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段清風向着蘇言一行禮:“不知古兄接下來去哪裏,先前之事還多謝你……”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段清風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安盈盈一下子漲紅了臉,自個掐住自己的脖子,眼睛暴突。

“師妹,師妹——”段清風嚇得連忙抱住安盈盈叫道。 安盈盈突然的狀況嚇壞了段清風,久經星空的段清風瞬間明白安盈盈怎麼了,她出現了星空排斥。

本來她在星空是可以堅持四個時辰的,這四個時辰說的是經脈中的古神精血消耗的非常慢,而不是劇烈的戰鬥。

之前本來已經探索了兩個時辰了,本來準備返回進行體內補充的,但是在一番和六翼水蜥的戰鬥後,緊接着便是陰屍宗祝嶽的大聖境喪屍周旋,前後消耗的太多,又聽聞古神的消息,勉強吸納了一塊神源後,便趕來此地。

時間到了,這丫頭竟然死撐着,體內的古神精血耗盡,想要再慢慢滋養而出,是需要時間的,這也是他們爲什麼要返回艦船的緣故。

“安師妹,你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啊!”段清風此刻大驚失色,急忙強行拔開她遏住喉嚨的手。

而安盈盈慢慢臉色煞白,直接暈厥了過去。

“你們等等啊!”段清風一擡頭,連忙看向近在咫尺的三十多艘戰艦,這些艦船來自哪一個真界,哪一個位面他是不認識的,但是,此刻除了進入那裏,再無辦法,否則,只能眼睜睜看着安盈盈就這麼死在自己懷裏,而自己的艦船,按照線路,最起碼還有一個時辰的距離啊。

可段清風一擡頭,那些艦船全都在飛速的轟隆隆離開,根本無人理睬,而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艦船,正在啓動。

段清風顫抖着身子,心裏害怕的立馬抱起已經徹底暈厥過去的安盈盈就向艦船而去。

蘇言也連忙跟着叫着,可是最後一艘艦船根本沒有理睬二人,依舊緩緩的啓動,段清風甚至看到了在船頭有人看着他,最後冷漠的轉過身離開,段清風撲過去的時候,人家已經開船走了。

這就是人性,你我雖然同屬於一個陣營,但是,星空目前所探測到的資源也就那麼點,死掉一個古神子就少一個去探索發現的眼睛,真的很好。

況且,你我素不相識,七大真界,數萬位面,每一個位面又有着多少強大的宗門,多少古神子不敢想象。

而且,艦船內的補充資源都是有限的,自己等人還留着用呢。

“不——”段清風眼睜睜的看着最後一艘艦船就這麼離開了,絕望的吼着,火鷹揮舞着翅膀而來,用頭撥着段清風的身子,似乎在說,我帶你去追。

段清風就要抱着安盈盈上鷹背,但是前方卻突然傳來了好幾聲猶如水底沒入湖中的聲音,他一擡頭,幾艘遠去的艦船全都啓動了空間跳躍,一時之間,整片星空突然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徹底呆住的幾人。

“不,不——”段清風搖着頭,滿臉慘然,看着懷中臉色鐵青,甚至開始發黑的安盈盈,他徹底的嚇住了,以前,從來沒經過這樣的事,而現在,被星空排斥的是那個自己一直偷偷喜歡的安盈盈啊,就在自己的懷裏,卻無力救助。

遠處的陰屍宗祝嶽,看着眼前的一幕,恥笑一聲,也不管之前的六翼水蜥之事,直接離開。

“盈盈,盈盈,你能聽到我說話嗎,堅持,一定要堅持啊,我這就帶你回艦船,很快的。”段清風聲音中已經開始帶起了哭腔,平常總是不敢有任何接近的異性,不是他高冷,而是因爲自己的身份。

他是古神子,所要面對的危險太多,而歷史上火神門的古神子有多少,宗門地下祠堂裏密密麻麻的牌位就說明了一切,而如今呢,活着的,把他算上,只有六位。

死亡率太高,他害怕自己某一次出去後,就再也回不來,這樣,只會耽誤他人,是對別人的不負責任。

直到安盈盈的到來,那一次,拜見師兄弟時,安盈盈向着他甜甜一笑:“見過段師兄!”

那一刻,他心顫了,總是偷偷的去觀察她,她學習很刻苦,也很用功,只有一次沒躲的急,被她碰見,她依舊笑嘻嘻的喊了一句:“師兄早!”

