘿莉抽冷子偷襲一下,也是會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好了,去找泡麵隊。」澹臺揮了揮手,讓巴士掉頭,新人們吁了一口氣,冷靜了不少。

……

見到韓國隊撤離,蘇涵一行也不敢追擊,反而是乘坐悍馬,一邊迅速的逃離,一邊治療傷口,養精蓄銳,因為太匆忙,甚至連戰死者的屍體都來不及收斂。

「都是我的錯。」蘇涵想起童平三人,陷入了深深自責。

「團長,你已經做的足夠好了。」曾繁高躺在座椅上,虛弱的安慰了一句,因為失血過多,他的臉色很蒼白。

蘇阿萌全神貫注的開車,不敢有一絲分心,在路過一個岔路時,從側面射來了數十枚火箭彈,一道粗大的光束也射了過來。

尼泊爾隊僅存的四階團長紅衣女對他們發起了攻擊,以她的實力,可以碾壓這個被打殘的泡麵隊了,不過就在火箭彈擊中悍馬的瞬間,它整個都消失了。

蘇阿萌帶著悍馬一起瞬移,出現在五十米外。

「早料到你會這麼做了。」紅衣女沒有驚訝,開著獵鯨戰車追擊,光束炮全力開火。

「跳車。」彈幕太密集了,根本沒辦法完全躲開,連番瞬移,跑出五百米,悍馬就被打傷了,蘇涵打開車門,拉著林塵的衣領把他拖了下去,衝進了旁邊的大型隔艙。

蘇阿萌帶著曾繁高瞬移,跟在後面。

紅衣女跳下戰車,衝進隔艙,搶攻,蘇阿萌沒有退縮,揮舞長鞭,和她戰在了一起,蘇涵丟開林塵,也加入戰團,他是個好團長,會用脊樑扛起整個團隊,守護他的團員,這也是為什麼童平一行都很敬佩他的原因,只可惜泡麵隊的運氣太糟糕了。

蘇涵已經是重傷垂死的狀態了,不停地咳血,要不是剛才治療了一下,連站著都很難,也幸虧蘇阿萌是空間類的能力,擅長游擊戰術,不然根本牽制不住紅衣女。

賢者與少女 讓我送你們個團滅!」紅衣女笑的很自信,可是雷達突然響起了密集的警報聲,她遊刃有餘的掃了一眼,卻是臉色大變,上面居然有四十一個紅點。

「可惡,碰上更陰險的傢伙了。」紅點的速度很快,用不了三分鐘就可以趕到,紅衣女沒有戀戰,很果斷的撤離,「先放你們一馬。」

「加速!」唐崢也從雷達上看到前方的戰鬥,便讓車隊加速,希望用這種儘快奔赴戰場的態勢,嚇跑對手。

澹臺皺起了眉頭,能掐住這個時機攻擊泡麵隊,而且還是孤身一人,完全說明了對方的強悍實力,肯定是個四階。

「是個謹慎的傢伙,不好對付。」看到紅點離開,秦嫣的黛眉皺的更深了。

「希望任務物品沒被搶走。」於曼麗嘆氣,這種殘酷的遊戲何時才能結束呀,她現在才攢了三千多點,距離一萬還有不小的距離,而且要不是唐崢分給她不少道具,連這些點數都攢不下來,單是強化身體就要消耗很多。

「蘇阿萌,沒事吧?」車隊停在了通道中,澹臺幾個人走了進來,借著昏暗的燈光,看到了蘇涵。

這個三十多歲的漢子此時血漬滿身,S級的螢火破破爛爛,身上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不過一頭短髮依舊顯得精氣十足,充滿了堅韌的眼神打量著他們。

