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沃爾夫魔力渾天,轟然相向,整個將「吳恨」掩埋了進去,那無數的黑暗死靈在黑霧中詠嘆著,悲戚著,而其中更有噬魂蛾密密麻麻撲向了沃森。

2021 年 2 月 3 日

沃森一動不動。


倒是沃爾夫在這一刻詫異了,甚覺奇怪,不由自主收掉了一部分法力,但就在這一刻「吳恨」決然而起,精魂透射而出,直撞沃爾夫,沃森瞬即恢復原形,喊道:「弟弟,成魔之事,還是哥哥我代你去吧!「

沃爾夫此時一見是自己的親哥哥,即刻收了所有法力,而自身的魂力,法術,**直直空了出來。

但聞「砰「地一聲,彷彿天空中一個巨大的風球破裂一般。

沃爾森的聲音隨即傳來:「奪舍!」

這奪舍之術,原本就是狼族的傳奇秘術,可以奪人魔力以供自己驅使,而自己的血肉則在一瞬間度給了對方。

轟然一震,紅光,黑光,彌天散地的樹葉樹枝,還有滾石飛升。讓整個洞穴口處激揚之氣浩然震天。

沃爾夫的身軀猛然回復了往日的金狼模樣,直直墜地。一時間頗為虛弱。

而那密不透風的霧氣中,沃森站立於霧端,身體凌空,黑氣層層環繞,而他的皮肉開始出現無數的裂紋。

一雙魔眼變成了紫色。

他奪走了弟弟的祭祀魔之力,成為了一個新的狼魔。

黑雲壓城城欲摧。

只有黑雲,沒有亮光,在那黑霧之中的沃森翹首看著地上的弟弟,朗然說道:「我是狼王,保護狼群,打敗敵人的任務,應該交給我來處理!你們退回『魂根之室』,萬一我沒有打敗敵人,你們絕不能白送性命,保護沃爾夫從魂根回到魔塔,再圖大事!」

沃森端儀偉岸,顯然氣勢已不同於往日,而那聲音更是字字鏗鏘,宛如吟唱神曲一般,地上的眾狼無不嘆服,立刻有三隻金色貴族狼領命,和一群灰狼狼卒將沃爾夫帶回了狼穴之中。

剩下的仍有兩隻金狼貴族站在那裡,目光灼灼看著沃森。

沃森見這兩個弟弟不聽話,立即吼道:「你們快給我走開!」

這時候,那兩隻金狼中的一隻忽而跪倒在地,說道:「你願意為了你的弟弟成魔,我們兩個也願意為了哥哥而血濺疆場。

金狼此話一出,身後的一隊灰狼立即咆哮著回應起來。

此刻的狼群之中,霍然升起了騰騰戰爭氣息。

一場浩劫,迫在眉睫。

雄傑得意須昂揚,沸騰燒遍全世界。

莫說世間艱難多,男兒不戰不熱血!

生存還是死亡,這是個問題! 杜懷領著吳恨,一路朝著狼穴走去。

每到一個地點,他都能回憶起自己幼年的遭遇。

杜懷出生於狼穴,是個半狼人,只是母親為了讓他生活得更像一個人類,便極力相勸於狼王,也就是杜懷的生身父親,最終得以將杜懷寄養於七槐鎮。

杜懷生長到四歲之後,便離開了霧靄狼山,之後便一直在七槐鎮上生活,在七槐鎮鎮民的耳濡目染中,杜懷對狼族產生了厭惡之情。

縱使他自己的生身父親,他也只當他是個強盜,不僅草菅人命,更是以暴力挾持了自己的母親。

杜懷在六歲的時候知道自己可以幻化為狼,但他一直在暗地裡壓抑這種力量,在他的眼中,狼,是可恥的物種。

他更為自己體內的那一股狼血感到悲哀。


四歲之後的日子,每一年的特定日期,他都會一個人從鎮上來到狼穴探望自己的母親,直到有一天老狼王喪生,母親也在這天死在了老狼王的兒子們手中。

母親的幽魂跑到杜懷面前說道:「孩子,為娘是被沃森兄弟們逼迫而死!你要記住,有一天你一定要強大自己,不要讓你這些狼兄狼弟來欺負你!」

至此時,杜懷的心中,早已經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這仇恨,直對沃森和沃爾夫這群狼妖,尤其是當沃森和沃爾夫毀滅了契約,將整座七槐鎮的鎮民屠滅之後,那種仇恨早已經變得跟骨髓一般深入。


