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林幫主,你還是太自信了,敢一個人來這裏,也只能怪銀牙軍師智謀過人,暢林三大幫今天一定會滅了你晨曦幫!”謝狼笑着說道,伸手就準備扣動扳機,卻看見林晨一臉笑意,好奇心催使他放下了槍。

2021 年 1 月 8 日

“林晨,死到臨頭了你還笑得出來,難道你不怕死?”謝狼問道,他還是希望沒有任何事,還是趁早殺掉吧!免得夜長夢多,說着又舉起了手槍。

“打開我帶來的箱子吧!我相信你不會殺我的!”林晨玩味的笑道,謝狼輕哼一聲,來到箱子前,打開了箱子。

映入他眼中的,赫然是一組C4**,看樣子,足有一千克,而且,是精心防護的,短時間是解決不了這個麻煩了。

“我的人正在隱蔽處用望遠鏡看着這裏,我死的下一秒,這座山,我的身體,還有你們,轟的一聲,化爲灰燼!”林晨大笑道,掙開了狼牙幫手下的控制,重新坐到了原來的椅子上。

那幾個手下又不敢傷到林晨,力氣又比林晨小,自然被林晨輕鬆掙脫,都傻眼地看着林晨,擔心着自己的性命。

C4**,這可是擁有超強威力的物理**,與碎片**不同,C4**可以直接將一幢大樓炸成碎片,40克C4就能讓一座不小的中學夷爲平地,而此時可有一千克啊。

“林晨,你這個瘋子!”謝狼怒吼道,他沒想到林晨竟然瘋狂到這種地步,這要是爆炸了,整個暢林山可都沒了。

“放心,只要你們交出那兩個女的,我就能保證你們的安全,而且這是軍方提供的,珍貴無比呢,我可捨不得在這裏用,原本是想把你們狼牙幫總部給炸了的!”林晨玩味地笑道。

轟!!謝狼的臉色瞬間蒼白,這晨曦幫到底什麼來頭,與黑龍合作,還有軍方提供**,謝狼突然感覺眼前這個男人深不可測。

“林……林幫主,你到底什麼來頭?”謝狼癱倒在地,手中的槍也掉落了,不說一句話,顯然這次兩人的交鋒,林晨獲勝了。

原來是林晨中圈套,處於被動,現在幾乎是林晨給謝狼宣佈死刑了。

“我只是一個混混,我只想要回被你綁架的兩個女人!”林晨臉色陰沉,謝狼已經讓他失去耐心了。

……

暢林山的角落,胡文一步又一步地向着兩女走去,腳步沉重,已經是異常疲勞,而那兩女也因運動過度,已經脫水,再也逃不動了。

“哈哈,你們兩個,都來送死吧!我要爲我的弟弟報仇!”胡文咆哮道,手中的鋼刀已經舉過頭頂。

胡文向死神一樣慢慢來勾兩女的的魂魄,冷漠攀上他的心頭,死亡的陰霾籠罩在了兩女的心頭。

這裏只有石頭,樹枝,卻沒有保護兩女生命的東西。

快穿:女配,冷靜點 ,一直尖叫,但這卻起不了任何作用,很快,她們就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因爲身後是萬丈懸崖,跳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跳啊!你們跳啊!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怎麼跑!”胡文猙獰道,現在的他只有得意,無比的得意,很快,這兩個女的就會死在他的手下,而後晨曦幫消滅狼牙幫,胡文自己也會被謝狼的手下殺死,去見自己的弟弟。

“林晨!你究竟在哪裏啊!爲什麼你還不來救我們,我們快要死了!”夏蘭纖驚叫道,她現在只能呼救,再怎麼逃也都逃不掉了,之希望有人來救她們。

只有零雨萌,絲毫不放棄,撿起了地上的石頭砸向胡文,奈何力量耗盡,太大的石塊根本撿不動,也只能用小巧的石頭砸。

小石頭像流星一樣不停砸在胡文身上,但胡文好像麻木了一樣,口中只是念着:“逃不掉了吧!”明顯是已經瘋了。

這樣死命的追殺,讓一個殺人狂魔承受了太大的壓力,自己弟弟的死亡讓他歪曲的心理更加扭曲,從而導致胡文精神不正常了。

胡文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傷口,但他已經來到了兩女的面前,舉起了那柄大鋼刀,“去死吧!”

鮮紅的血液噴涌而出,一聲尖叫劃破長空!

