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江都城。

2022 年 4 月 9 日

熱鬧的大街上,東方月與秦鳳走街串巷,途徑一家服裝店時,因看到窗戶中的群子很漂亮,兩人轉身就進了去。

「師姐,她們不是來打探消息的嗎?怎麼鑽進這裡了?」

小青不解,皺眉看著秦鳳與東方月兩人,在店裡左看右看,挑選合適的衣服時,沉聲問向一旁自己師姐。

納蘭詩雨神情古怪,看著大街上俊男靚女怪異的眼神看向自己,貌似在取笑他們師姐妹,這讓納蘭詩雨感到十分的丟人。

老人家,大長腿,高跟鞋,迷你裙,打扮的時尚靚麗。

再看看自己,跟個古代穿越過來的俠女,大熱天的穿的那麼多,能不讓人覺得好笑嗎?

她狠狠咬著嘴唇,看望服裝店裡的秦鳳與東方月兩人,自己內心突然萌氣一股爭強好勝的心。

『我哪裡比她們差?』

納蘭詩雨,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又抬頭看向窗戶里展示的那條白色裙子,內心渴望擁有的感覺很強。

一旁小青,看到自己師姐,咬著嘴唇,雙手按在窗戶上,一直盯著窗戶里那件白色裙子,她明白了,自己師姐喜歡這件裙子。

可惜,她沒有錢,幫不了自己大師姐,這讓小青也是感到羞澀,清楚認識到在世俗沒有錢的難處。

就在納蘭詩雨看了許久,最終她只能選擇放棄,心有不甘的搖了搖頭時,服裝店裡突然走出一位漂亮的導購員小姐。

「這位小姐,您喜歡這件裙子嗎?」導購員面帶微笑,看著納蘭詩雨問了一句。

「喜歡。」

「但我沒有錢。」

納蘭詩雨到沒有說謊,喜歡就是喜歡。

「沒錢?!」

。「電子基金會的狩獵團成員居然找我賣武裝機甲,你不怕我打你啊……」羅飛一眼是識破了對方的身份。

「哎……電子基金會是電子基金會,我們狩獵團是狩獵團,名義上我們是上下級,但實際上我們根本只是合作關係,我們只做我們的生意,做完生意后,你就將電子基金會全滅了也跟我們沒關係。」

傭兵熱情的解釋一番,「你就別多想了,我是誠心想給那架武裝機甲找個主人,若不是因為我們團里招不到機師,我才不會將它賣了呢。」

《重裝廢土》第一百零四章:先驅者酒吧 「我的那塊石碑,是不是天碑那?」

葉天傾的心裏疑惑起來。

「咳咳,夜魔老弟……天碑具體是什麼樣的啊?」他詢問起來。

「不知道啊!」夜魔回答的很乾脆。

葉天傾眉頭一挑。

「我在惡魔島只不過是一個小高層,根本進不了核心,我能知道這麼多已經很難得了。」

「畢竟,我就只有道主二品。」

「如果我是不朽二品的話,那我到是有可能,近距離觀摩天碑。」

「但可惜我不是啊。」夜魔長吁短嘆的說道,顯得很是鬱悶,情緒也有些低落下來。

邪佛的專註點則是在另一個方面。

他低着頭緊緊的皺着眉頭,若有所思。

「夜魔,你剛剛說那些主宰級別的強者,原本真的就有三位,可冰鳳凰和老鱉,他們不也是主宰嗎?」

「如果說他們是在被放逐之前,就是主宰了,那聖墟大陸就不應該只有三位主宰啊。」

「可如果是在放逐之後達到的,那你們有如何知道,他們的具體境界的那?」

「畢竟這片天地的規則,會將他們的境界壓低到不朽九品,無法展露出更高的實力了啊。」

邪佛將問題問出。

夜魔的回答再度出乎意料,依舊是三個字,不知道!

聽到「不知道」這樣的回答,邪佛皺起眉頭。

「邪佛,我可不是在忽悠你,我是真不知道啊,我們內部的消息就是這樣傳的,我也是這樣聽的。」

「至於這其中,是否還有什麼故事,我就不清楚了。」

「我以前也意識到這點了,覺得好奇所以就到處打聽,但沒有人知道答案。」

「當然,也不是沒有答案,主要是各種各樣的答案太多了,你去打聽一下,能打聽出來數百個,壓根就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夜魔很是認真的說道。

