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此時陶知意他們已經收拾好了火鍋和烤肉,就等著洛老和季容琛過去呢,看到人走到面前以後,陶知意伸出手來。

2022 年 4 月 22 日

「你們兩個還愣著幹什麼?剛剛在外面不都已經把誤會全都被解釋清楚了嗎?俗話說吃飯不積極腦子有問題,這當年還是洛老你教給我的呢!」

聽到這話之後,洛老和兩個章,全都笑了。

能夠這樣和洛老說話的,也就只有陶知意一個人了。

「你們再笑,就什麼東西都不留給你們,咱們先吃!」

如此說着,陶知意當真拿了筷子去夾那些已經煮好了的素菜,又拿了一個已經烤好的比較薄的肉片,放到了滿寶的碗裏。

聞到孜然的香味,滿寶頓時就直接開干。

那香噴噴的樣子勾起了不少人的味蕾。

所有人稍等片刻之後,便直接將那些熟了的全都給撈了起來。

姜杳杳和姜清吃的不亦樂乎。

「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這東西這麼好吃?」

「咱們家裏有這些材料也行呀,就算是有了,只怕爹爹也不會給吃的!」

大家族裏都講究規矩,他們坐在飯桌上面都不能說些什麼。

更別提在這裏熱熱鬧鬧的吃一頓火鍋了。

「剛剛陶知意姐姐說那是什麼來着,好像是叫烤肉!」

姜清順着姜杳杳指著的方向看過去,然後點了點頭,又給姜杳杳倒了一杯水。

「別老吃,邊吃邊喝才是正經的。」

這一頓飯吃個眾人心滿意足地等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之時,徐老這才從戒指裏面跑出來。

「你們今天做的那個飯的味道也太香了吧!」

嗚嗚嗚,他在戒指裏面聞到香味的時候都要被饞哭了。

知道徐老也是個貪吃鬼。

在聽到這話之後,陶知意毫不客氣地嘲笑了徐老一翻。

然後將自己給徐老留出的東西拿了出來。

「放心吧,這些東西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看着桌子上的東西,徐老也不顧形象上前吃了一點。

而此時若仔細觀察,便能夠發現,徐老的虛影,竟然慢慢有了一些實體。

「今天我聽到了一些小道消息。」 沈初雲道:「不,我沒興趣,話說回來,這個時間段,你應該是在上課吧,怎麼跑到商場這邊來了。」

沈初雲不咸不淡的一席話,讓沈初心的臉色一變,她不由地道:「是雅婷姐來接我的,爸爸媽媽都不會說什麼的!」

「是嗎……」

就在這時,那邊的店員走過來道:「雅婷小姐已經決定是這兩件了嗎?」

「對,結賬吧。」

店員說着,將手上的東西遞交給了對方,「一共是兩百五十萬,方小姐是刷卡還是線上支付。」

這個價格一出來,方雅婷的表情就猛地滯住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店員,「兩百多萬?」

她在這裏買過最貴的衣服才十三萬而已,還是在自己生日的時候爸爸送她的禮物。

「是的,方小姐,這是monika的處女作,所以才賣這個價格,已經算是很便宜了,要知道這個設計可是在新一屆國際大牌裏面脫穎而出的設計,說不定她下一件的設計就得靠拍賣才能得到了,機會難得呢。」

店員笑着解釋,手上的刷卡機舉地老高。

方雅婷這回笑不出來了,兩百多萬,她卡里哪有這麼多錢。

她的廣告費才四十萬,而且還沒下來,現在卡里頂多二十五,以為買兩件裙子肯定勾的。

她臉色難看,上不去下不來。

「表姐?」這時,已經對自己身上衣服愛不釋手的沈初心忍不住提醒道。

方雅婷看了一眼沈初心,忍不住上前,「初心,你卡里一共有多少錢?」

「我?我哪來的錢呀,爸爸說我還是高中生,一個月才給我四萬塊呢。」沈初心瞪大了眸子,連忙開始推脫,「表姐,你不會是想要讓我借你錢吧?你可是說過要給我買的。」

她有些急,她真的很想要這件衣服,沒想到方雅婷的錢都不夠。

衣服都穿上去了,要是買不起,不是要丟大臉了?

兩人臉色都很難看。

方雅婷轉身,只能強作鎮定地微笑道:「其實,我覺得這件衣服也不是很好看,我還想試試看其他的款式,你也說了,是一個新人設計的,我還是喜歡我原先那個設計師設計的衣服。」

她這話一出,店員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可是方小姐已經穿了很久了呢,而且真的挺好看的,真的不用嗎?」

「不……不用了……」

沈初雲面無表情地看着這一幕,轉身就打算離開這裏,但是一轉頭,卻發現流淵不見了。

沈初雲微微一愣,轉身問櫃枱上面的店員,「你好,和我一起進來的那個男人去哪了?」

「你說他嗎?我剛剛看見他好像接到了一個電話,就出去了。」櫃枱的店員倒是還算和善,笑着和沈初雲道。

「謝謝。」沈初雲說着就想往門外走去。

流淵也真是的,竟然自己亂跑,這個商場要找人可不容易。

就在這時店員突然跑了過來,聲音激動地道:「這位是沈小姐嗎?這邊有人買下了店裏所有的女裝給您,是要現在就帶走還是我們叫人送去宅邸?」

「我?」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沈初雲都有些猝不及防。

。 不過未來,趙青葵打算像永旺布行這樣做批發,到時候要面對的就是全國的批發商,所以現在多囤點貨反而是好事。

當然,這些構想和規劃,等拿到鋪子再好好跟幾個店長溝通。

目前,她只要把人事調動給先辦好。

竹筐嫂子和春風互看了一眼。

尤其是春風,雖然她無條件地服從趙青葵,但剛才趙青葵說要讓她把工作轉給竹筐嫂子的那一霎,她是有一點點難過的。

生怕是自己做的不好才會被換。沒想到趙青葵會跟她說讓她去當店長。

而竹筐嫂子跟春風想的差不多,知道自己並不是取代了春風,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既然老闆願意給我們成長的機會,我們有什麼好不答應的呢。」

