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梅靜姝和葉詩瑜性格相差很大,葉詩瑜是一個雷厲風行的性格,心中有什麼不開心的事,絕對會表現在臉上。如果生氣的話,惹她生氣的人一般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但梅靜姝不一樣,梅靜姝雖然平時看起來文文靜靜不聲不響,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其實這只是表面現象。梅靜姝如果有不開心的事,一般都會壓在心底,也不告訴對方自己到底因爲什麼生氣,全靠別人猜。

陳志凡最是拿着梅靜姝這樣的女人沒辦法。

梅靜姝走進臥室以後,站在窗子旁邊望着外面,也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鬼撲滿看着兩人都不說話,自己也不知道幹嘛,氣氛又尷尬了起來。

終於,鬼撲滿不知道是因爲在這樣的氣氛下憋不住了,還是有眼色故意給陳志凡製造和梅靜姝單獨在一起的空間,他大聲道:“不行不行,我受不了了,要去外面透透氣!”

說完便一溜煙似的向出跑去。

陳志凡暗暗的衝鬼撲滿點點頭,誇讚這小子有眼光。

鬼撲滿一副“那你以爲呢”的表情,傲嬌的跑了出去。

陳志凡緩緩走到梅靜姝身邊,嬉皮笑臉的道:“還生氣呢?”

“沒有啊,我生什麼氣呢?我開心的很,從來就沒有像現在這樣開心過!”梅靜姝臉上帶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口中不冷不淡的說道。

好賴話陳志凡還是聽的出來,看梅靜姝這個樣子,不知道啥時候才能把這姑奶奶哄開心。

陳志凡陪着笑臉道:“我知道你生氣呢!我先跟你道歉,對不起!”

“你道了個什麼歉?你又沒得罪我!”梅靜姝面無表情的說道。

陳志凡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像梅靜姝這樣的女人,還是有軟肋的。

梅靜姝雖然有些小脾氣小任性,但是本性還是很善良的,最是見不得別人痛苦。

想到這,陳志凡假裝痛苦的喊了一聲道:“哎呦!”順勢一下子坐在了臥室的地板上。

梅靜姝本還在生氣,突然間聽到了陳志凡這忽如其來的一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急忙回過頭來,怔怔的看着陳志凡。

陳志凡爲了演的像一點,急忙使用修爲,硬生生的從額頭擠出一些汗珠來。

梅靜姝本來以爲陳志凡在玩什麼幺蛾子,但是看到陳志凡額頭的汗珠之後,驚慌失措的一下子坐下來,扶着陳志凡的肩膀關心的問道:“你怎麼了,你別嚇我!”

本來在外面玩耍鬼撲滿也聽到了屋內兩人的對話,急忙從外面跑了進來。

陳志凡假裝強忍着痛苦的樣子道:“不要緊,老毛病了!”說着便假裝想要站起身來。

梅靜姝小心翼翼的扶着陳志凡,陳志凡剛剛離地一點點,便又喊了一聲繼續坐了下去,道:“不行不行,我動不了了!”

鬼撲滿跟着陳志凡多久了,早就一眼看穿了他的把戲,不慌不忙的道:“老大,你這是又再整哪…”鬼撲滿本來想說陳志凡又在整哪一齣,但當他看到陳志凡瞅向自己的眼神的時候,把後面的話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鬼撲滿假裝慌張的道:“梅姐姐,家裏有沒有備下藥,老大經常犯病,需要藥物也能治好!”

梅靜姝被陳志凡的樣子嚇得沒了主意,慌張的問道:“什麼藥,我看看有沒有!”

鬼撲滿道:“治心臟的藥就行!”別說這鬼撲滿的反應倒是挺快的,看陳志凡裝病的樣子,就胡亂的說了一句這樣的話。

梅靜姝急忙道:“有!你先扶一下,我去找藥!”

鬼撲滿點點頭,走到陳志凡身邊,裝模作樣的扶着陳志凡。

陳志凡想着做戲就要做全套,配合的呻吟着。梅靜姝快速的離開了臥室,去外面找藥了。

聽到梅靜姝的腳步聲漸漸的遠了,陳志凡悄聲道:“行啊,現在反應已經這麼快了啊!”

鬼撲滿驕傲的道:“那是!成天跟着你這個撒謊大王,想反應不快都難!再說了,我剛纔如果反應不快點,惹惱了你,我會有好果子吃嗎?”

陳志凡低聲笑道:“知道就好!”

