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此刻,陸綿綿死死攥住李菊香的胳膊,修整的光亮有型的指甲,隔着一層薄薄的衣服,直接深深的掐進了她的肉!

2020 年 10 月 27 日

這種大力之下,讓眼前這婦人臉上,都不由浮現出一抹痛苦。

可在場沒人吭聲。

——這樣的女人,活該!

“你告訴我,你把小侖帶到哪裏去了?!”

……………………

一個星期前,李菊香接到了陌生人的電話,說是知道當年跑走的林綿綿和林侖的去向。

在得知對方可能攢下了大筆錢財後,李菊香原本就靈活的腦子,越發轉的飛快!

果然,在那人說出了陸綿綿每天的收入後,她卻立刻沒了理智。下一刻,李菊香交代好家裏的事情後,趁着兒子在住校,隻身一人來到了帝都。

這路上,還一直有人指導她該怎麼做,怎麼挑時間,甚至……具體怎麼操作,都有詳細的過程和分析……

李菊香只要有錢,是什麼都做的到的。

所謂人的無窮潛力,在她身上,體現的無比透徹又真實。

不過,到了帝都後,新的問題又來了。

對方只負責指導她,並不負責這次出行的開銷。帝都那麼大,消費又那麼高,她捨不得錢,只能找了一間破舊的民宿住住。

人多眼雜,租金也仍舊貴的嚇人,她生怕夜長夢多,索性就直接“開工”了。

而林侖那麼個大小夥子,她找上門去,對方卻拒不開門。她本沒有辦法,還是電話裏的那個人給她出的主意——

直接花錢找兩個混混,硬生生將人拖走。

——一個瘸子而已,根本不足爲慮。

而且,有他在,林綿綿還不得好好掏錢?

…………………………

這些心思算不上覆雜,就是未免惡毒的,實在令人髮指了。

現在,陸綿綿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質問她林侖何在,李菊香自然不敢說實話。

——那個男孩,到現在還被她捆着,在自己的出租房裏呢!

學生們已經嚷嚷着報警了。

他們長這麼大,只以爲極品只存在於小說和電視劇當中,沒想到身邊的同學就是被這樣的人鉗制了那麼多年,將日子過得這樣慘兮兮!

在陸綿綿身後的直播間,無數個禮花火箭已經徹底淹滿了整個屏幕。

所有人都憐惜着這個從淤泥裏掙扎着爬出來,卻還剛強向上的女孩。

就連原本不懷好意看好戲的學生們,此刻也都羞愧的紅了臉。

——女生間的小心思,原本就這樣簡單。

她們看不得陸綿綿長得漂亮,還打扮的花枝招展,被人喜歡。也見不慣她每天奢侈成性……他們有一萬個看陸綿綿不順眼的理由,可這一萬個理由,都抵不過她曾經承受過的痛苦。

家裏有關係的女生已經拿出了手機:“綿綿,你別怕,我幫你報警!”

“涉嫌綁架,進了拘留室,她總該說出實話的。”

“可是……”

陸綿綿哭着,眼妝都微微暈開了,黑乎乎的,半點也不美。

“我等不及了……小侖他,他已經失蹤兩天了……”

如果李菊香進了警察局還這麼拖着的話,那……

“我怕……”