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這些就先不談,希望父老鄉親收藏下這本書,絕不TJ,而且努力做到不斷更,另外,鮮花,凹凸票,評論,貴賓票,蓋章,多多益善。

你們的支持,是我創作的動力, 極品僵神 ,人物形象生動,文字更優美,反正就是越寫約好了,只希望大家能夠支持在下。 章節名:第八十二章終於有錢了!

竟然在小姐惱羞成怒的時候偷笑,這不是自尋死路嗎?更何況小姐之前就在打她的主意!這下是怎麼樣也無法改變小姐的決定了!

小二一臉從容赴死的模樣走出了貴賓房,朝著拍賣行負責人的所在地走了去,滿心的悲催,有這樣的嗎?被小姐賣身,還得自己去聯繫賣家?嗚嗚……

小二一走,只剩下兩人的雖然各種設施齊全裝飾奢華但不算很大的空間,本就有幾分曖昧的色彩,再加上這實在讓人想入非非的姿勢……

好吧,其實裊裊姑娘真的想多了,她此時此刻也就頂多一個七歲的小包子,別說這是拍賣行從不對外開放只有擁有至尊金卡的客戶才能進入的貴賓房,不會隨便有人進來,就算是你坐在大廳里,按照裊裊姑娘此時這小包子的模樣,任你再如何玉雪可愛粉雕玉琢,別人也絕對誤會不了你跟璃曄有什麼曖昧的關係,最多被認為是個什麼比較親密的親屬關係。

為毛連兄妹也不是?

這問題要是敢問,一定有人會指著你大罵:你傻啊!一個貌似謫仙的少年,一個頂多算得上玉雪可愛的小女孩,有可比性嗎?能夠相提並論嗎?一個母親能生出容貌這樣大相徑庭的子女嗎?

但是裊裊姑娘顯然因為之前一直對於這具開頭較早容顏又不禍水的小身體還蠻滿意,弄得她「穿來」這幾天,不對,加上異次元空間那是幾十年!總之是一直沒怎麼在意,壓根兒也沒想過去照照鏡子這事兒,到現在因為異次元空間那「時差」還沒倒過來的原因,直接把自己現在這具小身體的現實年紀顯然也給選擇性忽視了個徹底。

裊裊姑娘在璃曄懷裡猛地一扭,想要掙開,卻因為實力的差距實在不僅僅只是男女之別,璃曄的雙手就那般輕輕的攬著她的腰,甚至還很是體貼的給她留下了「自由活動」的範圍,卻任由她怎麼掙也掙不脫!

她又空有武師的境界沒有修為,而作為殺手的必殺招式能用嗎?就算能用此時這傢伙肯定不像那次在溫家毫無防備猝不及防之時,以他的實力難道躲不過?畢竟這具身體還太弱,年紀又太小,根本連那些她自創的必殺一擊任何一擊的五成力道都發揮不出來!

再說,就算現在她有那個能力能殺了這小屁孩,她也不能啊!

留著他大把好處呢!

裊裊絕對不會承認她是貪戀美色不捨得下死手!

終於,裊裊姑娘沒轍了,開始耍賴發飆,企圖粉飾太平:「你不要以為本姑娘剛剛是被你蠱惑了!那是因為你那笑容太燦爛晃花了本姑娘的眼,真是的,沒事笑得那麼燦爛幹嘛?」裊裊不是君子,所以是口手齊下,柔軟粉嫩的雙手已經爬上了璃曄的臉頰作祟,璃曄既不躲開也不阻止,只是緩緩吐出幾個字:「你的二階靈器……」頓時轉移了裊裊的注意力。

裊裊下意識的一轉頭,便正好看到那鎚子落下敲定的那一幕,隨後那一襲拍賣師扭著水蛇般柔軟的腰肢走到了小三的身邊,笑意嫵媚勾人,此時已經帶了幾分真意,自然是因為看到即將進入口袋的提成的份上,「好!各位,二階靈器防禦抹額以十六萬八千紫晶幣的價格拍賣與這位賀家主,賀家主不光功成名就,對家人亦是如此慷慨毫不計較俗物!想必賀家主的千金對於賀家主的眼光自然也會喜歡非常的!」

嬌媚的說完這番話,沖著那賀家主展顏一笑,又是指了指小三道:「在此,我們也要感謝抹額的主人讓這位漂亮的小妹妹為我們展示如此外觀精緻屬性亦是不凡的二階靈器!來人,替我好生招呼著小妹妹下去,自會有侍者帶她去見她的主人。」

小三懵里懵懂的被人領著退場,退場前還不忘「無語淚凝噎」的看向自家小姐所在包間的方向默默發誓,小姐,小三一定會回來的!

