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毀滅者艦身超級龐大。與之而來的是多出普通戰艦近百的火炮位,雖然真實的火力沒有普通戰艦的近百倍。但是三十倍高級戰艦的火力還是能達到的。

2021 年 2 月 2 日

這是一艘朝著超級戰爭基地方向設計的基地型戰艦,真正讓木恩感到震撼的還是他的戰鬥單元的設計:

十四個普通戰艦泊位。這是為了打造護航戰艦編組而留設的戰艦泊位,這些戰艦主要是協助防守毀滅者,戰艦在速度、反應和攻擊能力上較一般的戰艦更強,而防禦能力和持續戰鬥能力則相對偏弱。

木恩提到的機甲型魔法戰艦是『毀滅者』號的主要作戰單元,毀滅者的底部一共設計了二十二個新型魔法戰艦艙位,每個艙位能夠同時容納一百架機甲型魔法戰艦(今後統一稱為魔甲)。

如果滿員的話,毀滅者戰艦上將有二千二百艘『魔甲』,比起木恩設計的聖盾,達根設計的『魔甲』更加多樣化。

『劍魔甲』。近身戰鬥魔甲,反應超快,攻擊力極強,但是對操控者要求也較高,普通攻擊相當於六級戰士的全力一擊,蓄力一擊能夠達到七級戰士的攻擊強度。

『弩魔甲』,遠程戰鬥魔甲,攻擊武器為魔法巨弩,攻擊力堪比七級魔法。攻擊距離非常遠,弱點就是攻擊速度較慢。

達根還設計了一些極其特殊的魔甲,適用於一些特殊和針對性的場景下,這些暫且不說。讓木恩眼前一亮的是達根設計的眾多輔助戰鬥單元,這才是讓木恩真正震撼的東西。

「戰場監控者」,說白了就是一個戰場的監控道具。能夠掃描和觀察周圍五公里的情況,將魔法影像傳送回『毀滅者』。讓毀滅者隨時能夠掌控戰場的情況,及時作出判斷和指揮。

……

這真是逆天的設計。可是這真的是自己造的出來的嗎?

自己只是個小小的子爵啊!

不說戰鬥單元,光是戰艦本體的造價就在五千億金幣左右!

新型魔法戰艦的成本在一千五百萬金幣,初級戰艦的造價在八千萬金幣左右,中級戰艦的造價在七到十億左右,高級戰艦的造價一般都在一百億以上!

光是毀滅者本體,就能夠造五十艘高級魔法戰艦!

這真的是自己能夠造出來的嗎?


木恩簡直想將達根從神秘水晶中揪出來,這真的是你留給你傳承者的戰艦圖紙?

自己將它拿去賣給那些帝國是不是更合適?

以木恩目前最賺錢的買賣中,要數將血脈精華賣給地下黑市最賺錢,如果要製造出毀滅者的本體,木恩要出售大概二千五百份血脈精華!

而以如今的分解概率來看,大約每一百隻到兩百隻高級魔獸才能提純出一份血脈精華。

如果要製造出『毀滅者』,自己要分解提純五十萬隻高級魔獸。

這真的靠譜嗎?

可是這樣一套逆天的戰艦圖紙放在自己的面前,這種史無前例的戰爭兵器構思,那難以想象的恐怖威力,木恩真的很想將它實現。

不就是五千億嘛?

老子拼了,今後什麼賺錢,老子就搞什麼,遲早將『毀滅者』造出來!

不過雖然如今『毀滅者』看不見摸不著,但是達根設計的幾種配套的輔助戰鬥單元倒是可以先開發出來,這些也是突破時代的戰爭利器,也算是為今後的『毀滅者』做好鋪墊,畢竟毀滅者真正的威力就體現在這些戰鬥單元上。

讓木恩感覺遺憾的是,木恩並沒有自己的戰艦作坊,根本無法獨立開發龍法師的這些戰鬥單元圖紙,木恩不得不選擇與深藍王室合作。

人才,自己缺少人才啊!

