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此時陳鈺恢復的差不多了,她一直跟在周宇身後,也沒怎麼說話,大家一起順着這道石門走了進去。

2021 年 2 月 2 日

老公大人,莫貪歡!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何物。

伸手觸摸就能感覺到這水流帶着一些粘稠感。

大叔說道:“千萬別觸碰這裏的任何東西,小心有機關!”

他剛剛說完,好像就已經晚了。陳鈺一不小心摸到了一塊苔蘚,然後只是稍微用力就將它摁了下去,然而這就是一個小型開關,緊接着誰都沒反應過來,他們腳下頓時就變得一空,然後四個人齊刷刷的掉了下去。

“啊~”

四個人慘叫着跌落下去,最終來到了一個滿是塵埃的密室裏。

周圍散發着濃濃的白霧,還真有點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

他死死地拽住陳鈺的手,就怕她走丟。好在在周圍的霧氣,慢慢的就自行消散。

映入眼前的是一片讓人驚訝的景象,在這個密室裏面擺放了許多金燦燦的箱子。這箱子裏面裝的不是別的,竟然都是一些貨真價實的黃金珠寶!

看見這些東西的那一瞬間,每一個人都驚呆了,包括悶葫蘆在內,他都瞪大了眼珠子。

“咕嚕~”

大叔興奮嚥了口唾沫,緊接着就趕緊跑上前去抓了幾顆金子,放在嘴巴里咬了一咬,確定一下,這金子的真實性。

“真的,這都是真的,真金啊!”

“哈哈哈哈,這一次發大財了,不虧此行啊!”


大家都十分的激動,畢竟從來都沒見過這麼多數量的黃金白銀,還有各種珠寶首飾,終於數了一下,這裏一共有13箱。

就當大家準備搬動這些箱子,將這些一箱一箱都搬出去的時候,突然之間不知是誰又一次觸發了機關,剛纔他們進來的時候,問葫蘆已經砍碎那道石門,然而現在在那個路口又多出了一道石門,並且已經將他們的出口封死。

“等一下!!!”

大叔大吼一聲,緊接着放下手中的箱子,立刻就奔向那個出口,企圖扛住那道石門,但是憑藉他的力量,根本就是螳臂擋車。

要不是他抽手抽的快,不然的話,整個人都要被壓在那石門下面。

他從地上爬了起來,又狠狠地撞擊了一下那道石門,但是那道石門威嚴不動,哪怕悶葫蘆也跑過去幫忙,再一次拔出他那把黑漆漆的長刀,朝着那石門猛地揮砍,但是石門仍舊紋絲不動。

“可惡!”

大叔憤恨地罵了一句,又踹了一下那石門,罵道:“完蛋了,咱們這是中計的,不知道哪個王八蛋設計的這種機關!也怪我像這種常識性的陷阱,我們都吃了招。怎麼可能這麼多黃金擺在這裏等我們來拿嘛,這也太明顯了…”

悶葫蘆看起來倒是還算比較淡定,周宇問他:“有沒有辦法可以出去?看你好像一點都不着急的樣子。”

“我着急,並且我也沒有辦法。”

“……”

聽見這話,周宇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個悶葫蘆還真是人如其名,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真是個悶葫蘆。

突然陳鈺好像在一個角落有了發現。她對大家喊道:“你們快過來看,這裏有一副棋盤,好像就是剛纔那道石門關上之後纔出現的!”

大家走過去一看還真的是,就在石門正對的那個角落。

這是一盤殘局,難道說只要破解了這殘局就能打開那道石門嗎?幾個人心裏都有了這樣一個共同的猜想。

大叔看向大家問道:“你們誰精通棋藝,可以來試一試,反正這已經是我們離開的唯一辦法了,大不了就死馬當活馬醫!”


然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只能是乾瞪眼。周宇和悶葫蘆都不擅長這個,最後大家齊刷刷的把目光放到了陳鈺身上。

慶幸的是,她還真會。她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我只是懂那麼一點點,你們不要對我抱有太大希望啊…”

“沒關係,我們這裏也就只有你一個人懂這個了,你就試試吧,不管成敗與否,我們都不會怪你的。”

這句話竟然是悶葫蘆說出來的,這就讓人感覺有點古怪。

周宇立刻說道:“陳鈺,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加油!”