「好了!話不多說,紅姑也知道紅姑此時再多話就討人厭了,接下來,我們繼續拍賣下一件拍品」

自稱紅姑的拍賣師不但人美姿態嫵媚,且說話做事極有分寸,手段了的,她如此說來,堂下眾人也都是有些身份名望之人,卻都被她引得酣然暢笑,雖有逢場作戲,也是人家給了面子配合。

就說剛剛那賀家主,一看他出價那模樣,即便是裊裊這個剛「穿來」的大陸菜鳥也看出來了,最多不過一個不大不小的家族的家主。

拍下那件二階抹額原因肯定只有兩點:

其一是確實喜愛家中小女,看上她煉製的抹額款式精美。其二,看最後那紅姑落錘敲定的時候那賀家主微微咬牙的模樣,顯然對於用十六萬八千紫晶幣買一件在那溫家專售靈器的店子里也不過售價八、九萬紫晶幣到這裡翻了兩倍的二階靈器,還只有擁有比較強悍的單一防禦屬性,也不是件太為開心的事,也多少有好面子之故。

關於靈器的價格問題,裊裊自然是十分上心的,早已經派了兩大丫鬟各種喬裝打扮去整個麟城打探了個遍,還把什麼價位對應什麼價格從最低到最高要求編了一張表。

呃,裊裊姑娘絕不會承認那是她又一個打擊報復自家丫鬟的手段,要是她真心想要,只需要跟璃曄開個尊口,憑著那天下酒樓滿掌柜在璃曄面前那哆哆嗦嗦畢恭畢敬像侍奉祖宗一樣的勁頭,有什麼情報拿不到的。

然而紅姑這番話一說,不止當著眾人誇讚了他的眼光,又點出他一片愛女之心,自然讓他面上有光,對於這拍賣行以及紅姑印象更是好了幾分。


最重要的,付錢,也就付得痛快了!

而且,那點出小三的意圖也是明顯卻不讓人討厭,藉機向著小三的主人,她,正確來說是她沾著璃曄的光所進入的這個貴賓房的至尊金卡的主人,討好。

更絕的是,那一句如此慷慨毫不計較俗物!那意思是說錢財是俗物,各位儘管大方的出價,不必吝惜!潛台詞,難道,你們還不如這位賀家主?

於是,價錢,升得更上一層樓了!

「唔,是個人才!可惜,腰太軟了,我不喜歡!」裊裊煞有介事的認真評價著紅姑,她絕不承認自己是嫉妒了人家的如花美貌。

璃曄不動如山,自動過濾了某人實在有點無聊的評價。

「啊」裊裊忽然想起了什麼,猛地興奮起來:「金幣!我終於又有錢了……十六萬八千紫晶幣!唔,那能換多少堆金幣啊?」

得要多麼不滿足的心態,才能用堆來形容金幣?

只見已經完全陷入對金幣的美好的憧憬的裊裊姑娘那雙大大圓圓的眼撲閃撲閃,似乎已經看到一堆堆的金幣正在她眼前,一時亮的有些驚人!

璃曄眉梢微動,他是不是該告訴因為區區十六萬八千紫晶幣如此興奮的她,在那異次元空間被她學習煉器敗掉的那些器材價值多少?看她當時敗壞得十分高興的樣子,顯然是不知道其價值!

璃曄卻是知道,當時裊裊不止是敗得高興,有時候她還故意把一次能煉成的每每到了成器關頭又給敗掉,口中還念念有詞要敗光璃曄……

璃曄其實很想知道,這小丫頭究竟是為何有如此「天真」的想法和做法?畢竟因為那樣,她又在異次元空間被多關了二十年!

這不過一閃即逝的念頭,璃曄自然從頭至尾沒有參與裊裊姑娘如此「幼稚無聊」的價值觀,也沒有想要言語更正裊裊姑娘的想法。他從來喜歡,讓她自己去慢慢發覺錯誤。

好吧,裊裊姑娘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璃曄嫌棄了……

但是強大的裊裊姑娘此刻已是進入了對金幣無上憧憬的無人之境,等閑人打擾不了的。

「唔,這樣賺錢是蠻快的……要不我再多煉幾把靈器?不行,不行,物以稀為貴……還是等等看那破戒指能賣多少錢再說!」

璃曄聽到這,唇角終於不著痕迹的微微動了動,他很想告訴裊裊,那煉製空間戒指所需的主要器材空間石已經根本不存在於這個大陸了,那就意味著空間戒指哪怕只是十立方米的大小,在這凰天大陸,也是極其珍貴的存在!