「嗯,我也去試試。」

看到兩人都點頭了,趙青葵也跟着高興:「行,那這兩天春風你帶一帶竹筐嫂子,三天後正式到店裏報到提前適應。」

「好。」

跟兩人達成共識之後,趙青葵便跟着她們一道兒出來幹活。

許久沒有縫領標的她也窩在工作室縫著領標。

趙青葵跟大部分姑娘是同齡人而且沒什麼官架子,大夥兒只是拘謹了一下子就恢復了平時的鬆快。

沒一會兒趙青葵就觀察到好幾個姑娘一直偷偷地往圓拱門那兒張望。

趙青葵這才突然想起剛才她進大門時看到的幾個人影。

那時候她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現在想來,莫非是工作室里的丫頭?

只不過她們老湊到圓拱門那兒瞅什麼?

趙青葵正思考着,就聽到隔壁院子傳來開門的動靜。

於是趙青葵就看到了好幾個丫頭突然跟受驚的兔子似的瞬間豎直了身子,然後互相遞了個眼色就偷偷地起來跑到了花窗那兒往外張望。

「???」

趙青葵一臉疑惑,這幾個丫頭在弄啥嘞?

前頭的這些姑娘都在兢兢業業地踩縫紉機,但後排的那幾個卻跟哨兵似的溜到花窗那裏往外張望,這明顯的是差生在溜號摸魚啊。

趙青葵狐疑地走過去墊腳跟她們一塊兒往外張望。

這堵圍牆把司寧院子和西苑隔開,但是為了美觀,並沒有封死,而是設置了幾個花窗。

透過花窗正好能看到司寧的第一進院子的全貌。

只見司寧和司禹兄弟從後門進來了,兩人正在院子裏換鞋子。

司禹手上扛着幾個破銅爛鐵,司寧則背着一個工具箱,換了鞋子之後兩兄弟就往客廳里走了。

那幾個小姑娘看見一晃不見的青年,不由得失望的嘆了一口氣:「今天又是匆匆一瞥。」

「我感覺他發現我們了,這幾天都沒在前院呆。」

「應該不能吧?我們這麼小心翼翼。」

「你們在看啥?」

一個女聲在後頭響起。

「在看俊哥啊……」

一女孩子回答,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一回頭就看到小葵花幽幽地站在後頭。

嚇得幾個姑娘一下子就貼牆上了。

趙青葵默默把手上的針往領標上一戳,扯了扯嘴角:「哦,看哪個俊哥不跟我分享分享?」

。 褚逸辰在醫院外的車裏,等消息。

李程出去,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告訴了褚逸辰。

「回去,看監控。」

他倒要看看是不是傅藝橫安排的人做的,那麼做,他沒有想過後果,如果把人弄死了,算是誰的。

車子往回開去,他們去拿監控,被告知,船上所有監控都壞掉。

褚逸辰來火,拿出手機,打電話。

傅藝橫剛剛送阮潔到家門口,阮潔一臉的嬌羞,她把衣領悄悄拉低,已經走光不少。

「藝橫,我今天喝了不少酒,有點醉了,你能扶我回去嗎?」

她站在夜風裏,做出邀請的手勢,臉頰很嫵媚,她知道自己這樣很美,作為明星,她練習過,知道自己什麼樣的動作,最美,最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傅藝橫靜靜地坐在車裏,鏡框下的眼眸,冰涼如水,看着眼前美麗動人的阮潔,卻想到了另一個身影,如果是她,他會很高興地接受。

就算是墜入深淵,他也願意接受。

可惜,她不是。

所以她做這些動作,只是讓他感到無聊,厭惡。

「咳咳,今天吹了風,我好像有點感冒了!怕傳染給你,我就不進去了,下次。」

他很儒雅地說。

阮潔臉上的表情頓時冷下去。

又是這句話。

她已經聽得太多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如願,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傅藝橫很寵着她。

她活動現場,拍片現場都是玫瑰花不斷,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多心虛。

因為無法像別的男人一樣,把握住他。

他就像山林里,神秘的霧,你以為能觸摸到,卻根本不是這樣,傅藝橫看着很溫柔,卻讓她永遠摸不清他的想法。

她用盡手段,也不能更靠近他一步,讓她無力,不安。

「傅藝橫,你真的喜歡我嗎?」

她忍不住問,她好像已經淪陷,因為他太完美。

工作努力,潔身自好,特別有上進心,一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公司處理事情,為人溫文爾雅,現在上流社會已經看不到這樣的好男人。

她是真的陷進去了,如果不能和傅藝橫在一起,她會被痛苦啃噬的。

傅藝橫聽着她的話,臉上還是一片的淡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