“嗯…”

這殘局上面只剩下幾個棋子,其實真正要走的步數並不多,最主要的還是需要一個明確的思路。陳鈺下一步棋就想了大半天,每走一步都能看見她額頭的汗珠滴落在地。

大家也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很認真的在對待。


大叔三個人在這裏圍觀着就像是外行看熱鬧,他們看不懂棋局,但是他們能感受到陳鈺現在有多麼的緊張。

最終當陳鈺落下最後一子的時候,只聽周圍突然想起一道咔嚓聲。

當週宇他們回過頭就清楚地看見那道剛剛被封閉的石門,竟然慢慢的升了起來!

周宇頓時就十分的興奮,指着大門喊道:“快看快看,這石門打開了!”

“真的打開了,陳鈺,不錯啊,還真的挺厲害的呢!”

“厲害。”就連悶葫蘆竟然都主動誇了一句。

陳鈺看見大門打開,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太好了,還好沒有走錯。”

其實剛纔有好幾步棋,她都是走的險招,就像是一場賭博,比較幸運的是她賭贏了。

趁着她不注意的時候,周宇直接就將她抱了起來,抱着她出去,然後又回來幫大叔他們搬動那些裝在箱子裏的黃金珠寶。

在下山之前,周宇就已經給趙雙紫打了電話,讓她派幾輛車到這裏來裝貨物。

等他們把這些箱子扛下了山之後,趙雙紫的車也剛好到達了這裏,這一次趙雙紫竟然是親自來到這裏。

只是就連她怎麼也不會想到之前周宇打電話跟他說要搬動的貨物,竟然是那麼多黃金和珠寶!

她看着這一箱又一箱的黃金珠寶被搬上了車,她的臉色激動得漲紅,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周宇:“好傢伙,看來人還真是不可貌相,你小子這是揹着我發大財了呀!要不是你們沒有車,這杯羹我怕是分不到吧?” “怎麼會呢?即便你不來,我也肯定會分你的呀!咱們可是經歷過生死患難的好哥們說是不是?”周宇笑着打趣道。

趙雙紫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呵呵,我在你眼裏就是好哥們,只有陳鈺啊,在你面前才配是女孩!嘖嘖…”

“……”

這句話剛好被走來的陳鈺聽見,聽得她臉上有些通紅。

他們把這些東西裝上了車之後,並沒有急着離開,因爲大家搬了大半天,也是忙活的累了,於是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店,準備吃點東西,也修整一下。

這裏山腳下附近地勢比較偏僻,難得找到一家店,也是比較小,而且還是半露天的那一種。

並且這裏的食物也是相當的有限,只有一些麪條餛飩之類的。

大家也就將就着吃碗麪,然後買了幾瓶酒,只不過這酒後說的話就難保會泄露一些消息。

趙雙紫向來大大咧咧,一不小心就把車上裝有黃金的消息給說了出來。

她一邊喝着酒跟周宇碰杯,一邊說道:“周宇,我跟你說,這車子是我的,我這裏派出的人也最多,怎麼也得多分我幾箱黃金。我手下的兄弟們纔夠分,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多分你幾箱!哈哈哈…”

他們幾個相談甚歡,誰都沒注意到,在他們相鄰的一桌大漢始終在聽着他們說的話。

當他們吃到一半的時候,那幾個大漢就率先離開了這裏。出門的時候意味深長的撇了周宇他們幾眼,又看了看停放在門口的那輛大卡車。

這一幕全然被悶葫蘆看在眼裏。等那幾個大漢離開了之後,悶葫蘆提醒了幾句:“我看大家如果吃飽了的話,就趕緊離開吧,你們剛纔說的話被有心的人聽見了,如果不早點離開,很可能會給我們帶來麻煩。”

大叔對悶葫蘆是相當的信任,聽到他這句話也是立刻就起身說要離開。

“老闆,結賬!”趙雙紫知道是剛纔自己說漏了嘴,所以她也是搶着付錢。

收拾好之後,他們便立刻出發,坐上了車,順着原路返回。

在一路上也並沒有說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可以說是一帆風順。差不多再走個幾十公里就回到趙氏集團了。

