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江允那王八蛋也不是個東西,一邊說話,一邊就駕著馬車往前走。

2021 年 1 月 17 日

走著走著就到了陳慕面前,然後陳慕就讓馬後退。倒不是怕他們或者怎麼樣,而是不想跟他們隔得太近,很噁心!

而江允那王八蛋似乎沒看到陳慕一直在後退,就那麼一直往前走。等陳慕退到城門的時候,他就不再退了。

他也算看出來了,那傢伙就是故意想讓他讓步呢。好像陳慕退了就是輸了一樣。

而城門口那些人剛剛看到陳慕騎馬衝進城門,但是沒一會兒就又出來了。

正納悶兒呢,然後一看到陳慕前面的那輛馬車,頓時就明白了。對於他們這些老百姓來說,這輛車就是比閻王更加恐怖的存在。

這些年栽在那輛馬車上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現在十三皇子也是國都城裡的一大名人了。而他坐的這輛車也是城中一道靚麗的風景。

只要是有矛盾的地方,多數都有這輛車的身影。

「唉,可惜陛下一生英明,卻生了這麼個兒子。」一位剛從城門裡出來的老人家看到這一幕,不禁搖了搖頭。他身邊帶著一個小女孩兒,看樣子應該是他的孫女。

本來那位老人家的聲音是很小的,也就他自己能聽見的樣子。但是對面那兩個傢伙的耳朵好像相當好使。

估計是被人罵慣了,所以技術都練出來了吧。然後江允直接一個包袱就扔了過去。

「哎喲……」那老人家被他一下子就打倒在地。那包袱也開了,裡面露出大堆烙餅,也不知道是從那家攤上拿的。

一看自家爺爺被人打了,那小女孩兒頓時就哭了。急忙去扶她爺爺。

旁邊的行人或商販也看不下去了。這傢伙每天這種事不知要做多少。反正就是國都城中一大公認的禍害。要不是他有個皇帝老爹的話,早就被人揍死了。

當然,如果不是有個皇帝老爹的話,他也不可能這麼囂張。

「你為什麼打我爺爺?」那小女孩兒子邊扶著她爺爺,一邊憤怒地看著江允。

陳慕也覺得江允做得太過了。人家一個四五歲的小姑娘和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你說有必要嘛!

陳慕真沒想到江允接下來的動作更讓他吃驚。


就在那小女孩兒指責江允的時候,江允直接掄起手中的馬鞭一揮,「啪」的一聲就打在了那女孩的臉上。

然後陳慕就看到那小姑娘的臉上多了一道長長的瘀痕。本來一個非常可愛的姑娘,長得也挺漂亮的。但是因為他這一鞭,恐怕這姑娘一生都無法從今天的傷害中走出去。

對於一個女性,被毀容是一件多麼殘忍的事情。尤其是在人家原本長得很好看的情況下。

再說這麼個小姑娘,毀容對她的影響倒是還不怎麼大。因為她還小,對於容貌的重要性還體會不深。


可是臉上的疼痛絕對是實實在在的。那馬鞭就連馬都受不了,更何況一個四五歲的小姑娘。

她捂著臉,眼淚一直流。想哭,卻已經疼得哭不出來了。只能不停的抽搐。

那位老人家剛被子一大包烙餅給砸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呢,自家孫女就被人打成了這樣。


他憤怒,他想報仇,但是不行,他沒那能力。不說權勢,就是單挑就樣最簡單的辦法,他也沒辦法。

他那把老骨頭估計被人家一下子就給拆了。他也就只能抱著自家孫女,不斷的安慰她。

一邊那些目睹的人們也是異常憤怒。你十三皇子平時囂張也就算了,如今你居然連老人和小孩都不放過。

雖然動手的是江允,但是那傢伙直接就被眾人給忽略了。 醫妃絕寵:廢柴嫡女狠囂張 ,他這隻狗能瘋咬人嗎?

所以大家都直接歸功於十三皇子了。實際上十三皇子跟江允就是一個想法。他正想那麼做呢,江允就幫他做了。

真不愧是自己的心腹啊,這做事就是得自己喜歡!

