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樂天的語氣引起了劉洋的注意。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麼?」劉洋問道。

「你以為呢,我為什麼要離開警局,我就等著他們來搶人呢!」樂天哼了一聲。

「你說什麼?你不是因為我開那一槍離開警局?」劉洋不可思議的問。

「拜託……就你開那一槍要是能傷到我,你早就不是警局隊長了,你應該是暗部大統領!」 商界至尊 樂天哼了一聲。

劉洋無語。

「等著,我馬上過去。」樂天說道。

掛上了電話,樂天從床上起來,蘇紫影已經睜開了眼睛,她雖然依舊非常疲憊,但是精神還是有的。

「你是不是故意折騰我的!」她看著樂天。

「嘿嘿……你真聰明,好好在家裡休息,後面的活你不適合參與!聽話……回來給你買糖吃。」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影無語,這是把自己當小孩了吧?

「你下次不讓我去你就直接和我說嘛,幹嘛要折騰我,我都累死了……」她不甘心的看著樂天。

菜鳥神探:大神,矜持點 「你當我不了解你啊,我和你好好說你能聽話嗎?」樂天哼哼著。

他又趁機佔了幾下蘇紫影的便宜,蘇紫影無奈的看著樂天離開,她的腿還是軟的呢,只能繼續睡覺恢復體力。

樂天來到了警局,劉洋早就等的焦急了。

「去關押那個女人的拘留室。」樂天說道。

劉洋點點頭。

他帶著樂天過去了。

「紫影怎麼沒來?」她邊走邊問了一句。

「剩下的事她不適合接觸!危險太大……隨時會死人的!」樂天說道。

劉洋看了一眼樂天,他知道樂天不是危言聳聽。

「你不怕死嗎?」樂天反倒是問了一句。

「不怕!當警察怕死還當什麼警察?」劉洋哼了一聲。

樂天點點頭。

來到了拘留室,劉洋指了指被打開的門。

「對方很輕鬆的打開了門鎖,將那個女人帶了出去……這個過程我在監控上看過了,大概持續三分鐘,可是警局裡面來來往往的人居然一個也沒見到!」劉洋說道。

樂天走進了拘留室,裡面倒是蠻幹凈的,一張鐵床靠在角落。

樂天在床上仔細的看了看,撿起了一根頭髮,放進口袋。

「行了!帶我去看看監控,另外……通知特警大隊隨時等待支援!」他說道。

劉洋點點頭。

樂天看了看當時警局的監控。

一共有兩個人,這兩個人就這麼光明正大的走了進來,然後帶走了那個女人,女人的身上被蓋了一層什麼東西……

「有點意思……不像是障眼法。」樂天仔細的看著。

他發現這兩個人移動的速度並不快,理論上來說從救出人到離開,根本用不了一分鐘……可是他們足足用了三分多鐘。

「我也有點奇怪,這兩個人走路走得很慢,你看……每一步都有一個細微的停頓,不像是正常人走路的方式。」劉洋指著屏幕。

樂天點點頭。

「他們的衣服有些奇怪,會不會是一些高科技?比如帶有模仿功能?就像是變色龍一樣,可以騙過人的雙眼但是偏不過監控的那種?」他看著劉洋。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劉洋搖搖頭。

「馬上讓技術部聯繫一些這方面的專家過來分析一下,你和我去追人。」樂天說道。

劉洋奇怪的看著樂天。

「怎麼追?我們沒有線索啊……這些人離開警局之後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監控裡面完全看不到。」他無奈的說道。

重生之將門凰后 人丟失的第一時間,他就調看了周邊的監控,可是一無所獲……

「你們沒有……我有!趕緊的……帶上你的槍,有防彈衣你就穿上!」樂天說道。

劉洋急急忙忙穿了一件防彈衣,又帶好了槍,和樂天就離開了警局。

「你幹嘛?」劉洋看著樂天。

樂天的手裡拿著一根頭髮,另一隻手拿著一張紙,這張紙看起來像是一個小人,樂天將頭髮綁在這個小紙人上面。 劉洋全程保持驚詫狀態,一張會走路的紙?

