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正因為如此,所以那些已經陷入了黑暗之中,連光線都看不到的生靈,基本上也就意味著它們死定了,它們成為了這個宇宙破滅的陪葬品,沒有任何的懸念和意外了。

2021 年 1 月 5 日

不過,能夠堅持到宇宙破滅的種族和世界,不管是玄學還是科技文明,都達到了一定的高度,所以就算是整個宇宙開始坍塌,這些強大的科技文明和玄學文明也能夠在宇宙坍塌中進行逃亡,沖向宇宙的外面。

這個時候,就如同一次殘酷的「審判」,不過審判的標準卻不是善惡,而是實力,如果實力沒有達到超越光速的水平,那麼就只能給這宇宙陪葬,不會有任何例外!

與此同時,華夏世界這一艘「超級戰艦」也啟動了,因為華夏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經達到了這個宇宙的巔峰,自然也就達到了超越光速的水準,這一艘戰艦啟動起來之後,立即以無法想象的速度向著宇宙外面飛去,然後看到無數生靈隕滅的殘光。

「最後的時刻到了,我來了!」這個時候,秦朗感應到了天命意志的存在,這個時候的天命意志竟然也有了恐懼的感覺。

它是應該感到恐懼的,因為這個時候的它,不比其他生靈強大多少,它依然是自身難保。

「你只管融和就是了。」秦朗向天命意志說道,他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而且在秦朗的改造之下,如今的華夏世界可不止是一艘超級戰艦,而且已經擁有了一個微宇宙的雛形構架。

曾經,華夏世界從是從一塊大地變成為一個世界,那時候在古老的地球世界上,稱之為「華夏神州」,而後經過了秦朗等人的多番努力,華夏神州變成了華夏世界,如今在宇宙破滅的最後,秦朗要將華夏世界再推動一步,將其變成一個微宇宙!

原本,這種事情絕無可能,但秦朗擁有了來自永恆天輪盤的永恆泡沫,自然就將沒有可能的事情變成了可能,這永恆泡沫原本就是建造微宇宙的最佳材料;而天命意志卻是宇宙的意志,所以天命意志自然可以非常好地容入華夏世界當中,因為這不過只是從宏觀宇宙轉化為微觀宇宙的天命意志而已,其本質構架是一樣的。

果不其然,這天命意志融入華夏世界之後,整個華夏世界只是巨震了一下,然後立即以更快的速度沖向宇宙外面。

當天命意志寂滅之後,整個黑暗的宇宙空間瀰漫著一股死亡、絕望的氣息,那是天命消散、宇宙寂滅的氣息!

這個時候還能存在的生靈們,都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悲壯,覆巢之下無完卵,這個宇宙已經隕滅了,作為僅存的倖存者們,他們必須肩負種族和世界延續的使命,向著外宇宙出征。

原本,很多生靈認為宇宙坍塌的純粹黑暗已經讓他們覺得窒息和危險了,但是當這些生靈逃逸出坍塌宇宙,看到那一片血色虛空的時候,他們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危險!

危險!極度危險!

幾乎每個倖存者種族的戰艦和修士群都發出了類似的警告,任何知道血色虛空的生靈,他們都深刻地知道血色虛空中的危險意味著什麼。相對於現在的血色虛空,之前那純粹的黑暗不過只是小兒科而已!

蓬!~

一艘巨大的高科技戰艦忽然間爆炸,這一次爆炸,意味著血色虛空中掠食者們的狂歡開始了! ?血色虛空中的掠食者們,它們終於等到了這一場饕鶗盛宴。

在血色虛空之中,想要等到這樣一場大餐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值得這些掠食者們在這裡等候,同樣也值得他們在這裡為之拼殺一番。

當然,首當其衝的就是從這個隕滅宇宙中衝出來的生靈,儘管能從這個坍塌的宇宙中逃出來的生靈,已經算是這個宇宙中最高層次的生靈了,但是面對血色虛空中的掠食者們,這些生靈也只是食物而已,僅此而已!