他的這幾句話很有道理,讓人很是能夠信服。

夜魔則是不想繼續浪費時間了,而是正色起來說道;「我說的不少了,也該說出自己的目地了,其實我想要拉攏你們,加入我的團隊!」

「我在惡魔島有點自己的小勢力。」

「惡魔島本身是一個大勢力,但旗下各種小團體錯綜複雜,你們兩個都很強大,若是加入我的話,我在惡魔島的地位能高上不少。」

「到時候我能獲得的資源就更多了,你們境界不弱,也是可以獲得很多資源的。」

「所以,你們是否願意加入我那?」

他正色的問道。

「這個,我們得考慮一下,畢竟我們散漫習慣了,如果讓我們加入一個勢力,真的是不適用啊。」

葉天傾一本正經的說道。

夜魔微微皺眉,但也沒有生氣,他知道這事不能急於求成。

「好,我給你們時間考慮,你們可以在任何時候給我答覆。」

夜魔說道。

葉天傾不想要在這個話題多說下去,便是轉移話題道:「聊點別的吧,那個……你這次為何從惡魔島出來,就是專門來找埃金斯的嗎?」

這話純粹就是沒話找話,想要將話題轉移開來,沒有別的意思。

但葉天傾沒想到,他的這句詢問,倒是讓他問出一些意料之外的信息。

「哦,我這次是打算去雷神聖教的,哪裏的雷山發生異變,使得雷神聖教強勢崛起,不朽強者多出好幾個。」

「我想過去湊個熱鬧,看看能否得到一些寶貝,也讓我的境界提升。」

說着他揉着自己的腦袋,哈哈笑道:「如果運氣好,獲得一些寶貝,我的境界直接坐火箭似的提升到不朽級別,那我在惡魔島的地位就不一般了,直接進入核心層次,哈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東產中央區支行總體的氣氛十分古怪。

職員們是第一次遇見這麼有性格的支行長。

北原蒼介以最簡單粗暴的方式,用最快的速度推行了他那令人瞠目結舌的還貸企劃,行內自然分成了兩個派系,大部分人明裏暗裏都擁簇著新任支行長代理,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跟隨他,而一小部分頑固份子固執的認為他是將支行推進火炕,甚至打算罷工來抗議。

北原蒼介觀察了下這批人,然後讓櫻井冴子從頭到尾調查了他們的底細,好傢夥,要麼是被會社派高層蠱惑的愚蠢無知年輕人,要麼是涉及內部金融問題,已經回天乏力的腐敗職員,還有一小撮完全熱血沖昏腦袋的象牙塔學生派,剛畢業不久,腦子裏全是課本知識,還不懂得社會的險惡。

無知不是他們用來抗爭自己的理由,北原蒼介大手一揮,第一撥人直接調崗去小微支行安度晚年,第二撥人他一個電話打給宮本十三警部補,委託他徹查這些事情,第三撥人就下派到支行控股的會社裏擔任財務部要職,讓他們用他們的象牙塔理念去和工廠里的工人碰一碰,認識下社會的無情與殘酷吧。

北原蒼介挺納悶,前世在華國,大學走出來的學生雖說青澀,但許多人情世故、職場工作方面還是頗為在行,學習能力極強,怎麼到了這裏,凈是碰到這種沒有經過社會毒打的「學院派」少年!

轉頭一想,畢竟是泡沫時期的90年代,也就釋然了,少年人吶,還沉浸在日本世界第一的美夢裏呢。

「北原行長,這些就是我歸納的資料,裏面列舉了我認為您企劃方案中各類不合理的地方,房市還能支撐一段時間,您這麼逼迫他們,只會給支行招來禍端,抱歉!告辭!」

名叫野原勇太,剛從東大金融系畢業的年輕職員九十度鞠躬,然後默默退出了行長辦公室。

他被北原蒼介外派到某個機械工廠當財務部內的一個課長,這種屈辱性的流放對少年人打擊很大,不過他是唯一一個用理智,試圖來和北原蒼介對話的新職員。

北原蒼介掃了眼桌上的材料,一旁的櫻井冴子俯身去拿,新老闆桌比之前的那張還大,簡直和家裏的床有的一比,她一米七的個子還得彎腰踮腳,覺察到北原蒼介的視線在自己的身上遊動過去,她緋紅著臉將資料遞給他。

「北原行長請看。」

總感覺他的視線越來越有侵略性了。

成為支行長代理后,北原蒼介的獠牙和野心在逐漸外露,這份氣度吸引著櫻井冴子,令她有些着迷。

她本身在職時是個非常強勢的上司,曾經幻象過更為強大可靠的上司籠罩着自己,現在,這個男人真的出現了。

北原蒼介翻閱查看了一番,意外發現野原勇太還是很客觀的評價了企劃方案,其中幾個切入點還算不錯。

其實他的總體思路沒錯,要是房市還能堅挺一年,那麼北原蒼介現在的動作確實有點太大,問題是,大阪房價已經跌到85萬円一平了,即便財團一直在打雞血,房價的頹勢依舊無法挽回。

在前世,日本泡沫經濟崩塌后,最艱難的時段便是91年-95年,這四年除了房價還在大跌外,各種經濟下行造成的問題紛至沓來,造成的影響遠超國民想像,而這一切,90年下半年就初現端倪了。

如今歷史進程在加速,他預估的便是90年中是一切的開始。

「這個野原勇太,仔細調查下他的背景家世,沒有問題的話,就把他調任到河谷村小微支行擔任課長職務,讓他和河谷村長他們一起推行還貸企劃,如果做的不錯,就把他調回來好了。」

北原蒼介留在東產繼續往上爬的原因中,有一點便是這樣發掘東產內部的精英,在他們崛起前收為己用。

會社派、進取派、保守派,都不是他的歸宿,為了應對之後95年的那場盛大合併,儘力賺取最大利益,他必須發展起自己的北原派!

