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楚國看台區域。

2021 年 1 月 2 日

眾人依舊沉浸在項問天帶來的震撼之中,連楚王都不例外,此時此刻他們終於明白,隊伍里最強的不是龍舞兒,而是項問天,也明白了為什麼項問天不通過選拔就能直接得到名額。

「原來天降之子竟然在我國,此乃我國大興之兆啊大王!」丞相激動地說。

楚王肅然頷首:「此次國戰結束后,加封項問天為問天候,所有資源供應不限,務必盡全力培養他!」

「大王英明,相信食宮和三大世家也會鼎力支持。」丞相連連點頭。

龍仙兒卻忽然說:「其實,誰說天降之子一定是一個人呢?」

「你說什麼?」楚王愕然,眾人也都紛紛看向龍仙兒。

「我就是隨口一說而已,大王不必當真。我覺得項問天是天降之子無疑,但秦羽也像是天降之子,也許天降之子有兩個,亦或許是上天註定,要讓他們兩個爭奪天降之子的資格,只有壓倒對方,才有資格領袖群倫。」龍仙兒略作思索。

楚王和丞相對視了一眼,不得不承認龍仙兒說的也有道理,同時也愈發堅定了不計代價培養項問天的決心,如果註定要留下一個天降之子,那麼必須是項問天。

「好了,不說這些了,魅兒要等不及了。」龍仙兒收起嚴肅換上笑容,迎著龍魅兒凌厲的目光朝場中飛去。 ?食戟對決決戰,龍魅兒VS龍仙兒!

同樣來自龍家,一方出自雷龍派系,天生神力天賦靈舌,如今已經化身為龍。另一方出自天龍派系,天賦未知實力極強,乾尊繼承人,未來龍家明面的掌舵人!

與上一場的單方面碾壓截然不同,這場對決必將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巔峰對決,而兩國勝敗的重擔,就壓在兩位女兒家的肩上,誰贏誰就將成為真正的王者。

尚未開口,諸國看客就已經感受到了對撞的鋒芒,五位評審距離較近感觸尤深,居然有點擔心雙方直接打起來。

「魅兒妹妹,別來無恙啊,三年不見,你變化可真大,我還記得三年前……」龍仙兒還沒說完就被龍魅兒直接打斷。

「夠了,休逞口舌之利,我們手底下見真章!」龍魅兒面籠寒霜,與巧笑嫣然的龍雅兒氣質截然相反。

秦羽啞然失笑,從龍魅兒的語氣中,他聽出了惱羞成怒的味道,畢竟三年前龍魅兒還是一條剛蛻變成功的小龍,連說話都不能,此時被龍仙兒公然提起,能不惱怒才是見鬼。

很顯然,龍仙兒是故意的!

「好好好,你不愛聽,我就不提。不過,容我一問,你還當自己是龍家人嗎?」龍仙兒收起笑容。

龍魅兒聞言一愣,眼神忽然變得有點複雜:「當年慘劇,家族於我虧欠,但歸根結底是人魔之禍,非家族之過,所以我不會過多怨恨家族。龍化劫難,乾聖碧聖於我有恩,將來若家族有難,我自會全力相助。但是……」

話鋒一轉,龍魅兒語氣變得斬釘截鐵:「如今我已非獨身,秦羽在哪我就在哪,他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

這番話說的鏗鏘有力,諸國看客大多對龍魅兒並不了解,此時聞言紛紛看向姜國看台區域,姜國眾人也紛紛看向秦羽。

秦羽心中莫名感動,雖然這話和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一個意思,但換了種方式從龍妹口中說出來,帶來的感受竟截然不同。

「很好,家族有難鼎力相助,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我們開始吧!」龍仙兒鄭重頷首,似乎對龍魅兒的回答很滿意。

齊王見雙方沒有提條件的意思,揚聲道:「由於上一場沒有完成,所以這一場的內容依舊是早點,二位需要製作餃子、包子和燒麥三樣,餡料和形式自行決定,最後經過評判,兩樣優勢者獲得勝利,二位有什麼疑問嗎?」

龍仙兒和龍魅兒搖搖頭表示沒有疑問。

齊王正式宣布開始,清脆的鑼聲響徹全場,兩人立刻轉身朝食材區走去,速度不快不慢不疾不徐,誰都沒有看對方,而是專註於自己。

很快,挑選完食材,兩人返回自己的烹飪台,開始對食材進行處理。也不知道是不是默契,兩人居然誰都沒有用刀,連剪子都沒有用!