無論是多麼強大的戰艦,無論是多麼高修為的修士,在這些掠食者面前,都不過是土雞瓦狗一樣的存在,頃刻間不知道多少生靈被這些掠食者直接給鯨吞一樣。

沒錯,相對於這個宇宙中突圍的生靈,血色虛空中的強大掠食者們,簡直就如同是巨大兇狠的鯨魚一樣,只等著「魚群」直接送上口中。就算是強大如仙界修士、天啟帝國的艦隊,也無法突破掠食者的包圍圈,不知道多少強大的生靈葬送在這裡。

但是這個時候,沒有人有閑暇去憐憫別人,就算是秦朗也不可能,他這時候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應付血色虛空中的這些掠食者們。甚至,秦朗比華夏世界的其他那些紀元霸主都更加清楚血色虛空中的掠食者們的恐怖。

不過,相對於其他紀元霸主來說,這一次秦朗算是準備充分,別的暫且不說,單單是給華夏世界披上了「永恆泡沫」的防禦以及融入了天命意志,這就讓華夏世界這一艘超級戰艦比其他任何種族的戰艦都更加地堅固。

只要是比其他種族的防禦堅固,那麼華夏世界也就有了保命的機會和本錢。正如一個冷笑話所說的那樣「我不需要比老虎、餓狼跑得快,只需要比你跑得快」就行。

誠然,在面對這些血色虛空的掠食者時,華夏世界未必就能真的高枕無憂,但是華夏世界這一艘超級戰艦的防禦和速度都在別的種族之上,可謂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樣一來的話,華夏世界這一艘戰艦也就有了更多的活命機會。

蓬!

華夏世界的超級戰艦被撞擊了,一隻巨大的手掌伸了過來,似乎準備將整個華夏世界都給吞噬掉,然而這一隻大手卻被華夏世界的強大防禦給彈開了。

此時的華夏世界,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小世界,也不是一艘超級戰艦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完整獨立的微宇宙!

這個宇宙有永恆泡沫作為「殼」,有天命意志作為本源,有華夏世界的高科技文明作為基礎後盾,正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此時的華夏世界就是一個完整的宇宙,所以同樣擁有一個宇宙的防禦力!

血色虛空中的掠食者們,或許可以摧毀一個世界,擊殺一個紀元霸主,但是想要摧毀一個完整的宇宙,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困難。想要抹殺現在的華夏世界,那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才行。

此時,整個華夏世界,除了秦朗一個人在外面「護航」之外,其餘的生靈連同紀元霸主在內,都呆在華夏世界世界中,合力向著外面衝擊。

這個時候,整個世界幾乎都是火力全開,因為都知道必須要衝破這些掠食者形成的「掠食圈」,如果無法衝破的話,那麼就只能死在這裡了。

不管是華夏世界如此,其餘的種族,這個時候都是火力全開,雖然這都只是垂死的掙扎而已,但都是義無反顧、都是沒有回頭路的,所以每個被摧毀和吞噬的生靈、種族,都釋放出了他們最炙熱的攻擊,顯得那麼地壯烈。

絕大部分的生靈都完蛋了,秦朗的心境雖然古井不波,但是卻感受到了生命最後瞬間爆發出來的壯烈和慘烈,這種滋味刻骨銘心!就算是作為紀元霸主,這東西也讓秦朗覺得是一種偉大的烙印,這對他日後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

秦朗和華夏世界已經衝出了坍塌的宇宙,完全進入了血色虛空中,華夏世界已經被多次攻擊了,不過幸虧有永恆泡沫的防禦,使得它依然沒有大礙。不過,隨後秦朗就受到了更多的攻擊,也許那血掠食者們認為秦朗是礙事的存在,所以決定先一步摧毀秦朗,這樣就可以吃到華夏世界這一塊肥肉了。

對於血色虛空中的這些掠食者來說,好不容易才等到了這樣的異常饕鶗盛宴,而且眾多的掠食者聚集在這裡,本來就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如果還不能奪取一些好處的話,簡直就是太划不來了。所以,這些掠食者當然不可能輕易地放過秦朗和華夏世界。

血色虛空中的元氣有多珍貴,秦朗是非常清楚的,尤其是那些沒有領悟到絕對冰封功法的強大掠食者來說,它們對於元氣的渴望,就如同在沙漠中缺水的人,所以肯定不可能輕易地放過任何一滴甘霖。

轟隆!~

秦朗再度被攻擊,強大的力量直接將秦朗擊飛!

