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此時,再也沒有花招了,完全是速度和力量的比拼。如果速度不夠,可以用力量來彌補,如果力量不足,可以用速度彌補。但是在張軍面前,我和他速度相當,力量相差甚多,我知道,沒有絲毫獲勝的可能。

2020 年 10 月 25 日

但是我還有一招妙招,當他就要一劍刺穿我的防禦的時候,我雙眼一閃,他頓時一頓,但是當我反擊的時候,他又反應了過來,一劍將我擋了出去。他罵道:“該死,竟然暗算我。找死!”

說着長劍一掃,喊道:“煞氣攔腰斬!”

一道煞氣攔腰而來,我長劍一揮,一道真氣撲出去,就聽轟隆一聲,我被巨大的衝擊力撞了出去。落地的時候,已經到了人羣的邊緣。

大家迅速後退,將場地再次擴大了。

張軍指着我喊道:“今天必殺你。沒想到,你竟然能夠強到這個程度,再不殺你,就失控了!”

隨後他朝着女媧喊了句:“你竟然騙我。”

“張軍,我是騙你,但是此時你才明白,已經晚了,你殺不死楊落的。”女媧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已經懵了,這女媧,到底和誰是一撥的啊!她到底騙了張軍什麼呢? 張軍似乎很憤怒,他這次沒有向我攻擊,我從他眼睛裏的殺氣就判斷得出,他要對女媧下手了。

太亂了,說實在的,這裏面的關係我是一點都捋不清了。周圍的關係裏,圍繞着利益有着需要的瓜葛,這絕對沒有什麼是非,更沒有朋友。大家圍坐在利益周圍,道義這東西只能放兩旁了。

張軍瞬間就出手了,出手就是殺招,一劍刺向了女媧的腦袋,這一劍就是要將腦袋穿透。他也下得去手,這麼漂亮的腦袋,要是我絕對不忍心一劍就這麼刺下去。對女人下手,總是不好的吧!

但是張軍可不這麼認爲,我看得出,他已經氣急敗壞。女媧卻笑呵呵的,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亡,更像是一個勝利者一樣在開心地高歌。

我一劍揮出去,挑開了張軍的長劍,接着,雙眼一閃,張軍一頓。我隨後就是一劍朝着他的腦袋砍了下去:“要你命!”

他只是瞬間的失神,隨後身體往後一閃,躲過了這一擊,隨後一劍就朝着我的胸口刺了過來。

我朝着旁邊一閃,一劍朝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他第一次沒有用刺劍,而是朝着我的長劍掄了出來,我下意識地就把手握的更緊了,就聽鐺地一聲,我被震得倒飛了出去。

伸開了翅膀才穩住了身形落在了地上。他隨即就到了,我身影一閃,到了旁邊三十米外,他撲了個空。

說的時候很慢,這一串的動作實際上也就是剎那的時間裏發生的,衆人還沒看懂,我倆的戰鬥已經進行了一個階段了。我處於劣勢,張軍是絕對的全勝。但是正如女媧說的,想殺我,已經不可能了,我打不起還躲不起嗎?

張軍已經氣得哇哇叫了,他指着女媧說:“我要殺了你!”

女媧說:“好啊,我早就活夠了,死了也就解脫了。”

“你想死,沒那麼容易!當初你幫助我騙創始元靈喝了分魂湯,卻培養出另一個更恐怖的傢伙,你讓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創始元靈身上,卻忽略了楊落。你到底安什麼心?”

“你和張靜不是去了下屆調查了嗎?”女媧哈哈笑着說,“本以爲要失敗了,沒想到,還是成功了,我都不知道你和張靜是怎麼想的。爲什麼會允許楊落到了化境後還活在這裏這麼久,你難道沒有意識到楊落的恐怖嗎?這才幾年?幾年時間,從一個凡人,一直到了化境,難道你不覺得這很恐怖嗎?”

張軍這時候喊道:“張靜,是張靜,你和張靜合夥騙了我!”