這特么是什麼理論?

如果有可能……他很想將牛頓的棺材蓋打開,問問他老人家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樂天倒是慢悠悠的跟著這個小紙人。

「那個……」劉洋想問問。

「噓……」

樂天豎起了食指。

劉洋無語,你跟著這個東西走也不耽擱你說話啊。

「你不能對我產生依賴感!因為我不可能跟在你的屁股後面轉,再說了……暗部的總部不就在京都?你完全可以求助他們!」樂天慢悠悠的說道。

「暗部?你可拉倒吧……暗部的人一個個金貴的就跟什麼似的,不是特大的案子你想請動他們?整個華夏有多大?就那麼十幾二十個人頂什麼用?」劉洋哼哼著。

「你對暗部這麼了解?」樂天驚訝的看著劉洋。

劉洋點點頭。

「我曾經跟著我家老爺子去過暗部的總部!實話說……你去了一次之後就不想再去第二次了,太麻煩了。」他說道。

「你給我說說。」樂天追問。

「你也給我說說這個?」劉洋指了指那個小紙人。

樂天點點頭,示意劉洋先說。

「行!我先說,你后說……那個時候我才十歲,你也知道的……十歲的時候記憶有多模糊,所以我能記得東西也沒多少,不過暗部的總部在什麼位置,這個我還真的是知道!」劉洋絮叨著說道。

他看了看樂天,發現樂天並沒有表現出特別的興趣,劉洋也就無所謂了。

「暗部的總部經過了很大的偽裝,他的外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廢品收購站,不過一般人你真的是連大門都進不去!」劉洋說道。

廢品收購站?

樂天有點不信。

「我就說有資格走進大門之後的東西,我記得先是有一個水池……這個水池很奇怪,我記得當時我伸手摸過裡面的水,手伸進去可以感覺到水的存在,但是手拿出來,手卻是乾的!你說奇不奇怪,這個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劉洋說道。

樂天一愣。

「輕靈之水?」他微微皺眉。

「什麼輕靈之水?我知道那種水是淡藍色的,看起來還挺好看的……」劉洋看著樂天。

樂天點了點頭。

「輕靈之水是我們專業人士的一種說法,意思就是被術法提煉過的水!這種水是用來解除一些障眼法的最佳用品!」他解說道。

劉洋恍然大悟。

「經過這個水池之後,就是一個奇怪的爐子,看起來就像是太上老君的煉丹爐,我記得當時我稍微靠近這個東西的時候,爐子突然傳來巨大的響聲,我嚇了一跳,就一直盯著這個爐子看……」他繼續說道。

樂天感覺劉洋要說的東西可能不一般,他看了一眼劉洋的神色,發現他的臉色果然有些恐懼。

「我記得當時有一個暗部的成員提醒了我一句!他讓我不要看著……否則魂會被吸走!」劉洋說道。

「你看到裡面是什麼東西了?」樂天追問。

劉洋點點頭。

「那個暗部的人提醒的有些晚了,我已經和那個東西對視了一眼……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東西恐怖的眼神!,那是一雙血紅的眼睛,我當時就被嚇傻了!」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那一段時間,那雙眼睛成了他的噩夢,每次半夜時不時地會被驚醒。

「什麼樣的眼睛?」樂天問。

「說不出來,就像是一頭野獸被困了很久的眼神……」劉洋回答。

樂天看著劉洋,這傢伙說得有鼻子有眼,倒是引起了他不小的興趣。

「後面呢?」樂天問。

「後面我就不記得了……當時我都嚇傻了,還是我家老爺子找了人給我收了驚,我才恢復了過來!」劉洋搖搖頭。

「那個地址你現在還記得?」樂天問。

「記的!你想幹嘛?那裡不可能讓我們進去的……」劉洋謹慎的看著樂天。

「如果偷偷進去呢?」樂天笑呵呵的問。

「你找死啊!偷偷進入暗部,你真的可能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而且我家老爺子也說了,不能去主動招惹暗部!」劉洋的腦袋要得就像是卜楞鼓。