這一次出手的,可是第四層次宇宙的掠食者,實力比秦朗更加地強悍。

雖然之前秦朗曾經在自身宇宙中碰到過第四層次的宇宙的生物——阿耶尼,秦朗雖然僥倖擊敗了對方,但那是因為阿耶尼不能完全發揮自身的優勢和力量,而在血色虛空中,第四層次宇宙生物的強悍立即就顯現出來了,單純以力量而論,幾乎是秦朗的幾倍!

秦朗被對方一拳擊飛,感受到了對方一擊之下的強大力量,不過對方真正的破壞力在於攻擊中攜帶的時間之力,這種時間之力是「固態」的時間之力,第三層次的生物根本就無法消受,哪怕是第三層次的紀元霸主也不可能抵禦,這種固態花的時間之力,就如同一個巨大的吸鐵石,會將對手的時間和壽元完全吸收掉!

如果秦朗沒有成為時間領主的話,只是這固態化的時間之力,就足以摧毀他了,但是現在的話,對方這樣的攻擊就是小瞧了秦朗,所以秦朗非常乾脆地接納了這時間之力,並且將其變成了自身的時間和壽元,向對方冷哼一聲:「多謝你的時間之力!」

說了這話,秦朗已經回到了華夏世界旁邊,繼續為其護航。這個時候,秦朗並不想沾惹別的麻煩,一切都要將華夏世界護航到目的地再說。 ?秦朗不想招惹麻煩,但是那個第四層次宇宙的掠食者可不願意放棄到嘴邊的肥肉,反而追上了秦朗,繼續向秦朗攻擊,這一次看來無論如何它也要將秦朗斬殺掉的。

嗖!~

這個掠食者的一隻手忽然延伸過來,如同章魚的觸鬚一樣,一下子就將秦朗給纏繞住了,但是這個傢伙卻不知道秦朗並非普通的第三層次宇宙紀元霸主,就算是那些老牌紀元霸主,都並不清楚秦朗的真正實力,尤其是在秦朗進入永恆天輪盤之後,其實力的飛躍可就相當不一般了。

「永恆頻率!」

被對方的「觸手」給纏繞之後,秦朗並沒有絲毫的慌亂,直接來了一個永恆頻率震動,愣是將對方的觸手直接震成了粉碎!

永恆頻率一震,就算是永恆物質都可以被震開,這算是秦朗從永恆天輪盤中領悟到的絕學之一,雖然這樣依然殺不死對方,但是秦朗料想對方也不敢再來追擊他了。

正如秦朗預料地那樣,當秦朗一下子震碎了對方的觸手之後,對方果然就「安靜」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秦朗和華夏世界離開,不再繼續追擊了。

作為血色虛空中的掠食者,當然知道在血色虛空中,狩獵和被狩獵的關係一直都在相互轉化著,如果一不小心,不僅僅是狩獵失敗,很可能連自身性命都賠上去。所以,作為一個資深的掠食者,都應該知道什麼叫做量力而行,什麼叫做見機行事。如果遇上了沒有把握的硬茬子,那麼就應該立即放棄,否則很可能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秦朗擺脫了那一位第四層次宇宙的強者纏繞,但是並不意味著就天下太平了,無論是秦朗自己還是華夏世界,都在不斷地受到攻擊,因為不斷地有強者在進行試探,只要確認秦朗和華夏世界是可以被吞噬的,這些強大的掠食者們就會立即付諸行動。只不過,秦朗和華夏世界都有永恆泡沫的防禦,這血色虛空中的掠食者們雖然很多,也很強大,但是輕鬆破開與永恆泡沫防禦的存在似乎並不多,所以秦朗和華夏世界的前進之路似乎變得比較順暢。

另外一個方面,也是因為有其他相對較弱的種族間接為秦朗和華夏世界做掩護。

面對猛虎和餓狼的時候,你不一定要做跑的最快的那人,但一定比身邊的人跑得快!

