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武仙娘低叱來:「雲哥哥,你就是這麼當師尊的?弔兒郎當!」

2020 年 11 月 19 日

廷雲未語,而是伸手朝風屏上的名字(武仙娘)締印去。

剎那,風屏光芒大綻!

本來不敢多視兩人的諸多頁徒立時都被吸引過來。

好美!

好美的風屏!

好美的仙武殿下!

廷雲本人也有些意外了。

「這……」廷雲看向小姑奶奶,欲語又止。

武仙娘嫣然一笑,道:「雲哥哥當然會是第一個!只有你締印完了,其他人才能開始締印。不過,雲哥哥也真夠遲鈍的,這麼久才想起來為我締印!」這聲音不大不小,頁徒們都能聽到。

廷雲尷尬了,忙道歉道:「我錯了我錯了。」

武仙娘隨即一挽男人臂彎,道:「以後還有得你忙,今天就到這兒了,走,陪我逛城去。」

廷雲無奈,只得與人邁出學院。

兩人一去,在場頁徒們立時就一擁而上,紛紛締印來!

這個風屏締印,是單獨的,不屬於九級試的締印。它的統計方式有兩個:不重複的和重複的!

不重複的,就是院師頁徒們的第一次締印。

重複的,就是院師頁徒們第一次之後的締印,每天可以締印一次!

而締印成功時,風屏會閃耀!

於是風屏開始光芒不斷,吸引的人是越來越多!

——————

妘頁城一城街。

旁人不敢來擾。

「仙娘,我的事情開始步入軌道了,你呢?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調教你看中的半才們?」廷雲邊走邊語。

「雲哥哥,將那具屍骨偽造完后,我主要會著手兩件事情,一、自然是調教她們。二、就是開始搜集婞頁城的資料。不過,調教她們,我不會花太多時間的,我會慢慢把精力放到婞頁城上。畢竟有政玫和參麟在,妘頁城是不會出現太大波瀾的。這個妘頁城就只是我們生活的百年平靜。平靜過後,可能我……就會選擇和雲哥哥分開一段時間,我可不想雲哥哥跟著我去冒險。雲哥哥,你不會怪我吧?」武仙娘輕道。

廷雲沉默會兒,微微一笑道:「看來我的頁境真得超越一下我的女人才行,否則總會被她看扁了。」

「好啊!雲哥哥這可是你說的!要超越我哦!」武仙娘這次沒有和男人鬥嘴。

廷雲微嘆,道:「壓力還是很大的。頁境要超越你,只有在洛炁速納上多作思索。或許我唯一的辦法就是締造速納洛章!」

武仙娘嫣然一笑,道:「雲哥哥肯定行的!你有靜海思洋眼!」

「頁境超越你,卻並不一定你打過你。我還得在洛炁強化上再作思索,如此才能徹底完勝我的女人!」廷雲卻是又道。

「好!我等著!」武仙娘笑容更加燦爛。

廷雲看得心癢,隨即締音一語:「其實我已經完勝過你了。」

武仙娘一紅,締音一回:「那不算!只要我不配合,你也休想讓我求饒!」

「唉,仙娘,我們回家吧,我想你了。」廷雲隨即一停,道。

「放心,這一百年我會好好配合你的!」武仙娘勾住他脖子,道。

廷雲隨即就在大庭廣眾下將人橫抱來,道:「這是你說的。」

「當然,央說一不二!」

廷雲親了她一口,便往回走。

然而,還沒走多久,廷雲就停下來了。

武仙娘淡淡一瞥,嗯?原來是你們四個(金散、而鎏、崔念思、易琶)。

此時的廷雲並不打算將小姑奶奶放下來,因為他慾火已起,只想儘快回家和小姑奶奶親熱去。

「仙武殿下萬安,皇孫未羲萬安!」四人同時行禮。

「四位朝史,找本院有事?」廷雲接道。

四人中,而鎏先回道:「大人,我們想在締贊學院做院師。」

「哦?這是為何?」廷雲問來。

「因為想找個庇護所。」而鎏回。

廷雲一怔。

「雲哥哥,此處不是談話地方,讓他們隨我們回宮再說吧。」武仙娘締音傳來。

廷雲無奈,身上慾火漸卻。

「四位,你們隨我們回仙武宮再談吧。」

而鎏看向易琶,道:「妹妹,你看呢?」

易琶目光低垂,道:「就聽大人的吧。」

「大人,我們願去。」而鎏隨即道。

廷雲點點頭,不再多說,抱著閉目養神的人兒邁開了。

四人緊隨其後,除了崔念思時不時目視廷雲懷中的武仙娘外,其他三人都未敢多視。

——————

一至仙武宮,廷雲便將小姑奶奶放下來了。

「易朝史,你終究是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嘛!」武仙娘回身,倏語。

話落,易琶怔住,崔念思緩緩低頭。

其餘人,也有怔。

「你看,而朝史她就很厲害,金朝史再散漫的性子,也都被她束縛了。」武仙娘淺笑來。

而鎏微紅。

金散垂首,難堪不已。

「好了,就在這門口說吧。你們為何找庇護所?」武仙娘語氣徹底冷淡下來。

而鎏接聲:「回殿下,因為我們不想成為皇室中人。」

廷雲不由一愣,沒想到一個司烏烏的死,讓這四人都起了懼意,都不想再淪為宮斗的犧牲品!

