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梨子說得沒錯,能動手就別動口!

2021 年 1 月 6 日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打一架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打兩架!

只可惜,現在只有她一個人穿越到了這個見鬼的異時空,要是神偷六人組都能一起穿過來,那她估計連做夢都會笑醒!

嗚嗚嗚……

裴影后、阮妖精、梨子、色喵,還有小鳳凰!

許久不見,她真的好想她們啊!

睨著鳳眼,澹臺孤雪一臉漫不經心的神態。

看著殷玥在床前擺開格鬥的架勢,甚至還挑釁地朝他勾了勾手指頭,澹臺孤雪卻是渾不在意,壓根兒沒把她的尋釁看在眼裡。

「不要白費力氣了,你不是本宮的對手。」

「切!沒試過怎麼知道?!有種你就下來,咱們一對一單挑!十招之內你若打不贏我,就不準再對我頤指氣使地呼來喝去,也不準再攔著我!怎麼樣?!你敢答應嗎?」

「打贏你,用不了十招……」澹臺孤雪緩緩支起身,輕輕一哂,不屑道,「一招就夠了。」

「哼!廢話少說!動手吧!」

殷玥冷笑一聲,不等澹臺孤雪下床,即便飛起一腳,猛地將一張椅子踹了過去!

「哐!」

剎那間,澹臺孤雪劈掌如雷,似有萬鈞之重!

不等椅子砸到他的面前,便就將其轟然擊毀在了半空之中!

破碎的椅子殘骸霎時崩裂四射,阻隔了視線,殷玥覷準時機,立刻拔腿沖了過去,縱身一躍翻到了澹臺孤雪的身後,隨即一把抓起床上的被子就往他的腦袋上罩!

澹臺孤雪著實沒想到她會來這麼一出,錯愕之下竟是著了她的道兒!

眼見著被子罩頂而來,想要躲開已然避之不及!

勾唇一哂,澹臺孤雪當機立斷,直接抓上殷玥的腳踝,將她一併拽到了地上! 「啊!」

猝不及防!

殷玥同樣沒料到澹臺孤雪會來這麼一招,霎時間整個人重心失衡,被他從床上狠狠地拽了下去,隔著一層被子重重地摔在了他的身上!

唯獨露出了兩個腦袋,鼻子對鼻子,大眼瞪小眼!

近在咫尺,差點就貼到了一塊兒!

殷玥支手撐在兩側,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那張臉,好半晌沒能緩過神來!

澹臺孤雪亦是一驚!

儘管這已經不是殷玥頭一回地咚他了,但是這一次的距離……是前所未有的近!

兩人呼吸可聞,只差一點點……就真的親上了!

「你……變態!」

怒罵一聲,殷玥瞬間燙紅了臉頰!

先是羞惱成怒地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即立刻反應過來,腳尖一用力,作勢就從地上彈了起來!

然而,她的動作快,澹臺孤雪的速度更快!

不等殷玥來得及站起身,澹臺孤雪的雙腳就已經牢牢的鉗住了她的腳踝,繼而猛地一轉身,再次將她撂倒在了地上!

「該死!」

低咒一聲,殷玥自然沒那麼輕易服輸,當即就地打了個滾兒,還要再次起身!

只可惜這一回卻是連屁股都沒有離地,就被重重地按回了地面上!

狂女休夫,狼性邪王的毒妃 頭頂上方隨之一暗,鋪天蓋地般壓來一道黑色影子,霎時天昏地暗,像是將整個世界都籠罩在了黑暗之中!

殷玥呼吸一滯,差點被悶死過去!

這下好了!

偷雞不成蝕把米,非但沒能把澹臺孤雪那混蛋給罩住,反而被他順勢卷進了被子里,掙都掙不開!

「真是不聽話,本宮早就說了,你不是本宮的對手……又何必自討苦吃,跟自己過不去?」

「哼!要你管!」

殷玥冷哼一聲,就算蒙著被子什麼也看不見,也能想象得到那個傢伙得意的樣子!

這太氣人了!

她為什麼這麼倒霉,幾次三番都栽在了這個混蛋手裡?!

這個節奏不對……事情的發展不該是這樣的好嗎?!

正當殷玥憤憤不平之時,身子忽然一輕,直接就被澹臺孤雪連人帶被從地上拎了起來,爾後毫不憐香惜玉地往床上揚手一扔!