而今天,杜懷便要讓一切的仇怨,全部有個了結。

手中的銀劍開始越來越亮,心中的光芒,襯著吳恨堅定的神色,更是多出了非凡的自信。

吳恨此時的背影,已經強大到能讓人沉靜下來。只是沒有人知道,這個背影還將創造怎樣的傳奇。

兩人一路行進間,杜懷遠遠向著母親告別,杜母站在山脊的一處平台之地上,遠遠朝著自己的孩子揮著手,俄而,毅然轉身朝著七槐鎮中漂浮而去。

七槐鎮,此時已經是正午,那些鬼影悉數躲在了街道上的石磚之下,繾綣著,安全而舒適,只有杜母忍耐著這樣的陽力烘烤,舉著一把黃色的破油紙傘,漂浮在街道上找尋著什麼。

尋了許久,杜母終於在一處石板前停了下來。

她緩緩從白色的寬大袖子中掏出一卷書來,攤開第一頁,只見卷首寫著四個大字《四略圖志》,原來這本書,並非在那狼王的墓穴之中。

杜母輕輕打開書,卻於書中翻找出一小塊羊皮,羊皮之上慢慢地寫著一些奇怪的符號。杜母的雙眼在看到這些自己之後,似乎發出了淡淡的光彩。沉靜著吟詠起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都市極品小醫皇 ,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離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尋花,夜夜棲芳草。

……

君亡我未亡,日日逐夢唱。清風一絲魂,只為君來想。

我願隨君去,怎奈世人謗。死難同穴居,必帶屍骨相。

悠悠百年期,相去復幾許。只為逐君去,望君勿相忘……

這詩句緩緩念了出來,而杜母的眼中早已經滲透出了似雲的淚花,鬼影的淚水宛如白菊,落下眼眶之後便一朵朵在空中慢慢綻放。

這些菊花如同山澗一縷縷墜落的溪流,點點滴滴碎在地上的磚石之上,而那磚石也在悄然碎開,良久,這磚石之下出現了一個白瓷的罐子。

罐子中的粉末一片片升起來,在空中淡淡旋轉。

這旋轉著的竟是一片片細碎的骨灰粉末,一會兒之後,就連白瓷罐子中的骨殖也隨著漂浮起來,旋轉之中,一具完整的骨架漸漸顯現了出來。

那粉白色的骨架,盯著面前的杜母,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一般仔細。

杜母忍不住又是淚落腮邊,說道:「你便是我,我便是你,今日,我要帶著你去見我等了二十年的人,我等得累了,終於能在他身邊歇息了!」

那一具骨架像是聽懂了杜母所說的話,輕輕點了點頭,舉手投足之間,便能夠看出來,這具骨架便是杜母生前的肢體。

杜母幽魂一縷,輕輕附上了自己的骨架,骨架開始朝著鎮口走去。

三分明亮的孔明燈,晃晃悠悠照亮了眼前的路,也讓杜母的骨架行走的十分緩慢,每一步都像是在遭受著痛徹骨髓的折磨。

而她的眼眶中,若隱若現的,仍是那一朵朵精緻的白色菊花。 霧靄狼山,狼穴之前。

此時的陣營儼然已經擺開。

吳恨站在遠處,在他的身邊已經躺下了七隻灰狼。

劇烈的疼痛讓他們的喉嚨裡面發出哀鳴之聲,七隻巨狼緩緩在地上挪動著,一隻巨狼忍住呻吟,爬到了另一隻巨狼的身邊,嘶啞著喉嚨說道:「我們便痛快死去,不能讓人聽到我們的呻吟之聲!」

