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桂清靈騎着電瓶車進入了院子,在院子裏停下,陳明回頭的瞬間正好看見金墨萱回頭,四目相對,金墨萱和桂清靈兩個女人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2022 年 1 月 18 日

隨即,兩人臉上同時飛起一片紅霞,桂清靈慌忙解釋說道:「我來找陳明問上課的事情。」

「哦,我是來問陳明要貧困學生檔案的,拿了檔案我就走。」

陳明從房間里拿了檔案出來,遞給了金墨萱,目光在兩人身上掃過,頓了頓,說道:「呃……你們認識?」

金墨萱愣了一下,捋著頭髮說道:「上次,我和桂清靈在醫院見過一面,怎麼,你忘了嗎?」

桂清靈臉上一熱,如果是論漂亮,她的確沒有金墨萱漂亮,不過,金墨萱打扮的花枝招展,雖然美麗,但卻缺少了一份清雅,可以說,桂清靈跟金墨萱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風格。

這兩個大美女,不管單看哪一個大美女,都會覺得賞心悅目,不過,湊到一起,凝脂抹粉的的確要更好看一些。

「醫院?」

陳明眉頭緊鎖,說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怎麼,你不記得了嗎?我記得你的記性一向很好啊。」

桂清靈連忙解釋說道:「哦,他最近的記性不太好,他可能已經忘了,不過,我還記得,你不是有事情要去忙嗎?快去吧。」

「你們兩個人還真是奇怪,好吧,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金墨萱心裏很酸,雖然陳明一直強調他和自己只是朋友關係,但是,金墨萱心中卻一直將陳明當做是自己的戀人。桂清靈的突然出現給了金墨萱一種被捉小三的感覺,心臟噗通噗通直跳,臉上紅撲撲的,趕緊找了個理由離開了。

這邊,金墨萱剛走,桂清靈鬆了口氣,拍著胸口說道:「呼,好險。」

這時候,陳明一臉疑惑地走了過來,說道:「桂清靈,你認識墨萱?」

「嗯,我的確認識她。」

「你們是好朋友?」

「呃……」桂清靈很想說是你帶我認識金墨萱的,只不過你現在失憶了,不記得了。不過,桂清靈不可能怎麼說,靈機一動,說道:「其實也不算吧,我們只是見過幾次,一個我們共同的好朋友在一次宴會上跟我們做了介紹,所以,我們就認識了。」