「你不去也行,到時候將地址交給我。」樂天說道。

「你瘋了!你別想我告訴你地址……你趕緊給我說說這個會跑的紙是什麼意思?」劉洋哼哼著。

「這叫控紙術!是一種巫術……不過道術和方術裡面都有控紙術,大體的手段都差不多!」樂天簡單地說道。

「然後呢?這和我們找到那個女人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劉洋看著樂天。

他們兩個人已經走了足足半個小時了。

「當然!我特意取了那個女人的頭髮,這個小紙人現在就相當於一個精確制導超短程導彈!可以將我們精確的引導到我們想要去的地點!」樂天回答。

「真的假的,你這也說的太邪乎了吧?」劉洋不信。

「你等著看不就行了?那兩個人帶著那個女人不可能走的太遠,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樂天說道,他已經看到小紙人不走尋常路了,他急忙示意劉洋跟上去。

「什麼人會來搶走一個殺人犯?這樣的事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而且是在警局裡面搶人……」劉洋問道。

「為了那半口屍氣!」樂天回答。

劉洋一愣。

「我以前認為和那個女人接觸的只是一個有一些手段的男人罷了,現在……我要改變我的看法了,和那個女人接觸的極有可能是一個組織!一個極其可怕的組織。」樂天沉聲說道。

劉洋的剛要說話,他的手機就響了。

「喂?什麼事?」他接起電話。

電話是局裡的同事打來的。

「劉隊……專家過來看過視頻錄像了,他們懷疑那兩個人身上的衣服是一件蘊含極高科技的隱形衣!」同事說道。

「什麼?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隱形衣?」劉洋瞪著眼珠子。

「哦,讓王專家和您親自說!」

電話被轉移到另一個人的手上。

「劉隊長您好,我是國家研究所的王忠國教授!」電話里的人說道。

「王教授您好,我是劉洋,您說那什麼是隱身衣?這是什麼意思?」劉洋詢問。 “快走。”我連忙大喊了一聲,然後一把拉起林新月就向着樓下跑去。

可是剛剛跑到樓梯口,無數的冤魂厲鬼就從下面涌了上來,每一個都露出猙獰的嘴臉,對着我們發出淒厲的嘶鳴。

我連忙退了回來,然後把滅魂錐塞到了林新月,讓她看好我的身體,緊接着我就盤膝坐在了地上,開始默唸靜心咒。

這種情況下,我只能靈魂出竅來對付這些冤魂厲鬼了,不然我們真的都要死在這裏。

林新月拿着滅魂錐緊張的護在我身邊,那些警察也都圍了過來,驚恐的看着那些將要撲上來的冤魂厲鬼。

這一刻,沒有了警察和人民的區別,只有人和鬼的區分。

我強行讓自己不去理會外界的一切,心裏漸漸放鬆了下來,整個人慢慢的遁入了空無一物的境界。

我開始冥想,讓自己的靈魂慢慢地從身體裏脫離了出來,我開始上升,我能夠看到自己的身體,能夠看到護在我身邊的林新月,也能夠看到那些將要被嚇死過去的警察。

頭頂的亡靈已經籠罩了下來,無數的人影在半空來回穿插着,這種存在已經是一種靈體,集合怨念和陰氣而成,不能算是鬼了。

我漂浮在半空,對着頭頂仰天一聲長嘯,我的聲音彷彿炸雷一樣擴散了出去,頭頂的亡靈都被整散了一大片。

這時候下面的冤魂厲鬼已經撲到了林新月他們的身邊,那些警察都嚇得連連扣動扳機,可是作用似乎並不大,有的人都已經嚇得癱在地上口吐白泡沫了。

我一個俯衝就撲了下去,對着那些冤魂厲鬼一聲怒吼,他們似乎都很怕我,被我一聲吼的全都如同潮水一樣退了開去,眨眼就衝下了樓梯,消失不見了。

這時上方的亡靈再一次撲了下來,無數的骷髏頭夾雜着黑色的人影,鋪天蓋地一樣席捲了下來。

我再次仰天一聲長嘯,然後猛地張嘴一吸,我的嘴裏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如同漩渦一樣延伸了出去。