想了想木恩打算以共享龍法師戰艦圖紙為條件,一方面讓王室的作坊為自己批量生產這些戰鬥單元,另一方面木恩準備從前期的深藍夢計劃中選取出一千名法師學員,這些法師學員進入王室的作坊進行學習,木恩將與王室簽訂培訓協議,在兩年之內將這些法師學員培訓成優秀的戰艦作坊法師,高端的人才木恩則打算請伍茲幫忙,從它的實驗室中物色幾名出色的人才出來。

這些人才將是未來木恩自己的戰艦作坊的主力,所有人都會與木恩簽訂長期的服務契約和保密契約;當然木恩也將承諾給他們足夠的地位和待遇。

『戰場監控者』這種前衛的戰鬥單元設計不準備拿出來,那些特殊的魔甲設計木恩也暫時不打算拿出來;木恩準備與深藍共享的是『劍魔甲』、『弩魔甲』、『槍魔甲』等幾種相對普通的魔甲設計。

等到伍茲物色的戰艦學人才到位后,木恩就立即著手先建立起『戰艦作坊』的骨架,『戰場監控者』則交由這些人才親自動手。

戰艦圖紙的事情考慮清楚后,木恩又打量起達根留給他的其他財產來;先前被圖紙的內容所震懾,如今他才想起達根為他留下了魔法戰艦的大部分製造材料。

也不知道達根在最後的幾年到底做了些什麼,他收羅了大部分製作『毀滅者』戰艦的珍惜材料,一些木恩幾乎從未聽過的材料,一些木恩幾乎不可能弄到的材料,都被達根留在了這個半位面,木恩粗略估算了一些,這些材料的價值約佔到了『毀滅者』本體的四分之三。

這真是個好消息,看樣子自己只需要出售六百多份血脈精華,分解六萬到十萬隻高級魔獸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座空蕩蕩的法師塔,寥寥無幾的魔法植物,一切都等著木恩自己去建設。

達根留下的戰艦圖紙內容太過複雜,留下的材料種類太過繁多,光是了解這些都花費了木恩十來天時間。


只剩下五天左右了。

閑下來的木恩這才發現半位面有了很大的變化,荒蕪的半位面邊緣縮小了很多,按照小靈之前的說法,這些縮小的部分一部分用於位面空間的成長,一部分將作為這次吞噬的能量消耗掉。

要知道這可是吞噬一個半位面的壯舉!

除此之外,整個半位面的天空大部分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乳白色光暈,這層乳白色的光暈給木恩極強的親切感,似乎就像小靈的光團。

這應該是小靈在切斷半位面與位面大海的聯繫,或許當整個半位面的外圍全部被這種乳白色光暈所包圍的時候,就是整個半位面被吞噬的時候。

當整個天空都被籠罩上一層淡白色光暈的時候,半位面的面積只剩下之前的四分之一,直徑由兩百公里縮短到了一百公里。

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乳白色光暈完全閉合的那一瞬,木恩感覺到自己靈魂內的位面之心極具顫抖,和小靈呼喚自己時不一樣,這種感覺是位面之心突然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造成的顫抖。

木恩急忙將意識沉入位面空間……

位面空間原來始終是一片白晝的天空外出現了一道黑洞,一顆閃亮的光點緩緩從黑洞中飛出;沒過多久黑洞消失,在位面空間原本空無一物的天空中,多了一顆星星–那應該就是半位面了。

星星緊緊地貼在了位面空間的天空外層,一道乳白色流光從星星上脫落讓星星顯得更加不明顯,這道流光一進入位面空間,就在木恩前面匯聚成一道乳白色的人影。

別鬧,薄先生! 小靈,感覺你變小了,但卻更加凝實了,你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變化?」木恩看著小了一圈的小靈光影。


「變化倒是暫時沒有,不過我從這次吞噬半位面中領悟了很多。今後我對位面空間的掌控將更加自如和徹底,位面空間也將成長更加迅速。而且半位面與位面相近,我從吞噬的半位面中借鑒到了很多東西,我估計要不了多久我們的位面空間就會發生很多變化了。」

小靈的回答讓木恩有些嚮往:到底是什麼樣的變化呢?(未完待續。。) 這次吞噬半位面最大的收穫其實是讓小靈對今後位面空間的發展方向有了更加清晰地方向。

其次,就是法則。這個世界不管是位面還是任何物體的存在都是在法則的基礎上存在,而位面空間想要不斷晉陞,最終也要走向不斷的在位面內凝聚法則的道路,通過這次吞噬半位面,今後位面空間中將更容易出現法則。

作為位面空間的靈魂融合者,木恩等於掌控著這個位面,只要他身處這個位面,位面中的任何法則都能被他操控,這好處可是大大的。

當然,現在說這些好處還太遙遠,目前木恩看得見的最大的收穫就是空間的面積一下子從剛升級時的一平方公里擴大到了四十平方公里!