鬼撲滿接着道:“其實,我也是可憐梅姐姐,她一個人無依無靠,你沒來的這幾天心神不定的,一直問我你到底什麼時候來,現在你來了,卻要假裝生氣,真不知道女人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鬼撲滿還是個孩子,自然不知道男女之間的這些小九九。 這個高手說著說著,突然看到了玉寒夕身後的帝家人,一個他非常面熟的帝家人,不由驚訝的道:「你不是在保護帝昊天少爺嗎?怎麼會在這裡?」

那人站出來說道,「昊天少爺?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昊天少爺了,而且,日後也不會有三爺一家人的存在了,我們已經投奔胤少爺了,你們要是腦子還好使的話,就趕緊不要趟那趟渾水,都來投靠最偉大的胤少爺吧。」

「好哇,原來你們居然背叛了三爺,你們可真是好樣的!」四長老這邊的高手憤怒的說道。

玉寒夕這邊的帝家人冷哼一聲:「你們可知道背叛怎麼寫?

我們這些護衛,生來是帝家的人,為帝家效忠,更為帝家擁有的最高血統的人效忠,而胤少爺才是帝家最高血統之人,我們效忠他,何來背叛一說?」

「那麼御少爺呢?你們為什麼要保護他?你不要告訴我,御少爺也用著高血脈吧,哈哈哈,你這是想笑死我嗎?」

四長老這邊的帝家高手無情的嘲笑著,說:「誰不知道在御少爺小的時候就很笨,別人學東西很快,而他怎麼都教不會,你不要告訴我這樣一個笨蛋,也是值得你效忠的人!」

帝玄御聞言,也摸了摸鼻子,頗為尷尬,雖然覺得很無語,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是生來就很笨,他也沒辦法呀。

他小時候,跟他的小侄子相比,那簡直沒眼看。

「這些老不死的竟然瞧不起你,那你就亮出你的實力,閃瞎他們的狗眼!」

作為帝玄御好朋友的玉寒夕,一巴掌拍上自己好兄弟的肩膀,默默的支持他。

他們兩個是損友,但他們只能彼此羞辱對方,要是外人來損他們對方,那麼他們就看不過去了。

還閃瞎他們的眼?

哈哈哈哈哈……

帝家的高手聽了又是一陣哈哈大笑,「御少爺,我們就是看你太笨了,所以想好心勸你免遭皮肉之苦,才讓你束手就擒,你可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否則,我們一旦下手不知輕重傷了你,到時候你就是怕疼也晚了。」

帝玄御聞言,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憤怒,這些個混球!他笨也就算了,但是也不是隨便給他們這麼嘲諷的,好,看不起他,那麼他便閃瞎他們的狗眼!

唰的一下——

帝玄御掏出鋒利的寶劍,直接騰飛而起,劍在空中劃出一道銀色的弧度,激蕩出一道強大的光波。

那嘯聲音,還帶著一股澎湃的壓力,朝著眾高手撲過去。

帝家的高手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感受到前方的澎湃的壓力向他們撲過來,他們紛紛都睜大眼睛。

幻夢之境!

什麼?御少爺的修為居然有這麼高?

幾位高手震驚不已,不過他們卻沒有當回事,因為他們這些人當中,幻夢之境之上的人,一抓一大把。

光抓住御少爺一個人那根本是不在話下的。

驚艷過後,他們便要準備開始抓帝玄御。

帝玄御冷喝一聲,手裡的劍朝這些帝家高手們飛過來。 陳志凡正和鬼撲滿說着,就聽到梅靜姝焦急的腳步聲響起,小跑過來了。

陳志凡急忙又換上了剛纔的表情,鬼撲滿也配合的拍着陳志凡的脊背。

梅靜姝把自己找的一些速效救心丸遞給鬼撲滿,自己又跑出去倒水。

鬼撲滿悄聲道:“我說的沒錯吧,你看梅姐姐對你多上心!”

梅靜姝喜歡陳志凡,這陳志凡早就知道,現在經鬼撲滿的嘴說出來,陳志凡心中着實有些愧疚。

沒多久,梅靜姝端着杯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陳志凡跟前,急切的道:“先把藥喝了!”