「啪!」

霎時間,殷玥應聲落下,在床上連著滾了兩圈,直到一頭撞在了牆壁上!

儘管隔著一層被子,可那一撞,還是頭昏眼花,眼冒金星!

可見澹臺孤雪剛剛出手是有多重!

而且……殷玥可以肯定,那混蛋絕對是故意的!

「澹臺孤雪!你完了你知道嗎?!你徹底得罪本小姐了!本小姐會讓你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什麼叫做本小姐的憤怒!」

話音落地的剎那,原先關著的窗子忽然咯吱咯吱晃蕩了兩下,霎時從縫隙中刮進來一陣寒涼的夜風,吹滅了屋子裡的燭火!

火光一滅,屋子裡瞬間漆黑一片!

黑雀、赤狼二人遠遠地守在屋外,見狀不由微微一驚,下意識低呼出聲。

「不好!燈滅了!」

「滅就滅唄!你緊張什麼?!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本就是要吹燈的,不然呢?」

「可是……情況不對……」 回到現實世界,李學浩見天野婆婆躺在地板上,枯槁的形容,緊皺的眉頭,如厲鬼一般,心裡不由嘆了口氣,這也是個可憐人。

丈夫被吃了,她還要和吃了她丈夫的「魔鬼」周旋,變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形象。

對此,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他不介意幫一把,就讓她忘掉那段噩夢般的記憶,恢復一個正常人的生活吧。

消除掉她某段特定的記憶,李學浩從屋裡出來,順手把門關好。

走了沒幾步,路邊燈光下一個修長曼妙的身影讓他站定了腳步:「小百合?」

「浩二君。」千葉小百合走過來,穿著一身浴衣的她,黑髮如瀑布一樣披灑而下,直達腰際,宛如古代的美女從畫中走出來。

「小百合。」李學浩心中一暖,知道她是在這裡特意等他,「其實這麼晚,你不用來的。」

「發現了什麼嗎?」千葉小百合不置可否,走到他面前,定定地看著他。

「嗯,我們邊走邊說……」李學浩握住她的手,兩人並肩而行。

路上,李學浩簡單說了下事情的經過,只是省略了夜叉王的真正身份,把它當成一個非常厲害的妖怪。

千葉小百合在安靜地聽著,一直到他說完,才清冷地開口:「等天野婆婆醒過來,她就會忘掉那段記憶,重新恢復普通的生活,是這樣嗎?」

「沒錯。」李學浩點點頭,別看千葉小百合習慣冷著臉,但她的心裡,何嘗不是柔軟的。

「對了,我還得到了一個寶貝。」李學浩忍不住想炫耀自己那個「度假勝地」了。

「寶貝?」千葉小百合目光一凝。

「就是這個。」李學浩停下腳步,從儲物戒中取出了那枚七彩珍珠,「它裡面是另一個世界,小百合,要去看看嗎?」

千葉小百合眼裡帶著疑惑,顯然對他說的另一個世界無法理解。

李學浩微微一笑,一手握住她,一手以靈氣探入七彩珍珠中。

瞬間,眼前的場景驀然一變,兩人出現在了一處沙灘上。高掛天空的太陽,還有蔚藍的大海,捕食的海鳥,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真實。

「這是……」千葉小百合傻眼了,哪怕平時冷著臉的她,此刻也對這一幕震驚莫名,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裡就是它的內部世界。」李學浩攤開手中的七彩珍珠,「我們現在在這個珍珠裡面。」