這讓木恩晉陞**師的速度一下子提前了五分之二,不得不說是個驚喜。

由此也可以看出,這次吞噬半位面的消耗巨大:半位面縮小的面積總共有三萬平方公里左右,而位面空間吸收到的卻僅有三十多平方公里,其餘全部轉化為吞噬過程中的能量消耗。

不僅能量消耗巨大,小靈自身也受到影響,一年之內再也搞不了類似的大動作,和木恩交流了一會兒以後就進入了沉睡。

木恩出了位面空間,叫來了一位衛兵,這些衛兵都是克拉克從冒險者中招募,目前數量還比較少,城裡的大部分工作還是依靠『狂龍傭兵團』完成。

「最近有沒有什麼事?」

「領主大人,最近有兩位名叫老漢姆和迪斯克的商人找您!」

聽到這個消息,木恩非常高興。這兩個傢伙到了就意味著地下黑市即將進駐新世界城;大部分貴族都認為地下黑市的存在將威脅他們的統治,但木恩覺得黑暗和光明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地下黑市也能刺激城市的繁榮,彌補木恩不能向他人提供的商品。更何況木恩所提倡的合作必須以自己為主體!


原本木恩準備先去找法內姆,但得到這個消息后,他不得不先找到了兩位老朋友,讓他微微詫異的是,兩人還帶來了另一個中年男子:「老漢姆!迪斯克!你們可來得真是時候,我剛回來沒多久你們就找上門來啦,你們地下黑市可真是厲害啊!」

「哈哈!現在木恩你可是整個深藍的大紅人,想不注意你都難。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迪克斯站了起來。當初是他和木恩最初談到合作。

「這位是?」

木恩仔細打量著兩人中間的中年男子,兩人的身位隱隱比這個男子退後半格,這說明他的地位更高;而且木恩從他身上感受到了如山般承受的氣息,這種強者氣息太熟悉了,如法內姆、特莉莎、貝茜等,他是一位史詩強者。

在深藍,史詩已經是最強者!

「這是我們深藍王國地下黑市的首領—奎斯基。」

儘管隱隱猜到了他的身份,但迪克斯的解釋仍舊讓木恩震驚,沒有想到地下黑市竟然如此重視他們之間的合作。

木恩有一絲不安。和史詩強者談判可不是容易的事。

奎斯基朝木恩微微一笑:「這還是首次有貴族願意公開與我們合作,我想聽聽你對我們地下黑市的看法。」

其實大部分的貴族都與地下黑市存在各種交易,但這些貴族多半是讓自己的潛勢力去接觸地下黑市,典型的當了婊子又立牌坊。

「地下黑市和地面的市場貿易都是不可或缺的。就像任何東西都有正反兩面一樣。我只能為每一個來到我城市的消費者提供地面上見得光的商品,他們還有很多需求,卻是我提供不了。也不方便去提供的,地下黑市可以作為我的城市在這方面的補充。地下黑市的存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城市的發展。但是地下黑市必須接受這個城市的規則。接受我的監督和管理。」

這是木恩對於地下黑市的真實看法,有些類似存在即為合理的意思。要不他才不會提出與他們合作的意向呢。

木恩的話先是讓奎斯基點頭讚賞,到最後的一句話卻讓奎斯基搖起了頭:「監督和管理?這恐怕有些不妥,若是這樣,我們還叫地下黑市嗎?」

木恩笑道:「奎斯基閣下,若你是這座城市的主人,你會允許你的眼皮子地下有一個強大又不可控的存在嗎?」

奎斯基微微皺眉:「既然是合作,又怎麼能由一個合作夥伴監督和管理另一個合作夥伴呢?」

木恩笑道:「這種監督管理並不是干涉你們的內部,而是對你們的業務進行監督,防止損害雙方的利益:管理則是為了統一我們雙方的步調,避免內耗。共同維護雙方的利益,這才是合作的基石。」

奎斯基思考了片刻,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能夠插手地下黑市的內部管理,也必須對地下黑市任何信息保密。」