“對,老大,先把藥喝了,很快就好了!” 暖婚100分:總裁,要抱抱 鬼撲滿幸災樂禍的說道。

陳志凡自然知道鬼撲滿這個小兔崽子是想看自己的糗樣。但是現在戲演到這裏,只有繼續再演下去了。

陳志凡想着,反正這只是幾顆藥而已,吃了也沒什麼事,還能讓梅靜姝放心,何樂而不爲呢。

他假裝顫抖的接過杯子,又從鬼撲滿的手中拿過藥,一仰頭,一咕嚕喝了下去。

梅靜姝還是緊張的看着陳志凡,道:“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陳志凡假裝長出了一口氣,撫摸着自己的胸口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以前一直沒有,怎麼出去一趟回來變成這個樣子了!”梅靜姝擔心的問道。

得,又得編故事了。但是有鬼撲滿這個不穩定因素在這裏,陳志凡想到,自己編故事的話,要是這小子萬一忍不住,笑場的話,可以切都就穿幫了。

陳志凡假裝有氣無力的對着鬼撲滿說道:“你先出去下,我想和你梅姐姐聊聊天!”

沒想到這會鬼撲滿這小子又不開眼了,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道:“沒事沒事,你和梅姐姐聊,我不會礙着你們的!我就想看看你怎麼編…編排我的!”

鬼撲滿的這句話,着實嚇的陳志凡出了一身冷汗。很顯然,鬼撲滿知道陳志凡接下來想要做什麼。這小子的嘴沒有把門的,差點就把陳志凡的核心機密說了出來。

好在他反應快,一下子又把事扯到了自己的身上。銜接的天衣無縫,所以梅靜姝卻也沒有有所懷疑。

陳志凡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對着鬼撲滿說的:“我讓你出去!”

鬼撲滿看到陳志凡殺人般的眼神,伴着鬼臉吐吐舌頭,走出了臥室,順帶關上了門。

臥室裏只剩下陳志凡和梅靜姝兩個人,陳志凡坐在地板上,梅靜姝因爲怕他自己無力,摔倒,便用手一直按着陳志凡的背,氣氛一下子變得曖昧起來。

梅靜姝紅着臉道:“現在好些了嗎,來,我扶你起來!”

這會沒有鬼撲滿這個電燈泡在,陳志凡便能放開手腳吹了。

陳志凡起到一半,突然間又哎呀一聲坐了下去。梅靜姝焦急的開口道:“小心,不行的話就再坐一會吧!”

陳志凡心中暗暗竊喜,但還是想繼續騙騙梅靜姝,一副馬上就要去見閻羅了的樣子道:“我好冷!”

梅靜姝聽到陳志凡說冷,左右看了看,都是自己的衣服,陳志凡也穿不上。看到了牀上的被子,對陳志凡說道:“你先等一下,我給你把被子拿過來!”

陳志凡哪裏是真的冷,他只是摸準了梅靜姝的脾氣,想讓她先擔心一會,等會自己假裝好了,這樣梅靜姝也就不生氣了。

陳志凡一把拉過梅靜姝的手,深情的望着她道:“我想和你說說話!”

梅靜姝緩緩轉身,任由陳志凡拉着她的手,回到陳志凡身邊,雙目含情的看着陳志凡。

陳志凡緩緩開口道:“我先給你道個歉,靜姝,對不起!”陳志凡假裝虛弱的說道。

他知道,自己表現的越是可憐,梅靜姝的同情心就越氾濫,到時候哄起來就更加容易。

梅靜姝果然上了他的當,抿着嘴說道:“都過去的事了,志凡你別往心裏去了!你看我現在都已經不生氣了!”說完從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

她這一笑,讓陳志凡心疼不已。

陳志凡趁熱打鐵,假裝痛苦萬分的道:“不行!我必須要給你道歉,才能減少我心中的痛苦!”

梅靜姝心想不就是這段時間一直沒打電話嗎,用得着這樣嗎。但是她也實在找不出安慰陳志凡的方法,心中又想着也許說出來他心中會好受很多,便默默的低下了頭。

陳志凡開啓了編故事的模式。

陳志凡道:“首先,我騙了你!對於這件事,我真誠的給你道歉,對不起!”

梅靜姝茫然的道:“你騙了我什麼?”

陳志凡假裝痛心疾首的道:“其實,我一直有心臟病,但一直沒對你提起過!”

梅靜姝以爲是這段時間一直沒有聯繫自己的這件事,沒想到他說的是這個,便正色道:“志凡,這算什麼欺騙啊,我也從來都沒有問起過!”

陳志凡接着道:“雖然你沒有問起過,但是我也沒有主動的說過!我覺得,這就是欺騙了你!”

梅靜姝拉過一塊練瑜伽的墊子,隔住了冰涼的地板,順勢坐下道:“志凡,這不怪你!我就想知道,你這段時間幹嘛去了!”

