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歐明宇說:「這本都是我和白墨的照片,我們關係比較好,所以拍照比較多。小濃濃,來你看下一本。」

2020 年 10 月 30 日

結果下一本翻開也全都是白墨。

艾濃濃此刻已經腐眼看人基了。

原來你是這樣的歐明宇!

歐明宇還在念念碎,「咦,怎麼這一本還是白墨啊?不可能啊,我們什麼時候拍了這麼多的照片了……」

你不用解釋了,我們都懂的。

這時候,公寓的門鈴響了。

盛雪落蹭蹭蹭的跑去開門,驚喜道:「小星辰好久不見,你長高了呢!」

艾濃濃猛地抬起頭來,一眼就看到長腿邁進玄關的高大男人。

外面的雨還沒有停,孟星辰的身上不少沾了雨水,高檔手工定製西裝的肩膀都濕了。

英俊的臉上矜貴冷漠,讓人難以察覺出他的任何情緒。

盛雪落還在那裡逼逼叨,「我和你大哥去環遊世界這三個月你有沒有想我們啊?放心吧,我們給你帶了禮物的……」

孟星辰的黑眸直直地落在不遠處在沙發上坐著的女孩身上。

而歐明宇則是坐在她的身邊,四周還散亂著放著好幾本相冊。

歐明宇正獻寶似的拿著一本相冊翻給艾濃濃看。

總之,這畫面看起來就好像是女孩第一次去男孩家裡,而男孩在獻殷勤……

孟星辰渾身的氣場頓時就變得森冷,凍得挨著他站的盛雪落莫名的哆嗦了下。

「咳咳……那個小星辰,你大哥在書房等你,你過去找他吧!」盛雪落趕緊說。

孟星辰看向了艾濃濃,「家規第十三條是什麼?」

艾濃濃條件反射的回答:「放學后不得在外面逗留,必須立刻回家。」

說完之後,她才反應過來,磕磕絆絆地說:「先、先生,我不是……」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

艾瑪!

原來孟星辰喜歡這一口啊!

孟星辰的臉色很不好,語氣嚴厲,「你家規倒是背得溜,執行力怎麼這麼差?」

艾濃濃自知理虧,她不該隨便就跟人走了。

可誰知道他還有個雙胞胎大哥啊,長得那麼像,她還以為就是他本人呢!

歐明宇看到艾濃濃不說話了,覺得自己的粉絲被人給欺負了,他這個做人偶像的必須要站出來給粉絲撐腰。

所以這貨一手叉著腰,一手放在艾濃濃背後靠的沙發,「孟星辰,你這麼說我就不愛聽了。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小濃濃可是我的粉絲,粉絲來見偶像怎麼了?你幹嘛對小濃濃這麼凶,萬一嚇到她了怎麼辦?」

孟星辰終於看向了歐明宇,吐出的每個字都彷彿是在宣誓主權,「我是她的監護人,我收養了她,所以她的一切都由我說了算。」

歐明宇:「這麼說,你是她的家長?」

孟星辰:「嗯。」

歐明宇這貨立刻就咧嘴笑了,哥倆好的跑過去拍孟星辰的肩膀,「實在是太好了!既然你是小濃濃的家長,那下周我的電影首映會,你就帶著小濃濃一起來看吧!」

孟星辰斜睨了這貨一眼,「我一直在培養濃濃高雅的品味。」

歐明宇:「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的電影不高雅嗎?」

孟星辰給了他一個自己領會的眼神,長腿邁開走到艾濃濃的面前,黑眸快速掃了一眼她正在看的相冊。

語氣微微不悅,「以後這種辣眼睛的東西少看。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帶你回家。」

艾濃濃點頭:「哦。」

孟星辰大步走去了書房。

書房裡,孟星寒正在等他。

兩個面容有七八分相似的男人一起出現在同一個空間里,帶來了雙倍的賞心悅目。

「回來了?」孟星辰先開口。

「嗯。」孟星寒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坐。」

落座后,孟星寒道:「我聽白墨說,你身體里的毒素髮作越來越頻繁了?」

孟星辰嘲諷的笑了下,「不過是舊傷罷了。」

孟星寒沉吟了下,「孟元真那邊有什麼動靜?」

「他現在把那對母子都放到明面上來了,看來是不準備再藏著了。可惜那個孟南城那個小孽種天生就是個病秧子,孟元真這些年做過的孽,都統統報應在孟南城那個小孽種的身上了!」

孟星寒微微皺眉,聽著孟星辰一口一個小孽種,就知道他有多恨孟元真,連帶著那對母子也一起恨上了。

「星辰,我提前結束旅行回來,是因為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孟星辰見他面容肅穆,忍不住問:「什麼事情?」