他不知該說什麼,只好回答了一句:“早!”還沒想好怎麼跟他打招呼後,她就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回去後,他懊惱,甚至靦腆的他偷偷準備了草稿,可是接到宗門任務,踏入星空找尋古神獸和其它資源。

他看着寫了幾十頁密密麻麻的紙張,突然感覺自己好傻,一定是腦子燒糊塗了,在啓程的前一天晚上,他燒了所有的稿紙,連招呼都沒打,就踏上了星空。

這次安盈盈能跟他一塊進星空,他是高興的,熄滅的火焰又再次悄悄復燃,甚至打算在兩人的世界中,好好傳授他自己所積攢的所有經驗,事實上,他的確是這麼做的,可是,他沒好好保護她,如今她就這麼躺在自己的懷裏,而他卻沒有絲毫辦法。

早知道之前就應該拒絕她的,而不是帶她來看古神。

“盈盈,堅持,一定要堅持啊,你還不是古神子,你沒資格沉睡在這片星空裏,等我一個人可以踏上星空,你就是門內的古神子,你纔有資格,現在,不行,你給我醒醒啊!”段清風眼含淚水的搖晃着安盈盈,他突然好怕,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襲來,是那麼的無助。

那麼目前,就只有趕回自己的艦船,可是,一個時辰……

段清風一擦眼,一咬牙,直接抱起臉色徹底發黑,徹底沒有了氣息的安盈盈,就要踏上火鷹背,就算死,也要將她帶回艦船,帶到九師伯前。

可在這時,一直在一旁的蘇言卻將他攔住了。

不錯不愛 “我試試吧。”蘇言道。

“你,你有辦法?古兄,求求你,救救我師妹,一定要救救我師妹,你要什麼我都答應,”段清風一下子單手拉住蘇言懇求起來。

“段師…段兄,我也不確定是否能救她,只是想試一試,”蘇言聲音中帶着猶豫,因爲他確實沒有把握,但是他也知道,就這麼帶回艦船,時間根本來不及,安盈盈只有死路一條。

雖說平常打打鬧鬧的,但是他卻從來沒有真正恨過她,而他真實的年齡要比安盈盈高很多,在他眼裏,安盈盈就是一個有些淘氣和死腦筋的小妹妹,他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就這麼隕落在這兒。

“我試試吧!”蘇言再次說道。 “好,好!”段清風徹底失去了平常的主見,現在只要有可能救安盈盈,他都會去嘗試,此刻蘇言的話,就是那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看着曾經好動的安盈盈,此刻就這麼軟弱無力,臉色黑青的躺在段清風懷裏,還是讓人有些心疼,最起碼直播間內的衆人都在叫着讓蘇言施以援手,救救她,畢竟你可是開掛的。

事實上,蘇言之所以說試試,沒有把握,是因爲他已經在星空飄蕩了這麼久,身體並沒有什麼不適,一切依舊,這讓蘇言對於自己倒是放心了不少,至於極限在哪裏還真不知道。

而救助安盈盈,就是想將自己的魂力輸入安盈盈體內,試試看,或許只對自己有效,或許,有可能救她。

在段清風一臉祈求下,蘇言先是調轉了一下體內的魂力到指尖,而後點在了安盈盈的眉心處,在蘇言的潛意識裏,她才發現,安盈盈的腦海包括體內的所有經脈,已經被一股藍色的寒冰所覆蓋,他甚至能感覺到,時間在拖延一會兒,這些藍冰到了極致,將會徹底的碎裂,一同碎裂的,還有所有的經脈、五臟,最後,是整個身體。

蘇言忐忑的將魂力慢慢引導着進入,彷彿一層薄薄的黑色霧氣,在蘇言緊張的目光下,那些藍色的冰晶在自己的魂力下,竟然彷彿冰雪遇到了烈陽,開始漸漸消融了。

“有效!”蘇言驚喜,連忙加大了魂力的輸入,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段清風抱着安盈盈,嘴裏碎碎叨叨的祈求着老天,直至看見,原本青黑的臉色漸漸的消退後,一下瞪大了眼睛。