比如對蝦的處理,龍魅兒指尖凝聚出一根根兩厘米長薄如蟬翼的半透明光刃,鋒銳程度遠超普通刀具,比食器菜刀也絲毫不遜,十指飛動,蝦殼蝦線蝦頭蝦尾就全都去的乾乾淨淨。

龍仙兒的處理方式截然不同,如果說龍魅兒是鋒利的刀,那麼她就是柔和的雲,手中瀰漫出淡淡的白色雲氣,雲氣宛若活物,將蝦這頭吞進去,從那頭吐出來,就已經處理完畢,速度上絲毫不必龍魅兒差。

到了和面這一步,差異再次凸顯,只見龍仙兒微微一笑,突然周身雲氣涌動,大股大股粘稠若棉花糖的運氣升騰而起,竟然將她完全包裹,嚴嚴實實看不到一絲縫隙。

諸國看客大呀,完全不明白龍仙兒到底在做什麼。

不過很快,他們就明白了。僅僅過了不到五秒,雲氣後方突然裂開,龍仙兒輕輕往後一躍,從團裝的雲氣中掙脫而出,而雲氣則非但不消散,反而開始凝聚變形,在全場所有人不可思議的注視下變成了人形,和龍仙兒一模一樣的人形,除了顏色從頭到腳全白之外,幾乎和龍仙兒找不到半點差異。

這是什麼情況?龍仙兒為什麼要用雲氣凝結出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假人?

姜國看台區域,眾人正自疑惑,龍鳴突然失聲低呼:「她居然練成了!」

「練成了什麼?你是不是知道什麼?」眾人紛紛看向龍鳴。

龍鳴咽了口口水頷首道:「天龍派系有一門秘術名為雲傀儡,用天龍雲氣凝結成人,通過意念控制可以做許多事,甚至可以攻擊敵人。」

「雲氣凝結的傀儡能有什麼攻擊力?還不是一巴掌就拍散了?」古道河到。

「胡扯,那可不是普通雲氣,而是天龍雲氣,硬可碎鋼鐵,柔可如棉絮,變化多端。你想想,你本以為雲傀儡會出拳,它卻突然脖子伸長撞過來,你能反應過來?再說,雲傀儡繼承本體大半實力,你以為是開玩笑的?」龍鳴斜睨著古道河。

「呃,還能這樣?」古道河撓撓頭,如果真的如龍鳴所言,那麼雲傀儡的確變化多端防不勝防,人形不過是誤導,任何部位都可能是攻擊的武器。

「可是,她凝結雲傀儡要做什麼呢?」霍子文開啟透念靈瞳,果然發現雲傀儡裡面散布著密密麻麻的能量脈絡,和龍仙兒的本體之間存在數以千計的連接線,就好像控偶師控制著提線木偶。

「當然是分工,就像項家的分光錯影。這門秘術很少有人練成,真沒想到她這麼年輕就練成了,不過凝結出一個就差不多了,畢竟和分光錯影原理截然不同……」龍鳴話未說完,剩下的話就全都被堵了回去。

因為龍仙兒用實際行動當場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只見龍仙兒周身再次浮現出濃密宛若棉花糖的雲氣,後背裂開本體躍出,第二個雲傀儡凝聚成型,依舊和本體一毛一樣。

「兩個,居然能凝結出兩個,她的天龍龍力怎麼可能如此深厚,這不可能啊!」龍鳴瞠目結舌,龍家人體內都有龍的血脈,濃度和純度有所差異,血脈越濃越醇,生成的龍力就越多。

通常情況下,哪怕食尊級別的天龍派系成員,也頂多只能凝結出兩個雲傀儡,龍仙兒還是食帝級別,怎麼可能輕輕鬆鬆凝結出兩個?她哪來這麼深厚的天龍龍力?

然而,這還不算完呢,龍仙兒周身再次雲氣升騰,竟是要凝結第三個! ?雲傀儡不但本身具有變化多端的特點,而且能繼承本體的一部分實力,遠非普通傀儡術可比,對天龍龍力的消耗非常大,哪怕天龍派系的食尊級強者,也至多凝聚出兩個。

可是此時此刻,龍仙兒赫然已經凝結出了第三個,而且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遊刃有餘繼續凝聚第四個。

