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楊岳峰更是一臉嫉妒加怨恨的樣子:「不識好歹的傢伙,竟然敢對月華大師這麼說話。」

2021 年 1 月 1 日

好在月華並沒有多餘的表情,她只是說道:「我知道了。」

隨後月華大師接著觀看其他人煉製的規則丹。

將所有人煉製的規則丹全部看完之後,月華大師回到高台上說道:「你們的聖天術水平,我已經有所了解,現在我們便開始今天的第一節課吧。」

「我們都知道,作為聖天師,有兩樣東西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聖銘紙和銘紋筆」「想比你們作為聖天師,聖天術的練習是必不可少的,應該會每天都和聖銘紙還有銘紋筆打交道,」

「那麼首先我想問一個問題,我們為什麼要藉助聖銘紙來進行聖天術?」

這個問題顯然沒有人自己考慮過。

大殿內安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思考。

方回雖然沒有學過聖天術,但他也在認真的思考。

一時半會沒有人起來回答。

月華大師也不著急,她就站在高台上,靜靜的等待。

過了一會,楊岳峰站了起來,說道:「老師,我認為,我們必須要通過聖銘紋來進行聖天術,是因為我們自身的精力有限,而往往聖天術的進行,又很複雜漫長,所以通過聖銘紙可以提高成功率。」

月華大師點點頭說道:「不錯,你說的有道理,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其他人還有想法嗎?」

李香君站起來說道:「老師,我認為我們之所以要通過聖銘紙施展聖天術,是因為進行一次聖天術,需要不同種類的規則銘紋,而我們不可能掌握這些規則銘紋,所以只能通過聖銘紙作為媒介,去借用這些規則銘紋。」

月華大師露出了笑容:「很好,說的更加的深刻。那麼還有其他人有不同的想法嗎?」

得到月華大師的讚賞,李香君得意朝方回一笑,這才坐了下來。

方回對於這些都不是很了解,所以他發表不了自己的看法,不過卻在認真的聽講,同時心中進行思考。

過了一會,一直沒有人起來發言,月華大師這才說道:「剛剛李香君同學說的很不錯,我們之所以要通過聖銘紙來進行聖天術,就是因為我們能掌握應用的規則有限。」

月華大師說道:「想必你們也都了解,大多數的修者修習規則,一般只選擇一種規則,凝聚一種銘紋,很少有人去凝聚更多的銘紋。多數的修者都是按照自己最擅長的方向來發展的。」

「這就是因為當領悟的規則多了,凝聚的銘紋種類多了之後,銘紋之間會相互干擾,從而大大的提升規則的領悟難度。」 墨家的課堂之中,月華老師在上面侃侃而談,台下的弟子都在認真的聽課。

「我們聖天師也是一樣的,想要徹底的運用某一種規則,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他們徹底吃透,變成自己的領悟。」

「但是我們需要的規則種類太多了,浩如煙海,想要達到這個目的,根本不可能。」

「所以我們才會通過聖銘紙,將規則銘紋通過特殊的力量,刻畫在聖銘紙上,從而我們的聖紋調動,完成聖天術。」

……

月華大師不愧為天品的聖天師,博學多聞,講課生動無比。

雖然她這一節並沒有講解聖天術的具體運用,卻將聖天師的來歷,聖天術的原理等講了一遍。

台下的許多弟子頓時如醍醐灌頂一般,恍然大悟。

他們原本只是機械的在學習聖天術,現在對於聖天術的了結加身,他們感覺到自己的水平不知不覺中,竟然提升了。

而方回連聖紋都沒有凝結,他卻也能獲益匪淺。

方回發現,這些關於聖天術的最基礎的理論,有許多的地方,竟然和武道修鍊不謀而合。

方回不由自主的,又是想起了荒樞大師註解上的話:「武道修者的修鍊方法其實也是一種聖天術的運用,不過這種銘紋是刻畫在身體之上而已。」

這句話,可能有些偏頗,但是表面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毛病。

武者的修鍊,確實就是將規則銘紋凝聚在身體之上。

「原來當領悟的規則變多了之後,會相互影響,從而讓其他規則領悟難度提升,難怪我的反擊規則遲遲領悟不了。」

方回欣喜了起來,沒想到一次聖天術的課堂,竟然解決了他的一個大疑問。

「按照我現在的能力,直接領悟看來是沒有可能了,那我能不能通過聖天術直接將反擊規則烙印我的身體之上?」

這個想法,很是大膽,甚至瘋狂,但是方回卻覺得可行。

課堂結束之後,方回和李香君一同離去。

剩下的一段時間內,李香君悉心教導方回聖天術,甚至將幻殤手法都傳給了方回。

方回的聖天術水平提高的很快。

一個月之後,方回順利的凝聚出人品聖紋,在他的眉心處,如果催動起來,便會浮現出一個人字。

隨後方回的聖天術天賦完全爆發,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聖天術水品直線提高,甚至超過了大部分的天驕。

