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楚雲也不知道,自己這一擊有多麼強大的力量,他僅僅是在試探此人的實力如何,不然…光是那一擊,他就已經動用破玄之力來施展他的最強神通,萬劍歸一了!在萬劍歸一的全力一擊下,只怕這名人玄境的生靈若沒有什麼保命的手段,就算不死,也肯定重傷。

2021 年 1 月 8 日

其實事情卻並非楚雲所想象的那般簡單,若他剛剛是用破玄之力來施展萬劍歸一,只怕,此刻身受重傷的,就已經是他了!

嘭嘭嘭~~

完完全全的承受了楚雲的全力一擊。

那先前揚言要將楚雲和荒幽聖主湮滅的生靈迅速倒退出去,甚至他的身體,也在楚雲這全力一擊下,開始扭曲起來,而他的頭顱,更是完全都已經轉到了身後,看上去十分的滲人!

「芒辛!」

見到自己的好友剛一衝上去,僅僅一個照面就被楚雲狠狠的給砸了回來,那一直冷眼觀望這一切的奇異生靈驚叫一聲,身體一動,就來到了那被楚雲擊退在一塊巨大青色山石上,渾身骨頭皆盡斷裂的芒辛身旁!

此刻的芒辛,原本就有些瘦弱的身體,如今更是鬆散之極,甚至連他的頭顱,都被楚雲狠狠一拳砸的換了個方向。

「怎麼可能會這樣,芒辛剛剛施展的乃是蒼茫之力,蒼茫之力剋制一切的破玄之力,這小子跟我們一樣,都是人玄境的修士,可是他怎麼可能…一擊就將芒辛打成如此?」

一臉心悸說著,那人先是將芒辛額身體放平在腳下的青色山石上,然後一臉忌憚的看向遠處楚雲所在的方向,自語道:「這小子有幾分古怪,還有在他身後那奇異的生靈,竟能跟我族聖物抗衡,只怕也大有來歷,看來…這一戰,有些艱難了…」

… 「恩?」

狹小的虛空中,楚雲看著在他腳下,另外一名奇異生靈目光正不斷看向自己,不由扭動了一下拳頭,半威脅道:「說吧,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若是不說的話,可就別怪我出手不留情了。」

「哼!」

那奇異生靈冷哼一聲,並沒有回答楚雲的意思,只見他手臂微微一動,身體同時向後彎曲,做出一個古怪之極的動作,嘴裡還振振有詞的念叨著,「吾族的先靈們…外族正入侵我們的家園,請賜予我力量…將這些邪-惡的異端,從此地驅除!」

嗡嗡~~

楚雲腳下, 嬌妻養成計劃

這股強大之極的生命氣息剛一蔓延在這一方天地之中,就立刻化作了一縷縷青綠色的朦朦光紗,彷彿仙女披在身上的長裙,看上去極其的柔滑,神聖…

僅僅一眨眼的功夫。

那綠色光紗便融入到正在山石之上的兩名奇異生靈體內。

緊接著,楚雲就看到,之前被他一拳砸的失去意志的奇異生靈,身上莫名綻放出一朵朵綠色花蕊。

花蕊盛開,這名原本意志昏迷過去的生靈,也漸漸從山石上站了起來,和他身旁的生靈並肩而立。

「咔咔——」骨骼扭動的聲音徒然響起,那人的頭顱漸漸恢復原樣,神情看上去無比的猙獰和憤怒!

「芒寒…我要殺了這個小子!」

冰冷的聲音從那叫做芒辛的生靈口中發出,此刻的他,目光正通紅的盯著楚雲所在的虛空,滔天的憤怒簡直都要爆發出來!

「殺?哼哼,這小子有幾分古怪,先前蒼茫之力對他竟然無用,而他的實力又與我們一般,你想自己一人殺他,豈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芒寒在原地低沉道。

當然他說這席話,也並非是懼怕楚雲和荒幽聖主的意思,只要他們身在這無數的山石中,他們的生命之力,便是無窮無盡的。


別說是擁有第四階段聖主之力的荒幽聖主,縱然是在強橫的存在,他們也決然不會畏懼!


「那我們聯手,先將這小子抹滅了,至於那正在跟我族聖物對抗的生靈,等之後,我們再去找他的麻煩!」想了想,芒辛還是覺得應該先除掉楚雲。因為他實在無法忘記,先前楚雲對他的侮辱!

「本應該如此!我已經喚醒了我們腳下先靈的生命之力,儘管放手一搏吧!」

頃刻間,那兩名奇異的生靈便達成一致,紛紛化作紫色煙霧,不顧一切的向楚雲襲來!

轟~轟~

見到腳下二人同時向自己出手,楚雲臉色微微一變。

對戰一名奇異生靈,他還有一定的把握,可若是同時和這兩名人玄境的修士交手,他就不敢保證,自己到底能不能取勝了!

「事已至此,我就先跟你們戰上一戰,如若實在不行,到時候在讓荒幽前輩出手解決你們。」

楚雲身體四周的火紅霞光變得更加璀璨和耀眼,甚至連周圍的虛空,都在這股炙熱之極的恐怖力量籠罩下,變得扭曲起來!