秦朗和華夏世界,未必曾經那個宇宙中最強大的存在,但關鍵是有很多的生物都不如現在的秦朗和華夏世界強大,這自然就給了秦朗和華夏世界世界逃走的機會,距離掠食者們的「圍獵場」越來越遠了。

而這個時候,從坍塌宇宙中逃離出來的種族和眾多生靈已經剩下不到百分之一了!

不過短短片刻的時間,整個宇宙坍塌!整個宇宙的生靈隕滅超過了百分之九十九!可想而知,那是何等地慘烈!

華夏世界的生靈們,卻好像已經看到了新生的希望,已經向著伏羲宇宙所在的方向前行。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神秘而巨大的掠食者攔住了秦朗和華夏世界的去路!

這是一個半人、半機械的掠食者,看起來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生化改造人」,不過秦朗卻知道這東西應該是超越了第四層次宇宙的生命體,這是真正的恐怖級掠食者!

對於第四層次宇宙的生物,秦朗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但是超越了第四層次宇宙的生物,秦朗卻是一點都不了解,這就好像一隻螞蟻或許可以從巢穴中看到一個人的影子,但是卻不太可能窺探到神靈的模樣,因為相差的層次太多了。

該死!

秦朗心頭非常鬱悶,想不到最後關頭竟然會碰上這樣一個奇葩的存在,但這個時候不能有絲毫地遲疑,因為一旦被纏繞住的話,那麼其他的掠食者可能再度圍上來,那麼就真的很難離開了。

因此,儘管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秦朗還是第一時間發動了攻擊,希望可以給華夏世界爭取到一點時間。

但是,這個半人半機械的生命體卻擁有機械計算一樣的精準,不僅擋住了秦朗,而且一點不差地截下了華夏世界的去路,這就擺明是要將秦朗和華夏世界一網打盡。

「你不要想太美了!」

秦朗冷哼一聲,一拳擊向對反的手腕處,對於紀元霸主來說,提醒大小差別沒有太多意義,所以秦朗並不在乎對方的體形有多麼龐大。而且,體型龐大的話,往往意味著不夠靈活。

但是,這個「大傢伙」卻不一樣,它可是相當地靈活,就算是秦朗領悟到時間之主的能力,也無法比這個大傢伙更快,似乎預料到秦朗的攻擊軌跡,大傢伙的手腕忽地一變,一下子抓住了秦朗。同時,另外一隻機械手如同鉗子一樣鉗住了華夏世界,直接就往嘴巴裡面送!

這個傢伙,簡直就是飢不擇食似的!

「破碎永恆!」

整個華夏世界當中,響起了最響亮的吼聲,整個世界都震動起來,在一些紀元霸主的帶動下,施展出秦朗通過永恆頻率衍化出來的殺招,這一招總算是不負厚望,直接將這個巨大的機械手震碎了。

同時,秦朗也通過這一招脫困。

不過,接下來詭異的事情就發生了,這個大傢伙被震碎的手臂立即又凝聚起來了,似乎這東西的每一個細胞都擁有聚合再生的能力。

「你們先走!」

秦朗這個時候沒有絲毫懷疑,直接奮力將華夏世界一推,讓其加速離開這裡,而秦朗自然就被留在了這裡。

獨自面對這個大傢伙,秦朗或許會陷入危險之中,但是他認為也比將華夏世界留在這裡更好,這個時候華夏世界藉助他的推力,應該完全脫離了這個恐怖的「圍獵場」,應該有很大的把握達到伏羲宇宙,所以秦朗認為這樣也就值得了。

不過,那大傢伙顯然不太理解秦朗的行為,要知道它已經掠食了不知道多少宇宙的生靈,非常清楚宇宙中弱肉強食的法則,尤其是在宇宙隕滅的最後,那絕對是強者犧牲弱者為自身製造機會,不可能是強者為了弱者製造逃生機會。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常識判斷失誤,讓華夏世界有機會逃離這裡。 ?但是,這個大傢伙既然已經出手了,作為高層次宇宙的強大生靈,它當然不可能空手而歸的,在它眼中,秦朗這一個生靈,也可以抵擋剛才放走的那個小世界了,足夠它好好享用一段時間。

「可憐的螻蟻啊,你居然會為了弱者而放棄自己的性命?」這個大傢伙竟然還在為秦朗嘆息,隨後它的巨大手掌就直接橫掃下來,這架勢如果在宇宙之中,只怕頃刻間就能抹殺一個星系!