「這位是澹臺,戰錘隊的副團長。」蘇阿萌相互介紹,她有些不滿這些人的懈怠,不然童平三人也不會死了。

「幸會!」澹臺見到蘇涵表情沒變,就知道任務物品沒有被搶走,放心了,「去,扶他們上車休息。」

「不必了,你們團長呢。」蘇涵雖然豪爽,但是基本的防人之心還是有的。

「需要什麼,儘管說。」唐崢從車窗探出了腦袋,「先離開這裡吧,小心敵人殺個回馬槍。」

「呵呵,以你的智商,看不出敵人最起碼兩天之內不會出現了么?」蘇涵大笑,不想弱了氣勢,「你們殺了那兩個逃走的韓國人?」

「你怎麼知道的?」要不是說天然呆笨呢,被蘇涵一句話就套了出來。

「猜的。」蘇涵沒有糾纏這個問題,沒意義,反而會讓團隊不合,再說人家能黃雀在後,站到便宜,那是水平問題,他很佩服,木馬遊戲便是各盡全力去搏殺,死了的,只能怨自己實力不濟。

澹臺豎了一個大拇指,欣賞蘇涵這種心態和性格。

紅衣女依靠著藏匿裝備,又返了回來,躲在暗處,監視他們。

……

艾一心帶著戰蠍隊的三個倖存者,正在通道中狼狽的逃竄,在身後,是鋪天蓋地的蟲群。

「完了,這次肯定死了。」紋身男氣喘吁吁,滿臉的喪氣表情,他渾身是傷,每跑一步,身體就像是被紗布摩擦,皮膚上的破口一直在滲出血水,沾上汗水,讓人痛疼難耐,另外兩個也好不到哪去,幾天的逃亡下來,她們的體力大量流失,已經快要虛脫了。

「早知道多準備幾輛汽車了。」艾一心的載具都摧毀了,只能靠雙腿跑,她們現在離開實驗室也就大半天的路程,也就是靠著這份小心謹慎,才活到現在。

「一心姐,想點辦法吧?弄炸彈陷阱。」陶桃哀求,她還不想死,幾天相處下來,他們已經徹底服氣了,甘願聽人妻的差遣。

「就剩下幾個炸彈了。」艾一心嘆氣,離開了唐崢,生存果然好難,她想去匯合,可是按照這個小隊的實力,根本走不過去。

看到蟲群衝進十米內,人妻趕緊丟出了一顆遙控炸彈,這是跟唐崢學的,不過可惜只能拖延幾秒鐘,不等爆炸的火焰散去,蟲群們就悍不畏死的追了上來。

「雷達,響了!」陶桃神色一喜,「是自己人嘛?」

陶桃累的已經沒有體力去看雷達了,不過艾一心還可以,看到上面的綠點,心情大好。

「有救了。」艾一心再次加速奔跑,她在祈禱,渴望碰到一位強力征服者。

「是唐崢嗎?」紋身男大喜,他開始渴望見到團長了。

艾一心沒有說話,保存體力,心底卻是苦笑,唐崢、澹臺這種強者肯定是早就去了戰場的中心,怎麼可能留在後方。

「一群垃圾,想害死我嗎?」龐美琴躲在悉心營造的防護區內,通過布置的監視器,看到了艾一心一行正在往這邊跑,氣的要死,咳了一口血,爬了起來。

「可惡,要提前發動陷阱了,不能讓她們把蟲子引過來,姚峰,醒醒,要轉移了。」龐美琴扶起了受傷並且正在發高燒中的中二少年,開始向另一個巢穴移動。

龐美琴本來是要去找唐崢的,可惜半路上遇上了一隊穿著動力裝甲的死蟲大兵,雖然弄死了它們,但是自身損傷不小,尤其是姚峰,因為傷口感染,居然開始發燒,不過龐美琴沒有丟下他,要不是中二少年主動做誘餌,她也沒辦法殲滅死蟲大兵。

「艾一心,對不起了,不過釋放能力,你應該可以逃走。」龐美琴按下了引爆器,布置下的炸彈陷阱頓時爆炸,火焰升騰而起,攔住了四人的去路,長腿空姐希望他們知難而退,從其他的地方逃走。

「難道是龐美琴?」人妻釋放白金女皇,衝進了火海中,陶桃的身體變成了一灘果凍狀的柔軟物質,緊跟在後。

紋身男獸化,全速奔跑,剩下的那個苦逼了,本能停下了腳步,他的能力不是防護系,也沒有紋身男孤注一擲的霸氣,就這麼一個耽擱,就被蟲群追上了。

這種困境中,一個遲疑,就會致命,所以當這傢伙被一直駝蟲的尾巴刺穿身體時,很後悔剛才的膽怯。

「我應該衝過去呀!」倖存者幾秒內就被蟲子吃光。 顧傾宇想到這個可能性,就心生不快。阿青真的是羽仙歌的女兒嗎?這羽仙歌確定不是阿青的後娘?

