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楊偉一愣,隨即恍然道:「你說的是那朵巨花吧?它難道不是這個宇宙的物種?不過這也好辦,我去纏住那朵妖花,你們進行空間跳躍,儘早將悟空送去治傷。」

2021 年 1 月 18 日

海格聞言一愣,道:「你見過那朵花了?」

楊偉點了點頭,道:「嗯,已經見過了,它拿我沒招兒,放心。」

海格聞言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地上的孫悟空,道:「這樣也好,我們的目的地已經不遠了,直接飛過去的話,也就一個多月的路程,那顆星球名叫陰星,是一個陰陽失調的星球,這是星盤,你收好了。」

海格拿出一個手掌大小的物事,用魂力標記了一下陰星的位置,交給楊偉。楊偉順手接過,心念一動之下,已經收入了袖袋之中。沖著海格和八戒微微一點頭,身形一晃,已經衝出了光罩,幾個閃動之間,已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未完待續) 楊偉向著那朵巨花大概的方位急速地飛行而去。此時的巨花被楊偉吸收了如此多的生命能量,已經陷入了瘋狂之中。


隨著楊偉被它甩出體外,三千黑暗之花快速地縮入了地面之下,三千光明之花卻是依舊停留在地面之上,貪婪地吞噬著那些人形生物,以期儘快補回自己的損失。

就在這時,所有光明之花同時一頓,疑惑地指向了虛空同一方位,稍一猶豫之下,整顆星球發出「轟隆隆」的爆鳴之聲,所有光明之花同時舞動了起來。

一個包裹整顆星球的光陣在光明之花的舞動之中漸漸地成形,一股強大的吸扯力道逐漸成形,並以肉眼可見的波動向著某一方位激射而去。

此時,巨岩已經撕扯開了一條大大的空間裂縫,就要鑽入其中,忽然感到空間變得粘稠了起來,腳步雖然抬起,卻始終無法跨入裂縫之中。

「不好!」海格大叫一聲,心中暗暗叫苦,巨岩在焦急之下提前撕裂了空間,明顯這個時候楊偉還沒趕到,海格心中發苦,這下麻煩大了!

隨著光陣的逐漸成形,這股吸扯的力道越來越大,巨岩已經發出了陣陣的低吼,身上的肌肉如同山丘般墳起,拼盡全身力道來抵抗著這股吸力。

就在一聲不甘的怒吼之後,巨岩那龐大的身體以比他剛才飛行還要快上幾分的速度,被那股強大的吸力拉扯而去。

海格的臉皮不斷地抽搐著。他最不願意出現的情況還是發生了,豬八戒的豬頭已經一片雪白,看不出半點兒的血色。他們已經遙遙地看到了那個被巨大光陣包裹的星球,並在他們的眼中急速地放大。

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生。一道長虹劃過虛空,向著其中一朵不斷舞動的光明之花急速投射而去。海格看得面色大變,楊偉這是以身殉道啊!要是被巨花吸入腹中,焉有幸理?!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就在楊偉快要接近光明之花的瞬間,光明之花「嗖」地一下閉合了起來。不僅如此。這朵光明之花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一下子就沒入地面消失不見了。

光陣必須三千光明之花同時動作才可生效,失去了其中一朵光明之花的支持,光陣登時崩潰消散。巨岩覺得身上一輕,瞬間恢復了行動能力。他那巨大的雙眼之中滿是駭然。這時才意識到這朵星球巨花的可怕。

海格看到楊偉似乎真的能夠對付這朵妖花。此時才算是放下了心來,沖著看著楊偉如同跳蚤一般的身影獃獃發愣地巨岩大聲喝道:「還不快走!」

巨岩此時才回過神來,雙手冒出濃濃的黑光。向著虛空處用力撕去,「嘶啦」一聲,一條長長的空間裂縫出現在虛空之中,巨岩不敢有絲毫的耽擱,迅速沖入空間裂縫,不見了蹤影。

楊偉現在非常地不甘心,他來這裡牽制這朵巨花,好讓孫悟空儘快得到治療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他對這朵巨花的生命能量垂涎欲滴。