「而朝史清醒得挺及時嘛!」武仙娘笑道。

而鎏恭聲道:「殿下,我們這清醒真的還及時嗎?」

武仙娘認真地看了看而鎏,感覺這女人還不錯。「行吧,而朝史,本宮做主了,就收你做院師。」武仙娘道來。

「多謝殿下!那……他們呢,殿下?」而鎏小心問來。

武仙娘一笑:「金朝史嘛,有個條件,那就是要和而朝史先完婚才行。不能再和而朝史偷偷摸摸了。」

話出,而鎏頓紅,但她卻立即道:「殿下放心,回去后,我會立即讓他入贅!」

未等尷尬的金散回神,武仙娘便道:「行!那他入贅之時,就是締贊學院院師!」

「還不快謝謝殿下!」而鎏低叱金散。

「多謝殿下成全!其實,我本就想娶她了,只是她非要等成為了院師才肯!」金散微微一笑。

「誰讓你娶了?是讓你入贅於我!」而鎏頓怒。

金散欲駁。

武仙娘擺了一下手,道:「好了,兩位是娶是贅,回去關上門說。嗯,易朝史,本宮問你,你和崔朝史上榻,是你主動的,還是他主動的?」

此話一出,廷雲苦笑。

易琶臉紅如潮,未語。

一邊崔念思則是神情糾結。

總裁,立正站過來 「易朝史,其實本宮很想挖掉你身邊這個男人的雙眼的,你要本宮這麼做嗎?」武仙娘笑意如冰。

易琶頓顫,連忙道:「別別別,殿下!他無意冒犯殿下的!求殿下千萬別這麼做!」

武仙娘一哼,道:「易朝史,本宮可以告訴你,任何敢用雙眼褻瀆本宮的,本宮都不會輕饒!」

「殿下!求求你了,他知道錯了,他再也不敢亂看了!求你饒了他吧!」易琶頓時跪下來。

「崔念思,這樣一個迷戀你的女人為你求情,你就不想說點什麼嗎?」武仙娘一盯崔念思,寒冷道。

崔念思緩緩而跪,道:「殿下,要殺就殺吧,請放過易琶。」

「不!」易琶痛哭。

「好了!本宮宮門不是讓人來哭哭啼啼的!」武仙娘立時一喝。

易琶噤聲了。

「現在本宮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你倆即刻完婚,要麼現在就死一個。而不論選擇哪一個,本宮都會讓生者成為院師!」武仙娘不想再耗費自己時間。

話落,易琶和崔念思呆住。

「崔念思!你還想什麼?殿下這就是牽線搭橋,給你倆一場姻緣!」而鎏這時出聲來。

崔念思緩緩看向垂頭默然的易琶,用出最後的力氣道來:「易琶,我娶你。」

易琶抬頭,眼中有欣喜。

「好了,那就都去擇日完婚,完婚之後,再來學院入職!」武仙娘不想多看,隨即就拉著男人進了門。 93.央不會再輕易成全別人了!

被小姑奶奶拉著,廷雲有些想笑,道:「怎麼今天喜歡做媒人了?」

武仙娘白了男人一眼,道:「看著易琶那女人心煩!」

「哦,這是為什麼?」廷雲接道。

武仙娘嘆了嘆,道:「因為可憐她。倒貼男人,男人都無動於衷。」

廷雲也是一嘆,但道:「對了,你這樣做會不會讓妘頁皇難堪?畢竟他們四個可是皇子皇女的締侶備選啊!」

武仙娘笑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參麟能阻攔嗎?他頂多就是將他們貶職罷了,就像那修濃!」

廷雲點點頭,轉道:「對了,仙娘,你怎麼對他們四個關係知道得這麼清楚?」

武仙娘又笑來:「當然是因為我在妘頁城建立的情報網了!」

廷雲有點尷尬了:「連別人上榻的事,你也要窺探。」

武仙娘立時瞪來:「誰窺探了!這種破爛事,央才懶得知道呢!明眼人就能一清二楚的事情,你還跟我裝!看打!」

的確,廷雲自己也看出來了。

他之所以說,就是想將自己的慾火重新點燃來。

就在小姑奶奶伸手來打時,他立時就抱住了她,灼熱一語:「這下不能再讓人破壞了!」

武仙娘一軟,她也不想再被人破壞了。

兩人隨即纏吻起來。

「咳咳咳!」就在這時,傳來一陣廷笙的假咳聲。

兩人倏然一分,各自通紅無比。

「先處理屍骨,處理完,你們再去折騰。」出現在他們身後的廷笙平靜無波,內心卻是笑意濃濃。

「是,婆婆。」武仙娘乖巧一語。

廷雲隨即道來:「娘,你們處理,我再回學院去看看。」說完,就走。可能是情緒太糟了,被接連破壞兩次,他可不想再有第三次了,只能先遠離小姑奶奶,去去火。

武仙娘噗嗤,心道,雲哥哥,你就先忍忍吧,晚上,我補償你!

廷笙點點頭,莞爾。

——————

入夜。

廷笙帶著偽造的屍骨離開了。

廷雲如願以償,終於和人在榻,盡情恩愛。

然而,就在兩人歇停之際,榮紅魚卻是向武仙娘傳來了一條重要訊息——崔念思殺了易琶,隨後自殺!

什麼?!

武仙娘頓時怒不可遏!

高冷男神別咬我 該死的狗東西!央成全她,你竟然如此違逆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