顧傾宇猶自在腹誹,看著被褥里縮成一團的婉晴涼,顧傾宇心裡就一絞。阿青一直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彷彿什麼都不在乎,就算天塌下來也能自己一個人去面對一樣,其實她心裡也很害怕自己孤單一人。

可是,為了他們的以後,他只能忍痛暫時將她一個人扔在這裡。

羽仙歌瞧著顧傾宇微微凝重的神色,忽然道:「你想要幫小青祛除妖鬼之氣,只怕更殘忍的事情你都得親自動手。」

顧傾宇瞧了看熱鬧似的羽仙歌,忽然有些確定了,這丫的絕對不是婉晴涼的親娘!

顧傾宇眼裡的溫暖慢慢被冰霜浸透:「羽仙歌,阿青身上的妖鬼之氣是不是你種下的?」

在顧傾宇眼裡,這個曾經的鴻蒙上的最大傳說到現在卻是鴻蒙了最大的謎團。

羽仙歌眼神微微一冷:「你的意思是我會害我自己的孩子?」

「鬼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顧傾宇心情不好,除了對婉晴涼外,他對任何女人都沒有什麼耐心。


他一生閱人無數,且不說早已聽過羽仙歌享譽鴻蒙的鼎鼎大名,而今天正式見面,羽仙歌也沒讓他失望。

這一雙薄青色的美麗眼睛看似純凈明澈如秋水,卻給他一種其心難測的森冷感覺……和傳言中的一模一樣。

羽仙歌有一雙長得跟婉晴涼一模一樣的眼睛,除了瞳色不同。婉晴涼是純粹幽魅的黑色,而這個羽仙歌的瞳色卻是最乾淨澄澈的薄青色。

看到這雙與婉晴涼極為相似的眸子,顧傾宇就感覺有些胃疼……


羽仙歌也是個極為驕傲的人,被顧傾宇這樣嗆聲,蒼白的臉色也沉下來:「你是在懷疑我對小青不利?」

「你若真是為了阿青好,就不要將她牽扯進你的事情中去。」顧傾宇寸步不讓。

十七年前,羽仙歌那一場火刑,或許根本就是羽仙歌自己安排下的一場戲。為了將與她魂魄糾纏在一起的妖鬼之氣祛除,她只能將自己的魂魄與妖鬼之氣一同投入到紅蓮業火中去,妖鬼之氣自然會被紅蓮業火煅燒殆盡,而她的魂魄也無法倖免。

但是,一個人的魂魄不會憑空消失,所謂的魂飛魄散只是靈魂碎成無數片,所有的魂片都處於無知無識,若是沒有極強的執念或者旁人的補織,便不可能在復生重入輪迴……

像羽仙歌這種魂飛魄散后靠自己凝聚魂魄歸來的,只怕天上地下也就這麼一例。

讓羽仙歌死不瞑目從黃泉路上爬回來的執念,無論愛恨,都不可能是婉晴涼。

羽仙歌的事情肯定牽扯這上仙界,現在他和阿青都自顧不暇,沒心思再去為了一個居心叵測的再樹強敵。

雖然羽仙歌是婉晴涼的母親,但是她對他家的阿青不好,那他對她也不必客氣。他想守護的,也就是婉晴涼一個人而已。欲圖對婉晴涼不利的人,他沒動手殺人已經算是給她面子了。

萌寵甜心:總統少爺吻上癮

良久,羽仙歌吸了口氣:「你放心,我的事,我自己又分寸。我不會再將危險帶給小青。」

「那就好。」顧傾宇道。

羽仙歌看著正欲轉身離去的顧傾宇,忽然道:「你不等小青醒了再走嗎?你這樣不告而別,不怕她難過。」

顧傾宇純黑的眼睛里浮起一抹痛色:「走吧!不等她了。」

他實在是沒有勇氣和她告別,如果等婉晴涼醒來,他估計也不用走了。

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上次他是去諸神山閉關,可以很快回來。但這次,其中若稍有差池,可能就是永別了。