陸綿綿哽咽着,這次,是真的害怕了。

這一刻,她真後悔自己同意了林侖的建議。

……………………

鄭維宏這個人,拋去了多年前的濾鏡之後,他的真實性格,陸綿綿也從原本的欣喜與崇拜,到最後已經摸了個七七八八了。

鄭維宏睚眥必報,絕不像表現出來的那麼溫柔又好說話……之前他丟了大臉,陸綿綿就警惕起來。

因此,在對方放下狠話後,她和遠在校外的林侖都已經商量出對策了。

只是沒想到,對方會做的這麼絕,甚至智商低到竟然直接將他綁走——

要知道,中途萬一出了什麼岔子,他這個身體不好的瘸子,可會讓這件事變成綁架案的。

——而李菊香會找過來,其實早在陸綿綿和林侖的預料當中。

林侖有把握是讓陸綿綿大火特火,而一旦紅火起來,黑歷史必定會被挖得透透徹徹。

林侖琢磨着,與其到時被不明真相的人帶偏,還不如現在自己揭開瘡疤,將所有事情原原本本講出來,反而還能再次利用鄭維宏不懷好意安排的推薦位……

一飛沖天。

愛他憂傷年華 若非如此,陸綿綿又何苦將攝像頭艱難固定在牆面上,被人找上門來還不肯合上屏幕呢?

可是,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們都好好的。

不然,失去了林侖,她所做的所有努力,又有什麼意義呢?

——這麼多年的相互依存,沒有什麼,比對方更重要了。 兩個身無所依的孩子一步步靠着自己的頭腦和努力拼搏至今,這已經足夠證明了他們的聰明。

但是,聰明不代表他們有足夠縝密的心思和足以洞察人性的敏銳。

就比如林侖,任他自以爲安排好了一切,卻還是沒想到,有人能蠢成這個地步,把一件簡簡單單的家庭糾紛,變成了綁架案。

畢竟,他今年才16歲,根本不清楚,有些人的蠢,是沒有下限的。而偏偏這種超出邏輯的蠢,恰巧能夠剋制住智者的所有打算。

而這時,他已經暈暈乎乎縮在牆邊,神智都有些模糊了。

兩天未進水米,也沒有人管他,他就被綁在這裏,原本光鮮的打扮早已蕩然無存。

身下還可以看到便溺的痕跡。

這是向來驕傲的他,無論如何都控制不住的生理習性。

在這一刻,他無比痛恨自己身爲人的本能……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他一定要將那些人死死碾下!

要他們想要的永遠得不到,永遠在失去!

但是……

…………………

十一月的天氣,夜晚已經很涼了。

他被牢牢綁在骯髒衛生間的角落,動彈不得,早就已經發起熱了。

誰……誰能來救救他?

誰能……

昏昏沉沉中,他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

不一會兒,衛生間的門也被打開了。

在模模糊糊的視線中,他似乎看到一個細瘦窈窕的身影……

“咦?”

那人發出驚喜又擔憂的聲音。

——對方果然是個女孩子。

昏過去之前,他這麼想。

……………………………………

周霜霜就守在病牀前,看着牀上安靜躺着的那個少年,心頭卻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個少年,爲什麼……長的跟林侖那麼像?!

因爲太過驚訝,她甚至在送人來醫院後,就立刻切換回了星環城,找到了林侖。

“林侖,能把你少年時候的照片給我看看嗎?”

林侖正小心的測算着實驗數據,聞言頭也沒擡:“你連接我的個人終端,就在E分區容貌檔案中,自己看吧。”

當週霜霜看着他的照片投影,卻遲遲不說話時,林侖終於捨得擡起頭來——

“怎麼了?”

周霜霜猶豫的回過頭:“假如……我是說假如,世界上有一個人,跟你長的一模一樣,名字也一樣……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

“不可能。”

林侖眼含深意的看了周霜霜一眼。

“政府進行人工胚胎培育時,會有專業機構進行基因篩查。爲了保證個人面貌識別高效率運行,會盡量排除相似的基因。”

“所以,除非你見到的那人就是我,否則,在已知宇宙中,絕不可能存在第二個與我相同的人。”

“同理,你也一樣。”

周霜霜:……

地球上還有那種,沒有血緣關係,卻面貌十分相像的人呢!怎麼星環城就這麼硬氣?!

她憤憤不平。

不過轉瞬,周霜霜又想起來,地球有十六億人口,而星環城,雖然國土面積不小,但實際人數,才幾千萬人……

她默默的把話憋回去。

可是,那個斷了一條腿的,年紀輕輕就高智商的地球林侖,又是怎麼回事呢?

