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楊清自滅玄之戰結束,隨林鋒天荒廣陸一行,回返神州浩土之後,便即開始獨自一人行醫天下,期間救死扶傷,活人無數。

2021 年 1 月 8 日

他醫治的對象,並不是面對修真界,至少是不僅僅面對修真界,而是遍布整個人世間。這些年來,經他之手康復痊癒的凡俗之人,難以計數。

在民間鄉里,楊清的名聲如今已經是廣為流傳,有醫聖、醫仙之美譽。

真要問俗世中人,玄門天宗中名聲最響亮之人,除了林鋒以外,便是楊清了。

這還是在楊清絕大多數時候,並不留名姓的情況下,仍有如此聲名。

眼見楊清沒有任何收買人心或者揚名之意,大周、大秦、北戎乃至於神州浩土上其他勢力的人,看在林鋒和玄門天宗面上,便也都盡量予他方便。

這些年來,楊清的足跡遍布天南海北,反倒是玉京山只回去過寥寥數次,每次待不了多久,便即再次告辭離開。

他回山除了請教林鋒道法問題以外,就是指點周雲從修道,然後便是從自家宗門葯谷中採集藥草,或者前往丹房回天金閣煉丹煉藥。

在楊清行走天下的過程中,他也經常自己採摘藥材藥物,有時候為了一些稀有靈藥,經常要出入一些危險之地,也經常前往一些中千世界尋找藥物。


這不過這次倒是趕巧了,他也在這個時候正好準備前往長生古界,嘗試尋找幾味大千世界神州浩土已經絕跡的藥草。

聽聞林鋒要帶蕭焱等人上門提親,楊清也為自家大師兄感到高興,自然也就準備和林鋒他們匯合之後,一起前往長生古界。

林鋒身邊的虛空中,戰神分身邁步而出,站在他身側,林鋒說道:「為師本尊和雷龍分身,修道練法到了最後時刻,情況若無大變化,就先一直留在玉京山上,所以這次便由戰神分身代為前去長生古界。」

蕭焱連忙說道:「勞動師父您分神弟子私事,弟子已經很是過意不去了。」


他爺爺蕭老族長雖然在世,但是從個人修為上來說,與蕭真兒的父母相差太遠,日後成親之時作為本家長輩倒是沒什麼,但這次前去提親,就難免有些尷尬。

作為蕭焱的嫡親祖父,哪怕是個凡人,其實也不會有人輕視他,但是從份量上來說,自然無論如何都比不得林鋒前去提親,哪怕林鋒去的只是一個分身。

「這種事情,小焱子自然不能親自去信聯絡了,小易,你跟長生古界那邊聯絡一下,說明我們的來意,定下日子之後,我們便即動身。」林鋒向著朱易說道,朱易點了點頭,當即便去聯繫。(未完待續~^~)

PS:這是Xt哥哥盟十萬點幣飄紅打賞的第一章加更。還有一章加更會在明天晚上,保證不會欠,大家可以儘管放心!有月票的朋友們,還請砸幾票,謝謝大家! 朱易聯繫長生古界中古皇一脈,透了透口風,表明了林鋒準備親自到訪長生古界的意向。

林鋒本人上門了才是提親,現在只是讓古皇一脈有個心理準備,不至於產生其他想法,任何具體事情,都是見面之後再談。

長身古界一方在短暫的沉默之後,便很爽快的表示歡迎。

畢竟,對於蕭焱和蕭真兒之間的事情,古皇一脈族裔也都有了心理預期。

雖然蕭焱和蕭真兒的結合,不管自己人內部如何看待,落在外人眼中,都會被當做是玄門天宗和長身古界之間的聯姻,但提親訂親,和真正成親畢竟還是有區別的,最多只能算是一種傾向,而不是切實的選擇。


而且林鋒親自到訪,不管提親之事成與不成,長生古界一方都沒有拒絕的理由,他們固然沒有決定選擇玄門天宗,但同樣也沒有選擇太虛觀。

得到長身古界的回應之後,林鋒師徒便即將玉京山上的事情處理好,然後開始準備動身。

臨行前,蕭焱砸吧了一下嘴:「可惜解臾那頭老黑龍閉關了,要不然還能跟他打個商量,收買一番,讓他幫著充個門面。」

此言一出,李元放還不如何,朱易少見的噗嗤一笑。


蕭焱所言,他自然知道什麼意思,那是荒海法會結束之後,蕭焱第一次從長身古界返回,被師父林鋒打趣的事情。

當時林鋒調侃自己的大徒弟,想要搞定老丈人和丈母娘。少不得房子、車子、票子三個硬體條件。

也就是洞府。坐騎,隨身寶物和修練資源。

和石天昊一樣,蕭焱老早就開始物色寶地,開闢自己的別府,但是因為眼角太高,至今為止還沒有找到合適的。

不過就算只有玉京山上的焚天崖,也已經足夠了。依託於玉京山而存在的焚天崖,經過蕭焱多年建設搭理,已經是極妙的一處洞天福地。

至於隨身寶物和修鍊資源,除了自家師兄弟以外,同境界下能和蕭焱相提並論者,幾乎找不出幾個,就算很多修為比他更高的人,都沒有他來得土豪。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坐騎了。