「它的裡面?」千葉小百合看著他手中的珍珠,漸漸明白了他所說的意思。

「沒錯,這原本是那個魔鬼的藏身之處,所以我一直沒有感知到它的存在,直到它從這裡面出來……」李學浩解釋了下七彩珍珠的神奇。

千葉小百合聽得目泛異彩,這無異於是一個神器,而且還是非常強大的神器。

「小百合,以後我們度假,可以來這裡。」李學浩說出了自己的展望。

「嗯。」千葉小百合點了點頭,這裡有陽光、沙灘,風景還那麼美麗,的確是度假休閑的勝地。

「好了,我們先出去,麻衣姐她們估計在等著我們回去。」李學浩又啟動七彩珍珠,回到了現實世界。兩人站在村中的小路上,兩旁是明亮的路燈,而頭頂,則是布滿了星辰的夜空。

秘密空間和現實世界還有一個最明顯的區別,那就是秘密空間里只有白天,沒有黑夜,而這無疑更適合度假。

只是沒有白天黑夜之分的話,在時間上,大概會混亂了。說不定在裡面度假久了,出來還要「倒時差」。

……

到家時已經10點多鐘了,一大家子人都沒有睡覺,全在客廳里看電視聊天。

「膩醬,小百合,你們去了哪裡?為什麼現在才回來?難道你們剛剛約會去了嗎?」瓜生麻衣笑嘻嘻地看著進來的兩人,一下子把大家的注意力都轉移了過去。

「是的,我們約會去了。」千葉小百合冷著臉,難得地開起了玩笑。

熟知她的人,知道她冷著臉是常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在生氣。

瓜生麻衣自然是清楚的,她故作不滿地說道:「你們太狡猾了,約會為什麼不叫上我們?」

「那是因為兩個人就夠了。」李學浩介面道,瓜生麻衣最喜歡瘋言瘋語,與其讓她自由發揮,還不如叫她無話可說,「好了,我去洗澡了,你們也早點休息。」

「真中浩二。」正轉身要走,一個聲音突兀地響了起來。

「嗯?」李學浩轉過身,是坐瓜生麻衣身邊的天野純子喊住他,大家也都安靜了下來,似乎想聽她說什麼。

「謝謝你。」眼見成為眾人的焦點,天野純子就算有什麼話要說,也一時不好意思開口了。

「不用客氣。」李學浩隱約覺得她有別的話說,但這時候肯定不方便。

離開客廳,他回到房間里,四點半和夏洛特立即跟了進來。

「主人,緋真小姐回來了,她有話讓我們告訴你。」四點半迫不及待地說道。

「是什麼?」李學浩古怪地看了看兩個小傢伙,不知鯉魚妖給了它們什麼好處,現在都稱呼上「小姐」了。

「她讓主人這幾天要注意村裡的陌生人,因為很有可能是夜叉王偽裝的。」四點半繼續說道。

「只是這個嗎?」李學浩問道,夜叉王現在在他的儲物戒指里,還被搜過魂,根本不可能出來作怪,倒是他在考慮,要不要把夜叉王交給她們姐妹。

「她還想請主人幫忙。」一旁的夏洛特插嘴道。

「幫什麼忙?」李學浩有些疑惑,按理說,都找到她的姐姐了,還有什麼忙是需要他幫的?

「她希望主人可以幫她找一個身體,因為跳龍門必須要有身體才行,靈魂就算跳過去,也不會得到一點好處。」夏洛特說道。

李學浩隱約明白了緋真的意圖,這就為難了,他不可能為了這個而去殺人,而且就算不用殺人,到哪去找新鮮的身體讓她附身?

「緋真小姐說了,要鯉魚的身體,還要雌魚的才行。」四點半補充了一句。

「鯉魚?」李學浩恍然大悟,緋真之前說過,天生萬物都可以跳龍門,唯獨人不行,她當然不會找一具人的身體附身,如果只是找一隻鯉魚的話,那就沒問題了,至於雌雄,到時候讓她自己分辨就是。 瞅著黑雀一臉凝重的神情,赤狼卻是不以為意。

一邊說著,一邊笑嘻嘻地抬手拍了拍他的肩頭,大喇喇地安撫道。

「哪有什麼不對勁?我怎麼沒看出來?照我說……小雀仔啊!你這個人沒別的毛病,就是做人太嚴肅了一點,所以老顯得有些神經兮兮的……」

話沒說完,屋子裡忽然「哐」的一聲,傳出了巨響!

像是有什麼東西轟然倒下了似的,霎時間震得空氣都彷彿顫了兩顫!

「出事了!」

血染俠衣 黑雀聲音一沉,抓起佩劍就要起身沖向屋子!

「哎!等一下——」

赤狼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將他攔了下來。

「別那麼衝動嘛!殿下說了讓我們在外頭守著,沒有他的命令,誰都不準擅自闖進去!萬一你這一闖……不小心壞了殿下的好事怎麼辦?!我們還是先弄清楚情況再說吧!」

黑雀沉著臉色,正要反駁。

屋子裡驟然又傳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時不時還夾雜著澹臺孤雪的輕哼,以及殷玥斷斷續續的呻丨吟。

「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