女媧哈哈笑着說:“張軍啊,你太小看你自己的妹妹了,好了,多說無益,你還是殺了我好了。”

我這時候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我的對手應該是張軍無疑了。但是這一切都在雲裏霧裏,根本看不清,我也不知道,大家都等我在幹什麼呢。她們都等到我了,我磕磕絆絆總算是到了這化境了。

我到了這化境,到了這玉女峯下,到底我能做什麼呢?

張軍又朝着女媧而去,我從半路攔了下來。女媧卻喊道:“小弟,不要管我,我死不足惜,假以時日,你一定能打敗張軍,甚至成爲九天霸主!你還記得明月嗎?你要留住命,將她找回來。”

我知道,事情有點大了,我在天外看到的那個女人雖然不一定就是明月,但是,那女人一定是和明月有關係的。並且很可能,明月此時已經不在化境了,她是女媧的弟子不假,但是很可能,不是我們這三界的人。他是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但是,我可能放棄女媧嗎?我喊道:“不要胡說,我是不會放棄你的。”

張軍哈哈笑着說:“好啊,女媧,我就讓你親眼看着你的情郎死在你的面前。”

他一劍快過一劍,力道和速度都是我不可匹敵的,我只能靠着攝魂眼勉強支撐着。但是我發現,攝魂眼雖然管用,但是用久了,這張軍有些適應了,同時他也開始研究這攝魂眼的應對之策。

本來就是,如果這攝魂眼不能殺死對方,反覆用的話,人家遲早會研究出來應對之策,同時,這也是很耗費魂力的一種法則。用久了,很容易造成魂力不足。

當然,這裏的用久了可不是指打鬥個十天半月的,也許只有半分鐘的時間,我倆已經都筋疲力盡了吧!畢竟頻率太快了,一般的大腦根本反應不過來的。

終於,他一劍刺穿了我的肩膀,我立即一手就抓住了劍身,因爲我不可能讓他將長劍拔出去再給我一劍的。他卻一腳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身體再一次倒飛出去,他卻一劍追了過來。

我是眼看這把劍就刺到了我的心臟了的時候,突然一道光從我身前一閃,接着,兩個人化作了一團影子打在了一起。僅僅是三劍後,張軍便被擊退了回去。接着,那道光便消失了。

張軍大罵道:“大道,你有本事和我打上三天!”

我心說,媽蛋的,打三天,這樣的頻率打三天,這真氣要多麼雄厚,這身體要多麼的強韌啊!

很明顯,剛纔是大道出手救了我。還有一件更明顯的事情,這張軍和大道看來是認識很久的人,也許在三界之外,兩個人就已經打了無數年了。

果然,張軍怒吼了起來:“大道,你這個縮頭烏龜,你跑來這邊我就沒辦法了嗎?你在這邊所謂的傳道,培養了這麼大的力量,可惜,現在你的力量歸我了,你想讓他們和我抗衡,你在做夢!”

他這麼喊着,哪裏還有大道的影子。

張軍繼續喊道:“大道,有本事你滾出來,你敢和我決一死戰嗎?”

頓時,我傳音給納蘭英雄和秦川他們,他們識趣地離開了。接着我傳音給女媧:“你快走,這裏交給我。”

女媧搖搖頭說:“我不走,因爲我無路可逃,在張軍面前,我除了有智慧,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了。”

我看着張軍說:“張軍,我和你做個交易。只要你不殺女媧,萬一有一天我強過你了,我保證,不殺張靜!”

張軍指着我罵道:“你憑什麼和我談條件?剛纔若不是大道救你,你已經死了!”

我說:“這是最後一次用別人救我,我已經明白了,剛纔如果我死了,那麼女媧纔沒救了,我誰也救不了,我只有活着,才更有意義!我忘記了一個原則,就是不能接受威脅。”

說着,我擡手指着張軍的鼻子說:“你怎麼對我的家人,我就加倍對你的家人!”

