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林如雲向著雪戀走去,有些疑惑地問道。

2021 年 1 月 16 日

「沒有呢,我也很擔心她們,也不知道她們被傳去了哪裡,真是擔心死我了。」

雪戀一邊說著一邊越來越接近林如雲,幾乎離林如雲只有十多步的距離。

林如雲眉頭緊縮,忽然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不知道為何,他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違和感,似乎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他又一時間無法抓住那種奇特的感覺,不知道究竟哪裡不對。

而就在他愣神的短暫時刻,雪戀離他越來越近,幾乎只有三四步的距離了。

「不對,你不是雪戀!!!」

林如雲幾乎狂叫起來。


「嘎嘎嘎,遲了,成為我的糧食吧,我已經好久沒有吃過活人的魂魄了!」

眼前只有一米多一點距離的雪戀,突然間變得猙獰無比,原本美艷動人的臉龐突然間扭曲變形,變成了一個可怕無比的怪物,瞬息間張開血盆大口,兩排細密尖銳的牙齒閃爍著寒光,朝著林如雲撲咬過來。

這幻化成雪戀的不知名怪物的動作實在太快,且距離如此之近,閃躲的可能性變得微乎其微。

有那麼一瞬間林如雲的確產生過催動金身二變以不滅金身的絕對防禦去硬抗這幾乎無法閃避的撲咬。

但是他的第六感卻感受到了一種可怕至極的危機感,幾乎在千鈞一髮之際,他毫無保留地直接發動了金身四變,以踏天七步的絕強步伐,用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著後方退開了幾步,那怪物的牙齒幾乎是貼著林如雲的胸膛而過。

險而又險地避開這怪物的撕咬后,林如雲才有時間仔細查看眼前的怪物。

這怪物已經徹底顯現出原型了,它的個頭並不算大,與一般的土狗差不多大小,四肢很短看上去就像匍匐在地上一般,它的嘴巴又扁又長,奇大無比,一張嘴巴幾乎佔了身體的三分之一的比例。

林如雲實在不明白,這樣一隻看上去並不算可怕的怪物,為何會有如此逆天的能力?竟然可以幻化成人形,可以開口說話,這樣的能力就算是一些品階極高的靈獸都沒有。

「不對,先前的一切根本只是幻覺而已,這怪物似乎擁有讓人產生幻覺的能力,然後本體隱藏在被攻擊者的幻覺之中,在對方的幻覺之中發起真實的攻擊。」

林如雲的精神力無比強大,前後一思量,片刻之後便猜對了七七八八。

林如雲用神識查探這怪物,發覺它的靈力波動並不強,滿打滿算,頂天了也只能達到三星級別的水準。

「哼,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凶獸,竟然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可惜的是你遇到的是我林如雲,否則的話一般的四星修士還真的有可能栽在你手裡。」

林如雲說著直接打出了一道劍氣,在電光石火之間將那凶獸斬成了兩半。

在那凶獸被他斬殺的瞬間,他卻突然產生了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第六感似乎在最後一刻提醒著自己,絕對不能殺死這個傢伙。

就在林如雲思緒交錯之際,他隱約聽見了四面八方,無數低沉尖銳的叫聲以極快的速度瘋狂地朝著他的這個方向衝過來,數量之多,以他的精神力都無法感應出具體數量來。


林如雲幾乎可以肯定,那無數的叫聲都是他剛才所斬殺的那不知名的凶獸的同伴,毫無疑問,就是因為他斬殺了剛才那隻凶獸,才引動了它附近的所有同伴。

這種凶獸若是幾隻甚至幾十隻,他林如雲也根本不放在眼裡,若是幾百隻的話,他只有奪命狂奔的份了,如果說數量多到連他那近乎變態的精神力都無法探知出具體情況的話,那麼他只有死路一條,被啃得骨頭渣都不剩。