「原來那小子剛剛的一拳,並沒有動用破玄之力,而是他肉身磅礴的力量!」

看著遠處猶如火焰之神的楚雲,先前承受了他全力一擊的芒辛嘀咕道。

不過緊接著,他的目光就變得陰森起來,面容更是無比的猙獰,「不過這一次,任你有在滔天的實力,你也不可能在我們兄弟二人的圍攻下,活得性命!」

嘩!

兩道身影破空,近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兩人就來到了楚雲面前。

「蒼茫之力,鎮壓一切,給我死吧!」

「本源之力,吞噬蒼生,小子受死!」

一紫一黃兩道光影閃現,兩隻巨大的拳頭就這樣赤裸裸的出現在楚雲面前,威勢之大,連四周的虛空,都在那裡『呲呲』作響!

「哼!!」


感受著不斷從紫色霧氣中傳來的怪異氣息,楚雲沒有理會另外一隻通體金黃的拳頭,兩條手臂合在一起,猛然爆發,『轟』的就砸在那被紫色霧氣環繞的手臂上!

喀嚓!

骨骼斷裂的聲音從這一方空間內猛然響起,頓時那渾身被紫色煙霧籠罩的芒辛身體一軟,手臂猛然爆破,泛著青色光芒的鮮血更是飄散長空,整個人迅速跌倒在遠處一塊巨大的山石之中,生死未知!

「嘭!」

所以的動作一氣呵成,就在楚雲將芒辛擊潰后。這時,一臉錯愣的芒寒泛著金色霞光的拳頭,已經狠狠的砸在楚雲身上,令楚雲身體表面的紅色火光一顫,而他整個人也是一連倒退出去數步!

「咳咳!」

壓抑著體內的翻湧不止的血液,楚雲在虛空中穩住身形,然後趁著芒寒還在錯愣之餘,化身成一道火光,猛然沖向後者。

「給我敗!」

金色拳頭四周,徐徐燃燒的紅色火焰就彷彿蒼穹中正在捕食的老鷹,徒然一顫,鋪天蓋地的向芒寒宣洩而去。

嘩——

灼熱的火焰之光將芒寒的身體籠罩,也就是這個時候,楚雲泛著金色破玄之力的拳頭,已經徒然出現在他的胸口之上。

「破!」

一聲低吼,楚雲全身用力,足足可以將十方大山全然湮滅的恐怖拳頭,就這樣狠狠的落在了芒寒身上。

「不好!」芒寒從錯愣中回過神來,見到如此一幕,就欲閃躲之上,可已經晚了,楚雲的拳頭,就彷彿洪荒時期的猛獸,從虛空中呼嘯一閃,令他根本沒有閃躲的機會!

嘭!一拳砸在芒寒身上。

就連楚雲自己都以為,自己這一拳,可以輕而易舉的將這名奇異生靈身體擊潰。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他全力轟擊出去的金色拳頭在觸碰到芒寒被紫色煙霧的胸口上時。突然間,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從寒芒胸口處湧出。

這股玄妙之極的力量,幾乎頃刻間的功夫,就將楚雲拳頭上的金色霞光猛然吞噬一空。令他這充滿破玄之力的一拳,毫不費勁的給輕易化解!

「什麼?」

似乎沒有想到自己全力打出去的一拳落在寒芒身上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就在楚雲錯愣之餘,一道滿是冰冷的聲音從他耳旁驀然響起。

「哼!破玄之力,我還當你小子,不會使用破玄之力呢!」

見到楚雲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沒有絲毫的效果,芒寒一臉猙獰說著,隨即手臂徒然一動,沖著楚雲的頭顱狠狠一抓。

頃刻間,一股極其強悍的玄妙之力就將楚雲全身籠罩,令他的身體不能動彈絲毫!

「怎麼…怎麼會這樣…為何,為何我體內的破玄之力,無法祭出來?」


感受著眼前奇異生靈手中所傳來的神秘浩瀚之力,楚雲一臉震驚想著。

先前他也曾嘗試從這股神秘力量中掙脫出來,可每當他想要祭出破玄之力,體內就有一股空蕩蕩的感覺,彷彿在他身體中央孕育已久的破玄之力,早已消失了一般。

古怪!古怪到了極點!

心中匪夷所思想著,突然間,楚雲目光停留在芒寒身上不斷盤旋的紫色霧氣上,然後猛然想起了什麼,大驚道:「這是…蒼茫之力!?」

「哼!小子,現在才發現,已經晚了!」

陰笑一聲,一隻手抓住楚雲腦袋的芒寒,身體內部已經開始在孕育一股浩瀚之極的恐怖力量,就準備將楚雲從這狹小的空間中,完全湮滅!

