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正真的高手,勁氣收放自如,都在一瞬間,哪裡用得著像超級賽亞人那樣,還沒開打,就嗖嗖嗖地發散內氣。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伍志傑見陳墨擺著一副輕鬆無謂的模樣,登時有種被小瞧的感覺,當即怒火中燒,身上的氣勢更盛了。

「找死!」

伍志傑一聲低喝,一手握成爪,一手握成拳,一左一右,朝陳墨打去。

這是虎爪拳。

既是爪法,也是拳法。

爪法攻勢凌厲,拳法穩重剛猛,一攻一守,攻守兼備。

這要是被抓一下打一拳,那少說也得皮開肉綻,淤紫腫脹,並且內勁透入體內,分分鐘內傷。

周遭圍看的伍家人皆嘩然。

他們沒想到伍志傑一上來就放大招,直接把自己最擅長的虎爪拳給使出來了。

如果陳墨真是嘩眾取寵的騙子,那這招下去,很容易出人命的。

小白臉伍志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看到陳墨的第一眼,就很不順眼。

這個小年輕,要真有崩勁實力,他直播砸蛋。

要知道,他兒子伍寬,今年同樣二十歲,但也才內勁初期的實力。

就這,都直接成為了伍家的天才武者。

這陳墨跟他兒子同歲,卻比他們伍家老家主的實力還強?

不可能!

影后與當紅歌手假戲真做了 絕對不可能!

「老爸,這就是我們伍家的待客之道嗎!」

伍丹氣憤地對身旁的伍志成道:「你讓我把人請來,結果人來了,你們一個個質疑他不說,還這樣對他。這次要是我哥們出了什麼事,我絕對饒不了你。」

「呃……乖女兒,你怎麼跟爸爸說話呢!我就是想測試一下他的實力。」

伍志成有些尷尬地解釋道:「總不能他空口白牙,說自己是哪個級別的武者就是哪個級別的武者吧?」

伍丹直接道:「我不聽你解釋。總之你們這樣對他,就是不對。」

伍志成不說話了。

事情都發展都這地步了,他說再多也沒用。

沒看都已經開打了么!

伍丹也不再多說,只是一雙眸子緊盯著場中的陳墨,擔心他被小叔所傷。

場中,陳墨眯起了眼睛。

面對伍志傑的急攻,他不閃不避,直接捏起拳印,淡淡金光在手上呈現。

隨即,他悍然出拳!

一拳出,萬山無阻。

伍志傑探過去的手爪,面對陳墨這一拳,宛若雞蛋碰石頭,咔嚓咔嚓的骨骼斷裂聲在一瞬間密集響起。

逆世冷妃 伍志傑的指骨節節碎裂,然後輪到掌骨斷裂,最後就連腕骨都沒能倖免。

陳墨一拳,幾乎把伍志傑的手掌給打得骨骼盡碎。

全場愕然。

沒人會想到是這個結果。

他們多數人,都是不相信陳墨有崩勁實力。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半信半疑的人,此刻也是驚訝得不行。

按照他們的想法,即便陳墨真的是崩勁武者,也不可能對伍家的人下重手。

畢竟,他們是伍家啊!

京城七大家之一的伍家。

雖然臨江市的伍家只是區區一個分家,但假假也是京城伍家的分家,誰敢隨便招惹?

陳墨招惹了,還把伍志傑一隻手給打個稀爛……

這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即便是比較了解陳墨的伍丹,此刻也是瞪著眼睛張著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更別說二叔伍志明,還有自家老爸伍志成了。

啊!!!