“古兄,古兄你看見了嗎,你看見了嗎,”段清風驚喜的差點驚叫起來,連着內心本應該懷疑的心思都沒生。

一般來說,星空開始排斥時,除非找到一處隔絕星空之力的地方,等待體內古神精血的慢慢復甦,恢復,除此之外,再無辦法,也從來沒聽說過,還有其它辦法,更不用說用魂力了,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要是非要找一個理由,就只能說,道晨真界,真不愧是真界中排行第一的大界,遠遠領先於其它真界。

鑽石婚約之至尊甜妻 蘇言也是驚喜不已,不斷加大魂力,將那些冰晶飛快的溶解着,而在外面,安盈盈臉上乃至周身的顏色,都在漸漸變得正常起來,這讓段清風喜極而泣,不斷感謝着蘇言。

直至,安盈盈的睫毛輕輕顫了顫,慢慢的睜開了眼,雙眼迷離的看着映入眼簾的人。

“蘇、蘇言——”

“師妹,師妹你醒了,太好了,你差點嚇死我了,他不是蘇言,是古兄,是他救了你,古兄,謝謝你,太謝謝你了。”段清風連忙道,而後感謝蘇言不已。

蘇言也是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總算是沒白忙活,因爲他悲催的發現,剛纔給安盈盈輸送自己的魂力時才發現,他的魂星竟然在往下掉,雖然掉了約莫有一千,還是讓人心疼的,好在,她甦醒了。

“謝、謝謝你。”安盈盈聲音微弱道。

“無妨!”蘇言再次裝作一副高冷的樣子,點點頭,手便是離開,可是下一刻,安盈盈的臉再次變得黑青起來,蘇言一驚,連忙再次輸送魂力。

“古兄,這——”段清風也是看到了此狀況,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連忙看向蘇言,因爲目前只有他能救盈盈,可是,從蘇言的臉色可以看出,這般的輸出對他也有害。

本來兩人就沒什麼交集,他也沒資格硬讓人家這般的爲安師妹勞累,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開口。

“不會吧!”

此刻的蘇言內心是一陣哀嚎,我還得給她一直‘輸液’不成?這得用掉我多少魂星啊。

哎~~

蘇言內心一陣唉聲嘆息,我攢點魂星我容易嘛我,他擡起頭看向忐忑不安的段清風,道:“段兄,你們家的艦船距離此處有多遠?”

段清風眼睛一亮:“不足一個時辰了,古兄,謝謝你。”

蘇言一陣苦笑道:“希望快點,此爲祕法,我也堅持不了太久,甚至對我也會有損害!”

“謝謝你!古兄!”段清風是真心感謝,而且也明白蘇言的難處,這已經算是天大的恩情了。

蘇言喚來金烏,依舊讓段清風抱着安盈盈上了金烏的背,自己保持着姿勢不斷輸入魂力,而他的坐騎火鷹則在身後跟着,金烏則按照段清風的指引,向着星空一個方向而去。

安盈盈再次醒了過來,感受着眉心處的指頭,以及面前蘇言的面容,再次虛弱的出聲:“謝謝你,古大哥。”

不知爲什麼,蘇言卻聽得很是彆扭,可能是以前,只要碰見她,對方就糾纏不清,還感謝,不罵人就已經是燒高香了,如今突然的這麼近距離,人家還對你感謝,你能自在。

“沒事,多多休息吧。”蘇言裝着高冷的樣子道。

似乎是魂力的不斷涌入,讓的安盈盈也漸漸恢復過來,只是只要蘇言停止魂力,她就會再次成爲一個冰美人,而蘇言看着系統內好不容易攢上的魂星不斷的掉落着,那叫一個欲哭無淚,只能裝着強顏歡笑了。

“古大哥,我們火神門內,有個師弟,和你長得非常像,只是,只是很令人討厭,他,他和你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安盈盈緩過來一口氣道。

蘇言的手指一顫,突然好想停止自己的魂力,這叫什麼,賠了夫人又折兵啊,我給你這般的救治,你還要損我,虧得慌啊。

“哦,還有這般奇妙的事,多虧我們不是同一個人。”蘇言冷淡道。

“嗯嗯,”安盈盈連連點頭:“你是不知道啊,他呀,讓人看見……”安盈盈剛說了兩句,頭就是一陣犯暈,蘇言已經悄悄停了魂力運輸,拔了他的‘氧氣罩’了。

讓你損我,我這當事人可活生生在你面前呢,好好睡你覺吧。

“古兄,我師妹這……”

