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楚文諦躺在床上,暗道:「什麼加強管理,全是亡羊補牢之舉!什麼處理我,我真的就罪大惡極嗎?!我怎麼就這麼倒霉,我的命怎這麼不好!」

2021 年 1 月 18 日

就在這時,樓梯上傳來了一串腳步聲,之後,腳步聲又移到了樓道上,向寢室直逼而來。

楚文諦又坐了起來。

唐正道:「可能是張放回來了。」

話音剛落,只聽門外一人沉聲喝道:「誰在說話?」緊接著,門被推開,張放大步邁進,周正華也跟在他身後。

兩人一走進室內,望見唐正床上坐一黑衣人,俱是一驚。張放向楚文諦臉上一望,大笑道:「原來是青客呀!我還以為是……怎麼回來了還是這身打扮!」他向前幾步,湊到楚文諦跟前,嘖嘖有聲地讚歎道:「穿這一身衣服可真是帥死了!比我穿西裝扎領帶站在學生會裡還要帥!難道你真是去……」

「約會」兩字已經到了嘴邊,他忽然望見了楚文諦臉色不太正常,於是便吞下了「約會」二字。

楚文諦望著張放和周正華,微微笑道:「我失蹤了這幾天,讓你們擔心了。」

周正華連忙揮手道:「哪裡哪裡,我們都知道你是不會有什麼事的,對於你,我們很放心!」

唐正忽然笑道:「我剛才回來時見床上躺著一個黑衣人,把我嚇了一跳,沒想到是青客回來了!當時我只注意到他一身黑色,倒沒有去留意他的衣服……那是中山裝吧,挺酷的!」

楚文諦點頭笑道:「我這隻不過是隨便穿的一身衣服,你們怎麼都認為很好看呢!」

張放望著他身上的中山裝,自語道:「改天我也去買一套。」

突然,一個人又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寢室。室內四個人同時放眼望去,原來是魯旺希。

魯旺希不光人回來了,他還帶回了一樣東西。

「吉他!」周正華望著他背後掛著的黑傢伙,驚奇地叫道,「你還真的買了一個?」

魯旺希走到自己床邊將吉他往床上一放,笑道:「經常租用別人的也不是辦法,這半個月來我我省下了一百多元,買了一個比較便宜的。」

張放望見魯旺希買回了一個吉他,心裡卻有些不高興了。因為他心裡清楚魯旺希省吃儉用賣吉他是為了追求精神享受,為了追求李曼嬌,以自己的浪漫情調贏得李曼嬌的芳心。不過,他又不得不佩服魯旺希對李曼嬌的一往情深,不得不為魯旺希為了追求真愛勇於付出而感動。他又想到,自己雖然身在組織部,整日面對的漂亮女生也不少,可他既對李曼嬌捨棄不下又與組織部里的許多女生曖昧不清,很難確定一個真正的目標,真是失敗!慚愧!

想到這裡,他望著魯旺希臉上那幸福而又得意的笑意,悄然坐回了自己的床上。

魯旺希得意的目光在室內掃動著,終於望見了坐在床上的楚文諦。

「呀,青客,你回來了!回來就回來唄,怎麼還這身打扮呢!帥呆了!我想你一定很成功吧,我要是女生一定會被你迷倒的!」他一邊說話一邊走向楚文諦,最後站在楚文諦面前,目光快速在他身上掃動著,又笑道,「來來來,快!給大家講故事!不要隱瞞哦!」

楚文諦迷惑地望著他微笑道:「講故事?講什麼故事?」

魯旺希馬上大笑道:「你看你,還裝!你不是到異地和情人約會去了嗎,回來也不給我們講講,你……」他話未說完就止住了。和張放剛才一樣,他望見楚文諦的臉色猛然變得很難看了。

