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水凝煙搖搖頭頭,拒絕他的好意:"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就行!"

2020 年 10 月 30 日

葉墨笙禮貌的點點頭,水凝煙拒絕,也是情理之中,畢竟,他們第一次見面,有所警惕也是正常的。

其實,水凝煙根本沒有向著防備葉墨笙,只是自己要去海景壹號別墅那邊,她不想連一個陌生人,都戴著有色眼鏡看自己。

水凝煙拉著兩個皮箱,想要下樓。

葉墨笙出聲阻止:"就算是不讓我送你,我幫你把東西搬下樓,總是可以的吧,不然的話,我感覺自己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看著一個女孩子自己搬著沉重的行李,自己卻袖手旁觀,有點彆扭!"

水凝煙看葉墨笙的表情,似乎真的挺彆扭的,她點了點頭:"那……好吧,你幫我搬一下,謝謝你了!"

葉墨笙搖搖頭:"這樣一點小事而已,談什麼謝謝,只不過,我想說的是,你可以給我一個皮箱,我用皮箱撐兩個箱子,你放一個箱子在皮箱拉杆哪裡,我們一次就能給你拿下去,也不累人!"

水凝煙點了點頭:"好吧!"

葉墨笙送水凝煙下了樓,水凝煙坐上車,告訴計程車師傅:"師傅,海景壹號別墅!"

葉墨笙依舊站在原地,水凝煙從後視鏡里看到他,臉上依舊帶著笑意。

她以為,對於葉墨笙,只是一個陌生人,只此一面。

卻不想,後來的很長時間裡,她承蒙了這個男人,無數的照顧。

車子在去海景壹號別墅的路上,水凝煙的心裡很悲涼。

她就這樣把自己給買了,路紫蘇說過,她可以去找蘇寒,可是,她現在怎麼還有臉去找蘇寒幫忙呢?

再說,就算是她不跟靳言拿那一百萬,她也不可能開口跟蘇寒要一百萬。

就這樣吧,一些事情,自己也是無能為力。

車子到了海景壹號別墅。

計程車司機,好心的幫水凝煙把東西搬下車。

水凝煙站在抬頭,看著這棟別墅,真的很美,一般的女孩子,都想住進去吧。

歐式別墅,配上圍繞別墅的小花園,臨近海邊,晚上睡覺,應該都能聽見海聲吧!

可是,就算是真的很美,這些美麗,跟她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尤其是,她此刻沉重的心情,真的難受到了極點。

以後住在這裡,對別人來說,可能是一種幸福,但是對於她,只能是無邊無際的災難。

她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按門鈴。

別墅的大門,自動打開。

水凝煙想起昨天下午來這裡的場景,她勾唇自嘲的笑了笑,把皮箱和紙箱子,一個一個拿進去。

水凝煙將東西拿進來,這才伸手關上大門,拉著皮箱,皮箱拉杆處,放著一個紙箱子,慢慢的向著別墅里走去。

水凝煙走進別墅一樓客廳,看見靳言像昨天一樣,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裡。

只不過,今天的廚房裡,似乎多了人。

靳言看見水凝煙進來,開口喊了一聲:"林嫂!"

廚房裡走出來一個中年婦女:"先生,怎麼了?"

靳言淡漠的開口:"去幫水小姐把外面的皮箱和紙箱子拿進來,然後帶她去房間!"

靳言說完,看都沒有看水凝煙,好像他跟水凝煙,只是個陌生人一樣。

水凝煙尷尬的站在客廳里,咬了咬唇。

沒關係的,只要靳言永遠不搭理她,那才好呢!

中午那樣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再發生了!

林嫂笑著看了看水凝煙:"先生今天心情可能不好吧,水小姐你等等,我出去幫你把剩下的東西拿進來,然後帶您去房間!"

水凝煙禮貌的點點頭:"謝謝你,你不用喊我水小姐,你直接喊我水凝煙就好!"

林嫂搖搖頭:"這怎麼可以呢,水小姐是這裡的主人,我就是個保姆,以後照顧先生和小姐的飲食起居,小姐不要折煞我,不然先生會不高興的!"

聽著林嫂的話,水凝煙只能無奈的開口道:"那好吧,你想怎麼喊就行!"