“沒事,我歇息一下,持續施展祕術,我受不了!”蘇言裝着一副犯暈的樣子。

“哦,真的對不起,平白無故的,辛苦古兄了!”段清風再次滿臉的感激。

蘇言點點頭,等了一會兒後,再次輸入魂力進去…… “稟告長老,遠處有一隻雙頭黑色古神獸徑直向着我方艦船而來,怎麼辦?”幾名長老在船艙內正在喝着茶,聊着天,有一人進來單膝跪地急迫道。

江辰希和韓青羽等人蹭的一下站起,跟隨幾名長老連忙往甲板而去,透過光罩,果然看見了一個黑影正在不斷變大,而目標之地,正是艦船。

星空內,經常碰到有覓食的古神獸,撞破艦船,然後就趕緊離開,只在遠遠吊着,等你被星空排斥暈厥時,就是它們的食物,這種情況也是發生的,但一般動手的,不是羣居就是實力強大的古神獸,否則,艦船裏面的強者有可能會將你留下,可就得不償失了。

此刻艦船內,一共有名七名長老,十名護法和五十名在第二步的火神門強者,此刻保護艦船爲第一要務,因爲艦船如果出了事,不光是他們所有人都會死,連着古神子回來沒有落腳之地,也會被星空排斥而死的。

七名長老相互對視一眼,便是直接走出光罩先行攔截這隻古神獸,如果實力弱,憑七人僞仙的實力應該可以解決,如果太強,到時候發消息,其他人趕緊調轉艦船繞行離開,無論如何,也要確保艦船。

七人脫離艦船,直接向着那隻雙頭古神獸而去,韓青羽更是大喝:“孽畜敢兒,容本座——”

“七師伯,五師伯,是我呀!”就在韓青羽話語還沒落下時,突然從雙頭鴉頭上站起來一個人高興的喊着。

“清風?”江辰希和韓青羽等人連着手中的武器都掏出來了,準備戰鬥,卻連忙止住,而金烏所變化的雙頭黑鴉也是停了下來。

段清風長舒一口氣,轉過身來看着蘇言,露出輕鬆的笑容,默默拱手一拜,安盈盈也是露出了笑容。

“古大哥,謝謝你,你跟我們一塊下去歇息吧,我火神門一定會好好感激你的,”安盈盈也聽到了韓青羽的話,擡起手輕輕拉了拉蘇言的衣角邀請道。

蘇言直接搖頭拒絕,心疼的看了看已經掉了四萬的魂星指數,再看看這個虛弱的女孩,心裏唸了一聲阿彌陀佛,靜下想要掐死她的衝動。

高武足球 “不了,我還有其它事要忙,咱們有緣再會!”

“古兄,艦船就在前面,最起碼容我們感謝一番吧,爲了盈盈,你辛苦成了這般,星空又這般危險,我怕你——”段清風的話很明顯了,你已經爲我師妹付出了這麼多,趁此機會到我家艦船休息一番,可別不小心成了我師妹這般的樣子。

蘇言也是明白,但是隻能拒絕,萬一被這羣前輩給發現個什麼就完了,更何況,他還得到了一具六翼水蜥的屍體內,趕緊去煉化,達到涅槃境中期就趕緊返回火神門,避出穿幫。

蘇言向着段清風一點頭,而後放開了一直按在安盈盈額頭的指頭,那裏已經有了一個紅色的手指印了。

隨着手指放開,安盈盈再度變得全身顫抖起來,呼吸困難,段清風連忙道謝,就抱着安盈盈向着七名長老而去。

當看到昏迷的安盈盈時,韓青羽大驚,連忙迎了上去:“清風,盈盈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段清風看着被韓青羽連忙接過的安盈盈,滿臉的愧疚:“師伯,師妹被星空排斥了,再沒其他大礙,你快讓盈盈進艦船休息吧。”

韓青羽表示明白,顧不得其他人,連忙抱着便是飛向了艦船。

“時間應該還早的,怎麼會被星空排斥?難道你們戰鬥了,是人還是古神獸?”江辰希看了一眼艦船的方向而後問道。

段清風點點頭:“師伯,這些事以後再說,還記得我給你提到過那位道晨真界的古翎嗎,就是他救得安師妹。”

段清風說道此處,向着雙頭黑鴉喊道:“古兄,要不下來吧,我火神門恩怨分明,此次定當會好好感謝你的。”

江辰希等人也是擡頭看去,金烏背上,蘇言猶豫了一下,便是起身看向衆人。

“蘇言!”再見到蘇言站起來後,江辰希等幾個長老大驚,近乎脫口而出,驚的下巴都差點掉下來。

而蘇言見到衆人的表情,不斷告誡自己一定穩住,而後高冷道:“不了,段兄,既然你師妹無恙,我就走了,還有其它事,日後有緣了再會!”