“我的家人?你是說張靜嗎?”他呵呵笑了起來。

“我覺得你也是人生出來的,不過,你的家人在天外,我一直在想,女媧說讓我成了天尊以後再上玉女峯。其實我有些明白了,在玉女峯上,有一條通道是通往天外的。那裏的通道是你控制的,我想,如果我去了天外,有能力殺了你全家的吧!”

張軍怒吼道:“誰告訴你的?誰告訴你的這麼多?”

他突然看向了女媧說:“你說的嗎?”

女媧哈哈笑着說:“張軍,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沒有說。”

我說:“很多事是可以猜出來的,張軍,不要自作聰明亂猜了,這個交易你接受的話就接受,不接受的話,你儘管殺好了。女媧就在這裏,你的家人就在那邊。只要這時候女媧死了,我要是真的有一天過去,定會殺你全家!”

張軍哼了一聲,然後一把抓了女媧朝着玉女峯電射而去。

我擡頭看着玉女峯,喃喃說:“這個混蛋,這是要做什麼呢?他來到這裏,難道只是爲了殺死大道嗎?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仇恨呢?”

姬老頭此時早就溜了,這個混蛋,和無上一起溜了。就連王鶯和柔柔也不見了蹤影,我明白,這羣混蛋一定是逃回南疆了。

我現在也沒必要去對他們如何,他們根本就不能構成威脅了。我現在最關鍵的就是要強體和升級。從這次對戰來看,我和張軍的主要差距不在靈魂上,也不在技巧上,主要是身體的強悍度差很多,力量也不夠。

接下來的時間裏,我一直在侍女峯上鍛鍊身體,但是收效甚微。我一籌莫展的時候,秦川來了。

他一來就帶給我一個不好的消息,說是姬老頭和無上回到了豢魔谷後閉門不出,但是最近,有很多奇形怪狀的傢伙進了豢魔谷。

這是一定有陰謀的啊!秦川對我說,豢魔谷內有蹊蹺,必須儘早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我在侍女峯上又待了有兩個月了,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負重練體。此時又到了深秋,樹葉都黃了,侍女峯上一片金黃,夕陽灑下來,美不勝收。

我說:“豢魔谷不足爲患,我不想興師動衆去討伐,有傷根本。他們去隨便折騰好了,只要是沒有牽連百姓,我就按兵不動,以不變應萬變,要是這兩個混蛋膽敢犧牲百姓爲自己謀利,那麼必會將他斬草除根!”

秦川點頭說:“嗯,這個絕對我贊同。對了,你的修煉怎麼樣了?我發現你升級太困難了。”

“升級是遲早的事情,但是這身體太弱,不足以和張軍抗衡啊!”

秦川的眼珠子突然轉了起來,他說:“對於練體一說,祖爺爺的霸道對練體頗有心得,我覺得,你可以去找一下祖爺爺嬴政大帝去問問其中的門道!”

這句話令我茅塞頓開,我瞪圓了眼睛說:“是啊,霸道練體絕對第一,毫無真氣便能依靠強橫的身體徵戰天下,這是什麼概念啊!” 此時我有一個概念,那就是本地人和天外之人的存在。

很明顯,明月是外地人,大道是外地人,張軍和張靜這兄妹倆是外地人。這些人和我們沒有本質的區別,區別也只是他們是外地人而已。

我們所遵循的規律,都是大道在這個世界傳播和摸索的。所以,我們管大道傳播的客觀規律叫做大道。但是我明白另一個道理,這世界不是隻有一個外來者,因爲霸道的傳播者絕對不是大道,我感覺得到,大道的路數和秦川的路數完全的不同。

霸道乃大道之一,但是此大道並非彼大道,一定是兩個人傳播的。

是啊,我必須回一趟風雅城,找到嬴政大帝問清楚,這霸道的由來。如果我能修行這霸道,那麼身體一旦變得和秦川那樣強橫,完全可以在光速下使出刺劍了,這樣的話,張軍便再也不能打敗我了。

