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林寒的臉色漲的通紅,有種完全反應不過來的感覺,眉頭深鎖,深吸了一口氣。空出的那隻手連忙將她的手給握住了,隨後同時控制了她的雙手。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別鬧,人家那是可是堂堂六大家族林家的長女,我哪兒有這個福分跟她一個千金小姐發生什麼關係。”林寒說完,開始耍起無賴,低頭蹭着白妖妖的鼻子,親暱的舉動讓白妖妖的情緒慢慢的冷靜下來了。

“況且,你跟楠兒我都不夠應付了,哪兒還有精力去應付別的女人。”林寒說完,含笑的嘴脣貼了妖妖的嬌豔的紅脣。

妖妖嚶嚀了一聲,雙手從林寒的禁錮脫離,擡手圈住了林寒的脖子。

這男人,總是有辦法讓她消氣。

一吻結束之後,白妖妖面若桃花,吐氣稍稍變得急促了一些。

“你若是還不放心,我立刻去讓她離開,如何?”反正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直接讓林雅姬走醒了。

哪兒還有這麼亂七八糟的麻煩事情。

“嗯,你讓她走。”白妖妖點點頭,這不能怪她。有哪個女人不想要獨霸丈夫的喜歡,她已經跟楠兒公有一個丈夫了。再來一個,她怕丈夫的心不夠分啊!

“好,我去去回。”林寒這語氣說的好像是吃飯睡覺一般方便。

“去吧!”白妖妖踮起腳尖,在林寒的脣落下一記淺吻。

“這樣可不夠,沒動力。”林寒的鐵臂纏了白妖妖的纖腰,低頭狠狠的吻了一下白妖妖的紅脣。過了一會兒,才食之味髓的抽離,嘴脣沾了她的唾液,顯得晶瑩亮澤。

像一隻偷吃成功的貓咪,林寒滿足的舔了一下嘴脣,才笑着跟白妖妖分開,轉身離開了房間。

“妖孽!越老越懂得怎麼撩撥女人的老不正經。”白妖妖俏臉一紅,忍不住開口吐槽了一下自己的男人。

這樣子,簡直女人更加懂得怎麼去撩撥人。

看來林寒是真的將心思全部都用在了她和楠兒身,這一套套的,也不知道從哪兒學來的。

聽到從身後傳來的呢喃聲,林寒嘴角的笑意更加深刻了。

剛剛走出,迎面撞了在等待自己出來的兒子。

“爹~”這一聲爹,叫的好不曖昧。

“幹嘛?”林寒沒好氣的開口。

“娘叫你幹嘛呢?”林晚楓八卦的湊過來,好的問道。

“沒什麼,巧的很,既然你在的話,幫爹去一趟吧!去一趟西苑,告訴住在那裏的女人,麻煩事已經幫她解決了,她可以回自己家去了。”林寒記得這白雲皓安排了林雅姬去西苑住。

“啊?西苑又在哪兒?剛纔你說藥方在丹房隔壁我都找了好半天。”林晚楓最頭疼的是去找東西,他可是一個純粹的路癡啊!