林嫂點了點頭,轉身去外面給水凝煙拿行李。

這位大佬我賴定你了 二樓有四個房間。

水凝煙住在最外面的房間,林嫂告訴水凝煙,最裡面的是靳言的書房,而水凝煙對面的房間,是水凝煙住的房間,和另一個房間的總面積之和,是靳言的房間。

水凝煙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林嫂本來想要幫水凝煙收拾行李的,但是,被水凝煙拒絕了。

水凝煙不想這種事情,也要別人幫忙。

而且,她也不太習慣別人伺候自己,她本就是個勞碌命,何曾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有人為自己端茶送水,她反倒會很不習慣。

林嫂見水凝煙態度堅決,便開口道:"那水小姐慢慢收拾,如果有什麼問題,你就喊我,我在樓下廚房裡。"

水凝煙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林嫂離開后,水凝煙就拉開柜子,想將衣服先放進柜子里。

可是,當她拉開柜子的時候,滿滿一柜子的女裝,讓她徹底愣住了。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皮箱里的衣服,突然覺得格外寒酸。

靳言這是在幹什麼?真的把自己當成情人養了嗎?

這一柜子的衣服,怕是都超過自己借他的一百萬了吧!

水凝煙突然覺得,自己義正言辭的在靳言面前說,她要給靳言還那一百萬,真的可笑到了極點,人家根本不在意,絲毫不放在心上。

單單自己住的這個房間,從傢具到陳設,已經上千萬了。

水凝煙覺得有點無力,但是,她最後還是把柜子騰出來一些地兒,將自己的衣服整整齊齊的放進去。

雖然高檔的服裝和廉價的地攤貨,看起來很怪異。

可是,水凝煙卻安然的接受,沒辦法,太貴的衣服,她穿不起,她對自己的定位很準確,有多少能力,辦多大的事情!

她從來沒有想過,靠著男人發財,所以,這些東西對她來說,形同虛設。

只是靳言的行為,讓她有點心累。 水凝煙吃收拾好房間,就聽見林嫂喊她下樓吃飯。

水凝煙下樓后,就看見靳言坐在沙發上,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下的樓,自己的房間門一直開著,她也沒有看見靳言下樓。

水凝煙到底是剛剛來,她下樓后,站在客廳里,整個人無措到了極點。

林嫂笑著看著水凝煙:"水小姐,您和先生快來吃飯,不然飯菜一會涼了!"

水凝煙點了點頭,看著靳言:"林嫂喊我們吃飯!"

靳言淡淡的看了水凝煙一眼,起身:"走吧!"

雖然靳言真的很可惡,奪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後來在路紫蘇的婚禮上,還威脅自己不要跑。

可是,水凝煙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真的是從骨子裡優雅尊貴,他看起來,就像是天生的貴族,有一些帥氣,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

靳言一步步向著餐廳走去。

水凝煙跟在他身後,就像是個小跟班一樣。

靳言有點無語,水凝煙看起來,真的太好欺負了,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而且,凡事都忍氣吞聲,要是不把她逼到絕境,靳言覺得,她估計永遠都學不會反抗。

靳言搖搖頭,在餐廳座位上坐下來。

水凝煙看了一眼靳言,在距離他最遠的地方坐下來,她不會忘記,中午吃飽喝足之後,自己就變成了這個男人的飯後甜點。

水凝煙剛坐下,靳言的聲音就響起來:"我會吃人嗎?距離我那麼遠!"

水凝煙雖然嘴上沒用說什麼,但是,她心裡還是止不住嘀咕,可不是會吃人嘛,而且,還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那種。

水凝煙不想惹得靳言發飆,那樣自會自討苦吃,她安靜的站起來,坐在距離靳言很近的地方。

靳言瞥了她兩眼,沒有說什麼。

林嫂將飯菜端上來,自己就去廚房吃飯了。

在公司吃飯的時候,水凝煙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所以,就算是吃飯的時候,心思都在別的地方。

現在跟靳言坐在一起吃飯,她覺得氣氛格外的彆扭。

說到底,他們才見了五六面,現在卻坐在一起吃飯,總覺得格外詭異。

水凝煙不知道,那些賣身給金主的女人,是怎麼適應這樣的生活,可是,她覺得真的很難受。

安靜的飯桌上,她突然開口道:"總……靳言,我們能不能讓林嫂上桌,一起吃飯,飯菜是她做的,她卻要待在廚房裡吃飯,感覺有點不好!"

正在吃飯的靳言,抬頭看了水凝煙一眼,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事兒真多!"

只不過,他雖然這麼說了,但是,他卻開口喊了林嫂來飯桌上吃飯:"林嫂,過來這裡吃飯,幫我跟水小姐添飯!"