「該死的,想不到這怪物竟然是群居性質的,而且數量之多簡直如同蟻群一般,若是不想點辦法的話,老子今兒個就真的要在劫難逃了。」

林如雲怒罵一聲道,他的怒罵聲剛剛落下,身後有幾隻凶獸已經抵達了,那幾隻凶獸的眼睛幾乎變成了血紅色,就像發了瘋一般朝著他撲過來。

「滾開!」

林如雲怒斥一聲,幾道劍氣從指尖迸發出來,直接洞穿了那幾隻凶獸的身體,瞬息之間將它們斃命,雖然從修為等級而言他比那這種凶獸只是高出了一個級別。

但是林如雲的戰力根本無法用常理去推斷。

雖然輕易擊殺了最先抵達的那幾隻凶獸,但是他卻半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很清楚通道兩端的無數凶獸在不久之後就會像潮水一般洶湧而來。

他實在想不通這時間何種凶獸會有如此可怕的聯繫,僅僅只是死了一隻而已,竟然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引動所有同伴。


一時之間林如雲根本想不出任何逃生的辦法,此刻的他上天無門下地無路,前有凶狼後有餓虎,根本就是必死無疑的局面。

林如雲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下去了,一旦被圍個水泄不通,堵在原地,只能不死不休地戰鬥下去了,直到精疲力竭徹底虛弱為止,然後下場不難想象被啃得連渣都不剩。

他的雙眸之中閃過一絲戾氣,心中已有了決定,事到如今他只能一往無前地向著前方殺出一條血路,或許前方之路上會出現逃生的契機,就算沒有他只要以最快的速度不停留地向著前方殺出一條血路來,他所面對的凶獸也就少了一半,況且,如果他可以堅持住在迎面而來的凶獸洪潮中貫穿出一條血路,那麼他就可以衝出包圍圈了。

只是他心中也清楚以他精神力感知到的凶獸數量,想要貫穿出一條血路逃出生天,希望實在有些渺茫。 藏兵谷地下第三層的一條無名通道中,林如雲以手掌為刀為劍,刀起劍落總會爆出一團又一團的血花,急速前進著的林如雲幾乎已經殺得徹底麻木了,全身都被那凶獸的血液沾滿,老實說他已經忘記了自己究竟已經斬殺了多少只這種勉強接近三星級別的凶獸了。

他只覺得自己陷入了永無止境的殺戮之中,甚至無法清楚地感知到時光的流逝,就好像變成了一尊殺戮機器,直到油盡燈枯無法動彈為止,才會停下殺戮。

林如雲的靈識不斷在告誡自己,不能再繼續這般下去,若是一直這樣殺戮下去,恐怕他還沒有精疲力竭,還沒有殺出一條血路時,他便會進入一種嗜血的狀況,說得通俗一點,極有可能會走火入魔。

因為一向沉重冷靜的他,此刻心中卻是出現了一種難以抑制的暴躁的感覺,他甚至隱約感覺到自己開始享受這種殺戮的味道。

「可惡啊,為何會有如此之多的凶獸,好像永無止境一般,全部都給我去死,去死!」

林如雲瘋狂地咆哮起來,移動的速度變得更加快,殺戮的速度也開始翻倍,伴隨著這些,他的靈力消耗也是成倍成倍的上升。

如果按照這樣的消耗持續下去,不出三個時辰,就算是強悍如他,也必然會在劇烈的消耗之中徹底被掏空,到時候恐怕一下子就會被凶獸洪潮給淹沒,被啃得支離破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林如雲卻絲毫感應不到這通道的盡頭,感受不到這凶獸的洪潮的盡頭,他甚至產生了一種奇怪的錯覺,就好像自己只是在原地進行著永無止境的殺戮一般,而那些凶獸似乎也和先前的白骨軍團一般,會在被斬殺之後原地重生。

林如雲產生了一種度日如年般的感覺,心中的焦躁感幾乎已經難以抑制,一雙眼睛充滿了血絲,看上去極為猙獰,對他來說,每一秒都好像經歷了一個世紀一般,他甚至想要就此放棄算了,再繼續殺戮下去,也沒有任何希望,雖然這種念頭只是在他的腦海之中一閃而過,但是已經說明了目前的情況有多危及了,以林如雲的性格和執著,放棄二字幾乎和他沒有任何緣分。