那隻巨狼聽了此話,點點頭,強忍著疼痛,咬著舌頭將脖子伸了過來。

那說話的巨狼即刻俯身上前,咔嚓一聲咬斷了那隻巨狼的脖子,七狼就這樣互相啃噬著,一瞬間便只剩下七隻乾枯的狼屍。

高貴的狼血不肯融入地下,卻是緩緩流淌到了旁邊的一棵松樹之上,轉眼間,一棵松樹,從經脈到馬尾一樣的葉子通通被紅色染了個徹底。


只是這一切吳恨並沒有看到,他的眼光怒視著沃森,說道:「你們為何滅掉了整個七槐鎮的鎮民?」

沃森紫色的瞳孔忽明忽暗地閃爍著奇異的光澤,說道:「你問蒼鷹為何捕捉兔子,你問螳螂為何捕捉蟬蟲,你若能找到原因,這便是我們的答案!」

吳恨冷然道:「你們一生為惡而生,只可惜遇到了我!」

沃森並沒有被吳恨的氣勢打壓下去,反而擲地有聲地說道:「你若真是為善而生,便應該好好躲到一邊去,而不是來趟這趟渾水!」

吳恨一笑,道:「渾水,因為我吳恨的存在,總有一天會變清的!」

「我便看你如何澄清這趟渾水!」沃森此話一出,立刻拔地而起,那熟悉的黑霧重又滾滾而來。

吳恨仙軀大長,拋出一輪光暈罩住了一邊的杜懷,隨即便也騰然而起,穿破瘴氣,與那沃森一起奔突出了霧障,到達了瘴氣之外的黑暗天際之中。

洞穴之外,十餘只惡黑巨狼,轉瞬間便狂嘯而出,朝著杜懷衝去。杜懷身上被吳恨附上的道光保護著,光暈散開的時候,他的銀劍化為亂影狂刺出去,間雜著凌亂的鋒利尖刺。

在前的三隻灰狼當即有兩隻被削去了臂膀,還有一隻則被削去了膝蓋。衝鋒的三狼,瞬即一敗塗地。

天頂之下,瘴雲之上,猛然傳來渾厚的巨大聲音,這聲音肅然厚重,一瞬間將堅硬的霧靄狼山都震得抖了幾抖。山脈中無數蟄伏的野獸也紛紛受到了驚嚇,一時間怒吼之聲,狂奔之聲響徹整個山脈。


遠方還在往山脈上攀爬的杜母的骨架,昂然聽著山谷中的動靜,心中一時激動不已,這戰爭,顯然已經打響了。

正攀爬間,忽有幾隻受到驚嚇的山蟒從路邊竄出來,一時間將這整具骨架撞了個粉碎。杜母的鬼影只得又蹲伏下來,念起咒語,重新將自己的屍骨恢復過來。重新掙扎著往前走。

莽莽山道上,一具孤白色的影子,顯得如此羸弱。

轟然間,吳恨道法大作,沃森聚集出來的數百匹火狼之影盡數肝膽碎裂,化為碎光破散在天穹之上。

「再上吧!」吳恨此時忽然覺得胸中極有舒展之感,轟然間道光如同炎炎烈日,灼亮了身邊的黑雲。

沃森雖然敗了這一擊,但目光仍然堅定,氣勢大凜,黑雷陣轟然而起,無數惡蛇如同閃電一般帶著有毒的光斑激射而出,從四面八方湧向了吳恨。

吳恨的護身結界早已經精光大亮,見萬千惡蛇沖向了他,他的腦中忽然浮現出西湖的雷峰塔,這種寶塔卻有著鎮蛇之力。

吳恨猛然結起「陣」字法印,腦海中的思念剛過,周身的雲氣便騰然而起,旋升之間,立刻化為浮屠寶塔一座,塔雲旋轉之間,巨大的吸引力瞬間便將那些飛舞的蛇類盡數吸了進去。

「這是什麼道法?」沃森不覺說出話來。

重置豪門︰厲少寵妻上癮 ,偶爾在戰鬥的時候,腦海中常常會產生一些奇異的想法。

那就是將自己所聞的《營造法式》之中的道理融在自己的法力之中。

以道力築成迴音壁,瞬間便讓那「四面狼歌」的攻勢被消解。

而現在,悠然間便下意識營造出雲塔雷鋒鎮住了這些蛇類。

這莫非就是天道,以法力為基,以自身所長為輔,天下間,所有的亭台樓閣,宮囿牆垣,都可以為我所用!

吳恨的想法在這惡戰之中也是一瞬即過。心思落定,立刻便以法力結成寶瓶之印。轟然間巨大的法光迎面朝著沃森激發出去。

此時地面上的杜懷越戰越勇,忽而咆哮著,狼血沸騰,面紅如火,嘶啞著吼道:「殺你一個片甲不留,片甲不留!」

所有的恨意都化為了銀劍之上淋漓的鮮血,都化作了青銅巨斧之上的白色肉漿。

修羅場中,無人是人,皆是瘋狂的獸,那手中的利器,皆是獸類的牙。 吳恨宏大的道光形成的光照湧向了沃森,沃森赫然揮動雙臂,祭起黑暗雲氣競相抵擋。這吳恨的道光本也算是無上之法,只是如今在這黑惡的妖脈中,勁力不能全部凸現出來,勢弱了三分之後,便被沃森的黑暗雲氣給擊破了。

吳恨冷哼一聲,忽而覺得後頸一陣發涼。 神醫圣手 ,旋即猛然撤身。那邪氣瀰漫的黑雲瞬化為無數魚鱗狀的層雲,一層層漫過去,儼然如雲中出海,浪濤奔涌。

吳恨祭起結界拼力阻擋,只覺得脖子的那陣冰涼越來越重,甚而胸腹皆如寒冰一般。

轟然一聲,吳恨的結界竟然被那魚鱗黑雲所摧毀,吳恨狂然嘶吼一聲,跌落雲下。

那沃森如何肯放過吳恨,轟然收了魔力,直奔吳恨所跌落的地方,懵然棲身而下,卻只見到密密麻麻的樹林,一時不見了吳恨的身影。

就在沃森逡巡於密林之上的時候,忽而沃森只感覺身後一片鋪天蓋地的陰影籠罩過來。

沃森心驚一下,迴轉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