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歐陽志遠說著話,沖向了自己的路虎越野車,寒萬重在後面跟著。

2021 年 1 月 17 日

沈朝龍看著歐陽志遠,心道,志遠的人脈還真不一般,竟然認識湖西市委書記宋光明,呵呵,海洋不凍港的工程,自己可以佔一份了。

湖西礦務局集團的煤業化工基的甲醇精細化工廠爆炸的時候,湖西市委正在開常委擴大會議,會議的日程,就是海陽不凍港的建設問題。

大家正在熱烈討論著,猛烈的爆炸聲,接二連三的傳來,會議室劇烈的晃動著,玻璃窗戶發出嗡嗡的轟鳴,如同地震一般。

所有的常委們都嚇了一跳,但領導們的鎮靜功夫,都是一流的,沒有人站起來逃跑。

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宋藝林反應的極快,他沖向了窗戶,看到滾滾濃煙和火光是從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方向傳來的,他立刻大聲道:「是開發區。」

市委書記宋光明的臉色一變,這麼大的劇烈爆炸聲,這個事故,肯定不小。宋光明立刻大聲道:「馬上聯繫消防和醫院,趕往現場,組織救援。」

負責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彭茂水臉色一變,這麼猛烈的爆炸,就怕要死人,只要死了人,自己主管的是工業,自己的責任就大了。

彭茂水立刻站起來大聲道:「宋書記,我到現場參加救援。」

宋光明點點頭道:「你馬上過去。」

彭茂水急沖沖的跑下樓去。

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王盛舉立刻拿出了電話,聯繫負責消防的副公安局長張廣偉,讓他親自指揮救援。

負責衛生、教育的副市長高鵬,在聯繫醫院,讓醫院排出搶救車和大夫,趕往開發區。

這時候,辦公室主任宋藝林已經收到爆炸的地點了。他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跑道宋光明面前道:「宋書記,是湖西礦務局集團煤業化工基的甲醇精細化工廠爆炸,傷亡重大。」

宋光明一聽,腦袋翁的一聲響了起來。

竟然是甲醇精細化工廠爆炸?而且傷亡慘重?

宋光明立刻看著市長關占平道:「關市長,你在這裡指揮,我去現場。」

關占平連忙大聲道:「宋書記,我去現場吧,您在這裡指揮。」

宋光明大聲道:「聽從命令。」

宋光明說完,大步沖向樓下。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一看宋書記親自去了現場,他立刻跟了過去。

市長關占平看著宋光明的背影,他的眼角里閃過一絲狂喜,但這絲狂喜,只是一閃而沒。

關占平大聲道:「所有的人,各負其責,全力配合這次事故的救援。」

主管工業,兼任湖西礦務局集團董事長的副市長彭茂水,一聽是自己的礦務局下面的甲醇化工廠爆炸,而且死傷慘重,他的臉色頓是一片蒼白。

我的天哪,這怎麼可能?甲醇雖然是最容易爆炸的極其危險產品,但保護措施極其的到位,怎麼會發生爆炸?