他見此又將語聲降到最低,怯聲道:「你不願講就……就算了。」說罷,他快速溜到了自己床邊。

只聽張放忽然說道:「青客,你知不知道,你這次栽了?」

楚文諦神色黯然,沒有反應。

唐正很快地說道:「我都已經告訴他了,別再說了。」

張放道:「是嗎?嗨,這都怪那個劉衡!他當班長也太來勁了,自己班的同學都不照顧……我也沒幫上什麼忙啊!這隻能聽天由命了……」

然後,寢室內就靜默無聲了。

楚文諦把林芳的日記本鎖進了柜子,然後與唐正都坐回了自己的床上。

一會兒,躺在床上正看書的周正華忽然開口道:「旺希啊,你新買了一個吉他,不如現在就給大家彈奏一曲吧!」

魯旺希一聽,笑道:「好啊!不過,現在我只會彈奏曲子,還沒學邊彈邊唱。我就先彈一曲吧。我想,再努力一個禮拜我就會彈唱了。」

周正華道:「好!」


於是,魯旺希從黑色袋子里拿出了一個淡黃色吉他,坐在床上擺正姿勢,開始彈奏了。

馬上,整個寢室內便充滿了清脆響亮的吉他聲,室內沉重的空氣漸漸地就被那美妙的音符給挑動得輕快了起來。但聽那弦音曲調鮮明、節奏感強,顯然魯旺希的指法已相當嫻熟。他只學了不到半個月時間,沒想到進步這麼快,彈奏的效果這麼好,可見他確實有一定的天資!

星期一的早上,好久都沒去教室的楚文諦隨同室友們一塊兒去教室上課了。他剛一走進教室,教室內馬上嘩然一片,議論聲紛紛響起,特別是女生們的竊竊私語聲尤為濃厚。因為他今天依舊穿著那套極富個性的中山裝。

距離上課還有幾分鐘,班長劉衡忽然站起身走到楚文諦面前,說道:「楚文諦,中午放學后,你到學辦去一趟吧,輔導員想和你談談。」

楚文諦淡淡地忘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這個我知道。」

劉衡感覺他根本就不把自己這個班長放在眼裡,自己面子大大受損,但又對此無可奈何,忍著氣快速離去。

中午放學后,楚文諦走出教學樓,徑直走向了學辦。 楚文諦一衝出寢室就接通了電話。只聽江蘭萍說道:「喂,是我!你……你是不是被學校給處分了?我在路邊都看見了,說什麼……你擅自離校目無紀律,到底是為什麼呀?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楚文諦想不到江蘭萍會對自己這麼關心,不禁心頭一熱,笑道:「我……我沒什麼呀,處分就處分唄,我不在乎。」

這時,他已走到了樓下。

江蘭萍一聽,急忙道:「你怎麼能那樣說呢!你被處分會影響到你的將來!我知道你……你無緣無故不會離校那麼多天,我感覺你一定有什麼事!那天傍晚我在校門口碰見你就感覺你不對勁!」

楚文諦道:「我……」

他的臉色逐漸變得黯淡了。他本來打算要忘記自己被處分的事,也打算要試著忘記林芳的事。可是一聽見江蘭萍對自己這麼關心,他竟不由自主地又陷入了沉痛當中。又聽江蘭萍提起了自己的將來,他又不知所措了。

只聽江蘭萍耐心地說道:「你若真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呀!我今天下午第一節是鋼琴課,第二節沒有課。你如果真有什麼事可以第二節來找我,就在上次那間一樓的教室里,我會一直在裡面練琴的。我……我真的想不到你會被處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那種壞學生。你若真有什麼事就來找我,我會盡量幫你的!好不好?」

楚文諦一聽最後那聲「好不好」竟然有些哀求的味道,他的心頓時被一團團熱流包圍住了!他忽然想到江蘭萍前些日子還不是自己的精神支柱嗎,怎麼這些天自己竟然幾乎已經淡忘她了!

想到這裡,他終於開口說道:「那好吧,下午第二節課,我來找你。」

江蘭萍一聽,語聲這才放鬆了,道:「那好,到時候我等你!就這樣,拜拜!」

楚文諦道:「再見。」

打完電話之後,楚文諦又感覺心裡亂鬨哄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會因誰而發生改變。也許,生活中所有微小的部分都會改變他的生命。

生命的改變總是在那一瞬間!

然後,楚文諦沒有回寢室。他到餐廳去吃了午飯之後又走向了教室,準備下午聽完第一節課就去藝術學院。

上第一節課時,他望見沈政峰和張放他們坐在前方,便對他們視而不見,而他們也沒理自己。他卻不知道室友們都已對他產生了不滿的情緒。

第一節下課之後,他便快步走向了藝術學院。

來到藝術學院的大樓前,只見陸陸續續有學生從裡面走出來。他沒有多想便第二次踏入了藝術學院。

依然是一樓的那間教室,他站在教室門口停住了。此時,美妙的鋼琴音符源源不斷地正從半開著的教室門飄出來,飄進了他的耳朵里。他放眼向內一望,只見江蘭萍正一個人坐在諾大的教室里彈鋼琴。他猶豫著,終於走了進去。