是那種隨便往哪兒一丟都能弄丟的路癡,結果爹爹倒好,偏偏讓他去尋路。

“讓你去去!想不想跟你爹煉器了!” 婚婚欲醉:總裁的萌寵新娘 林寒開口威脅,林晚楓一臉無奈,只能答應了。轉身離開出去了。目送兒子剛剛離開,發現白妖妖跟了來。

“算你聰明沒有親自去。”白妖妖一個輕跳直接掛在了林寒的背。

“知道你是個小醋罈子,哪兒敢啊!”林寒微笑一下,跟白妖妖和柳楠兒做了這麼多年的夫妻,不瞭解她們的性格都有鬼了。

“走!帶我去找姐姐,姐姐說準備了早餐,讓我過來找你去吃。”白妖妖湊到林寒的耳邊開口說了一句。

“哦~楠兒做的早餐?那一定要嚐嚐。”林寒知道妖妖和楠兒早以姐妹相稱了,所以絲毫沒有任何的意外。

不顧門外一些人注視的眼神,直接揹着妖妖往楠兒他們所住的方向走。

“話說林寒,那個林家的大小姐,長的美嗎?”白妖妖掛在林寒的背還在問林寒這些問題。

“美吧~星域第一美人,你說呢。”林寒倒是一點都不撒謊,因爲他知道,家裏兩個女人最討他說謊了。

“你這耿直的毛病能不能改改,說她一句醜哄哄我會怎麼樣?擔心我告訴姐姐,讓姐姐來收拾你。”妖妖冷哼一聲,擡手捏了捏林寒的臉頰。

“來來,你們一起收拾我我都不怕。”林寒壞笑一聲,惹得妖妖俏臉一紅。

“你想得美!快點,不是說要送給幾個孩子武器的嗎?你還煉不煉器了?”對林寒的行蹤,白妖妖還是瞭如指掌的。

“女人真善變,一會兒讓我煉器,一會兒讓我多陪陪你們,改日我去弄一個跟我一樣的娃娃出來,多陪陪你們。”林寒冷哼一聲,開口說道。 坐下來陪兩個妻子吃了一頓早餐之後,林寒打算鑽回自己的煉器的地方繼續煉器了。

本來白雲皓是琢磨着讓林寒繼續試藥的,但是林寒現在的身份,今非昔啊……

他敢讓林寒給自己試藥,只怕雅兒會將他的腦袋給端了。

所以他收斂了膽子,直接去找那些藥人試藥了,不敢再用林寒來試藥了。

沒有了試藥的任務,林寒自然是全力爲幾個孩子打造合適的武器。

將從林家拍賣行裏取出來的材料給準備好,他拉伸了一下身子,正打算開始煉器,卻聽見從外面傳來了兒子的求救聲。

這可是白家的地方,誰敢公然對自家兒子發難?

還有這小子不是讓他去攆人嗎?怎麼攆個人都去了這麼久的時間?

看看時辰,都已經傍晚了,他在煉器坊裏呆了一天的時間,總覺得哪兒不對勁,搞了半天是耳根子太清淨了,沒有了兒子的騷擾。

林寒剛剛將房門推開,一個驚慌失措的身影打着赤膊提着褲子撞進了林寒的懷裏。

“爹!有人要殺我!”林寒一聽聲音,可不是自己那個一天到晚只會惹禍的孩子嗎?

“怎麼回事?”林寒看他衣不蔽體,立馬將他拉進了房間裏。順便擡手一揮,將房門關了。

“我……”林晚楓面色難看,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彪悍的女人啊!

“你怎麼了?”林寒問道。

看林晚楓的樣子林寒眯起了眼睛,都已經有三個孩子了,他會不瞭解林晚楓做了什麼好事嗎?

“你做了什麼?”傻子都看出來了,這寶貝兒子做了什麼事情。

“沒……”林晚楓結結巴巴。

“沒什麼會有人要殺你!快如實的說!不然老子打死你!”林寒終於體驗了一把當爹的悲憤心累感。

想想自己在人間兒時闖了禍,最經常聽到的一句話是林爸嘴裏的那句,老子打死你。

沒想到現在居然用到了兒子身,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真不是我的錯!我按照您的吩咐去了一趟西苑,結果西苑沒人,剛剛要走,聽到從房間裏傳來了很怪的的聲音。你知道我的性格的,我是耐不住好,過去看了看嘛……哪裏知道一個女人從房間裏撲了出來。她還長的很漂亮,一直纏着我不放,還對我動手動腳的。我好歹也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哪裏能忍得住這個,所以…………”林晚楓越說越小聲,這毀人清白,的確算不得什麼自豪高興的事情。

低着頭,林晚楓支支吾吾的開口解釋了一番。

“給了?”林寒咬牙切齒,蹦出了四個字。

林晚楓慫慫的點點頭,害的林寒差點一掌朝兒子拍過去了。

“你小子怕不是瘋了!玩女人也要看看那女人的身份地位!那女人全星域的男人都不敢動,你也敢動!”周西寧說了,那是一朵帶刺的玫瑰,沒有人敢對林雅姬下手,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啊!