我只身上路,伸手劃開了通道,直接落在了風雅城的郊外。

這裏此時叫做新一屆,是神界中的一個世界。在這裏,有着我的很多過去。

我攔住了百姓,問了問眼下的情況,百姓們都說國泰民安。於是,我也就很開心地進城了。

當我進了皇宮的時候,最先看到的就是姜瀾清和葉碧君,之後就是聞人艾藍。尤其是聞人艾藍,見到我後就哭了,然後趴在我的懷裏撒嬌起來。

我可不是來找女人睡覺的,安撫了一陣後,我讓德祿宣贏正大帝進宮,隨後一想算了,我收回了命令,出宮直奔贏府。

進了贏府後,正看到嬴政大帝在舉着一把重劍在舞動。他見到我後,便停手了,朝着我一拱手道:“楊落,你近來可好啊!”

我頓時擺着手說:“不好不好,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

“秦川現在如何?”

看來,他還是很惦記秦川的。

我說:“秦川還算是順利,此刻的修爲很高。”

他一伸手說:“請!”

我們到了客廳,我開門見山說道:“大帝,有一事相求,我現在遇到了瓶頸,無法突破。”

“請講,我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說道。

“只是相對的身體比之魂力羸弱,無法承載過大的動作,這可有辦法?”我說。

“我明白了,你是覺得我修行的霸道也許是增強體魄的好辦法,其實也確實是好辦法,你這身體,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能將霸道練成。可惜,欲練霸道,必先散去本身神功啊!”

我驚呼道:“這是爲何?我好不容易修成到三品地尊,就此散功,太可惜了啊!”

“是啊,得不償失!”嬴政大帝說完,走到了一旁,從書櫃裏拿出一本書遞給我說:“爲了證明我所言不虛,給你《霸道練體》看一下是怎麼說的吧!”

我打開書一看,可不是怎麼的。原來這霸道想修煉成,必須先散去其他功法,然後以純淨的身體修煉,排除一切雜質方能修煉有成。當不想修煉了,還可以繼續修煉其他神功,但是一旦開始修煉其他神功,那麼這霸道也就停滯不前了。

嬴政大帝說道:“楊落,很多人修煉大道都半途而廢了,就是這個道理,我則不同,我一路修煉霸道至今,也算是小有所成的,進展雖然緩慢,但是成爲霸神不是問題,成爲霸尊也是遲早的問題。霸道一途,不存在遇到瓶頸一說。”

我一直看完了這本書後,把書合上遞過去說:“讓我散功,是絕對不可以的。我寧可不練。從頭開始,這太艱難了,我恐怕要放棄這霸道的修煉,改爲別的辦法了。”

嬴政大帝說:“其實你還是可以去看看龍道是不是可以修煉的,白大帝那邊你去過了嗎? 大漢封疆 龍道練體也是很厲害的。只不過,比霸道的練體可差多了。”

我一聽心說是啊,那龍道的聯繫辦法確實不錯,從天琴那裏我也學到了不少,但是天琴的要是比之白大帝的,要差多了啊!

於是,我告辭了嬴政大帝后,直奔中天,在中天,我見到了三個女人,風綵衣、梅妃和朵朵女神。

朵朵女神和梅妃、風綵衣本就是神界神女,三個人相處的倒是很好。見到我後,三個女人便開始耍心眼了,我在中天大殿的書房裏剛坐下,風綵衣便進來了,看着我一笑說:“今晚走麼?”

我說:“我要去一下東天,明天就去。”

“今晚就來戰神府吧!”她說完就趴在了我的後背上。

我心說媽蛋的,這羣女人估計都和雞賊一樣急迫了吧。我一摸她的小手說:“何必今晚,現在就讓我親熱親熱吧!”