「我只是為自身的種族而戰!何況,誰說我就放棄了自己的性命!」秦朗冷笑一聲,拳頭如同閃電一樣,直接轟向大傢伙的掌心,希望可以崩開對方的手掌。

「沒用的!你的招式,對我只能造成一次傷害而已!剛才你沒有逃走,太可惜了!」大傢伙的回應似乎在嘲諷秦朗,或許它覺得秦朗為了華夏世界而葬送自己,實在是太不值得了。

轟隆!

秦朗的拳頭攜帶著時間之力、永恆頻率擊中了大傢伙的掌心,釋放出無法描述的強橫力量,秦朗自信可以讓仙界任何一個強大的紀元霸主都要退避三舍,但是這樣的力量擊中大傢伙的掌心,卻只是發出了雷鳴一樣的震動聲音,並未給其帶來任何創傷,而且這個大傢伙的手掌也在劇烈地震動著——竟然同樣也是用了永恆頻率!

難怪這個大傢伙對秦朗說他的攻擊只能造成一次傷害,這是因為在一次攻擊之後,這個大傢伙就已經掌握了永恆頻率,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誰說頭腦發達就四肢簡單了,這個大傢伙四肢這麼發達,甚至還有半個機械身體,但是這頭腦簡直是精明得很啊,竟然一下子就領悟了永恆頻率,就算是秦朗自己,自問都不可能在一擊之下就能領悟這一招。

或許,這就是高層次宇宙生物的優勢所在吧,對於低層次宇宙生物來說很難理解、很難掌握的東西,但是對於高層次的宇宙生物來說,簡直就是輕鬆自如的事情,尤其是能夠進入血色虛空的高層次生物,那更是所在宇宙的佼佼者,又怎麼可能是「頭腦簡單」的存在呢?

既然這大傢伙都掌握了永恆頻率,那麼秦朗的處境自然就十分地危險了,秦朗無法擊破對方的掌心,自然也就無法逃脫,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的手掌不斷地壓縮空間,然後秦朗自然也就落入了對方的手掌當中。

而下一刻,讓秦朗啼笑皆非的事情就發生了:

這個大傢伙捏住了秦朗之後,立即就將秦朗往它的嘴巴裡面送!

這大傢伙也算是太猖狂了,竟然直接就想要將秦朗給吞掉了,不過雙方可是有層次上的差距,就算是它想要吞掉秦朗,也不算是什麼很難以理解的事情,因為在這個血色虛空的世界中,獵殺、被獵殺,吞噬和被吞噬,本來就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這個大傢伙對自己信心十足,那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如果是別的紀元霸主,這個時候也許就只能被吞噬掉,然後也就只能被這個大傢伙直接給消化掉,最終化為其元氣。

這個時候,秦朗也落入了這個大傢伙的口中,然後他感覺到一種如同超級黑洞的吸力,將其吸入了這個大傢伙的肚子當中。

一個強者,自身就是一個世界,一個宇宙。

所以,血色虛空中的這些掠食者,它們的肉身內部可不止是血肉構成的內臟那麼簡單,它們的肉身就是一個完整的宇宙,擁有其領悟的一切宇宙法則,那是極其恐怖的「囚牢」!

秦朗已經知道,這個大傢伙是一個超越了第四層次宇宙的生物,那麼其身體內部,就如同是一個超越了四層次宇宙的微宇宙,這個宇宙擁有秦朗完全陌生的宇宙法則,足以將秦朗困殺在這裡。