「我會幫你關注這些外派職員的。」櫻井冴子知道他的野心,他的1000億豪賭,為之着迷,也甘願用自己的能力協助他完成這些壯舉。

北原蒼介只是開了個頭,她就心領神會,某種意義上說,櫻井冴子才是他在銀行的最佳拍檔。

「冴子,宏和寧子的情況怎麼樣了?」北原蒼介喝了口麥茶,「說起來,我才發現寧子和我家二姐同名呢。」

北原寧子這個名字在記憶里十分清晰,只是這位非實姐的養女姐姐人總是在國外亂飄,做的生意也不太好說出口,兩人間的聯繫較少。

小時候,其實比起總是一本正經,格外嚴肅的大姐北原麗子,他和寧子姐姐玩的更開。

「那說不定是無形的緣分呢,他們現在吃住都很好,就是病根方面,大阪的醫院都束手無策,對了,北原行長的姐姐是什麼工作呀?」櫻井冴子好奇的問道。

5月份的分紅達到了驚人的一千五百萬円,說明北原物流的體量還在擴大,說實話,快遞行業比她預期的恐怖太多。

這是一個完全沒有人開發過的潛在市場啊。

他究竟是怎麼看出這個潛力來的?

「大姐是東產證券會社的常務,寧子姐姐……咳咳咳,在中東賣軍火。」北原蒼介乾咳幾聲,壓低了聲音。

櫻井冴子小嘴微張,隨後識趣的沒有再問。

「對了冴子,如果一個女孩子受了傷,該怎麼安慰她比較好?」北原蒼介現在頗為頭疼那些被淺野直人侵犯猥褻過的少女,他不可能通過人事將她們回調,關鍵是人家也不樂意。

她們看自己的眼神是懷疑,畏懼,充滿了不信任感。

這個年代的職場女性不僅地位低下,還沒有得到一定的思想解放,她們往往只是結婚前工作賺錢,結婚後就辭職,安心相夫教子。

現在出了這種事情,打擊極大,觀念不算開放的時代,遭遇過職場侵犯,男人難免總會把鍋甩給她們。

如果不穿那麼短的裙子,就不會勾起別人的慾望了!

類似的指責不在少數。

但她們又是北原蒼介可能需要的一份力量。

「什麼樣的傷?」櫻井冴子好奇看他,這麼苦惱,難道是對某個女孩做出了越界的事情?

她心裏有點酸酸的感覺。

「就是,比如我……」北原蒼介壓低聲音說道,「把你壓在這裏……」

「啊,你、你是說那些……」櫻井冴子紅著臉看他,想到他的例子,身體微微有些發燙。

明明之前淺野直人那樣讓她很噁心,為什麼從北原蒼介嘴裏說出來,她沒什麼太大排斥感?

「最好的辦法,我覺得是讓她們重拾人生的希望,有事情可做,可以從想做的事情出發。」櫻井冴子思索了下,淡淡說道,「不然觸景生情,看到東產就會聯想到這些,實在是很難受的事情。」

「想做的事情……明白了,這件事就交給你和紀香了,那1億的經費全部由你們自己安排,還有,宏和寧子的事情我問過家裏了,應該很快有答覆。」北原蒼介笑着看她,「無論是出國還是去東京,我都會安排妥當的。」

「海翼~」櫻井冴子微微鞠躬,「一切聽你的安排。」

7017k 微博上,

斗音四周年慶典「最佳網紅」投票話題下面,網友們並沒有隨着投票的結束而散去,反而因為「刷票」鬧得更歡了。

秦不凡的粉絲在話題下瘋狂艾特微博官方賬號。

「實名舉報白雲飛刷票,請微博官方檢查!」

「白雲飛垃圾,你怎麼好意思進娛樂圈的?」

「耍這種手段拿下『最佳網紅』,要不要臉啊!」

「噁心,建議娛樂圈封殺白雲飛。」

「@微博官方,白雲飛擾亂投票秩序,『最佳網紅』應該是秦不凡的。」

這時候,

微博官方賬號更新了:「鑒於大量網友質疑斗音四周年慶典『最佳網紅』可能出現刷票,本公司工作人員連夜進行數據核算,經檢查,確實存在不正當競爭手段,即刷票的惡劣行為。經統計,藝人秦不凡的實際票數為八十二萬三千七百票,共刷五十九萬五千三百票,以下是統計表單。」

正文下面是配上的兩張圖表,分別是今晚「最佳網紅」投票票數第一的白雲飛和票數第二的秦不凡的統計表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