伍志傑凄厲的慘叫聲打破了沉寂。

受到如此重創,伍志傑哪裡還有反擊的餘力,當即跪倒在地,撕心裂肺地叫喊著。 陳墨卻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他邁開步子,笑呵呵走到了伍志傑面前,道:「剛剛你說,要把我囚進地牢,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吧!」

伍志傑不知道陳墨現在突然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也沒有心思去細想。

他此刻腦海里,全被劇烈的疼痛感給佔據,根本就沒有辦法思考,只顧著慘叫和翻滾。

陳墨沒搭理伍志傑,而是自顧自地說道:「從小,師傅和師叔便教導我說,人何以待我,我何以待人。你想讓我生不如死,那我當然也要原數奉還才對。」

話音落下,陳墨的手掌忽然燃起了火焰,就好像變魔術一樣。

然後,他五指曲張,一掌打在了伍志傑的腹部。

真火透進伍志傑的體內,順著他周身經脈,一路灼燒……如果此刻有人可以透視,定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伍志傑體內的經脈,正在被火焰焚燒,寸寸扭曲崩裂,就連儲存內力的丹田也不能倖免。

伍志傑慘叫著,掙扎著,但並不能改變結果。

「畜生,放開志傑。」小白臉伍志明跳進場中,灌注內勁的一掌直接朝陳墨腦袋拍去。

這是要殺人!

圍觀的眾人不敢上前。

這種級別的武鬥,除了伍家三兄弟之外,其他人壓根就沒法插手。

「來得好!」

陳墨一腳踢開伍志傑,然後同樣一掌,朝伍志明拍去。

雙掌交接。

伍志明的手臂爆起一蓬蓬血霧,骨骼碎裂聲不斷,直到肩膀。

陳墨廢了伍志明的臂膀之後,又欺身向前,然後手掌再次騰起火焰,如法炮製地印在伍志明腹部,把他的經脈給丹田給焚毀。

「手下留情……」

伍志成大聲地叫喊,但顯然慢了一步。

伍志傑和伍志明兩人此刻不僅經脈和丹田被毀,喪失了內勁,就連身體都會因此落下殘疾,今後難以像常人那樣生活。

自此,這兩個伍家原本的頂樑柱,徹徹底底淪為廢人。

陳墨這還算是手下留情了。

「不好意思,拳腳無眼,一不小心就把這兩個老東西給廢了呢!」陳墨環顧四周,臉上樂呵呵地笑著。

圍觀的伍家人齊齊後退了一步,剛剛還吵吵囔囔,對陳墨怨言十足的人,現在連屁都不敢放。

「哥們,你不能傷我爸。」

伍丹沒有去理會自己兩個倒霉叔叔,而是擋在父親伍志成面前,美眸瞪著陳墨。

「放心,是人是鬼我還是分得清楚的。」陳墨朝伍丹眨了眨眼。

伍丹白了他一眼,問道:「這事你打算怎麼收場?」

陳墨聳了聳肩:「比武受傷,當然是自己負責。」

伍志成沉著臉,問道:「你把他們怎麼樣了?」

陳墨樂呵呵道:「剛才不是說了么,我把他們廢掉了。」

「叫救護車。」

伍志成吩咐下去,然後面色威嚴地盯著陳墨,良久才道:「你……還願意幫我父親傳功嗎?」

陳墨看了身旁的伍丹一眼,果斷地點點頭:「行吧。」

看在四千萬的份上,他是真願意。

伍志成聽到他這麼乾脆的回答,卻是有些不願意。

誰知道這貨會不會像對付他兩個弟弟一樣,把他父親給直接廢掉了?

伍志成現在的心情很複雜。

兩個弟弟被陳墨給廢掉,他很憤怒。

可偏偏陳墨是貨真價實的崩勁武者,他就是再憤怒,也不敢對陳墨怎麼樣!

再者,自家的老父親現在還處在境界奔潰的邊緣,需要陳墨幫忙穩固修為。

兩相權衡之下,伍志成還是決定把這次的委屈給忍下。

等陳墨把父親的修為給鞏固了,再說其他。

「那好,陳墨,你隨我來。」伍志成又對旁邊的伍丹道:「小羽你也跟上。」

伍志成帶著陳墨和伍丹,來到了伍振國的房間。

在房間里,伍振國正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像是在睡覺。

待走近了,陳墨才發現,伍振國皺著眉頭,額上冷汗涔涔,那模樣更像是那種似醒未醒,彷彿在做噩夢似得那種狀態。

「這就是你說的境界奔潰?」陳墨看向伍志成。

「是啊!」伍志成點頭道。

陳墨搖了搖頭,沒再多問,而是給伍振國探起脈象來。

伍志成則看向伍丹,眼神動了動。

那意思是:他到底行不行啊?