當然,以蕭焱今時今日的修為實力和身份地位。沒有坐騎也絲毫不影響,他的感嘆,其實也只是玩笑罷了。

林鋒的戰神分身回頭看了蕭焱一眼,臉上神情似笑非笑:「臭小子,自己平日里不上香,現在臨時抱佛腳?」

蕭焱嘿嘿一笑:「不敢。不敢。弟子就是隨便那麼一說。」

林鋒悠悠說道:「好坐騎啊,還真的有呢。」

此言一出,蕭焱、朱易、李元放都是微微愕然,面面相覷之下,有些摸不著頭腦。

玄門天宗內的大妖不少,對於蕭焱、朱易等人來說,平日里也不會說真拿他們當坐騎,而是比較平等的姿態,這也讓那些大妖們對玄門天宗歸屬感越來越強。

不過對於林鋒來說就不同了,玄門內的大妖。能成為他的坐騎,某種意義上來說,甚至是一種榮耀。

只是自從林鋒上次從天荒廣陸返回,以玉敖龍王的真血為解臾和白光夫婦洗禮之後,兩條妖龍便都開始閉關潛修,直到現在還沒有出關。

而除了解臾夫妻二人以外,剩下的大妖中,無瞳,以及昔日的北海鯨王,現在的黑鯨大聖,其實都不是很適合當坐騎,在海里還無所謂,陸地上就有些怪異了。

夔牛王如今也在閉關準備衝擊妖王後期境界,飛廉王和那一對飛天雪翎王也比較適合,但是修為境界都稍顯低了一些。

「師父是說九爪雕王嗎?」朱易問道,遍數玄門天宗上下,也就那頭九爪金雕還比較合適。

林鋒笑著搖頭,輕輕屈指一彈,一道白色流光就落在三人眼前。

看清楚之後,蕭焱三人頓時眼前一亮:「純血白虎?!」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生靈,赫然是一頭白色猛虎,兩隻眸子中閃動著冰冷而妖異的光芒,周身上下淡淡的光輝閃動,似金屬光澤般冰冷,又彷彿天上星光,玄奧莫測。

正是一頭純血白虎!

蕭焱上下打量這頭白虎:「妖王境界……師父,這是被您所拿的那頭白虎大聖的子嗣?他找到配偶,誕下純血後裔了?」

林鋒笑著點頭:「不錯,那貨拐了一頭狴犴當媳婦,誕下這個小傢伙,說起來,白虎一族的天賦本錢實在是厚實。」

「這個小傢伙因為是白虎大聖的純血子嗣,所以一生下來便是成就妖嬰的妖王,修練提升起來還不像吞吞他們那樣困難。」

雖然眼下還只是妖王,沒有成就不滅妖魂,但是作為純血白虎,檔次比解臾和白光他們還要更高。

太古天龍一族以血脈分化的方式,保證了血統能夠很好的延續,但是末法之境以下,不同種族的龍族,比起純血白虎,卻要遜色一籌了。

蕭焱湊到那白虎王跟前,笑著說道:「小子,以後你就跟我混了。」

誰知那白虎王翻了個白眼:「你才是小子呢。」

口吐人聲,赫然是個少女的聲音,頓時讓蕭焱微微獃滯一下:「母的?」

林鋒在旁邊乾咳了一聲:「嗯,她的名字是遠星白虎,你們叫她遠星即可,確實……是一頭母虎。」

白虎一族的血脈霸道傳承,不管上一代父母哪一方是純血白虎,誕下的第一個子女,都會是純血白虎。

當然,此前從來沒有過純血白虎與純血玄武、純血朱雀交配的事情發生,所以誰也不知道在那種情況下,誕生子女會是什麼情況。

不過。一頭母白虎。林鋒心頭感覺稍微怪怪的:「怎麼聽著有些彆扭啊……用來當坐騎,嘶,為什麼感覺越來越彆扭了?」

林鋒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突然冒出來的胡思亂想排除出去,轉頭就看見蕭焱已經回過神來,正笑著對遠星說道:「跟著我有好處呦。」

