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歐陽撤性感的笑了一下,摸着她驚慌的小臉。她有必要這麼驚慌嗎?她說的話有那麼恐怖嗎?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我說,你以後留在我身邊?”

“我留在你身邊?那是什麼意思。”可可懵了,有些不解。

這個男人究竟是想說什麼。

歐陽撤捏着她的小臉,“就是你聽到的意思,你不是喜歡我嘛,以後你就留在我身邊。”歐陽撤沒說的那麼明白,他也不善於表白。

如果這是一段感情,那麼他希望可以自然的發展。

方可可睜大了眼睛看着他,雖然不是很懂,但是她心底卻是很開心。

“那麼……我們可以一起去約會嗎?”可可期待的問。

“你想去約會?”

“恩。”可可點點頭,“我想去看電影還想去吃好吃的,可以嗎?”

他問的是那麼的小心翼翼,看着歐陽撤心裏暖暖的,癢癢的。

她的小眼神寫滿了期待,讓他不忍心拒絕。“好,你想去就去。”

“真的嗎?”可可有些不相信,“可是你有時間嗎?”

“當然了。”歐陽撤點點頭,嘴角不禁笑了一下。

聽見可以去約會,可可不禁笑了一下。“好了,你快點進去,我給你煮麪。”

看着她又開始忙了,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別忙了,我已經吃過了。”

“吃過了?”可可有些失望,“我還做了好多好吃的呢。”

“那明天可以吃。想知道是今天晚上去了哪裏嗎?”他勾起她的下巴問着。

可可不解的眼神看着、他,“你不在去了舞會嗎?對哦,你去參加舞會了,當然會吃東西了。我真是笨啊。”她打着自己的小腦袋。

歐陽撤拉過她的手,不禁笑了一下,“幹嘛虐待自己。我今天沒去參加舞會,而是回美奶奶家了。”

嘎?

方可可徹底的愣住了,“你會奶奶家了?爲什麼啊?你不是說你不會來了?”

“是啊,原本的不會去的,可是聽見某人讓我回去,我就回來了。結果,看見某人不在,真是可惜。”歐陽撤故意聳聳肩,露出一臉失望的樣子。

說真的,開始沒見到這個女人,他真的很失望,以爲她又和黎莫亞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心變得狹隘了。直到回來,看見可可,他心裏莫名的開心起來。

可可的臉不禁紅了,聽見他爲了自己的話兒回來,她的心變得開心起來。 可可看着他,又看看時間。“時間不早了,我想回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還是尷尬,總覺這件事來得太突然了。

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所以她想趕緊離開。可是誰知道,她才走出去幾步,馬上被歐陽撤拉住。

“這麼晚了,你還走?”歐陽撤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可可的身子一震,“那……我不回去奶奶會擔心的。”

“是嗎?可是我奶奶說了,你今晚不回去了。”

“什麼?”可可驚訝,看着他不懷好意的笑,她的臉瞬間紅了起來。“你怎麼這麼壞,很過分耶。”

歐陽撤不禁挑了一下濃眉,“我什麼都沒做,你就說我話,看來我做些什麼,對不起這個壞字。”說着,歐陽撤一把抱起方可可朝着客廳走去,把她放在沙發上。

“喂,你想幹嘛?”可可臉紅的看着他,一顆心緊張的跳動着。

歐陽撤邪惡一笑,把他固定在自己的身上,“你不是說我壞,我讓你下知道我有多壞。”說着,歐陽撤低下頭吻上她的脣,帶着侵略的味道,絲毫不給可可抗拒的機會。

她的味道真的很甜,像是總也吻不夠一樣。

可可被吻得暈不呼呼的,一顆心跟着他一起跳動着。

時間似乎聽了下來,可可知道自己中途昏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在浴缸中。

感覺到身後有人抱着自己,她心口有些發沉。

“你醒了?”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可可羞愧的點點頭,把頭低下。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笑了一下。

“怎麼了?害羞了?”

方可可咬着脣不語。

她這個樣子着呢可愛,像只小貓一樣。他愛憐的摸着她的頭,扳過她的臉吻上她的脣。

“都這麼熟悉了,大家坦誠相待了,你還害羞?”