陳志凡看到梅靜姝一副要打持久戰的樣子,心中開始盤算起了應該怎麼對梅靜姝說。

眼珠子一動,陳志凡便有了辦法。

陳志凡緩緩開口道:“你問的這個,還得從我的這個病說起!”陳志凡滿嘴跑火車。

梅靜姝道:“是去找手段高明的大夫了嗎?”

陳志凡假裝驚訝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梅靜姝沒想到自己一下子就猜對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猜的!”

陳志凡對着梅靜姝豎起大拇指道:“好一個冰雪聰明的妹子!”

梅靜姝被陳志凡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仔細的聆聽起了陳志凡講故事。

醫歸 陳志凡接着道:“離開香都市以後,我聽說崑崙山下的一座道館裏面有個道士,可以根治我這個病!所以,我就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那裏!”

“後來呢!找到了沒有?”梅靜姝緊張的問道。 他們竟然敢侮辱他,這麼多年,他被他弟弟對保護的那麼好,還沒有受過什麼氣呢。

這些讓他生氣,好!

突然,帝家高手好像見鬼了一樣,紛紛倒抽一口氣。

他們震驚的不是帝玄御的武功,而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居然是紫色的!

當然,這種紫不是一般的紫,而是那種眼中瞳孔都是紫色,還散發出一絲紫氣,看著讓他們心悸。

撿個少主來種田 這種紫色,他們一看就知道,這是象徵著什麼,這才是帝家真正的血脈呀。

而更讓他們震驚的事情還在後面,只看到帝玄御大叫了一聲,隨即他身後便變出了一條大黑龍。

看到這條大黑龍,帝家的高手紛紛都不淡定了。

什麼?這居然是神獸?

帝玄御居然會有神獸?

他們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在他們印象當中,那個廢物,居然有了這麼高超的修為不說,他居然還擁有著帝家純正的血脈,如今還直接冒出了一條神獸,這怎麼可能呢?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根本不相信。

「御少爺!請饒命!留情,我願意追隨你,永遠追隨御少爺!」這些人其中突然有一個人直接向帝玄御跪下,舉起手來表示投降。

在看到了帝玄御擁有的帝家最純正的血脈之後,之前他對他的那些什麼不好的印象差不多被打破。

全部都重新而來。

其他的高手站在原地,紛紛驚呆了。

一時間不知所措。

名門淑女 帝玄御坐在龍背上,居高臨下,冷冷的盯著他們,心中卻是有些發愁了,依依命令的是讓他宰了這些人,可是這些人卻倒好,先向他投降了。

那怎麼辦呢?他到底還要不要殺了他們呀?

跪下來的人看到他不說話,心中不由一驚,連忙擦了把汗,請求道,「御少爺請你原諒我吧,正如之前他們所說的,我生來就是帝家的護衛,自然要聽從他們的。

而如今,我看到您的身上擁有著帝家最最純正的血脈,那麼我效忠您也是應該的,我發誓,從今往後,我對御少爺絕對沒有二心,否則小人不得好死。」

帝玄御向來好心腸,不喜歡濫殺無辜,雖然殺起人來他也不心慈手軟,可是這些人一旦向他求情,他立即就心軟了。

帝玄御苦惱的抓著頭髮,然後看向旁邊的那些帝家人,「那你們怎麼說?你們投不投降?」

旁邊的那些人眼神慌張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其中也有不少人朝他跪下,「我們也願意永遠效忠御少爺!」

剩下的幾個人看到此,惱怒的說道:「你們好大的狗膽,居然敢背叛三爺!」

說著,他們便拔劍朝著那幾個帝家人打了起來。

帝玄御冷哼道,「龍兒,給我收拾他們!」

「還有我呢,打人的事情怎麼能少得了我們呢?」玉寒夕也帶著他的紅毛熊一起加入了戰鬥當中。

他們兩個有強大的神獸,再加上他們兩人,頓時把那些高手們打得屁滾尿流。

看到這一幕,那些之前投降的高手心中暗自鬆了口氣,還好他們有先見之明,早早的投了降,才免遭這皮肉之苦! 否則,他們也會變成這副慘不忍睹的樣子的。

這邊打鬥得不亦樂乎,另一邊考核會場,也是一片火熱不消。

寶鼎慢慢的居然承受不住這些精魄的壓力,產生了裂縫,似乎想要爆炸。

盟主大人還有元老大人緊張的都站了起來,盯著這一幕,他們生怕他們的寶貝會就此毀滅。

幾名元老大人說:「盟主,這該怎麼辦?那就要炸裂了呀,趕緊讓他收手吧,否則我們的寶貝就毀了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