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比如下一個變數符號可以去掉,這個符號再增大一圈。

2021 年 1 月 1 日

魔法陣漸漸的出現了該有的樣子。

一旁雷霆兩兄弟看的開心,而不動的五位鐵甲兵也默默看著不敢出聲。

小金金卻發現現在指導下畫得隔絕魔法陣,和平時的有著不小的差距。

小金金停了下來,離著完成隔絕魔法陣還差幾步。

小金金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東西,怎麼和我知道的都不一樣。」

手套笑著說道:「《古魔法陣異聞錄》我們都看過,但你只是看過並沒有看懂。而我現在也只能告訴你怎麼做,並不能告訴你為什麼怎麼做。這就是差距,當然不是你不夠聰明。」

「那是因為什麼?」小金金疑惑的問道。

「一條路,你在奔跑。很快很快氣喘吁吁,就沒辦法在意路邊的東西。而有一天你發現跑的不再是那麼累了,就有時間看看以前不曾看見的了。」手套說道。

小金金若有所思。

手套笑了笑說道:「好了,先把它完成吧。」

小金金只能點了點腦袋,補上了最後幾筆。

隨後小金金撤開位子,看著地上的隔絕魔法陣。

魔法陣有九處斷點,而這些斷點在手套的說明下都留下了大概一隻手掌的大小。

小金金看著感嘆的說道:「你要在這裡面接上道具魔法陣?」

手套笑著說道:「看來旁觀者清這句話確實沒錯,這算是變相的偽疊加魔法陣吧。作用沒有疊加魔法陣那麼厲害,但貴在數量眾多。應付一下應該沒有問題,我有數。」

小金金點了點腦袋。

「那麼來,從我教的火球術開始一直到冰錐術的道具魔法陣全部畫在九點之上。」手套說道。

小金金看著隔絕魔法陣說道:「有要求嗎?先後順序什麼的?」

「沒有,而且我還希望你每次都畫的不一樣。這樣才能讓闖入這個魔法陣的人更難從裡面逃出來。」手套說道。

小金金點了點腦袋。

足足一個下午,到天快黑之前。

小金金才完成了九個點上的最後一個道具魔法陣。

此時魔法陣呈現在地面之上。

九個小魔法陣分別鑲嵌在一個大的隔絕魔法陣的各個地方,交相呼應著。

遠處雷霆看著小金金停下了法杖說道:「軍師你畫好了嗎?」

小金金回過神點了點腦袋說道:「畫好了,不過需要實驗一下。」

「需要我們幫忙嗎?」雷霆說道。

「好是好了,但是魔法陣需要一個人來試試,最好六階以上。」手套說道。

小金金搖了搖腦袋:「你們都還太弱,我估計需要一個六階的人才能幫我測試。」

小金金話剛說完,遠處一位鐵甲兵就說道:「回軍師,這事情好辦。我可以叫我們的小隊長過來,他剛好踏入了六階可以一試。」

小金金聽完愣了愣,隨後笑著點了點腦袋。

鐵甲兵也不做遲疑,向著軍營的方向跑去。

隨後一位一身黑色勁裝的男人走了過來說道:「聽說雷霆和雷鳴少爺來了?還有我們十七層的軍師?」

男人看清了眼前三位說道:「這就是軍師啊,還真是個孩子啊。」

小金金看了一眼男人說道:「你有六階水平?」

男人自豪的笑著說道:「回軍師的話,六階初期。」

小金金笑著指了指眼前的魔法陣說道:「我擺上魔獸內核,你從這一頭過哪一頭。然後告訴我這個魔法陣有沒有什麼不足的地方,可以嗎?」

男人聽完笑了笑說道:「我也曾經聽說軍師畫魔法陣很厲害,今日看見這地面之上精美的圖畫果然名不虛傳。」

「這可不是什麼圖畫,它可能會讓你吃上不少苦頭。」小金金說道。

男人點了點腦袋說道:「我準備好了,還請軍師開陣。」

「夠高傲的,要知道這調試好的魔法陣七階都未必能全身而退。就讓他在裡面吃點苦頭也好。」手套說道。

小金金也不多說什麼走向了雷霆兩兄弟,從木箱里隨便抓了一把魔獸內核。

稍微數了數,扔下幾顆。抱著魔獸內核來到了魔法陣前,將魔獸內核扔了進去。

魔獸內核被挑選之後剛好十顆,顏色各異。

魔獸內核放入魔法陣后就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一閃,連同之前地面之上的魔法陣也消失在了大家眼前。

就好像這裡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

男人感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連原先見過隔絕魔法陣的雷霆兩兄弟也一眼茫然。

小金金指著遠處說道:「直直的穿過去就可以了。」

男人也不停留,快步走向了小金金所指的方向。

隨著男人一步踏入,人也消失在了大家眼前。

「他進去了嗎?」雷鳴問道。

小金金點了點腦袋。

「還能出來嗎?」雷鳴再次問道。

小金金搖了搖腦袋說道:「不知道呢,而且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身旁的鐵甲兵說道:「這是我們的小隊長陳方想。」