說著,他瞳孔中火光一閃。藍紫色的霸道魔火出現,並在蕭焱的雙眼之中凝結成一頭仰天長嘯的猛虎,殺意凜然,霸道十足。

正是以幽冥邪煌凝練白虎之象。

遠星初時見到蕭焱,便能感覺到其實力極為強大,強大到令她幾乎要窒息,雖然還比不上她父親白虎大聖,但要碾死她還是輕而易舉的。

不過種族血脈與生俱來,鐫刻在妖魂深處的驕傲。還是讓她不肯輕易臣服。

我可以承認你比我強,你能輕易殺死我,但不代表你能讓我為之屈服,尤其是給你當坐騎。

但現在見了蕭焱眼瞳中幽冥邪煌所化白虎,遠星突然感到心中一陣悸動,那悸動是源於她感覺自己似乎看到了在原有強大天賦基礎上。能夠更進一步。獲得比預期更大成就的可能性。

這個發現讓遠星有些詫異,她低頭思索了一陣之後,又轉頭看了看旁邊的林鋒,終於還是向著蕭焱微微躬身,表示了臣服之意。

蕭焱嘿嘿直樂:「這下我的坐騎……不對,用師父的話來說,是我的車子,絕對是很拉風了。」

他圍著遠星繞了一個圈,笑道:「要是一頭不滅妖魂之境的白虎,那就更拉風了。」

「現在不是。很快就是了。」遠星驕傲的哼了一聲,然後斜眼看蕭焱:「你要是能拿我爹當坐騎,那才是最拉風,問題是你有那個本事嗎?」

蕭焱雙眉一軒,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現在沒有,很快就有了。」

遠星瞅了瞅一旁的林鋒,沖著蕭焱哼了一聲:「等你有宗主一半本事,再來說這話吧!」

由著一人一虎在那裡大眼瞪小眼,林鋒看向朱易和李元放笑道:「遠星載著你們大師兄,你們兩個就跟為師一起走好了。」

「至於為師此行的坐騎嘛……」林鋒笑著手指輕輕一點,一個高大的身軀出現在眾人面前,虎首猿身,眼如日月,正是昔年林鋒天荒廣陸一行擒下的盧源大聖。

此妖見了林鋒師徒,齜了齜牙,一臉晦氣的表情,但沒有絲毫動作,任由林鋒落在了他的肩頭上。

雖然眼前的林鋒只是一具分身,並非本尊,他不是沒有反抗的餘地,但被林鋒搓揉多年,設下重重禁制之後,就算面對一個最普通的玄門天宗晚輩弟子,他也生不起作亂的念頭和膽子了。

蕭焱、朱易、李元放哥三個面面相覷,蕭焱笑道:「還是師父您拉風,星魂合一境界的大妖當坐騎。」

從血脈天賦上來說,盧源自然遜色於白虎,但眼前的盧源大聖,修為比起遠星來說,實在是天差地遠。

林鋒笑道:「那頭老白虎,為師還有其他事情要用他幫忙,這次便先是了他吧。」

他低頭看向盧源大聖:「你也莫要覺得委屈,昔年你為難本座弟子,本座網開一面,不取你性命,已經是手下留情。」

「本座也無心折辱你,只要你用心辦差,贖了罪過,他日未必沒有重獲自由之日,之後只要你不再重新冒犯,本座也不會為難你。」

「到時候如果你想留在本宗,那也隨你,立下了功勞,本座從來不虧待自己人,你可聽明白了?」

盧源大聖沉默良久,始終沒有吭聲,最終默默低下巨大的頭顱,表達了無聲的服從之意。

林鋒點了點頭,看向蕭焱、朱易和李元放:「好了,點齊你們自家門下弟子,我們上路了。」(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剛吃飽就餓了的一萬點幣打賞,也感謝其他每一位訂閱本書,打賞本書,投月票給本書的朋友們,謝謝大家!寫書是一種態度,堅持不懈的寫。求月票也是一種態度,要堅持不懈,持之以恆的重申重申再重申。有月票的兄弟們,還請投給本書啊! 晦暗的天地之間,一絲絲,一縷縷,彷彿一道道黑色光線一樣在虛空中瀰漫開來的九幽陰風,不停飄蕩著,凍結它接觸到的一切事物。

大地上,猩紅骯髒的膿血四處橫流,彷彿無垠血海,血海表面,一個個巨大的血泡生成,然後再破裂開來,散發出令人窒息的腥臭。

血海中,一切都彷彿不復存在,唯有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昏黃河水在無聲流淌,詭異莫測,令人心悸,彷彿能凈化一切,卻也讓一切變得蒼白,失去生命與活力。