於是,我關上門,在書房裏就幹了那不能描寫的最解乏的事情,幹完後,風綵衣說給我去準備晚餐。

時光不及你情深 吃完了晚餐後,梅妃就來纏着我了,她帶我去了竹林,然後靠在了竹子上,把腿擡了起來說:“壞蛋,你想死姐姐了。”

我走過去,再一次幹了那不能描寫的事情。之後,她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我低着頭回到了中天大殿後,剛想着總算是可以睡了吧,一上牀就聽到窗戶響,接着,就聽朵朵女神說了句:“楊落,我睡不着,來找你談談人生!”

“談人生倒是可以,只是談人生沒必要爬窗戶進來吧!”我說着就坐了起來,拎着衣服就要穿。

她卻過來坐在了牀上,將自己的裙子解開了,說:“我願意和你脫光了談人生。”

媽蛋的!談人生我倒是談過不少,但是這麼談人生還是第一次,我喃喃道:“你不是要談人生,而是你要研究研究生人的問題啊!”

當我進入朵朵女神身體的時候,她一把就抓住了我的後背,頓時,身體緊繃了起來,一雙腿死死地夾着我,就像是一把鉗子,更像是一個樹袋熊。

這一晚,我是摟着朵朵女神入睡的,次日一早我醒來的時候,朵朵便不見了。我累得腰都空了。

但是第二天,我還是去了東天。

當我見到白公主的時候,她正在練劍。此時我更加的意識到了一個問題,白公主和米戀絕對不是一般人,她倆和我一樣都是主神,有着共同點,一定是出自某處纔對。我們和衆多大家絕對是不同的存在。因爲,我們是可以在體內孕育出世界的。

白公主見到我的時候臉紅了,說了句:“我以爲你去了化境便不再回來了呢。”

我說:“不會,我捨不得你啊!”

好話誰不會說啊!明知道是假話,但是白公主聽了還是很開心,她白了我一眼說:“好了,說吧,來做什麼了?”

我說:“帶我去見白大帝,有事情請教!”

我見到了白大帝,他把我帶到了書房而不是客房,想必是這裏更加的隱祕,他以爲我要說的是軍國大事吧!

當我說明來意後,白大帝搖着頭說:“楊落大帝,恐怕你要失望了,練龍道最重要的是要有龍族血脈,身體裏流淌的要是龍血才行。你是人啊,你身體裏流的是人類的血液,雖然修煉龍道也可以,但是收效可就太差了。人的身體是很羸弱,但是人類的智慧見長,我覺得,你還是不能誤入歧途,你要從招法上下功夫,充分利用人類的長處纔對。”

我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啊!我也知道人類是以智慧見長,應該從招數上下功夫,但是到了我這個境界,歸根結底還是回到了遠點,必須做到更快和更強。迴歸到了速度、強度和力度上。

我是帶着希望而來,帶着失望而歸啊!

我到了中天后,有些悶悶不樂。我發現自己有些慌亂了,但是這毫無必要。

張軍固然是厲害,但是隻要是我不找死,他是絕對殺不死我的,並且,他只能在化境活動,我卻能在三界任何地方活動。可以說,只要是我離開化境,他就拿我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我還怕什麼呢?我有什麼不開心的呢?

我爲什麼非要打死張軍呢?我不知道。我爲什麼非要強過張軍呢?我也不知道。

也許,唯一的理由,就是他綁架了女媧和明月。我要殺死他救出來她們。

實際上,就算是我不救她倆,她倆也不會無限期的被扣押的。這是不符合客觀規律的。三界有一個重要的規律,那就是沒有永恆的東西和事情。很明顯,她們被軟禁這件事只是一個事件,只要是事件,就不會永恆地存在下去,有開始,就一定有結束的。

我身爲一位尊者,看來必須要學會用尊者的思維去考慮問題了,我再也不能接受威脅了。

當我垂頭喪氣回到了玉女城的時候,秦川問我怎麼樣?我說:“不行,要想修煉霸道,必須先散了功。”

秦川說:“那可不行,散了功豈不是功虧一簣了嗎?我們想別的辦法!”