方可可不滿的看着他,“你真不害臊,我是女孩子啊。”這個男人真是的,一點也不懂風情。

歐陽撤低低沉沉的笑了一下。

“知道嗎?你剛剛昏了過去,你的身子骨很弱,應該多吃點。”歐陽撤的手在她的胸下游走,一直在、佔便宜。

方可可身子一陣,想掰開他的手,可是一點用也沒有。

她沒好氣的看着他,“我會暈倒還不是你的害的。”這個男人的**似乎很強,每次就把她弄昏。

歐陽撤低低沉沉的笑了,是啊,他的**似乎變強了,但是這寫都是在遇見這個女人之後,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對一個女人這麼大的渴求。

“撤。”

“恩?”

“白天我和奶奶逛街的時候看見了我哥哥。”可可咬着脣,覺得這件事應該和歐陽撤說一下。

“哦?你哥哥不是在做生意?不是有來向你借錢吧。”

“纔不是呢,我哥哥現在已經變好了,看見他的時候,他就是在談生意。”可可笑了一下,想到哥哥的變化,她真是的很開心。

“那是好事。”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而且奶奶還邀請我哥哥去家裏吃飯,不知道奶奶爲什麼這麼做。”關於這個可可有着不解。

歐陽撤聽着她的話,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奶奶請了可可的哥哥?

這個的確有些奇怪,但是奶奶的想法向來不是一般人能弄明白的。

“不知道就不要再想了。”他在她耳邊說,“不如讓我們想想現在的問題。”

“什麼問題?”可可不解。

三日之後,方磊來到歐陽老夫人的老宅。

我的海員生涯2:毅種循環 在此之前,方磊從來沒見過這麼大氣的別墅,真是很壯觀。

“可可,住在這裏的是什麼人?”方磊好奇的問。

“就是我之前老闆別墅的奶奶。”

“歐陽氏集團嗎?”他也是做生意才知道歐陽氏集團的。

“是啊,你也知道哥哥?”可可好奇的問着。

“恩,最近在做生意,所以瞭解一些。 ”方磊緩緩的說着。

可可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大哥,“大哥,你真是的越來越厲害了。”

方磊笑了一下摸了一下她的頭,“你啊,學會拍馬屁了。”

方可可不好意思的吐吐舌,接着和方磊一起走進別墅。

“奶奶,我大哥來了。”

方磊坐在客廳裏的白色沙發上,看着對面的老人,而此時可可正好去客廳切水果。

“方先生……”

“老夫人還是叫我方磊吧。”方磊對於那先生的稱呼有些不習慣。

方老太太點點頭,嘴角笑了一下。

“好,那我就叫你方磊。對了,你是可可的大哥?還有其他兄弟姐妹嗎?”方老太太不經意的問着。

其實這次讓可可的哥哥來也是想知道一下可可的家境。

雖然她不在乎門當戶對,可是也要對方家世想清白的。起先還擔心可可的哥哥人品問題,可是今天見面發現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這個她也可以稍

稍的放心了。

“家裏就我和可可兩個兄妹。”

“那……你們的父母呢?”

被問到了這個,方磊的心一顫。

有些事情是自己永遠不想提起的,如果可以忘記,希望有一輩子都可以忘記。

“我母親已經過世了,至於父親……他也過世了。”那個人渣有和沒有都是一樣的。

“這樣啊,你可可是你一直在照顧了?”

方磊點點頭,“可可很乖的,很聽話,小的時候吃什麼東西用什麼東西都先問問我。”想到聽話的可可,方磊不禁笑了一下。

他一直沒有忘記母親的遺言,就是好好的照顧可可。他努力的做着,雖然日子很苦,可是可可是他僅有的親人了。

歐陽老夫人點點頭,嘴角微微的揚起。

這個時候,可可端着水果走了過來。

“奶奶,可以吃水果了。”可可把切好的水果放在桌面上。

“好好。”歐陽老太太點點頭,看着可可,“可可,請不哥哥水果。”

“恩,好的。”可可點點頭,看着一邊的方磊,“大哥,吃水果,這些水果很新鮮很甜的。”

“好。”

“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可可低聲的說,然後想到什麼。“奶奶,撤回來嗎?”

歐陽老夫人喝着茶,嘴角抿着笑。“你這丫頭,撤回來你不知道了嗎?”