“動都動了嘛……能怎麼辦?況且,人家再厲害,也是個女人,是女人,是可以給男人準備的。”林晚楓話音剛落,房門在頃刻間被轟成碎渣。

“好!好一句女人是爲男人準備的!”門口站着一個絕美的女人,起林晚楓,她的態度好不了多少,整個人都處於暴怒狀態,身那股準神巔峯的氣勢一衝出來,讓所有人都不禁發抖。

尤其纔是聖尊階品的林晚楓,更是直接懵逼的看着絕怒的林雅姬渾身都在發抖。

“爹……爹你幫幫我。”從沒有見過這樣強大的女人,林晚楓快嚇的不利索了。

“還沒有人敢對我做過這種事情還能說得這麼風輕雲淡?”林雅姬步步逼近,前走到林晚楓的身邊。

“這能怪我嗎?是你了藥撲來的,我還丟了我的清白呢!”見林雅姬無視自家爹爹的面子對他步步緊逼,林晚楓也壯足了膽子回嗆了一句。

“林寒!你教的好兒子!”林雅姬歇斯里地的嘶吼了一聲,恨不得一掌斃了林晚楓。

但是林寒擋在爲了他們的間,讓她根本無從下手。

“林小姐,這件事情,嚴格說來,真的不能怪我兒子。這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對你下藥的那個人,你難道不應該找出那個人嗎?”這白家竟然還有這種英雄豪傑,居然能夠藥倒準神巔峯修爲的林雅姬。看來白家還真是人才輩出啊……

林寒面對林雅姬的氣勢也有些虛,虛的原因是他們理虧啊!

這種事情,總是男人佔了便宜女人吃了虧。

“好!好你個林寒!”林雅姬被氣到渾身發抖,心念一動,從空間裏取出了一把長劍。長劍的劍頭指向了林晚楓。“我饒是今日跟你拼個你死我活,也要找回一些尊嚴!我林家的女人,斷不能白白被人羞辱了!”說完林雅姬劍氣一出,直接朝着林晚楓過去了。

“你當我是隱形的嗎?”林寒暴怒,身氣息迸出,直接將林雅姬的劍氣給擋了回去。

林雅姬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巔峯一擊竟然被林寒輕輕鬆鬆的擊回了。

這一刻,她心如死灰,想要從林寒的手裏逃回自己想要的公道,是完全沒有可能了。

但是林家的女人,毀了清白,是會被全星域的人唾棄看不起的。

越想越難過,林雅姬執劍,對準了自己的纖細的喉嚨。

“不要!”林晚楓被林雅姬的動作給嚇到了。

連忙從林寒的身後跑出來一把將林雅姬手的劍奪走了。

“我會負責的!我願意負責!”娘說過,做錯了事情要承擔後果,雖然他不想要這麼早成婚。但是錯誤犯下了,對象還是一個長得跟仙女一樣漂亮的姐姐,這個責任,他願意承擔。

“你願意負責?你以爲,我林家的女婿,隨隨便便也是你能要噹噹的嗎?”林雅姬美目赤紅的盯着林晚楓,那眼神讓林晚楓不寒而慄。

“不管怎麼樣,我娘說過,男人,做錯了事情要承擔後果,不能逃避。”林晚楓的話聽得林寒很欣慰。 本以爲兒子只是一個會闖禍的二世祖,現在看來,並非如此,他被妖妖教育的很好,還是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男子漢。

“這是你說的,不是我在逼你,既然你願意負這個責任,跟我回林家,只要闖過我林家的金人陣,你能夠娶我爲妻!”林雅姬的話聽的林寒和林晚楓都有些懵逼,金人陣?是什麼東西?

“好!我去!”林晚楓斬釘截鐵的回答。

林寒左右聽着不太對勁,這怎麼聽着有些像少林寺的銅人陣?

不過這林家的規矩會不會太變態了?娶他們的家的女兒還需要闖這麼詭異的陣法?