林嫂聽到靳言的喊聲,立馬過來:"先生,您要添飯就告訴我一聲,我過來添飯就行,不用來這裡吃飯的,我一個下人……"

其實,不是靳言不讓林嫂來這裡吃飯,水凝煙來之前,林嫂在這裡非常自由,靳言從來不會說什麼,他該幹什麼,就做自己的事情,只是林嫂自己一直把自己當成下人,恪守本分。

靳言也沒用多說什麼,有時候,他知道,自己的舉動,反倒是讓林嫂不自在。

畢竟,一個人若是適應了一種生活,你讓她突然改變生活習慣,她也會覺得不舒服。

靳言還沒用開口說話,水凝煙就搶先開口了:"林嫂,你不用覺得不自在,你坐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正好,我們需要什麼,直接告訴你就行了!"

林嫂看了一眼水凝煙,又看了看靳言。

雖然靳言說了,水凝煙以後會住在這裡,可說到底,靳言才是這樣的主人,她要做什麼,怎麼做,全都得聽靳言的。

靳言見水凝煙執意讓林嫂過來吃飯,他便開口道:"林嫂,你來這邊吃飯吧,我添飯的時候,也不用喊你,你看見飯菜沒了,就主動去添!"

靳言都發話了,林嫂自然也沒用什麼好猶豫的了。

她點了點頭,轉身去廚房,將自己的碗筷拿過來,坐在餐桌上,跟水凝煙和靳言一起吃飯。

飯桌上多了一個人,水凝煙總算是覺得好了一點。

吃完晚飯,靳言就上樓去書房了。

水凝煙要幫林嫂收拾廚房,卻被林嫂推出去了:"水小姐啊,你在幹什麼,這些事情,留著我做就行了,你趕緊去忙你的吧!"

水凝煙站在廚房門口,無奈的看著林嫂:"林嫂,你就讓我幫你吧,我也很無聊,一個人待著,根本不知道要幹什麼,今天搬了家,所以,回來的事情,我也沒用帶工作的文件之類的,你就讓我幫幫你,全當是打發時間了!"

林嫂無奈的看著水凝煙,最後,她只能開口道:"讓你洗碗,先生看見了,肯定會不高興的,你要是真的無聊,就站在這裡,我們聊聊天,正好,你告訴我,你喜歡吃什麼,我以後多做給你吃!"

水凝煙見林嫂執意不讓自己幫忙,但是,能夠留在樓下,跟林嫂一起聊天,這樣也挺好的,畢竟,上樓之後就跟靳言更近了,她下意識的,有點害怕靳言。

林嫂走進廚房,開始收拾東西。

她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跟水凝煙聊天:"其實,我以前在南希市的時候,在靳家工作,後來,靳家移民到了國外,我也就繼續在南希市找了份工作,這次先生回國,專程讓我過來工作的,而且工資待遇都非常好,先生是靳東先生的兒子,雖然實打實的富三代,可是,他戒驕戒躁,工作非常認真的,自從我來這裡,他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的!"

林嫂說的話,全都是誇靳言的。

水凝煙憋了癟嘴,也不知道靳言給了林嫂什麼好處,林嫂這麼老實的人,都把他誇成了一朵花。

水凝煙開口道:"林嫂,你既然是南希市的人,跑到這裡來工作,你家裡人不擔心嗎?"

林嫂笑了起來:"小姐,你可真會開玩笑,我都說了啊,我以前就在靳家工作,他們對我很好的,我兒子女兒就算去他們家,都市以禮相待,所以,我來這邊工作,他們很支持的,而且,先生只是想吃我做的飯菜,覺得有我的照顧比較舒服而已!"

水凝煙無奈的開口:"好吧,我們不說他了,說點別的!"

只要說到靳言,水凝煙的心裡就沉沉的,眼前總是能飄過很多不和諧的畫面。

畢竟,她跟靳言見了幾次面,有兩次就有那種事情。

她現在都有點害怕了呢!

林嫂笑了笑,將洗好的碗筷收起來,一邊開口問水凝煙:"那水小姐喜歡吃什麼菜呢,或者,口味如何,你告訴我,我以後注意點,我看你今天的飯菜,都沒有吃多少!"

水凝煙笑著搖搖頭:"我今天吃的不多,只是因為胃口不怎麼好,跟你做的飯菜沒有多大關係,平心而論,你做的飯菜,真的很好吃,味道讓人回味無窮,我很挺喜歡吃的,至於愛吃的,我好想不挑食,也沒用非常喜歡的,只不過,我吃飯的口味比較重,林嫂你就看著做吧,我不會介意的!"