楊偉甚至有一種預感,這種生命能量對他很重要,非常非常的重要,對於這種生命能量,他是一絲也不想浪費,他回來的根本目的,是要將這朵巨花的生命能量吸干。

楊偉看準百裡外的另一朵光明之花,心中默想著那朵光明之花核心洞口之處,身形一晃,已經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那朵光明之花的花苞外圍。


楊偉是滿臉的黑線,這朵光明之花竟然提前感覺到了危機,就在楊偉瞬移的一剎那,將自己的花苞閉合了起來,楊偉的瞬移是無法瞬移到密閉空間的,所以他只能出現在這朵花苞的外面。

下一刻,這朵光明之花就「嗖」地一下,鑽入地下,消失不見了蹤影。與此同時,整個星球上還留在地面之上的光明之花徹底放棄了獵食,全部鑽入了地面之下。

一時間,剛剛還喧鬧無比的星球徹底陷入了寂靜之中,就連那些人形生物見到所有光之惡魔消失,也沒有歡呼,他們的心中都充滿了一片茫然。

這次三千光之惡魔大舉來襲,對於他們這些人形生物來說是一次滅世大劫,他們現在的數量已經十不存一,他們即使能夠靠自身分裂來增加族人數量,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必須成年體才可以。

現在所有成年人形生物,分裂之後,也要經過數年的時間才可以再次分裂,要想恢復以前族群的繁榮,沒有個數十年的時間,那是想也別想。

雖然光之惡魔退卻,他們卻是高興不起來,誰都可以看到,光之惡魔的這次退卻跟他們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完全是自行撤退,誰知道這些光之惡魔什麼時候捲土重來,如果下次來襲的時候,他們的族群沒有恢復原先的盛況,那就只有滅族一種可能了。

楊偉現在卻是氣炸了肺,這個大傢伙竟然連打都不跟他打,見到他就逃。他本來已經計劃得很好了,這次來的時候,完全使用內呼吸,就不用被這朵巨花迷昏過去了。

再與那朵巨花交手幾個回合,假裝不敵,被那朵巨花擒獲,迷昏,當然是假昏,再被這朵巨花一口吞下,當然與它打鬥的時候,趁其不備,一頭鑽進他的身體,也是可以的,反正自己再次進入它身體的機會是非常大的。

奈何,現在這朵巨花彷彿怕了楊偉,只要楊偉一靠近,它就跑得比什麼都快,這讓楊偉鬱悶無比。他急速地向著一朵光明之花消失的地方一衝而下。

楊偉順著光明之花逃走的洞穴急速前行,追尋而去,他想好了,只要逮到這朵光明之花,哪怕它花苞閉合,也要把它掰開鑽進去。

四個時辰之後,楊偉一臉沮喪地回到了地表之上,這朵光明之花竟然直接縮進了身體之中,現在的巨花彷彿一個巨大的圓球,沒有絲毫的縫隙,讓他無處

下嘴。

楊偉回到地表之上就憤怒地咆哮了起來,「你倒是出來啊,少爺我不還手,讓你直接把我吞了還不行嗎?!」

一個充滿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卑鄙無恥的怪物,我好不容易把你剔除出來,還想讓我把你吞下去,是你傻還是我傻啊?!」

楊偉指著地面大怒道:「少爺我還就不走了,我看你出不出來獵食!」

那個聲音也不甘示弱,哼了一聲,道:「那你就等著吧,我就是不獵食,也可以支撐個數十萬年,我不信你也有如此的壽元!」

「什麼?!」楊偉驚呆了。(未完待續。。) 楊偉根本不在意這根本就是強盜行徑,他現在雙眼直欲噴火,這朵巨花體內的生命能量他志在必得,他冷哼了一聲,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取你性命了!」