… 「蒼茫之力…想不到這紫色霧氣,竟然是蒼茫之力,我早該發現的才對…」

心中苦澀想著,先前楚雲在看到那紫色的霧氣時,就已經覺得好奇,為何這霧氣,會和當初在太古遺址中虎王施展出來的蒼茫之力一般無二…

只是因為之前荒幽聖主說過蒼茫之力有多麼可怕,所以下意識,楚雲才沒有將這兩名奇怪生靈身體四周的紫色霧氣,當成是蒼茫之力。

不然…剛剛那一拳,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動用破玄之力。

「既然是蒼茫之力,那麼…永恆之光,就給我盡情的燃燒吧!」

霍拉~~

一股泛著滾滾火光的紅色光焰徒然間從楚雲身體四周燃起。

以至於,當芒寒在感受到這股異常強大的灼熱力量時,竟然發現,自己壓制楚雲身體的蒼茫之力,開始有了一些微弱的鬆動跡象。

「不好!這小子乃是體修,護身之光強大的驚人,以我一人之力,只怕想要用蒼茫之力將他鎮壓,是不可能的了!」

回頭看了一眼躺倒在青色山石上不知死活的芒辛,芒寒心底一沉。

剛剛楚雲那一擊,可謂是分量十足!

雙拳合一的威力,直接就將芒辛給打的昏死不知!若是在沒有人引導腳下山石中的生命氣息,只怕芒辛想要恢復,也得十餘個呼吸的功夫。

而以楚雲的本事,在這十餘個呼吸的功夫里,想必早就能夠從他手中完全的掙脫出來!

「哼!想要掙脫,先吃我一擊!」話說間,芒寒手中突然綻放出一股耀眼的金色光芒。

楚雲在感受到這金色光芒中所蘊含的威壓后,不由撇撇嘴,心中冷笑起來,「看來…此人雖然煉化了蒼茫之力,可他自己,卻也無法在蒼茫之力加身的情況下,動用破玄之力…」

想到這裡,楚雲內心深處更是生出一股陰寒的念頭。

既然此人動用蒼茫之力,會使自身的實力下降,那麼…他完全可以一人將對方一一擊潰!

嘭!

這時,芒寒的拳頭已經落在楚雲身體上。

楚雲承受這股脆弱之極的力量后,只是冷笑,因為這股脆弱的力量,別說傷他,縱然是將他身體四周的不朽之光打散,都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哼!在吃我一拳!」見一擊無效,芒寒反手又是一拳轟出!

嘩嘩~~

紅色的火焰之光猛然爆發,就在芒寒的金色拳頭就要落在楚雲身上時,突然間一股更加浩瀚可怕的力量狠狠打在他的身上。

芒寒承受到這股強大之極的力量后,整個身體內的五臟六腑都開始爆裂,吐出一口泛著綠色霞光的血液,然後就跌落到遠處的青色山石上!

「哼!」

看著腳下狼狽不堪的二人,楚雲深吸口氣,在虛空中冷笑起來。

先前若不是因為他將永恆之光打入芒寒身體四周,欲要將他軀體禁錮,只怕…以他此刻不滅之體的造詣,芒寒依仗著蒼茫之力,又如何能將他壓制住?

「咳咳…」


芒寒敗退後,早先就被楚雲一拳轟殺,生死未卜的芒辛十分艱難的從青色山石上爬了起來。

只見在他的身體四周,若隱若現,還能看到一圈圈閃動著青色光幕的紗絮。

「可惡…可惡!那小子竟然不顧芒寒老哥的攻殺,全力對我出手!」

一想起直接楚雲對自己所做的一切,頓時芒辛的臉色就露出一抹深深的怨恨和猙獰。

他原本以為,自己和芒寒二人配合,可以死死的剋制住楚雲打。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楚雲一上來二話不說,就直接對他出手,巨大駭人的力量直接將他打得半死不活,也因此,楚雲完完全全的承受了芒寒的攻勢!

「對了,不知道芒寒老哥有沒有把那小子制服。」一臉幽怨想著,就在芒辛準備去看看虛空中的戰場時。

突然間,一股不斷散發著灼熱氣浪的紅色霞光從他眼前拂過,緊接著,他的身體又是傳來一陣驚心動魄的骨骼破碎聲,然後整個人從山石上昏死過去。

「呼…」

吐出口氣,楚雲看著在他腳下昏死過去的芒辛,神色露出幾分怪異的樣子。

就算這些傢伙乃是人玄境的無上存在,可這生命力,似乎也太頑強了一點吧?連他全力一擊的轟殺下,都還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站起來。

「對了,是剛剛那綠色的霞光…霞光從他的身體上拂過,他的傷勢就完全的恢復了!」

嘴中呢喃一聲,楚雲開始好奇的打量起眼前這名樣子古怪之極的生靈。

說實話,無論是殺戮之子的記憶,亦或者是他自身的記憶,長相如此怪異的生靈,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彷彿在古老的大荒中,對方二人的樣子,從來都不曾浮現過一般。

「這人剛剛似乎說過,那水晶祭壇,乃是他們一族的聖物,他們一族…又是什麼種族呢?怎麼我沒有聽說過?」

就在楚雲遲疑之時,遠處,被他之前轟倒過去的芒寒徐徐起身,青綠色的紗絮,不停的在他身體四周徘徊,修復著他的身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