再看看自家的這兩個女兒,簡直是白白送人的!

唉!早知道林家有這樣的規矩,跟着學習學習,也好能多留女兒一陣時間。

“爹陪你一起去。”林寒不太放心林晚楓,開口提議了一句。

“是你兒子要娶我不是你要娶我?怎麼是打算過去幫忙?你兒子打不過我家的陣法,讓你這個當爹的幫忙代打嗎?”林雅姬冷笑一聲,開口問道。

這一個問題問的林寒父子有些囧了。

“你這擺明了是爲難我兒子,林小姐,晚楓願意負責,是晚楓的事情。但是我身爲父親,不能讓我兒子爲娶一個老婆送了命,幫忙是理所當然的。而且,我能保證,我的兒子是這全星域最出色的的人才。”林寒對着自己的兒子言辭間充滿了自豪感。

“呵呵,烏鴉他媽都說小烏鴉可愛。”林雅姬聽到林寒的話,繼續冷笑諷刺。

這一句話出來,林寒和林晚楓對視一眼。

這是什麼鬼?烏鴉他媽說小烏鴉可愛是什麼梗?

林寒沒想到這到底是什麼梗,將求救的眼神投向了兒子。

“這是一個寓言故事,需不需要我跟你說說啊?”林寒沒聽過,但是林晚楓聽過。

小時候兩個娘最喜歡給自己講故事了,其好像也說過類似這樣的故事,不過這些故事都是兩個娘從外面收集過來說給林晚楓聽的。

“回頭再說吧。”林寒開口回答了一句,現在哪兒有空聽什麼鬼故事啊。

“我兒子現在不過纔多少歲,你看的出來對吧!試問放眼整個星域,能夠找到第二個像我兒子這麼年輕的聖尊嗎?”林寒挑眉,倒不是他王婆賣瓜,是兒子真的很出色優秀。

聽到林寒的話,林雅姬此時也冷靜了不少。打量了一下林晚楓,才發現林晚楓年輕的讓她有些汗顏了。

這麼年輕,是聖尊,的確不同凡響。

“所以,我兒子是一支潛力股,你嫁給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以後你們林家所需的丹藥,我這個林家,包了。”林寒儘自己所能的去保護自己的兒子,在這片星域,婚姻不過是一場交易,跟他兒子成婚,林雅姬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林寒越說,林雅姬的眉頭糾結的越深。

再看看樣貌跟林寒毫不遜色更爲年輕幾分的臉蛋,她心裏已經有了打算。

“可是我林家規矩不能破,你這些話,留着跟我爹孃說。”林雅姬將長劍收回去了,開口跟林寒說道。

“好!你容許我家裏準備準備,明天一早,我帶犬子去你家提親。”林寒點點頭,這麼突兀的過去顯然有些不太合適,還是準備一些禮物送過去。

“嗯。”林雅姬心裏又舒服的不少,畢竟這林寒還是懂規矩的,知道不能兩手空空的門。

擡眼看了一下林晚楓,發現他正在看着自己,不免想到自己之前意亂情迷跟他發生關係的事情。

俏臉一紅,轉身走。

“爹,這女人真的很漂亮。”目送林雅姬離開,林晚楓纔開口跟林寒說了這麼一句話。

“美麗的不過是皮囊,你可知,她是全星域最難攻下的一朵花,也不知道她在林家準備了什麼來爲難你,你好好的吧。對了。這是陣法書,你今晚給消化了。那所謂的金人陣再厲害,也是一個陣法,陣法直接破掉好了。誰會那麼傻了吧唧的去跟陣裏的那些金人鬥,又不是腦子抽風。”林寒嗤笑一聲,這星域的人,是太耿直了。