「這個自然,作為這個城市的管理者,我必須要確保任何合作都必須無損於我的城市,也要避免我們之間出現不必要的誤會。」

奎斯基點了點頭:「你的這座城市充滿了朝氣和潛力,這讓我對我們之間未來的合作充滿了希望。為了表達誠意今後凡是針對木恩你的委託,我們深藍王國地下黑市都會拒絕。當然,我們地下黑市提供的僅僅是一個平台,並不能代表整個黑暗世界,木恩你也要時刻注意別人針對你的行動,最起碼我就隱隱察覺到好幾股黑暗勢力展開了對你的行動。」

木恩心中暗動,自己得罪的人似乎已經不少,這些人或許都想看到自己倒霉的一天吧。

「謝謝你的提醒,我將為你們在領主府附近劃撥一大塊土地,怎麼發展和布置,就看你們自己了。」

木恩拿出了新世界城的規劃圖紙,為奎斯基指出了一大塊土地。

雙方就合作的內容進行了詳細的協商,最終達成了一致:木恩不會去干擾和影響地下黑市在城市的發展,但地下黑市在城市的發展必須遵守城市的基本規則,也不得影響城市的基本利益。

新的地下黑市的負責人,奎斯基考慮到雙方的合作默契,特意委派木恩的老熟人迪斯克和老漢姆全權負責該處新世界城的建立。

談判完畢,奎斯基笑道:「最後再送你一個禮物:你可知道已經有曼陀羅的宗師級刺客潛伏在你的城市。」

這個消息讓木恩大為緊張,看來候補聖女失蹤已經讓他們決定徹底解決自己,若是沒有奎斯基的通風報應,自己在一個潛伏的宗師刺客的刺殺下,恐怕很難活命。

是時候讓這些討厭的傢伙付出代價了!

夜晚,這座新建的城市依舊充滿了活力,因為來到這座城市的多是冒險者,對他們來說夜晚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木恩設宴招待了奎斯基一行,直到很晚才結束,結束后木恩徑直回到了卧室,開始冪想起來…

本澤是一名宗師級刺客,在曼陀羅的「血罌粟」中排名在前五十名的刺客,血罌粟是曼陀羅專司情報、刺殺、暗間等的機構。這次本澤接受命令前來刺殺木恩和調查蘭妮失蹤真相,候補聖女的神秘失蹤引起了整個曼陀羅的注意,也讓他們放棄了控制木恩的打算。

對本澤來說,刺殺木恩這樣一個中級的法師實在是他接受的最輕鬆的任務了。顯然本澤並不知道木恩已經晉陞高級的消息,但就算知道了,高級和中級對一位宗師級的刺客又有什麼區別呢?

當木恩出現的第一時間,本澤便通過自己的渠道得到了木恩的消息,他等了十多天早已有些不耐煩,今夜就是這位年輕子爵的死亡之夜。

夜色很濃,對刺客來說最喜歡這樣的環境,黑暗可以更好地掩飾他們的破綻,讓他們真正做到—事了拂身去,深藏功與名。

在黑暗之中,本澤就是一團真正的虛無,即使是一些史詩級強者都很難發現他,但史詩級強者多是一方豪強,又怎麼可能輕易出現?

本澤看著城主府附近巡邏的三四級衛兵,暗自嘲諷:目標不過是一個暴發戶,從這些不入流的士兵就能看出來,他們曼陀羅接觸的貴族子爵,哪一個的手下沒有五六級職業者?

本澤潛行到守門的衛兵附近,挑釁地走到了他的身邊,以他的眼力甚至能看到這年輕衛兵身上的寒毛,他輕輕朝這個衛兵吹了口冷氣:「可憐的傢伙,今晚你們就失去了你們的領主啦。」

年輕的衛兵縮了縮脖子,朝著對面的同伴問道:「我怎麼感覺有股冷風?」

「拉倒吧你,這麼熱的天,哪兒來的冷風?你出現幻覺了吧?」對面的衛兵擦了把汗,嘲笑道。

一群廢物!

本澤心中譏諷,毫不費力地就進入了木恩的城主府,關於城主府的構造他早已經打聽清楚,這畢竟不是什麼秘密,他徑直朝著木恩的寢卧潛行而去,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發現一位死神已經降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