半空中凡是被漩渦籠罩的的亡靈,全都化作黑氣飛了下來,被我吞進了肚子裏。

我的腹部漸漸被撐得漲大了起來,等我嘴裏那個漩渦消失的時候,我的靈魂已經被撐得彷彿懷了孕一樣。

那些亡靈這一次終於四散而逃了,再也沒有一個敢撲下來了。

被我吞噬掉的那些亡靈則是在我肚子裏漸漸化了開來,化作無數的氣流,在我的身體裏面緩緩的流淌。

我都能清晰的感覺得到,那種充滿力量的氣流流過了我的四肢百脈,在我身體裏面無限循環,他們彷彿化作了我身體的一部分。

這一刻,我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我掌握了力量,就是簡單地握一下拳頭,我都感覺我捏住了空氣,所有無形的東西似乎都開始變的實質化,我看到了那種存在於空間中的無形的規側。

我忍不住再一次仰天長嘯,我的周圍產生了一種氣場,強烈的勁風吹了過來,吹起了我的衣衫,吹亂了我的頭髮,我清晰地感覺到了,我彷彿控制了風,它們可以隨我心而動。

風漸停時,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我忍不住閉上了眼,去感受這個世界的變化,這一刻,世界跟我以前所感覺到的,不一樣。

正當我沉浸在這種感覺裏面的時候,我心頭忽然產生了一種警兆,下一刻,我連忙睜開了眼睛,一股尖銳的勁風從我身後刺了過來,伴隨着滔天的怨恨,那種怨恨我都能夠清楚地感覺到。

我連忙轉身反手一抓,一把畫滿符咒的紙旗被我捏在了手裏,不過下一瞬間,紙旗忽然炸了開來,一股狂暴的力量近在咫尺的作用到了我身上,我瞬間就被衝擊的倒飛了出去。

等我穩住身體向前看去的時候,發現陳龍文已經向着林新月他們走去了,這時候他背上揹着三把剛纔那樣的紙旗,手裏依舊拿着那把黑色的旗子。

這一刻,我在陳龍文身上感覺到了一種恐怖的氣息,那種氣息是完全不屬於人類的,他變成了什麼?

劉隊長他們被陳龍文嚇得一鬨而散,只有林新月一個人還護在我的身體旁邊。

這時候陳龍文似乎能看到我的魂魄,他衝我露出一個殘忍的微笑,同時還說了一句,“先毀你身體,再滅你魂魄。”

說着陳龍文擡手一揮,他手中黑色的旗子瞬間脫手,閃電般向着我的身體射了過去。

我一看連忙衝了過去,可是已經晚了,我離自己的身體太遠了。

那把黑色的旗子直射向我的額頭,我想我的身體可能真的要被毀掉了。

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刻,林新月忽然護在了我身前,那把黑色的旗子瞬間插進了她的胸膛,連帶着她整個人都飛出去好幾米選。

“新月……。”我大叫了一聲,整個人徹底瘋狂了,我如同發狂的獅子一樣向着陳龍文撲了過去,這一刻,我想殺了他。

陳龍文邪邪一笑,然後雙手結了一個手印,對着我遙遙一指,他背上那三把紙旗頓時閃電般向着我飛射了過來。

我去勢不減,整個人就地一個旋轉,如同陀螺一樣旋轉着衝了過去,這一刻,我彷彿化身成爲了一柄出鞘的利劍,瞬間就撞在了陳龍文的胸膛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