最終,足足八個雲傀儡凝聚成形,除了通體潔白的外,和龍仙兒幾乎沒有任何分別,算上本體就是足足九個龍仙兒。

「八個……」龍鳴感覺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龍仙兒能夠凝聚這麼多。

秦羽卻想到了大食對戰,雖然不知道雲傀儡到底有多強悍,但肯定不會弱到哪裡去,對戰的時候龍仙兒再來八個雲傀儡,極有可能造成非常大的麻煩。

場中,龍魅兒忽有所感抬頭望去,頓時目光微凝,顯然也沒想到龍仙兒能夠凝聚這麼多雲傀儡。

「我一個人其實就是一個團隊,而你只有一個人。」九個龍仙兒同時開口,無論嘴型還是表情都和本體完全相同,說完以本體為中心,九個龍仙兒同時開始忙碌,和面的和面,切餡料的切餡料,燒水的燒水,速度驟然提升,相互之間配合的無比默契,簡直可以用天衣無縫來形容。

想想也是,其實都是龍仙兒自己,相當於自己和自己配合,怎麼可能不天衣無縫呢?

「區區八個雲傀儡而已,有什麼好得意的?」龍魅兒切了一聲,周身忽然雷光乍起,腳下錯步身影立刻虛化,拉出半米長的紫色電光,身影從一個變成了兩個,接著兩個虛影同時錯步,兩個變成了四個,最後變成了八個。

八個虛影之間都有密密麻麻的紫色電光連接,和面燒水切菜各自分工,雖然比龍仙兒少一個,但效率絲毫不遜。

看到這一幕,諸國高端大食都忍不住季節讚歎,龍仙兒憑藉的明顯是功法,而龍魅兒憑藉的是雷霆之力的超級速度,其原理和項家排行第五的分光錯影刀工多少有幾分相似。

「不賴嘛,那就再讓你瞧瞧我的另一個秘技!」龍仙兒一聲輕笑,好幾個雲傀儡突然雙手上揚,以不同的節律拍擊在麵糰和餡料上,手掌帶起長長的雲氣,雲氣凝成龍形,上下翻騰竟有龍吟之聲。

神奇的變化出現了,麵糰竟然開始發亮,變得越來越通透,質感漸漸宛若羊脂白玉,蝦肉泥和豬肉泥同樣出現了類似的變化,質感愈發趨近於寶石。

「這是什麼絕學?」姜王好奇地問。

「我也沒見過,不過看起來其效果應該是改變食材的質感。」秦羽道。

龍鳴好不容易從雲傀儡的震撼中回過神來,見狀又是一聲低呼:「卧槽,要不要這樣,天龍散手?」

「天龍散手?」眾人訝然,齊刷刷看向龍鳴,等待龍鳴解釋。

龍鳴臉色不太好看,頷首道:「我們龍家榜上有名的絕學是空行百斬和空行散手,天龍散手則是脫胎於空行散手,沒有空行散手掠奪壓制食氣的特點,卻能夠最大程度激發出食材自身的特點,同時改變食材的質感。」

「這天龍散手是龍家哪位前輩悟出來的?」秦羽問,心中暗暗敬佩,能夠從絕學中悟出新的絕學,絕對可以稱得上驚才艷艷,幾乎不可能是無名之輩。

誰料,龍鳴居然說出這樣一番話:「哪是是什麼前輩?這天龍散手就是龍仙兒自己悟出來的!」

「龍仙兒自己悟出來的?」不止秦羽,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學習絕學容易,創造絕學最難,如此年紀就能自己從絕學中參悟創造,龍仙兒的悟性可想而知。

「恩,我聽乾尊說過,龍仙兒四年前就開始初步創造天龍散手,沒想到僅僅過去四年,她就已經創造完成!」龍鳴的語氣中掩不住深深的羨慕。

眾人忍不住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氣,龍仙兒如此天賦,將來繼承乾尊執掌龍家板上釘釘,甚至成就食聖也不是不可能。

不,應該說及其可能,只要衝擊聖境的過程不發生意外,龍仙兒就肯定能夠修成食聖,只要玄聖、乾聖和碧聖不出什麼事,龍家就將迎來第四位食聖。

面對如此強橫的龍仙兒,龍魅兒真的能夠戰而勝之嗎?

場中,見龍仙兒施展天龍散手,龍魅兒不甘示弱,一聲冷笑猛拍檯面,五隻鮮活的明陽對蝦直接飛了起來,十指白金氣刃驟然拉長變細,刷刷刷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揮舞了幾下。

明陽對蝦,體格比較大,一掌長,小孩子手腕粗,是齊國王都附近明陽湖的特產,以肉質鮮嫩豐厚著稱,鮮美程度也首屈一指,尤其蝦殼格外鮮美,可以拿來燉湯。

根本沒看清發生了什麼,諸國看客卻都看的瞠目結舌,因為蝦肉和蝦殼居然已經完全分開,蝦肉完整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前端還連接著蝦黃蝦腦等等,所有集中在頭部的內臟全都被完整取出。

完整取出?這有什麼好吃驚的?殼剝開不就取出來了嗎?