「這麼簡單?」

「的確這麼簡單。」

「好吧。」

「不過,金墨萱的交際圈都是有錢人,你真的認識她的朋友。」

「嗯。其實,交朋友也不一定就是有錢人啊,她也可能會因為工作的需要結交一些普通的朋友啊。」

陳明皺眉思索了一會兒,點點頭,說道:「好吧。」

「對了,你剛才說你是來幹什麼的呢?」

「哦,我來問問今天要不要上課。」

「怎麼,已經有很多學生的家長要求聽課了嗎?「

「已經有三十個位了!」

陳明想了想,心裏拿定主意,說道:「行吧,我還沒有到現場去查看過情況,今天這堂課,我旁聽行吧?」

「可以。」

本來,這堂課安排在下午兩點舉行,結果,因為一部分家長要工作,所以,時間就推移到了下午四點。後來又推到了下午六點。

一堂課是一個小時的時間,講完課,已經是晚上七點了。學生家長離開之後,陳明留桂清靈吃飯。吃完已經是晚上八點。

陳明眼看桂清靈騎上電瓶車,想了一會兒,心中不舍,說道:「要不,還是我騎車送你回去吧。」

「啊?」

「你要開車送我嗎?你有車?我的電瓶車怎麼辦?」

「我沒車,我的意思是我騎你的車,帶你回去。」

「那你怎麼辦呢?」

「我等會兒打車回來。」

桂清靈抿了抿嘴,說道:「這樣……不太好吧?!」

……

二十分鐘之後,陳明騎着電瓶車將桂清靈送到了單位門口。

「行了。」

陳明從電瓶車上下來將電瓶車交還給桂清靈,說道:「行了,已經到了,你回去吧。」

桂清靈扶著電瓶車,說道:「你不再送送我嗎?裏面很黑。」

「那好,送送就送送吧。」

說完一句話,陳明順手便從桂清靈手裏接過了電瓶車,騎了上去,說道:「來吧,趕緊上來。」

「嗯。」

桂清靈答應一聲,坐上了電瓶車的後座,雙手摟住陳明的腰,臉貼在陳明的後背上,說道:「你為什麼願意送我回來?」

「不知道,只是覺得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什麼感覺。」

「想要跟你多呆一會兒的感覺。」

。 「走什麼走啊?有什麼好走的?」泡芙冷清的語氣讓江白在大熱天感受到一股寒意。

這不是大熱天給你一塊冰糕,這是舒適的感覺。

而是大熱天突然渾身變涼,這種感覺怎麼形容……

鬼上身!

江白馬上走出房門,已經半隻腳跨出去……

泡芙一直手把江白虛掩著的門拉開。

「啊?」

江白懵逼,你幹啥?還不讓我走,看你們吵架嗎?

「怎麼,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么?」泡芙看著怪異姬,語氣非常生硬。

「哎……」

「你……」

「你讓他們……」怪異姬一時語塞。

江白感覺情況有點不妙,這是什麼情況?!

「你們這……怎麼回事啊?」

「那個…冷靜點。」道爺拉了拉泡芙的衣角。

「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么?攤開說啊!」泡芙雙手攤開。

然後越想越氣,把手機往床上用力一甩。

手機通過完美的拋物線,先到床上,然後彈到了酒店的地毯上。

「哎呀,你你你……」

「你們先你們先走。」怪異姬臉色不太好,對著江白跟道爺二人講道。

此刻看怪異姬的臉色,他已經自閉了。

自閉到不能再自閉,這是一種不同於自閉挑戰的自閉,這是真的自閉。

由內而外。

江白跟道爺一聽這話,喜上眉梢,終於可以開溜了。

結果剛踏出門,一直小手用力把江白拖回了房間,江白直接被拖著整個人懸空。

江白:???

江白疑惑的眼神看著泡芙,彷彿在問為什麼把我拖回來,我明明都快溜走了啊喂!

「沒事,沒事!我就看他有什麼不能tm在房間里說的!」泡芙氣憤的說道。

此刻的氣氛瞬間尷尬到極點,幾個人大眼瞪小眼,誰都不先發聲。

「啥情況?」道爺貼著江白的耳朵問道。

「你在問我?」江白此時也一臉懵,回道。

怪異姬坐到了酒店的椅子上,一臉無奈的看著泡芙。

「你手機給我!」泡芙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對著怪異姬說道。

尷尬的氣氛支離破碎。

「你為什麼手機不給我!」

「哎,你要看什麼……」怪異姬站起了身,走到了床邊,避開泡芙。

「我都跟你說了那天沒什麼。」怪異姬蒼白無力的解釋道。

聽到這句話,江白心裡有了很多猜測。

沒想到啊,怪異姬你個濃眉大眼的居然給人家戴了一頂綠帽子。

這可恕我不能幫助你了!

「尼瑪為什麼手機不給我!」泡芙朝著怪異姬伸手,討要手機。

「你聽我說聽我說。」怪異姬把狂躁的泡芙拉到一邊,想要解釋道。

「那你跟邱雪怡是什麼關係啊!」泡芙這句話讓江白有點懵。

這事跟雪姨有關係,卧槽?

她才特么高三,草特么的,你下的去手么你。

江白此刻的眼神有點惱火,如果這事是真的,他跟怪異姬絕對直接決裂。

煉銅?等死吧你。

「不是呀她……」怪異姬還沒說完。

江白一聽,感覺事情又有轉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