就連月華都對方回刮目相看,讚賞有加。

「不可能,方回他的聖天術怎麼可能提高的這麼快?」

楊岳峰感受到了威脅。

這段時間內,李香君雖然還能和他爭鋒,楊岳峰心中卻很平靜。

因為在真正的天賦上,李香君還是差他一點點的。

現在兩人的差距不是很明顯,是因為時間並不長。

但是等到學習結束,楊岳峰自信可以將李香君比下去。

聖天師第一名,應該是自己的。

可是現在,多了一個方回,他的聖天術的增長有點不正常。

短短的時間內就直追他和李香君,按照這種速度下去,恐怖不到學習結束,他就要被方回超越了。

「到底是為什麼?就算天賦強,也不可能到這個程度?」

楊岳峰百思不得其解。

此後他就一直留意這方回,終於發現了不用尋常的東西。

「荒樞註解,他的手裡竟然有這等珍貴的東西。」

楊岳峰,簡直不敢置信。

荒樞註解,霸風國覬覦已久,卻一直沒辦法搞到手,現在竟然出現了方回的手裡。

楊岳峰狂喜:「一定要搞到手。」

不久之後,楊岳峰自認為找到了辦法,笑了起來。

對於這一切方回自然不知道,他此時聖天術算是小成,終於可以實施心中的想法了。

「呼,終於找到了,竟然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幸好聖天術銘紋大全中有記載。」

在一本厚厚的書中,方回終於是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簡單的四筆——入道境的反擊規則銘紋。

反擊銘紋,真的非常少見,幾乎沒有什麼聖天術會運用到這一類銘紋。

方回也是翻閱了月華大師的珍藏,這才在其中找到的。

方回用一張空白的聖銘紙,將它描刻下來之後,身上已經滿頭大汗了。

這不是那種專門用來描刻的銘紋牆壁,要想描刻下來很是簡單。

這是一個珍藏本的記錄而來。

方回需要一開始就臨摹。

稍微差一點點,就很難成功。

如果是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將反擊銘紋描刻下來。

也是方回身具天魂,更是擁有斗荒戰體這種體質,才能勉強成功。

但即使是方回,他也有點吃不消了。

「好了,反擊銘紋描刻下來了,一切準備就緒。」

一間密室中,方回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盤坐下來,他的前面放著的一張聖銘紙,紙張上就是反擊銘紋。

方回一點自己的眉心,聖紋明亮起來。

緊接著方回的手指也被點亮。

方回迅速將被點亮的手指點在聖銘紙上,將其中的反擊銘紋拉扯了出來。

隨後方回一咬牙,直接將反擊銘紋雕刻在了他的左手手心之上。

這種痛苦,簡直無法想象,好在方回還是忍了下來。

幸好反擊銘紋,乃是方回之前的本命神通,而且他的神通天賦足夠強大。

這次的嘗試,竟然成功了,反擊銘紋烙印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不過只有一道銘紋刻在上面,其他的三道銘紋卻消失了。

這也就是說,對於反擊銘紋的領悟,方回只能算是入道境初期的境界。

不過方回已經很高興了。

「呼,總算是成功了,不過這種方法太坑爹了,以後再也不用了。」

方回的臉色蒼白,感覺到全身虛脫,有一種想要死的感覺。

消耗太大了。

也是他的肉體夠強悍,才能撐得住這種消耗。

而且對於銘紋的烙印,疼痛感是一次一次的增強的。

這次勉強扛了過去,但是下次未必就這麼好運了。

方回明白了過來,為什麼沒有聖天師會這麼做來獲得實力,因為這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且不說聖天師羸弱的身體,能不能撐的過第一次消耗。

就算撐過了,身體本源也已經被損壞了,根本發揮不出相應的實力,還會折損壽命。

這完全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也就是說,這是一條死路。

「遠古的聖天師到底是怎麼樣將聖天術轉化為自己的實力的?」

「一定有方法,只不過這種方法太難做到,所以被遺棄了。」

方回嘆了一口氣,在本身的資質沒有提升的情況下,領悟第三種反擊規則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想要領悟第四種規則,已經不可能了。

規則銘紋之間的相互影響太大了。

這種影響之下,方回想要將反擊規則短時間內領悟圓滿,都是一種困難。

「先不去糾結規則銘紋之間相互影響的事情,反正我要將反擊規則銘紋領悟到圓滿還要不短的時間呢。」

方回站起身來,準備去休息一下,恢復一下身體,突然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情。

「差點忘了,今天是和李香君交流心得的日子,得趕快過去。」

隨著方回聖天術的提升,他和李香君就有了一個約定。

每個月的最後一天,要在一起進行聖天術的學習心得交流。

李香君的聖天術,學習的很系統,對於半路入門的方回來說,有很大的幫助作用。

而方回跳脫的思維,往往能在不經意間,將李香君點醒。

正因為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所以方回的思維就不會被固定住,往往會有很奇特的想法。

前幾次因為遲到,爽約,方回可是沒少被數落。

所以這次,雖然身體略微感到虛弱,方回還是決定過去。

在墨家的地盤上,想來也不會出現需要武力解決的事情。

方回過去的時候,李香君已經在等待了。

「今天沒有遲到,很好。」

李香君身上的鈴鐺響著,很是悅耳。

「不過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出了什麼事情?」

方回笑笑說道:「沒事,過一會就恢復過來了,我們開始吧,今天早點回去。」

「好,看你這個樣子,也確實需要休息。」

隨後李香君便拿出了她自己記錄的心得筆記,而方回則拿出了荒樞交給他的聖天師基礎註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