那麼如果沒剝殼呢?沒錯,龍魅兒根本沒有剝殼,五隻明陽對蝦的外殼依舊完整,從頭至尾沒有絲毫破損,連觸鬚都還在!

怎麼會這樣呢?明明蝦肉被完整取出,甚至蝦腦和內臟都被完整取出,為什麼蝦殼連著蝦頭依舊是完整無缺的呢?

「空行百斬!是龍家的空行百斬,九絕刀工排行第三的空行百斬!」不知道誰先認了出來,緊接著越來越多的人也都相繼認了出來。

「刀行如風,隔空取物,這就是空行百斬,龍家的兩大絕學之一!」

「傳說空行百斬能夠不破壞食材的外殼,直接將裡面的東西取出來,原以為是誇張,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太神奇了,我以前也不相信,沒想到真的能做到。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怎麼可能穿過外殼取出裡面的東西呢?」

「聽說空行散手修鍊到足夠的境界,也能隔空取物,現在看來應該也是真的!」 ?龍家兩大絕學之一,九絕刀工排行第三:空行百斬!

通過龍魅兒施展出的神奇刀工,諸國看客都相繼認出了空行百斬,秦羽當然也不例外,對於龍魅兒修成兩大絕學這件事他早就知道,龍魅兒甚至還嘗試傳授給他,結果令人惋惜,兩大絕學必須擁有龍族血統才能修習,外人幾乎不可能練成。

龍鳴卻不知道,眼中的羨慕嫉妒幾乎要溢出來。

龍仙兒習得空行散手,練成雲傀儡,並自信創造出天龍散手,悟性之高令人髮指。龍魅兒習得空行散手加空行百斬,兩大絕學於一身,還能通過雷霆之力模仿分光錯影和千切雷鳴,以及通過白金龍力凝聚利刃,連菜刀都剩下了,天賦之高同樣令人髮指。哦對了還要加上靈舌,龍魅兒還有天生的六通感靈舌!

本來他也算是龍家嫡系中的天才,可和這兩位放在一起,立刻變得黯淡無光。

「唉,為什麼我要和你們生在同一代,好氣啊!」龍鳴心中暗暗思忖,忽然間變得有氣無力。

楚國看台區域,眾人早知道龍魅兒天賦很高實力很強,而且已經不是人類,卻沒想到龍魅兒的天賦竟然高到了這種地步。

要知道,龍家絕學是極難練成的,難度之高遠遠超過千旋百折手,是以龍家弟子只有一小部分能夠修成,其中又只有一小部分能夠修鍊到比較高的境界。龍魅兒竟然能夠練成兩項,而且境界都不低,由此可見其天賦高到了什麼地步。

「其實這場對決根本就是我們楚國自己人的內部對決,那龍魅兒歸根結底是龍家人,是我們楚國人!」楚心維語氣很不滿,甚至還有點酸。

「且不說香兒姑娘不會輸,就算輸了,姜國也沒什麼可驕傲的,我們只是輸給了自己人。」不知道誰附和了一句。

楚王卻搖了搖頭:「仙兒還有底牌,的確不可能輸,但龍魅兒已經不是人類而是龍族!」

附和之人立刻閉嘴,下意識想起了黑龍之禍,楚國雖然已龍為圖騰,但龍族可不屬於楚國,所以按照種/族分類,龍魅兒應該也不屬於楚國。

場中,見龍魅兒施展空行百斬,龍仙兒卻似乎並不驚訝,依舊保持巧笑嫣然的樣子,動念之間,正在施展天龍散手揉面的雲傀儡突然重重一掌落下。

這一掌分明狠狠拍在了寶玉般的麵糰上,卻沒有將麵糰拍扁,而是讓麵糰崩碎了!

沒錯,麵糰就好像一團水似的,直接崩碎成了許多個小塊,完全無視重力朝上漂浮,並且自動變成完美的球形,光澤閃亮質感通透,簡直就像是一顆顆玉珠甚至夜明珠。

接著,雲傀儡一聲輕喝突然出手,雙手驟然虛化,抓起餡料指尖直接穿進球形的麵糰之中,將餡料塞了進去,當手指抽出來之後,麵糰表面竟然沒有半點破損,根本看不到指尖穿透的痕迹。

空行如風,隔空取物!