這幾天她的大孫子可是天天回來呢,弄得她這個老人家很是開心呢。

可可的臉紅了起來,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結果晚上吃飯的時候歐陽撤併沒有回來,可可有些失望。

哥哥是她生活中最親的人,而歐陽撤則是她最喜歡的人,她很希望他們可以見面。

吃過晚飯之後,方磊離開了,知道九點多,歐陽撤纔回來。

客廳裏做着的是歐陽老夫人。

“奶奶。”

“回來了?晚上怎麼沒回來吃飯?可可做了很多吃飯的。”

“晚上有些事情。”歐陽撤俊臉上沒什麼表情。

“你這個孩子,就算不會來也來一個電話啊,還得可可一直等你。”

“是嗎?”歐陽撤淡然的笑了一下,他大概知道奶奶爲什麼要可可的哥哥回來吃飯了。他是不想回來,只是覺得還不是時候。

“奶奶,可可呢?”因爲一直沒見到那個小女人,歐陽撤不禁問了一下啊。

“哎,那個孩子在樓上的房間裏,八成是生氣了。”歐陽老夫人淡淡的說着。

生氣?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我上樓看看她。”接着,歐陽撤朝着樓上走去。

歐陽撤走進來,看見可可坐在牀上,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他嘴角不禁笑笑,朝着她這邊走來。

“看見我回來不迎接一下?”歐陽撤坐在她身邊,不禁笑了一下。

方可可轉過頭看着他,不禁眨了一下眼睛,“你回來了。”淡淡的聲音有着一絲平淡無奇,聽出說的什麼喜悅之情。

歐陽撤看着她不禁皺了一下眉頭,這個小丫頭不會真是的生氣了吧。

“怎麼?我回來晚了你在生氣?我今天……”

“沒有啊。”可可打斷他的話,勉強的笑了一下。“我沒生氣啊,我幹嘛要生氣。我知道不公司很忙,沒關係的。對了?你吃飯了嗎?如果沒吃的話,我去給你熱飯。”說着可可就要起身,但是馬上被歐陽撤一把抓住。

歐陽撤看着她的小臉,不禁皺了遊一下眉頭。

似乎她的樣子是真是的在生氣。

“我不餓。”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哦。”可可低着頭不看她的臉。

歐陽撤勾起他的下巴,看着她沒什麼精神的笑臉,不知道爲什麼看見她這樣的神情,他的心情很不好。

歐陽撤嘆了一口去,“我今天真的有事,公司的事情很忙。而且……你知道哥哥爲什麼要你哥哥來嗎?”

聽着歐陽撤的話,可可有着不解。

“奶奶似乎有意撮合我們。我很不喜歡這種方式,有些事情順其自然的還是比較好一些。”他不想重蹈覆轍,不想歷史重演。

所以很多事情,他不想看的那麼重。

他覺得現在這個樣子很好,不需要在改變什麼。

可可勉強的笑了一下。“你是不喜歡這種方式,還是不喜歡我?”

因爲他從來沒說過喜歡自己,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廂情願。雖然她不認爲這有什麼,但是兩個人在一起還是要有互動。

她不知道自己算什麼,和他有了最親密的關係,住在他奶奶的家,用的穿的吃的都是最好的。而且,他對她的態度已經不再向以前一樣了。

她以爲一切會變得美好起來。

可是直到今天哥哥來家裏吃飯,因爲這個男人沒出現,讓她心裏很難過。也因爲哥哥和自己說了一番話:

–可可,雖然哥哥不知道你和這家人究竟是什麼關係,但是可以看出這家是大戶人家。哥雖然是不反對你和這家來往,但是我們是什麼樣的家庭你應該知道。我只是不想你受傷,可可你應該學會保護自己。

哥哥的話讓她明白了一些道理。

她看着歐陽撤,“我很想找個人談戀愛,可是那個人不是你,雖然我喜歡你,但還是不可以。我們不相配,我不想當灰姑娘。”呼,終於說完了,這次表達的夠清楚了吧!

她心口很痛,真的很痛。

她的話讓歐陽撤不悅的皺起眉頭,似乎有着一絲不滿。他的黑眸定在她一啓一合的脣瓣上,心癢難搔的伸手扣住她尖潤的下顎,狂囂霸氣的脣不客氣的掠奪她誘人的甜美。

可可的心一顫,直到歐陽撤放開她。“你當我是什麼?說喜歡我的是你,誰不想在一起的也是你,方可可,你把我當什麼了?”

方可可咬着脣,不知道要怎麼說。

看着歐陽撤生氣,她心中更是有着不解,這個男人爲什麼要如此生氣?

“我沒把你當什麼,以前是老闆,以後你是歐陽老夫人是孫子,我照顧歐陽老夫人,你自然也是我的主子。”

她的話讓歐陽撤更加生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