當秦朗被捲入這個空間的時候,察覺到一些微弱的氣息,他知道那是之前被這個大傢伙吞噬的一些生靈,而且這些傢伙居然曾經也是血色虛空的掠食者們,如今居然被其吞噬掉了。

當然,能夠在大傢伙的肚子裡面堅持活到現在的,至少也是紀元霸主的層次,那些霸主級別之下的生靈,進入這裡面的時候就已經被碾壓成粉末了,就算是苟延殘喘的機會都沒有的。

在這些微弱的氣息中,秦朗感應到了一個微弱的意志,一個求救信號:「你是剛被吞進來的……能帶我出去么?」

「你為何覺得我一定能夠出去?」秦朗反問。

「我已經支持不了多久了,所以你大概是我唯一的選擇。」這個微弱意志向秦朗說道。

「那麼,你願意付出什麼代價?」秦朗問道,這個時候他不想做活雷鋒。

「任何代價!」對方立即回應,「我在血色虛空中生存了很長的時間,我可以給你提供很多的信息——」

「嗯——」秦朗應道,「這麼說起來,你還是有用處的。」

「我當然有用處——主人。」

「主人?呵~」秦朗呵呵一笑,「既然你想要做我的隨從,那麼也是可以的——行了,到我這來吧。」

秦朗念頭一動,已經將這個衰弱的傢伙卷了過來,秦朗因為自身融和了諸多的永恆泡沫,所以完全不懼怕這四周法則力量的侵襲,同時將之前那個衰弱的意志也納入了保護範圍內。

「你……主人,您怎麼不懼怕這地方的法則碾壓?」那個虛弱的意志詢問秦朗道。

「這是我的手段,你就不用知道了。」儘管對方稱呼秦朗為主人,但是這並不代表秦朗就已經完全信任對方了,要知道在血色虛空中生存越是長久的生物,越是非常地兇殘,這一點秦朗可是非常清楚。

「現在,告訴我你的來歷。」秦朗向這個虛弱的存在問道,這傢伙現在可真是夠虛弱的,因為就只剩下一團血肉了,這一團血肉拚命地蠕動,想要形成一個人形。

「主人,我是從第四層次宇宙來的,您可以稱我為『癸翟』,我在血色虛空中生存了三十個『破滅日』。」這個脆弱的血肉說道。 ?「破滅日?」

秦朗不知道血色虛空中還有「時間」這種存在,因為他知道血色虛空中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時間法則存在。

「所謂破滅日,就是一個宇宙隕滅的日子。」癸翟解釋道,「血色虛空中,的確是沒有時間的概念,不過生存很久的生物,都是用『破滅日』作為一種時間上的計量。」

「三十個破滅日,也不算是很長的時間啊。」秦朗不經意地說道,他也見到過幾個宇宙破滅的場面,所以三十個破滅日,秦朗認為不算是特別長的時間。

「主人,您不知道血色虛空中真的『度日如萬年』啊!別說三十個破滅日,就算是撐過三個破滅日都不容易了。雖然主人您的修為算是很高明,但是如果沒有人為您指引的話,您要長期生存也不容易的。」癸翟趕忙表明了自己還是有用的。

「噢,那你是怎麼撐過三十個破滅日的?」秦朗問道,「就算是你是第四層次宇宙的生物,在這個血色虛空中,也算是中下級別的存在,所以撐過三十個破滅日,對於你來說,也不算容易了。」

「這個……主人您不知道,我修行了一門特殊的功法,這一門功法可以降低自身的存在感——」

「就是這麼樣的么?」秦朗毫不客氣打斷了癸翟,施展了一下絕對冰封的功法,頓時就鎮住了癸翟。

「主人……這……這……您怎麼比我修行的功法更好?」癸翟顯然修行了類似於絕對冰封的功法,不過卻沒有這個功法精妙。

「哼!大道相通,任何術法到了一定的層次,幾乎都是有異曲同工的妙處,所以別以為你用區區一個功法,就可以打動我。」秦朗當然知道如何給這傢伙施壓。

「主人,獻上功法,只是我給您一個態度而已。」癸翟趕忙向秦朗繼續表忠心,「這一門功法,只是錦上添花而已。其實,我能夠在這個血色虛空中生存下來,關鍵還是在於另外一個法門——血肉寄生術!只要有一滴鮮活的血肉,我都可以寄生其中,然後頑強地生存下來。」

癸翟趕忙向秦朗獻上了這一門詭異的功法。當然,秦朗不介意癸翟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這一門功法,但是這一門功法的確是非常不錯,修鍊了之後,幾乎就跟不死小強一樣。就算是在血色虛空中,也時常碰到一些碎掉的血肉,那麼能夠在血肉中寄生存活,好像也是一個不錯的保命方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