大地上裂開數不清的巨大溝壑,幽冥血海和黃泉長河遇到這些溝壑,便即傾瀉而下,彷彿瀑布一樣。

但這些瀑布還不到底,就從深淵最深處有洶湧霸道的藍紫色魔火衝天而起,和污血、黃水對碰在一塊,使得空間中都湮滅出一條條裂縫。

在幽冥邪煌下方,還有黑色晦暗的玄天劫焰熊熊燃燒,雖然不似幽冥邪煌那麼暴虐,但是也在不停吞噬萬物,壯大自身,流露出一股極致的貪婪與邪惡之意。

在裂谷上方,天空中的九幽陰風之下,大地上到處都涌動著似霧非霧,似風非風,閃動著茫茫紅光的無間罡煞,紅光中隱隱有無數厲鬼惡魄,張牙舞爪,厲聲哀嚎。

凶戾的罡煞不停地與地面上的血河真水與黃泉真水摩擦,也形成劇烈的碰撞。

在外面世界極為少見的幽冥邪煌、玄天劫焰、血河真水、黃泉真水、九幽陰風、無間罡煞等等兇惡力量,在這裡卻彷彿無窮無盡。隨處可見。

與其說這個古怪的異域空間中充滿了這些災厄。倒不如說,這一方世界根本就是由這些災厄組成。

除此以外,還有種種天災地劫在這一方廣闊無邊的異域空間中肆虐,一切彷彿世界末日,這是一個完全不適合任何有識生命生存的地方。

就算是經歷無窮艱險,意志最為堅定的人,踏入這個世界。也會為之目眩。

因為這裡是幽冥地海,天元七海中,除了靈海與死海之外,最為神秘的地方。

在這裡,沒有任何資源和生命可言,有的只是無窮無盡的破壞力量和恐怖災劫。

便是一向混亂的空海,虛空戰場,也並非每時每刻都會有恐怖的虛空亂流爆發,修士進入其中雖然艱險重重。但至少還可以存身躲避。

而在冥海之中,各種各樣的兇惡力量,無處不在,無時不在,這裡是一個完全由災厄組成的世界。

但在這片世界中,卻有一片區域。空間完全扭曲。彷彿時時刻刻都在不停變化。

錯亂的空間形成一個又一個界中界,依託於冥海世界存在,就彷彿一個個巨大的氣泡,懸浮於天地之間。


這些氣泡彼此分隔開來,互相不接觸,也難以發現對方,因為空間混亂變化的緣故,遠遠看上去彷彿相互距離很近,但事實上卻遠隔天涯,其中一個小世界中有人出來。也無法到其他小世界中去。

同時也極少會有人從中出來,直接踏足冥海,面臨鋪天蓋地的浩劫災厄。

在這些小世界中,因為奇特的力量隔絕,界中界里的天地,雖然也有幽冥邪煌等災劫肆虐,但是卻比外面要平安太多。

所有的界中界,雖然彼此之間互不接觸,也難以察覺其他小世界的存在,但其實這些界中界都被一種莫名的存在聯繫起來。

那是一道通紅的光柱,屹立於冥海世界之中,彷彿冥海中心的擎天之柱。

但是這根通紅的光柱讓人見了,無法安心,也無法放心,反而會在心中升起更加不安的悸動,令人感到危險和恐懼。

一個個界中界,便在錯亂空間交織下,環繞在這根通紅光柱四周。

其中一個界中界里,終年被黑霧圍繞,不見天日,黑霧中心聳立著一座巨大的宮殿,樣式並不如何華美,但是勝在恢弘大氣。

只是宮殿中陰森森的感覺,讓這種恢弘大氣被淡化了許多,平添幾分詭異。

大殿深處,一條通道的勁頭,通往一間靜室,靜室之外,默默立著四座石像,烏黑高大,散發陣陣邪氣與死氣。

突然,四座石像齊齊震動了一下,接著彷彿活過來一樣,一起轉頭看向通道的另一端。

那裡有一個膚色蒼白如紙,容顏俊美,但臉上神情隱含殘忍陰森的黑衣青年,一步步向著靜室走來。

黑衣青年徑自走到靜室外面,停下腳步,不發一言。

而四座石像其中之一,則轉身看向靜室,低沉的聲音響起:「主人,公子澤來了。」

良久之後,靜室大門轟然打開,黑衣青年邁步而入,大門在他身後關閉,四座烏黑石像也重新陷入沉默之中。

靜室內,一個黑袍道人背對大門,靜靜盤膝端坐。

這一間靜室,牆壁四面,頭頂天花板,腳下地面,全彷彿是透明的一樣,可以透過去,看見外面瘋狂而又暴虐的冥海災劫。

黑衣青年向著那道人拜倒:「參見師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