眾人雖然憤怒,但是並沒有人敢說話。要是自己也被來上那麼一鞭子的話,可不划算。

而且十三皇子這個人睚眥必報,手上能量又大。要是自己出頭被他記恨上了的話,到時候恐怕日子過得比死還難。

這時候能發話的也就只有陳慕了。再說人家本來就是為他打抱不平的,如今人家爺孫倆被打成這樣,陳慕也是有責任的。

「小妹妹,先擦擦。」陳慕扔給那小姑娘一瓶金瘡葯。是他出門的時候買的,外出嘛,用有用得上的時候。

然後就看著馬車上的兩個傢伙,道:「江允,太過了吧?」

豈料江允冷笑一聲:「這等賤民,也敢妄論皇子。那是他們自作自受。」

麻蛋,陳慕一聽這話就不爽了。什麼叫人家是賤民嘛,要不是你投胎投得比別人好那麼點,指不定今天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你了。

「做人還是謙虛一點,做事的時候還是積點德。」陳慕不由說道。要是這兩個傢伙能消停一段時間的話,整個社會風氣恐怕都會提升不少。

這個時候十三皇子就不耐煩了,從裡面伸個頭出來:「陳慕,你不會是想教我做人吧!」

十三皇子長倒是不錯,但是一看他的臉就知道那傢伙不是什麼好東西。這些年關於十三皇子的那些爛事,簡直是罄竹難書。

「那倒不至於,只是希望皇子殿下以後還是不要做這種沒品的事情了。」陳慕默默搖頭。

而十三皇子之所以這麼無法無天其實也不全是他自己的錯。作為一個有野心的帝王,自然不會把太多精力放到家長里短上。

基本上大德國的皇帝平時就沒怎麼管過家裡的事情,只是兒子需要錢的時候,會給些錢讓他用。僅此而已。

每天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的十三皇子在無聊的時候,就希望有人能陪著自己。而親情就更寶貴了,尤其是他爹就是皇帝。也是他們最自豪的事情。


自己的父親就是自己的偶像,十三皇子是很喜歡自己的父親的。他很喜歡跟自己的父親一起玩,一起生活。但是作為皇帝,哪個不是忙得雞飛蛋打的。

可是在他從小的歲月里,自己的父親就從來沒有陪伴過自己。沒有跟自己一起笑過,沒有陪自己一起玩過。沒有哄過自己一次,甚至連自己生病都完全不知道。

以前那些被他欺負的人,多半都是那種父女或者母女,也有像剛被他們打的爺孫。

每次他也不是為了欺負他們,而是心裡不舒服,也可以說是心裡不平衡。

為什麼人家有人陪著,為什麼人家可以那麼幸福,為什麼人家的父親會對自己的子女們那麼好。

為什麼自己就沒有要沒人疼,為什麼從小就沒有父親在身邊。就算是有錢有權,但是那些東西是無法代替親情的。

有時候他真想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算是讓他用一切去換都行。可是就算他願意去換,也無法換來。

十三皇子看了陳慕一眼,再看看地上的爺孫倆,眼中沒有絲毫的愧疚或後悔。反而還有些憤恨。

對於這樣的人,陳慕也是無語了。不過事情可不會這麼就完了。 世上有很多人,都是自己不幸福,然後就見不得別人過得比自己幸福。

當他發現別人過得比自己好的時候,心裡就會很不平衡。尤其是自己各方面條件都比別人要好,但是為什麼自己就得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對於十三皇子來說,他要錢有錢,要權有權。但是他真正想要的是親情。那他為什麼會想要親情呢,就是因為他沒有。

像他這樣的人,如果他爹是一個乞丐的話,不知道他還會不會想要親情。那時候為了現在他所擁有的一切,親手毀了親情也正常。

有些人就總是想要自己沒有的,從來不會珍惜自己已經有的。

對於陳慕,十三皇子雖然反感,倒也談不上深仇大恨,只是因為政治上的糾紛罷了。

從私人角度來看,陳慕是一個孤兒。不知道牛邏國從哪兒撿來的,就那麼一個干爺爺。說起來,陳慕比自己還可憐。

對於那種比自己還可憐的人,十三皇子想的可不是同情,而是奚落。他想要體會一下那種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優越感。