可是,他已經無法回頭了。

從知道婉晴涼身上有妖鬼之氣的那時起,他就著意留意除去妖鬼之氣的辦法,但是,這種辦法並不好找。

羽仙歌這種讓自己的靈魂與紅蓮業火一起煅燒的方法太過痛苦,也太過危險,婉晴涼心裡沒有太過強大的執念,他也不會補織魂魄的秘術,婉晴涼本身的靈魂也有紅蓮業火的氣息,紅蓮業火根本無法煅燒她的魂魄。

雖然有成功的例子在面前,卻完全不適宜婉晴涼,此法不可行。

所以,他只能用另一個更加殘酷的法子。

這個法子也是唯一適合婉晴涼,唯一可行的法子。

從南荒炎族,北荒冰族到西荒後土族他都已經布置好了,現在還剩下東荒青花族和中荒金族……

這些都好掌握,唯一的一個讓他覺得棘手的是讓婉晴涼恨他……這比讓他去死都難受。

為了阿青,他還是得狠狠忍住。無論如何,一定要趕在她十八歲之前布置好一切,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婉晴涼也不是傻子, 穿書後我撩的反派黑化了 ,所以她才睡的這麼大膽,這麼肆無忌憚,因為她不想看他轉身離去的背影,只好選擇沉睡,將這一場離別當做是一場夢……

阿青,我寧可你恨我,也不願你受這種千刀萬剮的痛苦……

反正他都要讓她恨他,所以,從現在開始,他做的越過分越好。

婉晴涼雖然聰明冷靜,但也有一個缺點,就是對自己信任的人完全不設防,所以,即使她天天和某妖孽膩歪在一起,卻不知道他在五荒上做了這麼多的手腳……

羽仙歌也是和妖鬼打了許多年交道的人,自然能輕易猜測到顧傾宇想要做什麼,一邊為他這樣的冷血殺伐感到心寒,一方面也有些同情他。

其實這個人可以選擇放棄的,可是,他到底還是踏上了一條一路黑到底的不歸路。

顧傾宇出了謁芳華,立刻召集了逍遙宮的諸位護法,吩咐了一些事情后,低調地離開了。

眾護法雖然莫名其妙,但是對於宮主的額事情他們也不敢過問,只是心裡無比納罕……

看這幾日宮主和少宮主相處的情形,不是應該好事將近了嗎?他們甚至私底下已經備好了兩位宮主成婚的一切事宜,怎麼宮主又忽然要走了,留少宮主一人在偌大的逍遙宮裡? 龐美琴背著姚峰,沿著預定的通道奔跑,因為用力過猛,又把大腿上還未癒合的傷口弄裂了,鮮血流了下去。

「美琴姐,你自己跑吧,別管我了!」身體的顛簸讓姚峰醒了過來,然後看著龐美琴的黑髮全都濕透了,被汗水黏在臉頰上,不由的心疼萬分。

昏黃的燈光下,龐美琴在奔跑,粗重的呼吸聲彷彿一柄重鎚,不停地敲擊著姚峰的心臟,自己是個男人呀,本應該撐起這一切,怎麼可以讓她這麼受累?

龐美琴顧不上回答,全力逃往下一個準備好的小窩,汗水掉了下來,滴在地板上,發出了清晰的啪塔聲,不過轉瞬就被蟲群瘋狂巨大的嘶叫遮蓋,它們追的更近了。

「放開我,美琴姐,你自己逃!」淚水劃破了臉頰,姚峰帶著哭腔、不停地掙扎,她是自己心愛的女神呀,沒有幫到她就已經過意不去了,反而還成了累贅,這一刻,姚峰恨不得去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