話音剛落,楊偉的身體就被一層灰濛濛的混沌真氣籠罩了起來,身體也飛快地旋轉,並且越來越快,正是街霸拳里的一招。

只聽「噗」的一聲輕響,地面就如同豆腐一般被楊偉一穿而入,以比剛才在現成洞穴中飛行還要快上一倍的速度向巨花的球形本體鑽去。

「你!你要幹什麼?!」巨花所發出的意念都顫抖了起來,它認出了楊偉身外包裹的到底是什麼能量,它聲嘶力竭地咆哮了起來,「你……你竟然真的想殺我?你難道不怕星煞纏身?!我死了,你也活不了,你現在身上的星煞並不濃,但是你只要殺了我,你絕對活不過三天!」

聽到巨花的咆哮,楊偉的小心肝猛地收縮了一下,他現在最怕的就是星煞這兩個字。他的身形一頓,故作不屑地道:「你又不是真正的星球,殺了你怎麼會有星煞?!少在這兒矇騙本少爺!」

巨花連忙解釋道:「我吞噬了一顆星球,已經取代了這顆星球在這個宇宙中的位置,我絕對沒有哄騙你的意思,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

楊偉的心徹底地沉了下去,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要是再中一次星煞,就是無憂也救不了他了。半晌之後,楊偉嘆了一口氣,道:「要是這樣的話,我就最後給你留口氣兒吧。」

說完,他就又開始催動身體旋轉了起來。巨花這下是真的急了。就是給它留口氣兒,要想恢復,那可不知道是多少萬年之後的事情了。要是這個恬不知恥的傢伙等自己恢復了一點兒再來,那自己就真的生活在地獄之中了。

巨花惶急之下又咆哮了起來。「你敢傷害我一下,我就自爆,哪怕你能在我自爆中活下來,這股星煞之力也會作用在你這個始作俑者的身上!」

楊偉的動作再次停了下來,他是真的怕了,真怕這朵巨花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和自己來個同歸於盡,自己可還沒活夠呢!

楊偉沉著臉道:「那怎麼辦?本少爺來這一趟。你不能讓我白來吧!」

巨花大怒,心中大罵道:「你這個強盜,搶走了我近半的命元,怎麼還變成白來一趟了?!再說了,你來了,跟我有什麼關係,非要讓我大出血?媽的,媽的!」

但是它卻必須壓抑自己的憤怒,生怕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真的跟它拼個魚死網破,看這個傢伙身上的星煞之氣。就知道,這個傢伙還真的敢做出打爆生命星球的勾當來。

巨花不敢激怒楊偉,忍氣吞聲地道:「你這個無賴。到底想要怎樣?」心中不忿之下,還是忍不住罵了楊偉一句。

楊偉當然不會跟它計較這種小事,得到實惠才是最重要的,既然這生命能量已經不太可能,那自己到底能從它身上得到什麼好處呢?這可是一件費思量的事情了。

楊偉就這樣靜靜地沉在地殼之中思考著,巨花也沒有半點兒不耐煩的樣子,一切又都沉寂了下來。直到半個時辰之後,楊偉才一字一頓地道:「我要你一顆種子!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巨花直接尖叫了出來,「什麼?!這不可能!我要是想要你一個孩子。你會答應嗎?!」

楊偉的臉瞬間一沉,但轉瞬就如冰雪融化一般。露出了一抹笑容,但怎麼看怎麼像是奸笑。循循善誘地勸道:「哎,別說的這麼難聽嘛,你的種子和我們人類的孩子怎麼可能一樣呢?

我們人類想要生一個孩子很難,以我這些年的觀察,你們植物一次就可以結出上百顆果實,而且你要這麼多種子幹嗎啊?這裡可不是你原先的宇宙,你要是敢種下這麼多種子。

那迎接你的恐怕只有滅亡,這個宇宙是人族的天下,他們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你們壯大起來的,我說的對嗎?」

巨花「呸」了一聲,道:「你以為我是那些低等植物嗎?我上萬年才能結出一枚果實,你以為可以論斤賣的嗎?不過,你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的。」楊偉的前半段雖然沒有說中,後半段話卻是正好說中了巨花的痛處。

