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林宇握住上官婉兒的小手,安慰說:「鎮定點!別讓太平公主看笑話!」

2021 年 12 月 3 日

上官婉兒深深地呼了口氣,迅速調整情緒,露出甜美的笑容。

林宇攔腰抱起上官婉兒,下了婚車,迎接眾人的歡呼。

樂曲奏響,婚禮正式開幕!

按照流程,先舉行「拜堂儀式」。

「一拜天地!」

林宇與上官婉兒下跪,叩拜天地。

「二拜天皇天後!」

林宇與上官婉兒,叩拜唐高宗李治和皇后武則天。

李治的精神抖擻,聲音洪亮,講了幾句祝福的話。

太平公主的秀眉緊皺,盯着上官婉兒,目光充滿了怨恨和殺氣!

「夫妻對拜!」

林宇和上官婉兒站起,面對面鞠躬行禮。

「送入洞房!」

在眾人的簇擁和歡笑聲中,林宇和上官婉兒被送入臨時搭建的花房裏。

紅燭搖曳,芳香馥郁。

林宇二話不說,迅速脫掉外衣。

上官婉兒柔聲說:「夫君,外面人多呀,你暫且忍耐,等婚禮結束,返回府中,再……再圓房不遲……」

林宇笑呵呵地說:「人多好啊,我喜歡在熱鬧的氣氛里玩耍,譜寫愛的篇章。」

撲哧……上官婉兒掩嘴而笑。

「沒想到,夫君的愛好,如此特殊……我……我就依從你……」

上官婉兒伸手,寬衣解帶,露出精緻的繡花肚兜。

膚色如雪,曲線妖嬈,映亮林宇的眼睛。

必須承認,上官婉兒的身材曼妙,魅力無限。

而且,她落落大方,毫無少女的拘謹。

林宇好奇:「你與我成親之前,經歷過男女之事?」

面對貞潔問題,上官婉兒的臉蛋兒飛起兩朵紅霞。

「夫君,我從未經歷男女之事……然而,我常伴天後左右,曾目睹過她與男寵的歡愛……」

林宇說:「既然見過,你肯定受到啟發,不想嘗試嗎?」

上官婉兒說:「我尚未嫁人,怎敢輕易嘗試呢?」

林宇說:「你是天後身邊的紅人,完全可以找個美男,品嘗禁果。」

上官婉兒的表情變得嚴肅:「我仍保持貞潔之身,夫君如若不信,可親自體驗,發現不貞,夫君當場休了我!」

林宇笑着說:「你別誤會,我好奇而已!李治常年生病,不能讓武則天享受夫妻之歡,她寵幸猛男成癮,導致宮中風氣極為開放!所以,我認為你耳濡目染,已經歷男女之事。」

上官婉兒嫣然而笑:「風氣雖開放,我卻有底線,保留貞潔之身,獻給摯愛之人。」

林宇聽完,心頭微顫。

他有點意外,還有點感動。

上官婉兒站起,握住林宇的手,深情地說:「夫君,還等什麼?莫辜負良辰美景,莫辜負我的一片真情……」

林宇順勢摟住上官婉兒的楊柳細腰,親了一下她的紅唇,繼而放開她,拿起旁邊的一套便衣。

上官婉兒驚訝:「夫君……你……」

林宇邊穿衣,邊說:「其實,我換身衣裳,準備燒烤各種美食,請皇上、天後和眾臣們品嘗!哪知道,你一見我脫衣裳,就以為我猴急地想給你洞房!」

上官婉兒恍然大悟:「討厭……你故意戲耍我!」

林宇繫緊腰帶:「等婚禮結束,回府之後,我再正式調戲你,跟你認真地玩耍!」

上官婉兒聽出深層次的含義,不禁芳心蕩漾。

林宇吩咐:「我先忙燒烤,你休息片刻,再去招待賓客。」

說完,林宇又啵了上官婉兒一口,才離開花房。

他選擇開闊之地,擺起超級燒烤爐,取出各種美食,開始燒烤。

王公貴族和大臣們圍觀,嘖嘖稱奇。

忽然,狄仁傑出現,快步走到林宇的面前。

「恭喜林太醫!迎娶嬌妻!」

狄仁傑拱手行禮,笑眯眯地表達祝賀。

林宇忙問:「你怎麼也參加婚禮?不坐鎮指揮、對付黑鷹幫?」

狄仁傑說:「按照計劃,貴府中的萬兩黃金,已經被黑鷹幫搶走!」

林宇一驚:「卧槽!黑鷹幫的動作這麼快!」

狄仁傑說:「在婚車巡遊之際,黑鷹幫派人圍攻你的同時,襲擊了貴府。」

林宇斥罵:「他娘滴!我還以為,黑鷹幫敢來皇家園林擾亂婚禮,同時搶劫黃金呢,結果提前結束了戰鬥,並且得手。」

狄仁傑說:「林太醫深藏不露,居然武功高強,兩位心腹也巾幗不讓鬚眉,殺得黑鷹幫落花流水,他們豈敢來騷擾婚禮?」

林宇點點頭,翻烤羊肉串:「你的消息確實靈通,採取什麼方式通風報信?」