江蘭萍正在入神地彈鋼琴,楚文諦的腳步聲在教室內一響起,她飛舞在琴鍵上的纖纖玉手馬上就止住了。然後,她轉過身望見楚文諦已走到了自己身旁。

江蘭萍微笑著說道:「你來啦,快坐吧!」

楚文諦從一旁搬了一張凳子坐在了她面前,有點靦腆地笑道:「這裡就你一個人?」

江蘭萍點頭笑道:「其他同學都走了,但我們說好的,我專門在這裡等你!平時,我一個人沒事幹就過來練琴。」

楚文諦望著她那嬌媚的笑靨,心中一動,不禁問道:「你……經常一個人嗎?」

江蘭萍愣了愣,馬上笑道:「是的。平時,同學們好像都挺忙的,寢室內的姐妹們也都有自己的事,因此我只能一個人做自己的事。」

楚文諦笑道:「我……我也是,經常一個人。」說罷,他的目光又移向了江蘭萍的臉上,他的眼睛里竟然多了幾分緊張的神色。

江蘭萍也轉眼望在他臉上,發現他正用微微緊張的目光望著自己,她的臉忽然紅了紅,默默地低下了頭。

然後,兩個人就不說話了,教室內安靜得只剩下了兩人的呼吸聲。

良久良久,江蘭萍終於鼓起勇氣抬起了頭,望著楚文諦緩緩笑道:「我覺得你並不是那種……那種目無紀律的壞學生呀,學校給了你記過處分我真的挺吃驚的。你……你為什麼要擅自離校呀?好像你離校的時間也不短……」

楚文諦沉思著,臉色漸漸變得沉重了。片刻之後只聽他低聲說道:「我要回家去,家裡有事。」

江蘭萍連忙問道:「那你怎麼不請假呀?你有事請假,即使你離校時間再長,學校也不會給你處分的。」

楚文諦神色黯然地搖了搖頭,不再說話,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言語。


江蘭萍異常迷惑,她緊緊地注視著楚文諦的臉,不解地問道:「你怎麼了?我好像感覺你有什麼心事……」

楚文諦將目光緩緩移向江蘭萍,望見了她那關切而又焦急的目光正不停一刻地關注著自己,他內心裡那艘航行在茫茫大海之上的帆船好像猛然間碰到了一處停泊的安全港灣,他乾涸疲憊的生命忽然就像是得到了甘甜雨露的滋潤而重新開始萌發出了生機!

他對面前的江蘭萍頃刻間產生了一種很放心的感覺!

馬上,只見他的嘴唇開始顫動了。

「那我就告訴你吧。」他終於開口說道。

江蘭萍用力地點了點頭,用心地點了點頭。

楚文諦想了想,然後緩聲說道:「你知不知道前些天那個跳樓的女大學生——————她是誰?」

江蘭萍怔了怔,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她好像是北方哪所高校的,怎麼你……」

楚文諦靜靜地說道:「她是和我在高中相戀了三年的女朋友。」

江蘭萍一聽,竟然萬分吃驚地說不出話了。

然後,楚文諦把自己和林芳在高中戀愛的故事以及上大學以來他倆的感情變化還有林芳跳樓前後所發生的事情、自己擅自離校的原因全都告訴了江蘭萍。江蘭萍聽得是目瞪口呆,連呼吸都已快停止了。

楚文諦說完之後便垂下了頭沉默了起來,他把自己的內心在面前這位藝術學院的女生面前已經掏空了。

江蘭萍用驚異與同情的目光一直望著他,輕聲說道:「真沒想到,你這麼……這麼堅韌,你的情感經歷如此不尋常!」

她原本以為像楚文諦這樣對什麼都不在乎的人對待愛情也是一樣用隨便的心態去面對、對待感情就像浪子對待金錢那樣隨便,可是現在她發現自己錯了。楚文諦竟是一個有情有義、為了愛情肯付出一切的人!她馬上收回了以前對楚文諦的失望,轉而對他更加敬佩了!