既然能取就能放,龍仙兒用實際行動證明,空行散手修鍊到一定境界,同樣可以具有類似空行百斬的能力!

就這樣,龍仙兒龍魅兒,兩位集美麗強大於一身的龍姓女子,就好像牟上了似的,你爭我搶絕學層出妙法無窮,看的諸國看客又驚又嘆,嘖嘖稱奇感慨龍家果然不愧是最強大的美食世家之一,英才輩出實在讓人羨慕。

五位評審也不例外,雖然李元真、雷喻、顏如卿和喬月瑩都是食尊,可看到龍仙兒和龍魅兒展現出的實力,還是不禁感慨萬千,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他們這一代人,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新一代的光輝所掩蓋。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或許是由於相近的實力,亦或許只是巧合,兩人居然同時完成,對視一眼之後,同時端著蒸籠朝評審席走去。

「聽說先上必輸,所以魅兒妹妹你先吧。」龍仙兒輕笑著說。

「你從哪聽到的狗屁歪理?我先就我先,輸的照樣是你。」龍魅兒斜睨了龍仙兒一眼,說完毫不猶豫揭開了其中一個籠蓋。

剎那間熱氣升騰香氣漫卷撲面而來,食氣之光就好像壓抑了太久,濃密的熱氣還沒散開遍驟然爆發。

光球吞噬全場,收束后快速攀升,三寸掠過晉陞佳品獲得異象心曠神怡,六寸掠過顏色轉青晉陞珍品獲得異象裂衣卸甲,九寸掠過顏色轉藍晉陞妙品獲得異象身臨其境。

九寸五、十寸、十寸五、十一寸、十一寸五……

十二寸!

食氣之光突破界限達到了十二寸,顏色從淡藍轉為淡紫,實現了質的突破和蛻變,晉陞成為真正的絕品美食,獲得異象飄飄若仙。

然而,食氣之光依舊沒有停止,還在繼續穩步上升,直到十二寸五才停下。

十二寸五絕品!

確認食氣之光的高度之後,經過短暫的沉積之後滿場驚嘆四起。要知道,秦羽和龍舞兒之所以能取得十三寸食氣,多多少少和獨角銀羊的品質有些關係,菜式絕對過硬也助溢不少。

而這一場全都是普通食材,根本沒有亞傳說食材,更沒有傳說食材,僅憑普通食材,就能製作出食氣之光高達十二寸五的絕品早點,這份實力即便食尊強者也只能嘆服,不敢揚言能超過多少。

可以這麼說,這其實就是食尊級的水平,龍魅兒以食帝之身硬生生展現出了食尊才有的實力!

五位評審驚嘆之餘趕緊低頭細看,只見蒸籠之中擺著五個小巧卻異常豐實美麗的燒麥,燒麥外皮花邊幾近完美,呈現淡淡的金黃色,表層亮晶晶的,質感通而不透,讓人有種隱約能看到內部的朦朧感覺,更神奇的是,上面竟然分佈著細細的紋路,赫然是抽象的龍紋!

再看燒麥上面,灑滿了晶瑩透亮的茶色小圓球,一瞬間竟然無法用肉眼判斷究竟是什麼,通過分析依稀能夠看到茶色小球下層翻出金紅,可以肯定內陷絕對不止一層。 ?龍魅兒的燒麥外形精緻絕倫奪人眼球,龍仙兒的卻也毫不遜色,還不等龍魅兒作介紹,龍仙兒已經微微一笑揭開了自己的一個籠蓋。

剎那間食氣之光迸發而出,雖然聲勢不輸,卻給人一種溫柔如雲的感覺,浸在白茫茫的光芒之中,只覺得通體舒泰神清氣爽。

很快食氣之光收束上升,三寸掠過晉陞佳品獲得異象心曠神怡,六寸掠過顏色轉青晉陞珍品獲得異象裂衣卸甲,九寸掠過顏色轉藍晉陞妙品獲得異象身臨其境,十二寸掠過顏色從淡藍轉為淡紫,超越無數大食終其一生只能仰望的絕品境界,蛻變成為真正的絕品美食。

超越十二寸之後,食氣之光同樣沒有停止,最後竟然也停在了十二寸五,和龍魅兒的食氣之光絲毫不差。

五位評審立刻側目,只見蒸籠之中同樣擺著五個燒麥,樣式卻和龍魅兒的截然不同,甚至和任何燒麥都截然不同。

外皮潔白,上面散布著美麗的雲紋,渾然一體就好像是天然生成,在食氣之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當真堪比最上等的羊脂白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