林嫂看著水凝煙這麼好說話,忍不住在心理說道,真是個好孩子,不僅沒用架子,而且非常善良。

只不過,她為什麼沒名沒分的跟著先生,這誰也不知道。

所以說啊,有時候看人,不能帶著有色眼鏡的。

林嫂跟水凝煙聊了一會天,讓她上樓去休息,自己馬上收拾好,也要去洗漱一下睡覺了,明天還要早點起來,給先生做早飯。

水凝煙點了點頭,離開廚房門口。

林嫂以為水凝煙已經上樓了。

結果,等到她收拾完廚房出去的時候,看見水凝煙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林嫂有點心疼,她找了一條毯子,給水凝煙輕輕的蓋上,生怕吵醒了她。

水凝煙實在是太累了,林嫂給她蓋毯子,她一點都沒用感覺到。

只不過,林嫂給水凝煙蓋完毯子,她剛抬頭,就看見靳言站在樓梯口,沉默的看著自己。

看到林嫂瞧見了自己,靳言不自在的輕咳一聲:"把她喊醒,讓她上樓睡覺,在那裡睡覺,容易著涼!"

林嫂點了點頭,她低頭看著水凝煙,狠心將她搖了搖:"水小姐,別再這裡睡覺了,這裡太涼了,容易生病!"

水凝煙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就看見林嫂站在自己頭頂,擔心的看著她。

她慢慢點了點腦袋:"林嫂,你不用擔心,我馬上上樓睡覺!"

林嫂抬頭,發現靳言已經不在樓梯口了,她無奈的開口道:"水小姐,你還是趕緊上樓吧,你睡在這裡,真的會生病的,你要為自己的身體著想。"

水凝煙這會,基本已經清醒了。

她睜開眼睛看著林嫂,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水凝煙說著,拉開身上的毯子,轉身向著樓上走去。

她的確不能睡在沙發上,沙發雖然在樓下,距離靳言比較遠,可是,沙發就在客廳里,她想防備都不可能。

水凝煙一邊上樓,一邊忍不住揉著腦袋。

到了房間,水凝煙洗漱了一番,這才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龔春泓從杜長風那裡出來,到謝府周圍去走了一圈,等天暗下來,他在酒樓隨意叫了兩個菜,喝了一點酒,趁著月色往家裡去。

入了夜,街上人不多,他走著走著,覺得不對勁,有人在跟蹤他,他警惕起來,手悄悄按在佩劍上。

等他拐進巷子,只聽身後一道勁風襲來,他彎腰閃過,拔劍相向,圍攻他的一共有三個人,皆是黑衣蒙面,手裡握著寒光閃閃的長劍,只露出一雙陰寒的眼睛。

龔春泓忍不住冷笑,謝靖宇還真看得起他,派了三個人來殺他。

他自持功夫不錯,交了手才知道自己輕了敵,那三個人若是單打獨鬥還沒什麼,厲害就厲害在他們配合得非常默契,就象來自同一個組織,因為朝夕相處,所以才會這般默契。

很快,龔春泓便被劍鋒划傷了手臂,接著腿上又被刺了個窿窟,儘管是夜晚,仍可看到他銀灰色的袍子被血染紅,見了血,那三個人越發勇猛,用劍交織成密密的網子,把龔春泓圍在裡邊,只等他體力不支,便要他的命。

龔春泓雖然處了下風,但腦子轉得飛快,特意拐進這條巷子他是有用意的,此時自知不敵,不可再戀戰,虛晃一招,轉身就逃,三個蒙面人哪裡肯放過他,在身後緊追不捨。剛拐了彎,便見一隊士兵排著整齊的隊伍過來,穿著盔甲,手裡拿著長矛,正是巡捕五營的人。

龔春泓算準了這個時侯,巡捕五營的人應該巡到這裡了,他飛奔過去,有人看到他,驚呼,「是龔大人!」

龔春泓往身後一指,「快把他們拿下。」

穿到古代做產婆 三個黑衣人自然是扭頭就跑,他們功夫不錯,又黑衣蒙面,很快便借著夜色逃竄開去。

月黑風高的夜晚,總讓人疑心會發生點什麼,一個蒙面人趴在瓦片上,警惕的向四周張望,沒發現危險,朝同伴做了個手勢,自已首先躍下去,第二個緊隨其後,第三個稍微磨蹭了一下,也躍了下來,一前一後,飛奔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