他感覺只有在陳慕面前,他才能抬起頭做人。因為陳慕跟他一樣有錢有權,但是比他還慘。

對於一個心理已經處於扭曲的人來說,一切都不是道理。只有他認為的道理才是道理。

「陳慕,還不快讓開,這可是十三皇子的座駕。你一個臣子,居然敢攔皇家的路,是想造反吶?」

看著江允那副小人嘴臉,陳慕從來就沒正眼看過他。就這麼一下子,自己上升到臣子的高度,十三皇子上升到皇家的高度。而自己只是沒有讓路,就成了造反。

我去,陳慕心中也是醉了……

就在陳慕跟十三皇子他們對峙的時候,那位老人家抱著他孫女靜靜的待在一邊。那小姑娘確實疼得厲害,所以一直在哭。

然後江允就不耐煩了。聽著那哭聲,他也感覺是對自己的一種折磨。畢竟還是稍稍有點負罪感的。

「哭什麼哭,不要吵了。再吵我把你舌頭給割了。」江允狠狠的瞪了那小姑娘一眼。

那傢伙火氣也是上來了,接著又瞪了陳慕一眼:「看什麼看,還不讓路!」

陳慕考慮了一下,還是讓了。這傢伙完全就是一條瘋狗,逮誰咬誰。雖然心中火冒三丈,但是現在也不是跟他翻臉的時候。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在心裡已經給這王八蛋判了死刑。早晚得找個機會弄死他。

但是呢,這會兒想讓都不好讓了。因為就在陳慕跟他們對峙的時候,後面又來了一輛馬車。

看那馬車的裝飾和大小,檔次不比十三皇子那馬車低啊!這陳慕就有些疑惑了。

這大德國的皇子也就那些個,而且這座駕他以前也沒看到過。而且那裝飾也不是皇室的車。那還有誰能使用這麼高的規格?

後面那車夫一聲「吁」,也將馬車停了下來。

「何伯,怎麼了?」就在馬車停下的時候,車裡一聲音響起。

單從那聲音來看,很動聽。那聲音的主人想來也應該是個美女。畢竟人的身體器官是一體的,相互之間是有影響的。

一個長相漂亮的女人,聲音不會差到哪兒去。一個聲音漂亮的女人,長相也不會差到哪兒去。

「沒事,就是前面堵車了。」陳慕扭頭一看,那被稱為何伯的人是一位大概六十歲左右的男人。面相平常,也算是和藹。起碼不像是什麼惡人。

「堵車,國都居然會堵車嗎?」那甜美的聲音發出了她的疑惑。

「呵呵,暫時我也不清楚情況,但是應該很快就會解決的。」何伯向車裡的人解釋道。

在何伯的眼中,情況應該是持續不了多久的。因為十三皇子的馬車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存在。作為他那個級別的存在,對這些等級的東西自然非常清楚。

陳慕雖然騎的是汗血寶馬,但是汗血寶馬跟那馬車是一個檔次的嗎?

而且陳慕背上還背著一個大口袋,裡面露出一個狗頭,怎麼看都不像是厲害人物。反而有點屌絲的感覺。

江允和十三皇子一看對面的馬車,頓時開心起來。但是一看橫在中間的陳慕,立馬臉就拉下來了。

「呵呵,陳慕,這次你還不讓嗎?」江允滿臉得意。

「哦,為什麼?」陳慕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對面可是至親王府的千金,當今皇上親封的月令郡主。你敢不讓?」

對於江允的得意,陳慕倒是沒怎麼理會。但是他口中的「至親王」三個字確實讓他瞳孔一縮。

這位至親王乃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兩人從小關係就特別好。皇上是文出身,適合管理天下。至親王是武出身。一生征戰四方,大德國的江山起碼有他一半的功勞。