孟星寒說:「我和雪落環遊世界的時候……」 孟星寒沉吟了一下,「曾經有一天,我發現我的身體出現了變異的情況。」

「什麼?」孟星辰吃驚不小,「是怎樣的變異?」

……

孟星辰和孟星寒談完話出來,一眼就看到了歐明宇還在殷勤的讓艾濃濃看相冊。

看到孟星辰出來,艾濃濃一臉的如釋重負,趕緊跑過去,「先生,你出來了,我們回家吧?」

歐明宇滿臉的遺憾,「小濃濃你這就要走了啊?相冊你還沒有看完呢!」

艾濃濃是真的無力吐槽了。

日租:一日老公不打折 歐明宇一連給她看了七八本相冊,全都是白墨和歐明宇的各種合照。

艾濃濃覺得她不是在看相冊,而是被強行塞了一個晚上的狗糧。

但是看在歐明宇對她這麼熱情的份上,她比愛面上依舊很乖巧禮貌的回答,「今天有點晚了,下次再看吧!」

聽到還有下次,孟星辰的眸色微沉,忽然上前一步,好巧不巧的皮鞋就剛好踩在了歐明宇穿著拖鞋的腳上。

歐明宇抱著腳不停地跳,「哎喲我的腳斷了!」

「不好意思。」孟星辰很不走心的道歉,直接朝著艾濃濃伸出手,「該走了。」

艾濃濃手裡抱著好幾個盒子,全都是盛雪落給她的,說是環遊世界帶回來的禮物。

艾濃濃本來不想收的,畢竟也不熟,又是第一次見面。

可是架不住盛雪落太熱情了。

她原本還以為他們找上門,是要讓她離開孟星辰,還會用錢來打發她。

豪門大戲不都是那麼演的嗎?

可是劇本卻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樣,孟星寒冷冷淡淡的,沒有和她說話,卻也沒有對她表現出厭惡。

盛雪落特別熱情,一直拉著她,問她要不要吃東西。

歐明宇……

呃,這貨幻滅了。

這幾個人都對她很好,沒有把她當成是外人。

這讓從小就缺失親情的艾濃濃心裡覺得暖暖的。

她覺得先生的家人不錯啊,可是為什麼都沒有聽先生提過他有個哥哥呢?

當孟星辰伸出手去的時候,才發現艾濃濃的手上抱滿了禮物。

他很不悅的皺了皺眉,但並沒有表露出什麼情緒來。

他維持著朝著艾濃濃伸出手的姿勢,只是手的方向變了變,從艾濃濃的手裡接過了她抱著的禮物。

「你挽著我的手臂,外面還在下雨,地很滑。」

男人性感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艾濃濃只覺得像是一陣熱風輕撫過,耳朵根都酥酥麻麻的。

她彷彿被蠱惑了一般,連一秒鐘的思考都沒有,就點了點頭,抬起小手準備挽住他的手臂。

被孟星辰踩了一腳,現在總算是緩過氣來的歐明宇伸出爾康手,「小濃濃,你的東西忘記了!」

艾濃濃下意識的扭頭,才發現自己的包包忘記了。

本來準備挽住孟星辰的小手在半路轉了個彎,去抓了歐明宇遞過來的包包。

孟星辰眼看著這一切的發生,眼眸一沉。

剛才的那一腳還真是踩輕了!

「你的包包里裝了什麼啊,怎麼這麼重……」歐明宇的話音未落,結果一不小心包里的獎盃就落下了了。

「哎呀!」艾濃濃驚呼一聲。

好在歐明宇身手敏捷,馬上就接住了。

「A大五十年校慶最佳表演優秀個人獎……」歐明宇念出獎盃上面的字,高興地看著艾濃濃:「原來你也喜歡錶演啊?有沒有興趣走演員這條路?你可以簽約我的個人工作室哦!」

孟星辰淡淡道:「她沒興趣,而且就算有興趣,也不會去你的小工作室。」

歐明宇頓時炸了,「什麼小工作室?白墨說了,今年就把我的工作室擴大兩倍!」

孟星辰看向艾濃濃:「我不是告訴過你嗎?不要和有奇怪興趣的人來往。過來,我們回家。」

艾濃濃:所以,那個白墨和歐明宇真的有一腿嗎?

這可真是驚天大料啊!

不過她是個有節操的人,絕對不會發到微博上去的。

艾濃濃非常乖巧的道別,然後果斷跟著孟星辰離開了。

在回去的路上,艾濃濃很是好奇,「先生,那位真的是你的大哥嗎?怎麼都從來聽你提過?你大哥大嫂他們人好好啊……」

孟星辰沉著臉,「不該問的別問。」

艾濃濃撇了撇嘴,什麼嘛,大哥大嫂人明明就很好啊!