副市長彭茂水立刻衝出了會議室,趕往開發區的精細化工廠。

湖西礦務局集團煤業化工基地甲醇精細化工廠的爆炸現場,一片狼藉,到處是濃煙、烈焰和哭喊聲。

爆炸是從實驗室開始的,接著就是實驗室附近的幾個儲存甲醇的大鐵罐開始爆炸。

十幾輛消防車和救護車在忙碌著。

宋光明在車上接到了女兒宋佳佳的電話,他從佳佳的口裡,得知歐陽志遠竟然在湖西,他知道,歐陽志遠的醫術高明,無人能比,他立刻給志遠打電話,請求志遠幫助搶救傷員。

宋光明不會說客氣話,他知道,志遠一定會答應的。

果然,歐陽志遠一口答應趕過來。宋光明知道,事故的大小,是從死亡的人數來定的,歐陽志遠在這裡,一定會能搶救很多人的。

歐陽志遠的路虎越野車趕到開發區的甲醇精細化工廠的時候,路口已經被公安警察封鎖,拉上了警戒線。

兩個警察示意這裡不能通過,讓歐陽志遠回去。但救人要緊,時間就是生命。歐陽志遠毫不猶豫的開車沖了過去,後面的寒萬重跟了過來。

趕到現場,歐陽志遠看到十幾輛消防車在滅火,幾輛救護車停在旁邊,醫護人員在快速忙碌著。

歐陽志遠看到了市委書記宋光明和常務副市長方明海。


「宋書記,我來了。」

歐陽志遠衝下越野車,來到宋光明面前。

宋光明立刻大聲道:「方市長,你帶志遠去搶救傷員,所有的傷員讓志遠先看。」

「好的,宋書記。」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連忙帶著歐陽志遠快步跑向救護車。


幾輛救護車旁邊,醫生和護士忙著救護傷員。

歐陽志遠看到了湖西人民醫院的醫生項永臣和一位五十多歲的老醫生,在給一位滿身是血的傷員,快速的檢查著。

方明海大聲道:「趙院長,我給您找來一位好幫手。」


項永臣和人民醫院的院長趙永福抬起頭來,看到了方市長帶著一位年輕人跑了過來。

「歐陽縣長!」

項永臣看到了歐陽志遠,頓時大喜。他在飛機上,見到過歐陽志遠救治市委書記宋光明的整個過程。歐陽志遠竟然在湖西市。

歐陽志遠忙到道:「項醫生。」

項永臣連忙道:「趙院長,這位就是龍海市的歐陽縣長,我給你說過的,他的醫術極其的高明。」

趙永福是聽項永臣說過歐陽志遠的醫術,但沒想到,歐陽志遠竟然這樣年輕,而且還是運河縣的縣長。

趙永福沒有說任何的客氣話,大大聲道:「歐陽縣長,快過來,你給這位傷員檢查一下。」

歐陽志遠看到了趙永福眼裡的那絲不信任。他快步走到傷員面前,一把抓起了傷員的手腕,手指搭在這人的脈門上。

「這人左肋骨斷了兩根,斷骨刺傷了左肺,必須儘快手術,右大腿骨折,我給他複位。」

歐陽志遠熟練地檢查著,一遍快速的解開病人的衣服,露出他的胸口,果然看到他的左肋骨一片青紫,斷了兩根。歐陽志遠的雙手一吸一揉,再一按,手法極其的熟練,兩根斷了的肋骨,瞬間複位。

歐陽志遠拿起剪刀,剪開病人的右大腿,病人的右大腿果然骨折,而且錯位。歐陽志遠雙手微微一拉一合。

「咔嚓!」一聲骨頭的摩擦聲響起,斷開錯位的骨頭,在剎那間複位。

南州中醫協會會長柳出塵的柳氏接骨手法,歐陽志遠已經得到真傳。

項永臣和院長趙永福看的眼花繚亂,目不暇給。我的天哪,好熟練的接骨複位手法。

歐陽志遠大聲道:「十分鐘內,立刻做開胸修復肺部手術,要快,防止內出血。」

趙永福立刻道:「進一號救護車的手術台。」

護士快速的抬著病人,進入了救護車裡的手術室。

歐陽志遠的熟練正骨手法和探查傷情的速度,讓院長趙永福極其的佩服。

他一把握住歐陽志遠的手道:「歐陽縣長,不錯,你這手法跟誰學的?」

歐陽志遠笑道:「南州中醫協會會長柳出塵前輩是我師傅。」

趙永福失聲道:「柳氏接骨的傳人?柳老?」

歐陽志遠道:「正是他老人家。」

趙永福大聲道:「志遠,太好了,有你在,很多病人能及時的搶救。」

剛說到這裡,四五個人又抬著一位傷者,沖了過來。

「大夫,快救人!快救人呀!」

一位年輕的女子跟在後面,淚流滿面、聲嘶力竭的哭喊著。

歐陽一看,心裡一沉,這是一個極其危重的病人,臉色鐵青,嘴裡正在向外涌著血塊。

這人被炸的已經沒有了呼吸。

趙永福院長看著這人已經沒有了生命的跡象,沉聲道:「就怕沒救了。」

那個年輕女子一聽說沒救了,嗷的一聲,暈了過去。

這位傷者,是這個女人新婚不久的丈夫,兩人結婚才三個月。

歐陽志遠大叫道:「人工呼吸,心肺復甦。」

歐陽志遠一伸手,捏開病人正在向外狂涌血塊的嘴巴,手指一伸一旋,幾塊烏黑腥臭的血塊,被歐陽志遠摳了出來。

然後,他毫不猶豫的對著傷者的嘴猛吸一口。又是幾塊血塊被歐陽志遠吸進自己的嘴裡。

「噗!」

歐陽志遠強忍血腥味,吐掉口中的血塊。

歐陽志遠這是在清理病人的口腔和呼吸道,以便做心肺復甦。一位護士快速的端來一杯水,讓歐陽志遠漱口。

歐陽志遠根本來不及漱口,手指一彈,一個又尖又長的銀針,刺進了病人的眉心,歐陽志遠快速的扣壓著病人的胸口。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哼!」