先帝逝世之時,他們兩人就是皇位最有力的競爭者。但是後來至親王直接說他自己只適合打天下,不適合守天下。然後就主動把機會讓給了當今皇上。

而且還幫了當今皇上很多大忙,所以至親王在大德國的地位絕對是超然的。

而至親王的女兒也是一個厲害角色,從小就是個暴脾氣。現在的太子爺也是怕她得要命。武力值超高,一般人幾下子就可以被揍成豬頭。

偏偏人家文采又好,朝中一幫老傢伙對那姑娘是喜歡得緊。文的人家不怕,武的人家自然就更不怕了。

雖然這位月令郡主平常沒怎麼在國都混,但是她的威名在國都那絕對是響噹噹的。

不是有句話嗎,叫姐雖然不混江湖,但江湖上都是姐的傳說。

如今見到這個正主了,陳慕心裡也是有些突突的。這姑娘可不好惹,還是趕緊讓吧。

反正自己也準備讓了。讓了也就讓了。又不會少斤肉。

陳慕正騎著馬準備調頭給他們讓道呢,後面又是一陣馬蹄聲響起。陳慕往那方向一看,好像正是蒙奎那傢伙。

蒙奎也是騎著一匹汗血寶馬,威風凜凜。後面跟著一輛大馬車,也是氣派非凡。

要說蒙奎那傢伙永遠都是那風風火火的急性子。大老遠的一看見陳慕,直接那馬車也不管了。直接馬鞭一揮就跑到陳慕這裡來了。

陳慕就那麼一點地方都還沒調過頭出來呢,蒙奎就已經從大老遠的地方衝到這裡來了。

本來這通道就不寬,一輛馬車通行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實際上就算是兩輛馬車同行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十三皇子那傢伙傲氣得很,自然是不願意別人跟他同行了。

所以就堵住了。如今兩匹汗血寶馬,兩輛大馬車。以前哪會出現這種狀況,但是今天偏偏就出現了。

「陳慕,怎麼回事?」蒙奎那傢伙一到陳慕跟前就問道。

陳慕朝前面努了努嘴,讓蒙奎自己看。然後他一看江允那王八蛋,自然就知道了。對於那兩個傢伙在國都裡面乾的那些事情,他自然清楚。

然後他再一看後面的那輛馬車,頓時就不淡定了。陳慕看到他的表情瞬間就變成了老鼠見到貓的樣子。

然後蒙奎把腦袋湊到陳慕旁邊,悄悄的對他說:「你怎麼惹上這位了?」

「怎麼了,她那麼厲害?」陳慕不由問道。看他那臉色蒼白的樣子,陳慕也來了幾分好奇心。要說蒙奎這傢伙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能怕一個人怕成這樣。

難道是他們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然後陳慕就用一種探究的眼神看著蒙奎。

「我曾經被她揍過!」說到這個,就是蒙奎一生的恥辱。

陳慕不經意間再看了一眼那輛馬車。那聲音那麼甜美,陳慕還以為是個美女呢。雖然知道這位月令郡主有些彪悍,但是連蒙奎都打不過她的話,那就有些恐怖了。

可是這也不太對啊?陳慕又問道:「就算你被她揍過,也不至於怕成這樣吧?」

蒙奎苦笑一聲,對於這影響他聲譽的事情,還是得解釋一下。

「不是因為她打架厲害,而是因為她長得厲害!」

難道是人家長得太漂亮,然後蒙奎心軟,被人家給揍了?這也說得過去,畢竟在這個沒有武功的世界能夠有打得過蒙奎的女子,確實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當然,這不是陳慕看不起女子,而是現實就是那麼回事。女子的戰鬥力普遍都要弱於男人的。

至於長相厲害,或許是長得太漂亮了。然後這傢伙徹底被勾了魂兒了吧!

那馬車裡的女子等了半天之後,馬車居然還沒動。頓時她就不爽了。本來就是一個彪悍角色,脾氣火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