名字一樣,五官樣貌一樣,而且,不管有沒有處理器,二人的智商都同樣的高。

不然,小學畢業的水平,就能讓陸綿綿和自己在兼顧養活自己時,還考上閱微(雖然他沒有去),憑的,可不單單隻有刻苦。

唯一有差別的,就是年齡。

還有現實中16歲林侖的殘疾……星環城的林侖,可是四肢健全的很啊!

周霜霜與他共處這麼久,也從沒聽說過,他的腿是機械肢啊!

畢竟,機械肢是不能進行精密活動的。

這一切,究竟是偶然,還是與銅錢大有聯繫?

她所經歷的世界,都是真實的嗎?那個世界所出現的人物,在現實中,還有同樣的人嗎?

比如陸鋒?

比如葉鶯葉博,比如星環城她見過的那位導購……

還是說,這些人都是有的,只不過她沒見到罷了。

畢竟,世界那麼大……

而這時,卻聽林侖提示道:“所以,霜霜,想要利用我的DNA複製或者培育新的胚胎,是不可行的。”

他眉眼含笑,語氣卻相當認真。

“我知道你們自然人的情感如同熊熊烈火,來勢不可控制,但還是要說,不可能的。”

“星環政府規定,自然人不允許孕育或者養育智人的後代,這會拉低新生兒的智力。”

“謝謝你的錯愛。”

周霜霜:……

這下子,她什麼想法都沒了。

只聽她語音乾澀的嘀咕道:“你私底下給自己加那麼多戲,處理器知道嗎?”

“什麼?”

林侖沒聽清楚。

周霜霜卻轉移話題,反問:“第二處理器的情感管控,有新進展了嗎?”

林侖立刻高興起來。

他回道:“有了。”

“這一次,我嘗試用莫里塔方程重新架構新程序,模擬實驗的數據,非常樂觀。”

“如果可以,加載這個程序,第二處理器從此就只具備百分之七十的情感管控工作……”

“最重要的是,運行效率,只降低了百分之一。”

“現在,只需要再做幾組對照實驗,我就可以以自己爲實驗藍本,申請自我活體數據跟蹤了。”

周霜霜打了個抖。

她沒能全聽明白,但是這不妨礙她知道,林侖……不,或者說所有智人,都是科技的狂信徒。

她搖了搖頭——算了,沒見到更多的人之前,想這些,都只是徒勞罷了。

當務之急……

………………………………

高燒,身體虛弱,以及精神上的打擊……都是讓林侖昏迷的原因。

陸綿綿紅着眼眶坐在牀邊,不住的對周霜霜道謝。

在羣情激奮,都要將李菊香送到警察局時,陸綿綿卻只想儘快把林侖找到,保證他的安全。

周霜霜見狀,自然是向學生們自告奮勇,一把揪起了那個女人,迅速衝出了學校。

美其名曰:她力氣大,一個人就可以帶她去警局。

然後,當人出了校門後,她就把李菊香拖進了巷子裏。

——她在末世學的,可不止是殺喪屍的手段。 她看向周霜霜:“霜霜,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小侖他……”

高燒的人處於那種環境,如果再拖一拖,恐怕後果就真的難以預料了。

能夠及時救回來,靠的,全是周霜霜的當機立斷。

周霜霜的眼神卻停留在林侖身上,聞言只隨口說道:“沒什麼,人沒事就好。”

陸綿綿沉浸在後怕與憤怒當中,一時並沒有發現她的異常。

私婚密愛 她只是略有些擔憂的問道:“霜霜,你打了李菊香,會不會有什麼事啊?”

周霜霜回過神來,笑眯眯的看着她。

“放心好了,我沒打她,她身上什麼痕跡都沒有……而且,人是我送到警察局的,咱們那麼多學生都能證明她的爲人,不怕。”

尤其是這個蠢女人,幹什麼事都能刷新下限,人家只給她指個方向罷了,她卻傻到請混混把人拖走,都是自己親自出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