病人嘴裡發出一聲悶哼,猛一張嘴。

「噗!噴出一口鮮血。這一口淤血噴出來,病人的胸口終於開始起伏,自主呼吸起來。

「嘩!」

周圍的大夫和護士門,看到歐陽志遠成功的把病人搶救過來,他們拍著手掌,臉上露出了極其佩服的神情。這位大夫竟然用嘴給傷者吸血塊,不怕臟呀。

歐陽志遠大叫道:「不要拔掉那根銀針,開胸探查心肺肝的損傷,有內出血。」

趙永福大叫道:「進二號救護車的車手術台。

這時候,又有幾輛救護車趕到。整個湖西市所有的醫院裡最好的醫生和救護車,都趕了過來。

趙永福和項永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已經失去生命跡象的這個人,竟然被歐陽志遠搶救了過來,真是不可思議呀。那根銀針起到了什麼作用?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看著歐陽志遠用他那精湛的醫術搶救病人,他的眼裡露出震驚的神情。歐陽志遠的醫術真高,死人竟然能救活。

那位暈過去的年輕女子,在醒過來后,看到了歐陽志遠救過來了自己的老公,她跑過來,撲通一聲跪在了歐陽志遠的面前,砰砰砰的磕了幾個響頭,哭喊著大聲道:「謝謝您,大夫,謝謝您救了我的丈夫。」

歐陽志遠連忙拉起這個女人道:「到救護車外等候你丈夫吧。」

寒萬重看著歐陽志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志遠竟然有這麼精湛的醫術?

常務副縣長方明海親自端來一杯水,遞給歐陽志遠道:「歐陽縣長,漱漱口。」

歐陽志遠接過水杯,漱著嘴笑道:「謝謝方市長。


這時候,游思雨扛著攝影機,發現了歐陽志遠,小丫頭立刻對著歐陽志遠拍攝起來。

又有幾名傷者被抬了出來。歐陽志遠馬上又開始搶救病人。

三個小時后,大火終於被撲滅,抬出來三具屍體,五人失蹤,傷三十多人。失蹤的那五個人,估計生還的可能不大。

一直到晚上,歐陽志遠才停止了搶救,現場再沒有發現傷者。

歐陽志遠沒有想到,自己會在湖西市搶救人。

歐陽志遠從死亡線上,拉回來十幾個重症病人。如果歐陽志遠不在這裡,死亡人數最低要增加六名。

負責衛生、教育的副市長高鵬,走向歐陽志遠,握住了志遠的手道:「歐陽縣長,你辛苦了,我代表湖西市市政府,感謝你的幫助。」

歐陽志遠笑道:「高市長,我首先是個醫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職,你不要客氣。」

高鵬道:「走,咱們先到市政府招待所休息一下,洗個澡,再吃飯。」

高市長這樣一說,歐陽志遠這才感到自己餓了。上午在酒店就沒吃好,又忙了一天,還真餓呀。

歐陽志遠道:「還真有點餓。」

高市長笑道:「晚上儘早吃飯,吃過飯後,好好的休息。」

所有參加搶救病人的醫生,都被安排在市政府招待所最好的房間,副市長高鵬親自安排晚餐。

歐陽志遠和寒萬重來到自己的房間后,志遠準備洗澡刷牙。

寒萬重看著歐陽志遠,眼裡露出一種崇拜的神情。

歐陽志遠笑道:「寒萬重,你看著我幹嘛?」

寒萬重笑道:「你的身手極好,想不到,你竟然還有一身一流的醫術,還有一顆善良的心。」

歐陽志遠道:「我是醫生出身,先救人,再做官。」

寒萬重道:「你在搶救第一個傷者的時候,竟然用嘴給那人吸血塊,要是我,做不到。」

歐陽志遠道:「醫者父母心,我不這樣做,那人就會死,人的生命第一。」

寒萬重道:「現在象你這樣的醫生,已經不多見了,幾乎沒有,很多的醫生都嫌病人臟。用嘴給病人吸血塊,根本不可能了。」

歐陽志遠笑道:「還是好人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