她忽然向楚文諦緩緩地問道:「你心裡是不是……也在怪我?」

楚文諦一聽,皺了皺眉,望著她不解地問道:「這怎麼會怪你呢?」

江蘭萍道:「那天若不是因為和我在一塊兒,你就不會沒接她的電話,她也就不可能……」

楚文諦無力地一笑,道:「那怎會是你的錯呢!照你那麼說,我父母若不讓我上這所大學,那麼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難道這件事也要怪我父母嗎?我已經想透了,生活就是這麼複雜,任何人都無可奈何,誰都會無可避免地與周圍的許多事情產生或大或小的矛盾。」

江蘭萍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的心態很好,這一點對你來說是大有好處的,也是你最珍貴的東西。」

楚文諦道:「我的心態若是不這麼好,現在我就不可能坐在這裡,我早就不存在了。」

江蘭萍一聽他這麼說,連忙撫慰道:「我能感覺到你心裡一直很沉痛,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就要勇敢地面對!你已經做到了!你一定要想開些,千萬不能做什麼傻事!你……你還有自己的未來!」

楚文諦望著她輕輕地笑道:「我怎麼會做什麼傻事呢!我現在有許多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江蘭萍欣慰地笑道:「我相信你!」

楚文諦思忖了片刻,忽然說道:「你知道嗎?這些話,你是第一個聽到的人。」

江蘭萍驚訝地望著他,道:「怎麼,連你的室友們也不知道?在學校里他們可是你最親近的人啊!」

楚文諦道:「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他們。而且……剛剛,我還和一個室友因為這件事大鬧了一場。」

江蘭萍急忙說道:「這怎麼可以呢!同一個寢室的不該打鬧……」

楚文諦道:「是他太過分,竟然敢罵芳兒,哼!」

江蘭萍一時不知該如何勸導他,急得手足無措,道:「我……我不知道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同一寢室的人一定要和睦相處,打鬧是絕對不可以的事!」

楚文諦沉默不語。

「而且。」江蘭萍又道,「你應該把心裡話說給他們聽,他們可以為你分擔那些沉重的事情,你因此心裡也會很輕鬆的。像你這樣是不行的!」

楚文諦還是不說話。

他雖然一直垂著頭沉默不語,可是他心裡一直在思考著應不應該把心裡的話說給室友們聽。

江蘭萍見他沉默不語,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了,也跟著沉默了起來。

突然,江蘭萍好像想到了什麼,她高興地向身邊的鋼琴望了望,又笑著對楚文諦說道:「太想不到了,太想不到了!」

楚文諦連忙抬起頭,問道:「怎麼了?」

江蘭萍笑道:「你知道嗎?我剛才突然想起了一首鋼琴曲,它和你的情感經歷、和你生命的色調十分相似!」

楚文諦一聽,也很驚喜地笑道:「是嗎?」


江蘭萍笑道:「我彈給你聽吧!」

楚文諦點頭道:「好啊。」

只見江蘭萍轉過身坐在了鋼琴面前,稍微調整了一下呼吸,然後兩隻手就開始在琴鍵上輕輕地按動了。

楚文諦只感覺那琴聲悲傷凄涼,一個又一個音符不斷地撞擊著自己的心殼!他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這些天的遭遇和沉痛的情感經歷,他漸漸地感覺自己的心開始抖動了,因為那些音符的跳動正好完全迎合著自己的情感變化,那些音符的跳動頻率與自己的心跳頻率漸漸地好像產生了共振,簡直太不可思議!而且那琴聲的旋律的升降也和自己生命的起伏几乎完全吻合!他全身每根神經都已快被麻痹了,猛然——————他的眼睛里開始迸出了晶瑩的淚珠,一顆接一顆,很快地竟然匯成了兩條線從臉頰上一劃而過!

他居然哭了出來,他居然淚流滿面盡情地哭了出來!

眼淚流了那麼多那麼多,流出的都是他內心的酸楚與悲傷。

真沒想到,對音樂一竅不通的他竟然會被鋼琴曲感染得流下了眼淚!

同樣的哭在他小時候才有過,隨著父母對他的馴服,隨著他對父母的百依百順,他的眼淚越來越少了,到後來他已很少哭過。上高中的三年裡他一次都沒哭過。就連面對著林芳的離去,站在林芳的墓前,他都忍著沒有哭出來。

沒想到,此時此刻的他居然被音樂感染得哭了出來!

江蘭萍彈完了那一首鋼琴曲之後,將一副笑臉轉了過來,她猛然發現楚文諦已是淚流滿面。

她驚呆了!

她慌忙從身上摸出了一張衛生紙遞給了楚文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用充滿同情的雙眼注視著面前這位很獨特的文學院的男生。

楚文諦一手拿著衛生紙,望著江蘭萍忽然笑道:「這曲子……真好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