先生到底是在生什麼氣嘛!

回去別墅之後,艾濃濃很開心的哼著歌下車。

把鞋子隨便踢開,抱著禮物興沖沖的衝到了客廳,毫無形象地坐在地毯上,準備開始拆禮物。

孟星辰皺眉:「你這是什麼姿勢?你的禮儀課都白上了嗎?」

艾濃濃條件反射的從地毯上爬起來,在沙發上坐好,小腰挺得筆直。

「眼睛不許看禮物。」孟星辰冷冷道:「眼睛看著我。」

艾濃濃只好把眼睛看向孟星辰。

先生這張臉還真是超高顏值啊,不管看多少次都讓她有些把持不住……

男人在她的對面坐下,長腿優雅的交疊,視線落在她的小臉上,「眼睛在亂瞟什麼?你學的規矩都被狗吃了?」

「沒有……」

孟星辰的嗓音驀地一沉,「沒有?」

艾濃濃急忙搖頭:「不是,我有在看你。」

孟星辰的臉色稍微緩了下,但是很快就又冷了下去,「知道錯在哪裡了?」

艾濃濃一臉懵逼,「我做錯什麼?」

孟星辰:「還問我?你自己反省!」

艾濃濃心想,該不會是她剛剛在先生的家人面前沒有表現好,所以先生覺得她是丟人了吧?

對,一定是的!

先生剛才不是還一直強調她的禮儀嗎?

艾濃濃說:「我剛剛在歐男神面前有很注意禮儀的啊,我還說我是他的粉絲來著……」

孟星辰的臉色越來越黑,艾濃濃後面的話也不敢說了,只能吞回到了肚子里。

她心想果然是因為她的禮儀,先生肯定覺得她的禮儀課都白上了,可她已經在努力了啊!

孟星辰對上了女孩委屈的小表情,危險的眯起眼睛,「你說歐明宇是你男神?」

才不過見了一面而已,就成了男神?

歐明宇那種娘炮,算是哪門子的男神!

濃濃年紀小小的,怎麼會品味這麼差!

孟星辰看著面前的女孩,眼神瞬間就變得有些陰沉,「你剛才說什麼?」

艾濃濃有點小緊張,但是還是硬著頭皮說:「我說歐明宇是男神啊!現在的明星不是都叫男神、女神的嗎?」

強大的求生欲讓她去掉了「我的」兩個字。

孟星辰的臉色越發黑沉,「你就那麼喜歡歐明宇?」

如果濃濃說是,他不敢肯定自己會不會對歐明宇出手。

只是歐明宇是孟星寒的心腹,如果他出手的話,在孟星寒那邊不好交代。 孟星辰斜睨著她,一副過來人的語氣,「你年紀還小,會誤入歧途喜歡一些亂七八糟的明星偶像,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說過放學后不許在外面逗留,必須直接回家,你背了那麼多遍的家規,居然都記不住,還隨便跟人走了,嗯?」

艾濃濃立刻辯解,「我不是隨便跟人走的,是因為你大哥和你長得實在是太像了,我才會把他誤認成了你,所以我才會跟著他們上車的。後來我聽見……大嫂給你打電話了,你也說了馬上會去接我,所以我才會跟著他們去歐明宇的公寓的。」

聞言,孟星辰緊皺的眉頭微微一松,可是一想到歐明宇對艾濃濃那副諂媚討好的樣子,臉色頓時又沉了下來。

孟星辰忽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斜睨了艾濃濃一眼,語氣比剛才更加嚴厲了,「不要找這些借口,你現在就回房去給我好好反省,寫一篇一千字的檢討過來給我檢查,寫不完不準睡覺!」

艾濃濃回了房間,抓起了床上的玩偶小兔子撒氣,把小兔子的PP一通狂揍之後,總算心情恢復了那麼一丟丟……才怪!

她都要氣炸了!

不就是上了他大哥大嫂的車嗎?

再說了,那是陌生人嗎?那可是他的大哥大嫂啊!

如果不是因為跟他有關係的人,自己才不會隨便上別人的車呢!

艾濃濃的心裡很不服氣,她明明就沒有做錯什麼,先生不分青紅皂白的就罵了她一頓,還要讓她寫檢討書。

明明知道她辛辛苦苦準備了那麼久的話劇,今天在校慶日上台表演,他也沒有去看。

見到她之後,也沒有問她表演得怎麼樣,連她是否得了獎都沒有關心過。

就連第一次見面的歐明宇都看到了她的獎盃,問她是不是得獎了呢!

她才不信先生沒有看到!

可是先生卻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說!真是過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