聽到巨花口風鬆動,楊偉自然是大喜過望,不過臉上卻依舊平靜,沒有一絲波瀾,道:「什麼條件?」

巨花道:「我可以給你一顆果實,但是從此以後,你不得再踏入這個星域半步,而且我要你保證,不得用之練丹,要保證它能夠成活,變成像我這樣的存在,如何?」

「好!」楊偉想也沒想,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他本來就是想要找一顆星球種下這顆種子,好得到源源不斷的生命能量,這與巨花的要求並不衝突。

至於不踏入這個星域半步,這個星域又沒有讓楊偉特別感興趣的東西,宇宙這麼大,楊偉才懶得來這個地方呢。

聽到楊偉答應得如此爽快,巨花自然是大為滿意,極為肉疼地道:「嗯,你回到地面之上,我自然會將一枚果實給你送去。」

楊偉依言回到地面之上,就見一枚巨大的球形物體從附近一個洞穴中「嗖」的一下飛了出來,楊偉不敢怠慢,立刻騰身而起,在半空之中穩穩地接住了這枚大得不像話的球形果實。

這枚果實足有半個籃球場大小,一半散發著黑黝黝的光芒,另一半則散發出強烈的白光,一股聞之欲醉的香氣即使楊偉現在使用內呼吸,也順著他的毛孔侵入他的身體之中,讓他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舒服感覺。

這枚果實給了楊偉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但是楊偉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己確實沒有見過這種東西,才搖了搖頭,將這種古怪的

感覺強行壓下。

楊偉意念一動之下,將這枚果實收入了自己的袖袋空間之中,自己的袖袋空間就像一個未成形的宇宙,任何東西放進去,都不用擔心其腐爛變質。


楊偉心情很好,滿臉微笑地向著地面拱了拱手,道:「交易愉快,既如此,那楊某就告辭了,後會有期。」

「啊?!你還要回來?你想毀約嗎?」巨花的意念強烈地波動了起來。

「哦,後會無期!再見!」楊偉趕忙出言糾正。

「別見!」巨花的聲音又高亢了幾分。

越說越錯,楊偉閉嘴不言了,直接身化長虹,向著虛空飛馳而去。

「噓!」巨花長出了一口氣,喃喃道:「這個魔頭總算是走了。」(未完待續) 一個月之後,楊偉看著眼前的星球露出了沉吟之色,他的臉上有著幾分疲憊,經過一個月不眠不休的趕路,楊偉終於來到了這次的目的地,陰星。

這份疲憊並不是來自身體,而是心理上的疲憊,一個月單調的飛行,讓他有幾次恨不得撕裂虛空,穿越空間而行。

其實楊偉現在的身體強度已經滿足了穿越虛空的條件,而且他的混沌真氣強度也有能力打通一個空間通道,但是他不知道如何穿越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如果跟瞎子一樣隨意地穿越空間,沒準兒會離自己的目的地越來越遠,最後他終於壓下穿越空間的想法,老老實實地飛了過來。

這顆星球之所以被稱為陰星,楊偉現在已經有些明了了,海格曾稱這顆星球為陰陽失衡的星球,還真是一點兒錯都沒有。

其他的星球都是陰陽調和的穩定形態,這顆星球的陰氣卻是遠遠地壓過了陽氣,哪怕是有兩顆太陽日夜不停地照耀著這顆星球,也無法減輕這顆星球陰陽失衡的狀態。

楊偉體內本就有陰陽太極圖,所以他對陰氣與陽氣的強弱尤其敏感。楊偉稍微喘息了一下,就向著這顆陰星快速飛馳而去。

一片巨大的神城懸浮在這顆星球的上空,非常顯眼,沒過多長時間,楊偉就已經懸浮在了神城的正上方,他一眼就看到了神城中如同一座小山般巨大的巨岩,正躺在一片空曠的地面上呼呼大睡著。其鼾聲楊偉離得如此之遠都聽得一清二楚。