陣法再厲害,也是隻是陣法,破開好了。

還傻了吧唧去破開,那才叫有病。

“不用了,爹的陣法全部都是跟老君爺爺學的吧!我五歲前全會了。”面對兒子的回答,林寒有些無言。

這兒子……還真是……

“爹!我知道你要連夜幹嘛,我幫你,畢竟是我要娶媳婦,不能讓我爹太辛苦了。”感覺兒子好像一下子長大了,這讓林寒有些無所適從啊。

“娶媳婦倒是挺積極的,好吧!你幫幫爹也好。”林寒也正愁着沒有幫手呢。

帶兒子一起去了丹方,連夜煉製好了神人修爲的所需的一整套丹藥後,天色也剛好亮了起來。

天色剛亮,他的一對妻子找過來了。

她們怕是等了他一宿沒睡,面色有些蒼白,但是精神還不錯。

畢竟是修行者,一個晚沒事也不會出什麼事情。

“你們兩父子幹嘛呢?一個晚不回房睡覺?”楠兒先開口問了一句。

上仙抱得美男歸 “是,害的我等了一夜。”打了一個哈欠,因爲太擔心找過來的。

“你兒子做了好事,將人家姑娘的清白毀了,我要幫你兒子解決這個麻煩。”林寒沒好氣的開口,用靈力將凌亂的丹房收拾了一下,朝着兩個妻子走了過去。

“啊!”聽到林寒的話,妖妖和楠兒大吃一驚。

隨後反應過來,不知妖妖從哪兒拿出了一個雞毛撣子,直接朝着林晚楓衝了過去。

“孩子都多大了,別打了,這個不管用了,他自己心裏有分寸。”結果還沒碰到林晚楓被林寒攔下了,雞毛撣子也落到了林寒的手裏,林寒拿起這個雞毛撣子一看,發現居然還是一件聖器。

“這喪心病狂的玩意誰做的?”羽毛是鳳凰羽毛,間的鐵製品是聖器材料,這麼一個喪心病狂的玩意到底是誰做出來的?林寒嘴角抽搐開口問了一句。 教育孩子的雞毛撣子都做成了聖器!這材質還是鳳凰毛!想想心裏都想要罵臥槽……

林寒讓白妖妖將雞毛撣子收回去,林晚楓哭喪着了臉躲在林寒的身後。

他是天不怕地不怕,怕這個娘生氣啊!

“還能是誰,當然是你師兄了!這下界除了你一個人能夠煉製出聖器武器還有誰?”楠兒無奈的吐槽了一下,也是那天白妖妖尋思着怎麼教育兒子用能夠打下來稍微有感覺一些的武器,結果緋笑用聖器材料製成了這槓鳳凰毛撣子送給了白妖妖。

白妖妖那叫一個如獲至寶,用這玩意揍起自家兒子完全不帶手軟的。

看的楠兒那叫一個觸目驚心。

“我看着小子是三天不收拾皮癢了!你纔多大啊!學着別人玩女人!找死嗎!啊!”白妖妖則是怒不可遏的要撲去揍兒子,無奈間隔着一個林寒,怎麼也揍不到。

“我沒玩女人!我這不是要負責了嗎!”某人無辜至極開口對着自家孃親喊了一聲,這一喊,直接惹怒了白妖妖,腦袋裏那根叫理智的弦頃刻間繃斷。

“負責!你拿什麼負責!有本事別麻煩你爸!有本事你自己來!自己想娶老婆還要麻煩你爸幫你,還好意思說負責?有臉了!”白妖妖的那一聲聲的話直接刺激到了林晚楓。

是啊!是他要娶親,卻總是拖累自己的父親,自己這樣,真的算不得一個男人。

思及此,林晚楓擡腿走。

“去哪兒?馬要去售星了,別鬧情緒。”林寒前一把拉住了兒子。

“娘說的對,我不能總是靠你。”林晚楓低着頭,一臉的難過。

“爹是給兒子依靠的!不然要這個爹做什麼?有的人想要依靠還沒有呢?別理你娘,頂天了我帶你去,別讓那兩個礙事的老孃們跟着了。”最後那句話自然是湊到兒子的耳邊說的。

一句話說完,將林晚楓給逗笑了。

心裏除了感動,更多的是自豪。

眼前他對爹沒有什麼概念,看王叔叔總是很兇的對待王意之,他還以爲世間的爹爹都跟王叔叔一樣,對兒子很兇,要求很嚴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