小金金點了點腦袋。

咕~一聲奇怪的叫聲從小金金的肚子里傳了出來。

小金金無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說道:「天都快黑了,我餓了。」

雷鳴給了一個眼神,鐵甲兵中的一位立刻前往去取食物。

魔法陣前,雷霆兩兄弟吃的不亦樂乎。

五位鐵甲兵此時都收回了長劍站在小金金身後,而小金金吃了一口后就看著魔法陣的方向入迷。

此時進去的六階小隊長陳方想,到現在都還沒有從魔法陣內出來。

連聲音都不曾聽見一句,就好像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

鐵甲兵中的一位說道:「軍師,小隊長他不會有事吧?」 「這個我也不知道。」小金金擺了擺手說道。

小金金話剛說完啊,一個黑影從虛無的空中飛射而出。

眾人都嚇了一跳,五位鐵甲兵早已拔出了長劍。

雷霆兩兄弟也是下意識的上前擋在了小金金面前。

黑影彈射而出,撞在了一旁的樹上。

此時眾人才看清原來是小隊長被射了出來。

小隊長隨後倒在地上喘著粗氣。

身上大片大片的焦黑說明了一切。

原本好看的鐵皮護甲已經碎的不成樣子。

仔細一看還能發現肩甲之上的隙縫裡滿是碎冰和雪霜。

五位鐵甲兵立刻收回了長劍跑了過去。

一陣噓寒問暖之後,小隊長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小隊長起身第一件事情是望著小金金說道:「軍師大才,小人有眼不識泰山。」

「裡面什麼狀況?」雷鳴問道。

雷霆也看著小隊長想知道個大概。

「裡面太可怕了。什麼都看不見。」小隊長說道。

小金金也不知道裡面是個什麼狀況,只能不說話看著小隊長。

小隊長驚慌的說道:「剛進去沒有給我機會,各種冰彈火彈鋪面而來。明明上一刻還是正常的場景,下一刻這些東西就上臉了。」

「隊長你怎麼說也是六階,為什麼躲不開?」一位鐵甲兵說道。

「不是躲不開,是根本動不了。你認我是怎麼跑出來的,我整整蓄力了半天才將自己彈出來的。還好我方向感不差,要是彈到魔法陣裡面就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了。」小隊長說著脫下了鎧甲。

此時小隊長指著鎧甲內部的溝壑處。

裡面滿是冰渣和雪霜。

眾人似乎也明白了什麼。

雷霆上前脫下了小隊長的右手護臂,此時小臂護甲之上還有著碎冰。

雷霆用力搖擺關節位置卻發現肯本無法動彈。

使勁擺動了四五次,才看見關節之上的碎冰碎裂。

「這也太可怕了吧,穿著鎧甲進去直接就凍住了。」雷霆說道。

小金金適當的說道:「因為外面看不見裡面的狀況,等腳踩上去的時候魔法陣就觸發了。在等進去的時候魔法彈其實早就已經彈射出來了。打到人身上只是的冰彈直接就凍住了關節,然後在和其他的攻擊魔法陣開始配合。」

小隊長再次從腰間拔出了長劍,長劍已經斷了一半。

小隊長說道:「我當時被這些攻擊都打蒙了,根本反應不過來。強行將鬥氣注入手臂和長劍才勉強可以動一下,就靠著一下將自己強行彈射出去了。」

雷霆和雷鳴看著斷劍打了個哆嗦。

小隊長此時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雷霆說道:「來的人不穿盔甲呢?」

小隊長此時掀起了褲子,膝蓋紫的發青說道:「我下身就是沒穿盔甲,凍得快壞掉了。」

小金金笑著說道:「感謝陳方想隊長幫忙測試了。」

小隊長一聽先是愣了愣隨後憨笑著說道:「哪裡,哪裡。軍師是打算將這些魔法陣鋪在這裡各地嗎?」

「首領讓我乾的,我會在要求的地方架設。至於你們會誤入這個問題,我要想個辦法。」小金金說道。

「外面看裡面和裡面看外面一樣嗎?都是看著能走卻危險重重。」雷霆問道。

「一樣。」小金金說道。

「那麼在這邊的地上畫上一條線唄,自己人有個標記。對面看到了沒什麼問題,反正進來肯定出不去。」雷霆說道。

而小金金的眼睛則看在這邊的樹上。

「我把大概的標記坐在兩邊的樹上吧,這樣我們正面可以看見。背面進來的人就不用管了,反正只留一條道路。」小金金說道。

「只留一條道路,首領說的。」小隊長說道。

「是首領讓我做的。」小金金說著向著樹走了過去。

小隊長立刻說道:「軍師。」

小金金愣愣的轉過身說道:「什麼事?」

「標記就讓我們來做吧,用軍隊的記號。這樣好記,我們的軍隊也好明白。」小隊長說道。

小金金點了點腦袋說道:「那麼我要去下一個地方畫魔法陣了。」

小隊長點了點腦袋招了招手說道:「你們五個跟著軍師,有什麼要求都去滿足。」

小金金苦笑著繼續前往下一個地方。

天越來越黑,但是第二個魔法陣比第一個熟練了不知道多少倍。

等小金金畫完之後天已經完全黑了。

小金金看了一眼雷霆。

雷霆打開了木箱說道:「軍師是要魔獸內核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