說完後,便行了一禮,連忙暗自招呼金烏離開,直至蘇言走了很久,化爲一個黑點後,江辰希才反應過來。

“可真的像盈盈所說,一毛一樣啊!”江辰希感嘆道,完後,便是轉身看向段清風:“將此行所發生的事一個都不許漏掉,全都道出來。”

“是,師伯,正好此行還有其它事,有關古神和仙王的。”段清風行禮。

“嗯?”江辰希和衆位長老一愣:“速速進船!”

…………

“師兄,古大哥走了嗎?”安盈盈再次醒來後,看着坐在旁邊的段清風問道。

段清風一臉的驚喜,點點頭:“嗯,他離開了,這次你能平安歸來,可真多虧了他,或許人家對咱們的艦船以及長老們有戒心,畢竟他和咱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咱們欠他一個人情,你也別想太多,日後有緣遇到,我會還的。”

安盈盈突然沉默下來,不再說話,良久後又問道:“咱們下次什麼時候出發?”

“不出去了,咱們正在往回走呢!”段清風道。

“回去?爲什麼? 萌寶神助攻:首席大人,請站好! 是因爲我嗎,我還可以的,而且,而且古神獸、仙草之類的咱們還都沒找到,”安盈盈一聽頓時急了,連忙掙扎着就要起來,段清風連忙扶住。

“你別多想,不是因爲你,是古神的事,和門內彙報了一下,並上報給了火神大仙,他的命令是讓咱們回來,似乎星空這邊發生了一些其它事,讓咱們先撤回來,等過段日子咱們再出發,還是你和我!”段清風急忙安慰。

安盈盈聽說這樣後才平靜了下來,喃喃自語:“星空,發生什麼事了?”

段清風看着外面的星辰,搖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許,回到門內,師尊知道吧。”

…………

蘇言這次用了三天,比上一次的雷獅還要快了許多,直接提煉出了六滴八代古神的精血,而三足金烏此次竟然沒有搶奪,只是趴着閉着眼,也不知道怎麼了。

蘇言大喜,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一股腦兒全都吞服了下去…… 在一座偏僻的星球內,三足金烏趴在地上,時而張望,時而轉頭看看蘇言,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而此刻的蘇言一身白衣,靜靜盤膝而坐,雙手在身前相合,十指交叉,雙目緊閉,一股股無形的波浪自他坐下不斷散出,彷彿湖泊中的漣漪一般,而在他周身,正有着肉眼可見的光芒綻放着。

這般的過程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良久後,一股更加龐大的氣勢猛然從他身上散發而出,而後急速收攏,他的衣衫更是無風自動,而後慢慢落了下來。

下一刻,他突然睜開眼睛,一道精光一閃而逝,然後他滿意的舔舔嘴,利用六滴八代古神的精血,加上之前的雷獅精血,藉助系統的飽和和大白的萃取程度,蘇言終於達到了鬼帥中期,也就是涅槃境的中期。

與此同時,在火神門內,原本正在給蘇言講課的凌鈺,突然見到下方的黑衣蘇言直接丟掉書,正要大罵,卻見到他盤膝而坐,不知道怎麼了。

緊接着,不到三息的功夫,一股屬於涅槃境中期的氣息散發而出,而他則睜開眼,彷彿瞌睡了打了一個盹似的,若無其事的再次拿出書籍,等着凌鈺講課。

凌鈺是徹底呆住了,怎麼感覺你突破跟臨時放個屁似的,那麼隨意呢,而且,你距離上一次晉升涅槃境,才又是十來天功夫啊,你也太不把無數修士辛辛苦苦想要成仙的階梯當回事了吧。

見到凌鈺不再講課,分身蘇言起身向着凌鈺一行禮:“師父,剛纔你所講之處太過精彩,讓弟子茅塞頓開,進入了片刻的頓悟境界,而後便是突破了。”

凌鈺聽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僵硬着臉放下書:“好、好,那個,今日的授課就到此結束,你,你回去快些穩固境界,我要查查,像你這麼突破的,是不是有什麼後遺症!”