伍丹搖了搖頭,給了老爸一個「我相信他」的眼神。

這時候,陳墨已經收回了手,對著伍志成說道:「他這是強行沖脈,導致內力紊亂,丹田失控,境界倒是沒有奔潰。這老頭積累頗深,只要把狂躁的內力給重新梳理掌控,就能恢復過來。」

伍志成忙問:「那該怎麼做?」

「不急不急。」

陳墨擺擺手,然後看著伍志成,說道:「先講一個比較實際的問題。」

伍志成道:「什麼問題?」

陳墨就道:「兩千萬的診金太少了。」

「哥們你這是幹嘛?」

伍丹拉了拉陳墨,瞥眉道:「我不是答應多給你兩千萬了嗎!」

「你給的我不要,我就要他的。」陳墨指著伍志成,對伍丹道:「剛才你兩個叔叔挑釁我的時候,他在幹嘛?這事我越想越不爽,覺得四千萬也滿足不了我受到的侮辱。」

伍志成便問道:「那你想要多少?」

陳墨想了想,張嘴就道:「給我一個億吧!」

伍志成倒吸一口涼氣,差點沒有飆髒話。

特么真敢開口,張嘴就是一個億。

「小兄弟,你這獅子大開口,過分了。」伍志成沉著一張臉,語氣有些冷。

「你這麼說,那就是沒得談了?」

陳墨的語氣更冷,「那就讓你老豆躺床上吧!也不用躺多久,因為他很快就會歸西了。」

伍丹打了陳墨的胳膊兩下,沒好氣地說道:「哥們,你再這麼說我爺爺,我跟你生氣了!」

「好好好,你別生氣。」陳墨對伍丹的態度還是很好的,再怎麼說,這妮子對自己一直都很不錯嘛!於是他便又道:「不過我說的是事實。你爺爺他內力失控,再拖下去,極其容易損傷到心脈,到那時,神仙難救。」

伍丹急道:「那你倒是趕緊救救他啊!」

陳墨朝伍志成的方向努了努嘴,「你讓他給錢,我馬上就給你爺爺治療。」

伍丹就轉頭看向伍志成,道:「爸,你快給錢啊!」

伍志成:「……」

這個倒霉女兒……說了這麼說,還是要錢。 「只要你能讓我父親徹底恢復過來,一個億我給!」伍志成咬牙說道。

江南伍家雖然是京城伍家的一個分家,但實力也是不可小覷。

一個億對臨江伍家來說,是大數目,但終歸還是能夠拿得出來的。

「先給錢。」陳墨直接道。

他信任伍丹,但並不信任伍丹她爹,還是先把錢拿到手再說,免得麻煩。

「好!」伍志成既然已經答應了,也不含糊,立馬安排人給陳墨轉賬。

反正陳墨要是治不好老爺子的病,是拿不走這筆錢的。

因為數額巨大,足足等了半個小時,一個億的金額才全部到賬。

好了,這下終於有錢了。

陳墨這才道:「我兩瓶消毒酒精。」

伍志成氣道:「剛剛在籌錢的時候,你怎麼就不讓我們先準備了。」

陳墨道:「因為剛剛錢沒到賬,所以懶得跟你們多說。」

說得真有道理,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伍志成不再跟他扯皮,立即派人火速去買酒精。

很快,陳墨就拿到了銀針和酒精,但他並沒有其他動作,而是對伍丹道:「接下來的場面有些少兒不宜,你先出去外面等著。」

伍丹就乖乖離開了房間。

屋裡就只剩下躺床上的伍振國,以及陳墨和伍志成兩人了。

「過來把你老豆的衣服褪了。」陳墨一邊給銀針消毒,一邊對旁邊的伍志成道。

伍志成走過去,也沒什麼好避諱,三下五除二把父親伍振國給扒個乾淨。

接下來,陳墨開始下針。

陳墨屏息凝神,看起來頗有架勢,而且他下針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不一會兒,伍振國身上就扎滿了銀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