但是,璃曄最終沒說,只是眸光微微一動,滑過一絲寵溺,「你喜歡,便好。」

「啊?」裊裊完全不在狀態,她此時已經開始研究並且展望未來煉器的發展以及怎樣才能賣更高的價錢!

她實在不敢苟同這個大陸的審美觀,她一路走來看到的女子戴的那些飾品簡直相當於華夏文明秦漢時期的樣式,老舊老舊,還不懂鑲嵌鏤刻的工藝,不是把大大幾顆珠子串在一起就是一插一大片靠用拼的拼出樣子來,插得滿頭都是,鐲子什麼的也都是一個圈圈上面刻上老舊的花紋,一成不變。

這不,她這只是隨手抄襲上一世不知那部古裝肥皂劇里的抹額的樣式,也讓那些人搶得火熱!

抱歉,之前因為身體的原因讓親們久等了,今天身體稍微恢復了些,雖然還是不舒服,但是說好了是請假三天,風若不想失信於親們,也體諒喜歡看文的親們等待的心情,所以今天就更新了……就是還是一直咳嗽,碼字碼得有點困難,所以更新晚了點,可能這幾天都會是下午,親們體諒。 看着躺在血泊中已經停止了呼吸的胡文,夏蘭纖依舊還在瑟瑟發抖,剛纔她可是差一點就死掉了。

零雨萌抱着她,讓她盡情的哭,哭過,應該就好了吧。

金剛狼站在一旁,大口地喘着氣,那胡文正是被他一刀給殺掉的,金剛狼體力雖然不錯,但找到夏蘭纖和零雨萌也是耗盡了力氣。

金剛狼也是拼了命了,剛纔如果慢了一步,恐怕兩女就見不到林晨了,他也是超負荷運動,身體也已經吃不消了。

夏蘭纖在那不斷地哭泣,這時,周圍傳來沙沙的聲音,三人不免警惕起來,胡文的確是被打敗了,但剩下的狼牙幫兄弟可還是有力量對付他們三人的金剛狼現在也只是個紙老虎又怎麼擋得住?

林晨原本的確是一個人來的,但他又怎麼不會耍些手段,這暢林山的來客可不止金剛狼一個,還有連紫悠連團長。

也只有金剛狼和連紫悠纔有本事進入暢林縣。

連紫悠就是那林晨所說的控制着C4**的人,她此時正在山上某個角落用望遠鏡看着林晨的動向呢。

金剛狼自然是林晨派來營救兩女的。

四周被樹圍繞着,凹凸有致的岩石在金剛狼邊上密佈着,斑斑陽光透過樹縫映在了地上,雖然不規則,但卻明亮了視野。

不時有鳥兒在樹上停留,飛過,蟲子在樹上扭動,樹葉已發黃鋪在地上。

此時,金剛狼等人已經被狼牙幫十幾個手下包圍,恐怕再也逃不掉了,金剛狼沒有反抗,他也沒有力氣反抗。

金剛狼自然知道他們不敢對他們三人下手,因爲狼牙幫主謝狼要的是活的,讓他們三人當人質。

可金剛讓卻不知道現在暢林山的局勢被林晨一手控制着,小屋內,謝狼就像一個小弟,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謝狼此時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底氣,反抗?呵,別說現在有C4**,就算沒有,謝狼也不敢放肆了。

一個黑龍幫,一個軍方,狼牙軍師就算讓三個結盟又能怎麼樣?還不是照樣死路一條。

這時,謝狼的手機響了起來,正是那銀牙軍師的電話,謝狼看了看林晨,後者沒有反應,便膽怯的拿起了電話。

還沒有接通,卻被林晨一把搶過,瞪了謝狼一眼,謝狼也不敢多說,只能在心中叫苦。


現在,一切主動權都在林晨手中,他將全部底牌亮出,就足夠讓謝狼認輸,還談什麼決鬥?

“幫主,我失誤了,對方竟然有部隊的人,還帶着槍械,估計有上百來把槍,我們全被制住了,死了七八個兄弟!”銀牙哀聲道,因爲林晨打開了免提,這話謝狼聽得一清二楚。

絕望,只有無盡的絕望,謝狼這才感到後悔,對晨曦幫下手,簡直是以卵擊石,原本以爲晨曦高攀黑龍,沒想到晨曦幫還有這本事。

混黑-道的人什麼都不怕,警察,黑幫火拼,但怕的就是部隊裏的人,一個兩個自然不怕,可人家直接一個團,直接坦克,裝甲車,你還不怕?