但是當他們來到一處山間小路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前邊好像出現了意外。

他們前進的道路被堵住了,並不是有人刻意在這裏阻攔,而是因爲前面好像出現了車禍。

走近去看了看,好像真的發生了大事。在那拐彎的地方,兩輛大卡車撞在一起,把整條公路都完全堵塞住,甚至有一輛車差點就要摔下懸崖去,現在很多人正在嘗試將他拉起來。

這要是掉下去了,那可是高達幾千米的山峯,如果從這裏摔下去,那是必死無疑。這整輛大卡車估計也得完全報廢掉。


最要簡單還是在車子上面坐着不少人,他們現在沒辦法下來,都處在懸浮的那一邊。

看見這種狀況,周宇他們自然也是不能坐視不理,於是就跑過去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真正靠近之後,他們才發現這裏到底有多麼的悽慘,有好幾個人當場死在了這馬路上,他們的身體血肉模糊的連面容都看不清,有幾個手腳當場就被那車輪子給壓斷掉。

周圍有很多他們的朋友在這裏哭泣哀嚎,周宇走過去,跟這裏的一個主事的人問道:“這位大哥,請問這裏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兩輛大卡車會在這裏相撞呢?”

“這個地方原本有一面大鏡子,但是不知道被誰挖走了,這裏也是個大拐彎,你也知道這兩邊來的車呢,就看不到另一邊的狀況,可能就開得快了,一點沒辦法剎車了!”

“原來是這樣,那你打救護車了嗎?”

“叫了叫了,但是一直都說還在路上,也不知道還多久才能到!”


這個大哥說的話好像是本地方言,周宇只能夠聽懂大概的意思,他的語氣聽起來並不太好。

大叔看了看那倆快要沉下去的大卡車,心中十分的擔心,對大家說道:“咱們得趕緊把這輛車拉上來,不然的話再過幾分鐘就得摔下去了,你看他的輪子已經深深地陷下去了,再也承受不住這點…”

聽到這話,那個主事的人也拍了拍手掌,立刻照顧所有人動手:“所以我還能行動的人都給我過來把這輛車拉起來,快快快!”

每個人都跑過去幫忙,包括陳鈺和悶葫蘆也跑過去幫了忙。

但是這種時候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周宇他們裝載着房間的那輛卡車,沒有人看守。因爲剛纔趙雙紫也跑下來看熱鬧了,陳鈺和悶葫蘆大叔他們都在那裏幫忙。

沒有人注意到,剛纔那個主事的人呼籲大家去幫忙,之後他就偷偷的溜出了人羣,然後悄悄的潛入了周宇他們的那輛大卡車上,他發動了車子,神不知鬼不覺就要掉頭離開。

這還是陳鈺幫忙幫的累了,回頭擦一擦汗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他們的那輛大卡車被人開動。

看見那一幕的時候,她整張臉色都變了,立刻對着周宇大喊:“周大哥你快看,有人到我們的車子!”

聽見這話,周宇大叔和悶葫蘆,全都看向那邊,悶葫蘆雖然說在慢了一拍,但是也反應了過來。

“這個王八蛋看來是早就計劃好了的!”周宇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那個主事人坐在他們大卡車的駕駛上。

於是他也不管手裏的活了,直接就以最快的速度跑過去。這個時候悶葫蘆也是從懷裏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槍。

他瞄準了那輛大卡車那邊,他在等待時機,等待駕駛艙上面的那個主事的人從車上下來。

周宇還沒有跑到大卡車面前,就對着駕駛艙上面的那個人大喊:“你在幹什麼?趕緊給我下來!我叫你給我滾下來!”

“呵呵,滾下來?這可做不到, 一夜深情︰禁愛總裁寵上天 ,我全都聽到了。既然讓我聽到了,那就說明這筆天降橫財就是屬於我的!你們就自認倒黴吧。哈哈哈…”

對方說這個同時已經將車子成功的掉頭,然後立刻發動離開了這片區域。

看見這一幕,大叔直接氣得跳腳:“這個王八犢子,千萬別被我逮到,否則我一定打斷他的腿!”

“別說這些沒用的廢話了,咱們趕緊追吧!”悶葫蘆此刻的臉色也很不好。

他奔跑的速度相當快,一眨眼的時間就已經追上了周宇。陳鈺本來也想跟上去,但是卻被趙雙紫拉住了。

趙雙紫說:“陳鈺,咱們就先別去了,我們的速度沒有他們幾個快去了也沒用。我現在趕緊去打電話叫我公司裏的人派幾輛車過來!”

“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