“別的辦法也想了,龍道也沒辦法幫我,修煉龍道必須有龍之血脈纔能有成效,人類修煉,收效甚微!”

秦川嘆口氣說:“看來,此路不通!”

我嗯了一聲說:“你可不要着急修煉其他的道法,這霸道確實厲害,你本身就是道器,身體更加的強橫。等你修煉到了霸道巔峯再修煉真氣爲好。到時候,很可能你會成爲天下第一。你的潛力太大了。”

秦川笑着說:“到時候,你就不需要這麼賣力了吧,但是現在,你若是死了,頓時我們全線都會崩塌!”

偏偏此時,王鶯渾身是血的來了,她進了城主府就跪在了地上,然後一個頭磕在了地上,喊了句:“楊落,我求求你,救救豢魔谷!豢魔谷遭到了疆外入侵,現在,父親他們危在旦夕。我是連夜突出重圍纔來到這裏求救的,楊落,你要是不救他們,那麼南疆便會不保了。”

我說:“那就等他們殺了你父親和姬老頭他們後,我再出手好了。”

說着我走到了院子裏,看到王鶯就像是一個血葫蘆一樣,她的衣服在風中都飄不起來了,上面的血跡已經乾枯發黑。

王鶯喊道:“百姓生靈塗炭,疆外野人入侵,我豢魔谷不敵,請道君大人出手相助,只要是大人出手相助,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她擡起頭來,用手整理了一下頭髮,露出了那張嬌美卻慘白的臉。

我哼了一聲說:“看看你,真的很醜!” 疆外入侵的事情不是經常發生的,但是,只要疆外一有機會便會入侵。

這些都是納蘭英雄對我說的,他說在之前四聖都在的時候,天下太平。四聖一一失蹤後,這天下就很少太平了,疆外的人開始蠢蠢欲動。這次便是一個典型的事件。

我、納蘭英雄和秦川隨着王鶯一路南下,只帶了五百近衛便急行軍趕往江南。大軍在後隨着簫劍前輩而行,我們先行的目的很簡單,能不用軍隊解決問題是最好了,如果政治解決不了問題的話,軍隊隨後就到,大不了就是開打,他疆外之人不怕死,我們也不怕死人。

納蘭英雄一邊走一邊對我說疆外的歷史,據說那邊的人善於騎射,修煉的和我們不同,他們沒有真氣,但是力氣出奇的大,身體更是結實。

我一聽就說:“納蘭英雄,你看是不是修煉的霸道?和秦川修煉的是不是一樣的呢?”

納蘭英雄搖頭說:“似乎也有所不同,他們雖然力氣大,身體強悍,但是可沒有秦川的屬性攻擊。”

我擺手說:“秦川的屬性是本體爲頑石的時候吸收的天外流火,和修煉的門道無關。我初步判斷,他們就是修煉的霸道一途。”

納蘭英雄說:“關鍵是他們並沒有系統的招法,但是嬴政大帝可是有一系列招法的。”

“這些都是細節的不同,本質還是相同的。”我說,“看問題還是要看根本的,我就覺得,這疆外之人都是修行的霸道!”

一直走了五日,我們總算是到了這豢魔谷的谷口,此時的豢魔谷已經是完全淪陷,在谷口站着的都是身穿黑袍子的疆外之人。這些人普遍高大一些,男人頭髮略微卷曲,女人的頭髮有些紫紅色。 一拳超人之雷霆沙贊 他們是母系氏族社會,打仗的有男有女,但是當官的清一色全是女的。

剛到谷口,就見到一個女的揹着手走了過來,用蹩腳的語言說道:“什麼人?”

我們一行四人停下腳步,下了坐騎後,讓坐騎進了山林。我上前說:“你們什麼人?”

“來人好無禮,此地是豢魔谷,今後便是我們長琴氏族的領地了,你們到了我們的領地,就要報出姓名,說明來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