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民營劇團正在演藝市場蓬勃崛起

2021 年 10 月 22 日

民營劇團正在演藝市場蓬勃崛起
近年來,民營劇團的發展為市場帶來瞭新活力。無論是開心麻花的話劇《烏龍山伯爵》《賊想得到你》,還是央華戲劇的實驗話劇連臺戲《雷雨·後》,亦或是戲劇人的實踐作品《男人還剩下什麼》……這些活躍在後疫情時代的救市佳作均來自民營劇團。實際上,2018年大火的話劇《驢得水》,每年聖誕節一票難求的話劇《如夢之夢》,也都是來自民營劇團。根據國傢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顯示:2014年至2018年,藝術表演團體數量分別為8769,10787,12301,15742,17123;年均增長率接近20%,其中絕大部分來自民營團體數量的增長。

至樂匯舞臺劇《驢得水》 資料圖片

開心麻花舞臺劇《賊想得到你》 資料圖片
   1.推動瞭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活態傳承
   表面上看現在我們周圍的文化產品日益豐富,但實際上供給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尤其是優質的文化產品,更加緊缺。就音樂劇來看,據研究機構統計,2018年我國音樂劇演出共計2460場,還遠不及日本四季一個劇團的年度音樂劇演出規模(年均超過3000場)。在演出劇目的供給方面,民營劇團占瞭很大的比例。比如戲劇領域,作為北京演出市場的兩大國有劇院,國傢話劇院和北京人藝的年度演出場次基本都在四五百場左右,相比而言,作為民營劇團的開心麻花在演出規模上就大得多,年度演出場次超過2500場。2019年度上海82傢民營院團全年總演出場次突破1.6萬場。可以說,在文化產品的供給方面,民營劇團具有數量規模上的絕對優勢,在觀眾細分和有針對性地滿足目標群的文化消費需求方面,民營劇團也具有更好的機動性和靈活性。
   民營劇團在培養和推出優秀演藝人才方面發揮瞭重要作用。這方面開心麻花團隊無疑是非常突出的,近年來活躍在電影和電視綜藝領域、作為喜劇實力擔當的沈騰、馬麗、艾倫、常遠等一批人,都得益於多年在開心麻花舞臺演出的磨煉。再比如由豫劇演員王紅麗創立的河南小皇後豫劇團,憑借著多年的演出,不僅她本人兩獲中國戲劇梅花獎,更是培養瞭一批豫劇方面的年輕人才。可以說,數量眾多的民營劇團為很多無法進入國有專業劇團的青年人才提供瞭一個展示自己才華和磨煉演出技巧的平臺。
   民營劇團無疑也是推動傳統舞臺藝術保護和活化傳承的重要力量。據文化部全國地方戲曲劇種普查統計,全國348個戲曲劇種裡面,有107個劇種沒有一傢國有劇團,隻有民營劇團或民間班社。地方傳統戲曲藝術更是一筆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蘊含著豐富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基因。而文化不同於普通產品,一旦消失瞭可能就永遠失去瞭。地方傳統的文化藝術形式具有重要的歷史和文化價值,在滿足當地文化消費方面也具有重要的市場價值。眾多的民營劇團在傳統藝術傳承方面發揮瞭重要作用,推動瞭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活態傳承。

都市話劇《男人還剩下什麼》 資料圖片

央華戲劇《如夢之夢》 資料圖片
   2.更能與年輕消費群體“共情”
   近些年來,隨著小劇場演出的火爆,一些民營劇團推出瞭一系列主打“爆笑”“減壓”符號的小劇場戲劇、音樂劇、魔術劇等,目標群定位於快節奏、高壓力的都市白領,受到很多年輕消費群體的歡迎。雖然在內容制作質量方面,一些小劇場劇目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在與年輕消費群體的“共情”方面,這些民營劇團因為其草根性以及主創團隊同為年輕人的原因,相對於國有劇團,他們更能打動年輕的消費群體,更能引發年輕人的共鳴。
   社會學上有一個“減壓閥”的概念,是說社會情緒和壓力積累到瞭一定程度的時候,需要一個減壓閥進行釋放,否則有可能引發社會問題。民營劇團就在某種程度上承擔瞭社會減壓閥的功能。而且相對於電影電視以及網絡劇的觀看體驗,劇院的演出因為觀眾和演員可以面對面地直接交流,更具現場感和儀式感,因此也更加具有情感的沖擊力,對於紓解觀眾心理具有重要作用。
   戲劇也是教育,而且是一種更有效的教育。很多民營劇團主打兒童劇和親子劇市場,在演出之餘,廣泛吸納青少年參與戲劇體驗活動,通過開展小型戲劇節、戲劇沙龍、戲劇培訓等形式,引導廣大年輕人群走近戲劇。這一方面培養瞭潛在的觀眾群,同時在增強年輕一代的文化認同和社會認同方面也起到瞭重要作用。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