一股強大的神念波動從楊偉身上散發而出,直透過神城防禦罩向裡面擴散而去。「海格,我回來了。」

一道身影飛快地從一座最大的宮殿之中沖了出來,四下一望之後,就鎖定了懸浮在空中的楊偉身上,臉上登時泛起了一抹笑意,「直接飛進來就行了,你的靈魂頻率我已經輸進了主控單元。」

楊偉聽到此話,身形一動,就穿過防禦罩。飛落而下。此時。從宮殿中又走出一個相貌俊秀的年輕人,看向楊偉微微一笑,抱拳道:「你好,楊兄弟。我是圖斯。這個星球的監控官。」

楊偉趕忙回禮道:「幸會。幸會。」說完,他也顧不上失禮,就向海格問道:「海格。悟空怎麼樣了?」

海格微微一笑,道:「嗯,已經沒有大礙了,只是因為他的身體比較特殊,因為傳承覺醒的原因,身體太強,所以恢復起來也比較緩慢,即使如此,明天也應該能夠康復了。」

楊偉終於放下了心來,鬆了一口氣,道:「這就好,這就好。」

「這次還真是多虧了你,他這次的傷勢,比表面看上去還要嚴重得多,要不是直接穿越空間而來,還真撐不到這裡,就是這樣,也是險些保不住性命。」

楊偉臉上一紅,暗叫了一聲慚愧,他這次纏住那朵巨花,可不能說沒有一點兒的私心,而且還真的得到了巨大的好處。悟空能夠保住性命,終於讓他心安了一些。

「他在哪裡?我想先看上他一眼。」楊偉向海格說道。

「當然可以,他就在這間屋裡。」海格一指他剛剛走出的宮殿,微笑道。

楊偉邁步走入宮殿之中,只見孫悟空正靜靜地躺在一個金屬盒子之中,還沒有清醒過來,卻是呼吸平穩,臉色紅潤,顯然已經沒有了大礙。

「咦?八戒呢?」楊偉現在才發現少了一個人,剛才他釋放的靈魂波動連死人都能給吵醒,八戒就是睡得跟個死豬一樣,也應該醒了才是,怎麼到現在還沒見人影。

海格的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他去下面了,說是去採購一些必需品,我們的求救信號已經發出去了,接應我們的飛船一時半會還到不了,他在這兒呆著也沒什麼事兒,我就放他下去了。」

楊偉隨口問道:「他去了多長時間了?我們的救援什麼時候到?」

海格道:「我們的救援什麼時候到可說不好,時間應該不會太長吧,八戒剛到這裡就下去了,已經半個多月了,估計應該快回來了吧。」

楊偉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這個傢伙是真的沒心啊,要是採購的話,估計有個兩三天就足夠了,現在還不定在哪裡玩耍呢,大師兄生死未卜,師父還在與那個龐大的星球巨花戰鬥,他可倒好,自己逍遙快活去了,楊偉現在真的有一腳把他踢回娘胎里去的衝動。

楊偉陰沉著臉,道:「把這個星球上的情況跟我說說,明天等悟空康復,我跟悟空一起去找他,他別是在下面一粒一粒地數米玩兒呢吧。」

海格也聽出了楊偉語氣之中的怒意,心裡暗嘆一口氣,豬八戒這個傢伙這次做的確實有點兒過分了,平時不出力也就罷了,畢竟碰到的敵人都太過強大。

這次不只是楊偉,就是海格也感覺到了這傢伙的天性涼薄,一想到這個豬頭得知下面有個眾香國,就不顧自己的師父和師兄還未脫離危險,迫不及待衝下去的一幕,就有一種心寒的感覺。

海格微微一笑,道:「圖斯是這裡的地主,還是讓圖斯跟你詳細介紹一下吧。」

海格比圖斯高了一個級別,是以圖斯向海格恭敬地行了一禮,才向楊偉介紹道:「這個星球之所以被本族看重,就是因為這個星球的能量比較特殊,有重要的研究意義。

這個星球的人類與密星上的人類體質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在這個星球繁衍下來,男女比例卻是嚴重失調,現在更是達到了一比一千的程度,也就是說,五千萬人口的大城之中只有五萬男性,剩下的全部都是女人。