狄仁傑低聲回答:「信鴿。」

林宇誇讚:「原來,你是一個馴養信鴿的高手。」

狄仁傑嘿嘿而笑:「我養的數十隻信鴿,可連續飛行上千里,從不失誤。」

林宇說:「沒猜錯的話,劉影寒隨身帶了一隻信鴿。」

狄仁傑壓低嗓門:「劉捕頭正悄悄地跟蹤黑鷹幫的劫匪,等找到他們的老巢,便飛鴿傳書!」

林宇說:「希望一切順利,徹底剿滅黑鷹幫!」。 眼看他的情緒就要失控,雲若月趕緊勸徐公公:「公公,麻煩你不要再提病這個字,王爺他聽不得。」

「他聽不得咱家就不能提?他當眾打咱家,就是打皇上的臉!他連皇上都沒放在眼裏,他該當何罪?」徐公公立刻搬出皇上來,說完又道,「咱家不信他可以隻手遮天,難道皇上來了,皇上也不可以說他有病?」

「你又說本王有病?」楚玄辰聽到這裏,已經暴怒而起,他又抬起手,一巴掌給徐公公扇了過去。

而且,他扇了一掌又一掌,一邊扇還一邊說,「你再說本王有病,再說一句,本王就打一巴掌!」

「啪啪啪」三、四巴掌打下去,楚玄辰的手沒事,徐公公的老臉上已經全是紅印子!

這一幕,嚇得諸位太醫渾身顫抖,璃王發起瘋來,也太狠了!

也看得冰姑姑十分解氣。

她沒想到王爺會打徐公公,他以前再發病,也沒這樣打過別人。

難道王爺在裝病,是為了替她懲罰徐公公?

可王爺的樣子一點也不像裝病,真像一頭被惹怒了的雄獅!

這次王爺替她出了一口惡氣,她覺得好解氣,同時心裏也升起濃濃的感動。

徐公公被打了這麼多巴掌,頓時痛得嚎叫了起來。

他被打得老眼昏花,連眼淚都打出來了。

他捂著臉,憎恨的盯着楚玄辰,「大膽璃王,我是皇上的人,你竟還敢打我,你是不是想皇上來處置你?」

雲若月見打也打夠了,氣也出了,便走過去扶住楚玄辰,勸道:「王爺,你控制一下自己,你放心,你沒病,你是好好的,你沒問題。」

「對,本王沒病,以後誰敢再說本王有病,就是這種下場!」楚玄辰冷聲道。

「是是,你說什麼都對。不過王爺,你剛才真的不應該打他,他不是別人,他是徐公公,是皇上派來關心你的。」雲若月安慰道。

「皇上派來關心本王的人?徐公公?」楚玄辰難受的抱着頭,他閉上眼睛,搖了搖頭。

等他再睜開眼睛時,眼中的怒氣一掃而光,彷彿是滿眼的清明。

雲若月點頭,「是的,他是徐公公!你看,他還奉皇上的命令,給你帶了這麼多禮物來,還帶了好多太醫來關心你。」

「真的?」楚玄辰趕緊看向徐公公,突然走過去,疑惑的看着他,「公公,你的臉是怎麼了?是誰打了你,你快告訴本王,本王給你做主!」

見他一走過來,徐公公嚇得反射性的後退了幾步。

他生怕再被打。

他咬牙切齒的道:「王爺難道又忘了剛才的事情?」

現在他可不敢再說一個病字了,他已經吸取了教訓。

雲若月趕緊道:「王爺,是你剛才誤會了徐公公,才打了他。你快上前給他道個歉吧。」

「是本王打了他嗎?」楚玄辰抱着頭,他緩緩的看向徐公公,想了一會兒,眼裏便是無限的懊悔。

他趕緊走向徐公公,一把握住他乾枯的手:「公公,實在是抱歉,本王因為犯了病,身體不舒服,腦子不受控制,所以剛才才沒忍住打了你。來人,還不快去拿藥膏來給公公擦臉?」 眾求生者個個都恐懼的躲閃,真希望有人能站到自己前面。

「你出來,用這個瓶子尿尿。」李顯的手下對着一個女求生者說道。

還真別說,這個女求生者正是荒野杠精之一的周韻。

只見周韻委屈的道:「大哥,在這裏嗎?」

眾人這才意識到,周韻是個女的,當這麼多人的面小便也太難為她了。

李顯的那手下明顯也是一愣,看着旁邊那些怪異的目光,包括自己的同伴。

他有苦難言,他發誓他是無意的,就隨便挑了一個人,根本沒有考慮性別。

「咳咳……」李顯此時忍不住咳嗽一聲,道:「李寺,換個人吧!」

「好的,長官,我沒有那種嗜好,真的無意的。」李寺委屈道。

周韻這杠精聽到這裏,慶幸道:「感謝大哥,我們女的真不方便,而且就這麼一個瓶子,肯定會漏出來的。」

「哈哈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