這就是林晨所佔的優勢,軍人可是有槍械的,那黑-道的人再兇,他兇得過槍?兇得過**?答案當然是兇不過。

“銀牙軍師,沒想到吧!我還活着,恐怕你的計劃失敗了吧!”林晨笑道,說起活來輕鬆無比,但卻給了陳之情無比的壓力。

陳之情此時十分震驚,林晨竟然還活着,記得那天,林天好像說過,這林晨不簡單,果然如此。

“林幫主,你贏了,對上你,我佔不到一絲優勢,你真得很強!”陳之情的聲音聽上去是那麼無力,但依舊溫柔,動人。

謝狼也低下了頭,這次本來就是勝利的局面,現在已經完全扭轉,而現在他再也沒有任何心思,只希望林晨不要再對狼牙幫下手。

掛掉電話,林晨笑着將電話交給了謝狼,那眼睛,有着抗拒不了的壓力。

這時,一羣人推門而入,赫然正是那抓住金剛狼的狼牙幫手下,此時金剛狼,夏蘭纖和零雨萌都被他們抓着。

“幫主!”那領頭的人看到謝狼,恭敬地說了一聲,語氣中帶着得意之色,就像是在說這些人是他抓住的,有點邀功的感覺。


但謝狼只是一輛鐵青,往林晨那看了看,後者一臉玩味的看着謝狼,謝狼身體一陣哆嗦,感覺到氣氛不對的那領頭人,也心裏不安起來,收起了笑容,站在那不說一句話。

“還不放了兩位大嫂?快來見過大哥!”謝狼憤怒地說道,這句話不僅是說給那個領頭說的,也正是說給林晨聽的。

這其中的含義,正是他謝狼認輸了,他狼牙幫再也不會侵犯林晨,甚至還將他尊爲大哥,爲的就是讓林晨放過狼牙幫。

那領頭人見謝狼這麼怒氣沖天,立馬腿軟,直接就命令手下放了兩女和金剛狼,一同來“見過大哥”了。

林晨倒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狼牙幫雖然是惡勢力,但卻不得不承認它很龐大,比晨曦幫強了好幾個檔次。

當然,林晨最看重的還是那神祕的銀牙軍師,那幾個他未曾見過一面的人,很是令他好奇。

“謝狼,我給你兩條路,一條是狼牙幫併入我晨曦幫,你們成爲暢林晨曦幫狼牙堂,你當幫主,而另一條路就是你狼牙幫繼續與我晨曦幫爲敵,最後被我消滅!”林晨平靜地發出了最後通牒。

掙扎,謝狼的心在掙扎,併入晨曦幫自己就要失去很多利益,但如果不歸順,狼牙幫將會一無所有……

一切的理智在腦中衝蕩,其中的利益在謝狼腦海中浮動,終於,思緒全部停止,他做了一個理智的決定。

“狼牙幫今日將不復存在,以後只有晨曦幫狼牙堂!” 章節名:第八十三章空間戒指

剛剛她可用神識掃描了一番現場,那些陪同人出席的女子看見那不過是小女孩佩戴的飾品可是狠狠失望了一把,還有的甚至已經開始討論是誰設計著如此絕妙精緻的抹額之類的。

裊裊摸了摸小下巴,唔,這倒又是個生財之道!把靈器和飾品融合在一起,既方便又美觀,全天下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只要名聲打出去,還不能漫天要價?

好吧,裊裊承認她是被那兩大丫鬟尤其是夏荷童鞋描述的「生活慘狀」以及「窮困」狀態給震到了。她的日子都已經這麼難過了,老是在陰陽之間來回折騰,總不能還不讓她在物質上奢侈享受?那日子更沒法過了!

雖然,悲催的夏荷最終的目的完全沒有達到,甚至變成了小三,依舊站到了拍賣台上!

裊裊忽然按下璃曄座椅旁的召喚按鈕。

不過幾個呼吸間,便有人敲門而入,是一位身著拍賣場統一服飾的侍女,謙恭道:「不知兩位閣下有何吩咐?」

侍女從頭到尾對於兩人那有些詭異的姿勢似乎完全沒有看到,只是等待兩人的差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