這種男女比例的嚴重失調,造成了男性無比金貴,而且不允許其有固定的妻子,每夜必須要選擇至少一個女人歡好,否則要受到懲罰

,就是這樣,也依然有不少的女人直到老死,也沒有嘗過男人的滋味兒。

當然,如果女人有了子女,子女就會繼承母親的姓氏,也同時失去了與男人歡好的權力。

為了平衡男女比例失調的情況,我們又在這個星球上放養了一些地精,這些地精與人類相貌相差不大,只是個頭矮小一些,比較聰明,唯一的缺點就是管不住自己的食慾。

他們大多數時間都花在了研究美食上,如果採購食材的話,建議你們去地精那裡,不過最好是選購整隻的食材,不要選購那些半成品,而且千萬不要去那裡的酒樓飯店,買完了就回來吧。」(未完待續。。) 「地精?」楊偉有些疑惑,他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這個名字。

圖斯對楊偉不知道地精一族有些愕然,但他還是解釋道:「地精這個種族很弱小,在戰鬥方面沒有什麼天賦,但卻在美食方面有著所有種族都無法企及的天賦。

地獄界幾乎所有強大一些的種族都養了這樣一批地精,來為他們提供美食,滿足其口腹之慾,嗯,你這次採購的時候不妨多收集一些地精特有的調料和菜譜,這些東西在整個地獄界可都是好東西。」

海格這時在旁邊插口道:「你去過禁忌之星,應該知道那裡有個種族,這是以前的一次實驗,其標本最後失落在了禁忌之星。

這個種族就是用地精和夜叉族的基因製造出來的,擁有人族的相貌,卻沒有人族絲毫血脈,這個種族改善了地精的懶惰和對於美食的執著,卻繼承了夜叉族的殘忍與淫邪。我這樣一說,你應該有些印象了吧。」

「啊?!」楊偉大吃一驚,海格這樣一說,他倒是真的有了幾分猜測,中國那些一衣帶水的友好鄰邦倒是有好幾個符合這種特性。

「跟我來吧,我給你安排一個住處。」圖斯看到該介紹的都已經介紹得差不多了,就向楊偉邀請道。

「不用了,我在這裡陪陪悟空。」楊偉搖了搖頭道。圖斯古怪地看了一眼楊偉,孫悟空還沒有清醒,而且治療過程都是全自動的。根本出不了半點兒危險,陪著幹嗎?但他也沒有多說,點頭說了聲好,就與海格離開了宮殿。

楊偉這時才想起來,還有一個問題沒問,那就是為什麼不能買半成品食材,為什麼不能去地精的酒樓飯館,剛才一說別的事兒給岔過去了,但是既然圖斯和海格都已經離開,他也就懶得再去問了。

他不知道的是。這一偷懶。讓他難受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還在這個星球上搞出了不小的動靜,這卻是他現在沒有想到的了。

一天之後,空曠的宮殿中一片沉靜。沒有一點兒的聲音。楊偉緊閉雙眼。靜靜地在治療儀前盤膝打坐。他並沒有修鍊,混沌真氣在這裡無法修鍊,魂力在魂核破碎后也無法修鍊。只能在修鍊混沌真氣的時候,將外界魂力灌入身體,他只是在打坐休息,恢復趕路的疲憊心神。

驀然,「刷」的一聲輕響,治療儀的蓋子自動打開。楊偉的眼睛一下子睜了開來,眼中暴發出一股喜意,這代表著孫悟空的治療已經結束,他的身體徹底康復了!

也沒見楊偉有任何動作,他的身體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治療儀的前方,怔怔地注視著孫悟空那毛茸茸的臉龐,心中泛起一絲溫暖,這個徒弟雖然行事有些莽撞,卻是為了他可以拼了自己的性命,要說楊偉心裡沒有一點兒感動那是不可能的。

孫悟空的眼皮動了動,雙目驀然張開,身子「騰」地一下就坐了起來,發出了一聲驚呼,「師父!」。顯然,他的記憶還停留在被各族圍困的那一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