分身蘇言再次行禮:“多謝師父今日授課,師父辛苦,徒兒先行告退!”說完後,便是直接離開。

凌鈺怔怔的看着蘇言的背影,撓撓頭:“不對勁!”

蘇言啓程要返回了,畢竟此行出去的任務也算達成了,而且看樣子,金烏也是有了回家的心思,只是不知道,段師兄和安盈盈他們現在找到了古神獸嗎,宗裏可是有着很多人翹首以盼呢。

“金烏兄,回家嘍!”蘇言興高采烈的翻身而上道,三足金烏嘶鳴一聲後,便是啓程。

一晃四天的時間而過,雖然宗門的艦船要比蘇言提前踏上回宗的征程,但是,艦船畢竟龐大,笨重,途中碰見隕石帶或者流星隕石等,甚至其他一些什麼,都需要躲避和繞路的。

而三足金烏,本來就是星空的神獸,獨來獨往,速度奇快,加上此行又吞服了幾滴上好的精血,速度要比平常快許多,當金烏帶着蘇言再次來到之前的位置時,它直接蛻變成了金燦燦的金烏樣子。

而在身後,蘇言也聽到了轟隆隆的沉重聲,臉色一變,連忙喚着金烏進入進去。

靈焰峯的地火再次分開而來,祭壇打開,金烏竄天而起,蘇言感受了一下分身所傳遞來的信息,知道今日是休息日,並沒有授課,直接離開地心,一路小心翼翼的來到了居住之地。

看着這個一臉冷峻,似乎沒有其它表情的分身,蘇言滿意不已,直接收了進去,同時也飛快的接受了一些其它今日的消息和知識。

很快,一道道鐘鳴聲便是響起,這代表着艦船回來了,蘇言此刻也是無事,且精神飽滿,正好想去看看,艦船帶回來了什麼古神獸,怎地這般的快,幾乎是他前腳回來,人家就後面跟上了。

…………

“回來了,回來了!”此刻在星空鏡外面,許多外出且完成了任務堂的任務,換了很多積分的弟子們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一臉的興奮,當然,也有很多人還沒有回來,實在是此次艦船回來的很快,平常可都是有半年纔回來的,這前後加起來纔有多少天,超過了他們的預算。

門主陸北玄此次並沒有到場,下達返航的命令是他,也知道艦船此行是空手而歸,隨着星空鏡被打開,龐大的艦船緩緩而出,落於廣場,光罩解體,一行人走了出來。

然後,再沒有了然後,段清風也是不好意思起來,畢竟此行是他成爲古神子以來,第一次空手而歸,而安盈盈也是一臉的發紅,雖然段清風給他解釋了很多遍,但是她還是覺得,匆匆返航,一定是她拖累了大家的緣故

而且,這還是她第一次進入星空,卻是什麼也沒帶回來,一股失敗感再次自心底而出,尤其是面對大家失望的眼神,以前的種種驕傲,伴隨着接二連三的失敗感和屈辱感,讓她似乎有了些明白。

她,憑什麼看不起別人,又有什麼資格,終究,和大家一樣都只是個普通人,只不過站的起點有些高了,被山巔的雲霧遮住了雙眼,沒有看清雲霧之下的波瀾壯闊世界,以爲只有一覽無餘的天空。

“讓大家失望了,此行遇到了一些事,只好匆匆返航,下次一定會將艦船裝滿回來的!”段清風的古神子身份還是有一定作用的,他直接開口,倒是讓的衆人笑了起來,但也明白,星空,不是海洋,魚一抓一大把,找尋古神獸本來就不易。

安盈盈咬着嘴脣從大家的面龐一一掃過,頓時有些輕鬆,只要大家不責怪他們就好,然後,然後就看到了人羣中那個正在搖頭的男子,亦如當初自己意氣奮發離開時的樣子。

蘇言,他果然還在宗門,你看他那樣子,真是老天瞎了眼,竟然會將古大哥那般臨危不亂的容貌長在他的臉上。

一想到當初那瘋魔般的古神向他襲來,都那麼近了,人家照樣面不改色,不動如山,靜等身後仙王的出場,還有一路救她高冷的樣子,安盈盈小心臟竟然有了絲絲小鹿碰撞的感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