就在林如雲幾乎快要崩潰之時,一道如同銀鈴般好聽的聲音在響起在通道之中,只是那道聲音似乎正在吟唱著某種古老的咒語。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龍神敕令,幻神借法,滅幻!」

伴隨著那九字真言,一條金色的神龍從虛空之中飛將出來,在通道的上方盤旋一周,然後發出一聲讓林如雲的靈魂都感覺到顫慄的龍嘯之音。

在這龍吟聲中,林如雲駭然地發現,自己眼前那一望無際的凶獸開始支離破碎,身後那些即將追上自己的凶獸洪潮,也如同潮水一般褪去,幻滅在虛空之中。

整個通道突然變得一片死寂,就好像先前的那些凶獸都根本不曾存在過一般。

「難道先前的一切都是幻覺?」

林如雲有些驚恐地自言自語道,他很清楚自己的精神力有多強橫,以他的精神力,若是也不斷陷入各種幻境之中而沒有半分察覺的話,那麼對他施展幻術的人就實在太過恐怖了。

在林如雲愣神的瞬間,一聲恐怖的怒吼聲從通道的盡頭傳來,那可怕的怒吼聲幾乎讓整個通道都為之顫動,林如雲只覺得一陣心悸,光從這吼嘯聲判斷,他就可以斷定,自己若是遇到盡頭那可怕的怪物的話,只有被當成一頓餐點的下場,沒有任何例外。

因為那怒吼聲中的可怕靈壓,似乎屬於九星級別,不止如此,他甚至可以感覺到那怒吼聲的主人,從本質來說,似乎超越了九星境的范濤。

「快進來,不然待會你又要陷入那怪物的幻境中了,我能救你一次,可未必能夠救你第二次。」

林如雲聽到先前念出九字真言的聲音在自己的身後突兀地響起,這種被人悄無聲息地接近到身後的感覺對他來說極為不好,下意識地猛地回過身去,然而卻發現空蕩蕩的,根本沒有半個人影的存在。

卿本佳人 :「放鬆一點,不要抗拒哦,不然的話,我無法將你隱去。」

「你是誰?」

林如雲對著空氣問道。

「待會再說。」

那聲音急促地回應道,然後再次開始念咒:「龍神敕令,影神借法,遁空隱身!」

那咒音落下,林如雲立刻感覺到一股奇特的時空力量朝著自己包圍過來。


雖然他一向多疑,很難對他人放鬆警惕,然而此刻他卻只能選擇放棄抵抗,盡量融合那股奇特的時空力量,畢竟對方若是對自己有惡意,完全不需要這般多此一舉,只要任由自己在那幻境之中精疲力竭,自生自滅即可。

就在林如雲儘力迎合那股時空力量之後,他發覺自己的身體從腳底開始,慢慢消失不見,一直蔓延到了頭頂,這種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消失不見的感覺,別提有多怪異了,不僅如此,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氣息,靈壓也隨著身體全部一起消失了。

他無法形容這種奇特的狀態,如果非要解釋的話,那就是他的意識依舊停留在眼前的這片時空之中,然而身體和靈魂卻已經被挪移到一處不知名的空間中。

不過林如雲卻見到了那對自己出手相助的人,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女子,一個清秀脫俗,全身都頭髮這一股仙韻的少女,柳眉,丹鳳眼,瓊鼻,朱唇,既沒有巫常玲的妖媚感,也沒有雪戀的驚艷感,甚至從五官來說,連雪戀都比不上,但是身上卻透發著一種好像不屬於人間的氣質,怎麼說呢,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只能說是不食人間煙火了。

「你是誰?」

林如雲有些疑惑地第二次發問道,只不過聲音已經不像先前那般無比警惕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眼前這個少女,明明沒有心臟的林如雲,胸口處竟然彷彿出現了一陣心跳聲。

「我.我叫馬小欣!」

那少女不知道為何,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說話有些結巴。 「我們是不是認識?為何我見到你會產生一種特別的熟悉感?」

林如雲完全是下意識地問道,這樣的開場白,如果被別人聽到,恐怕立刻會嘲笑林如雲竟用這樣如此庸俗的手段泡妞。

然而了解林如雲的人都知道,以他的性格,絕對不可能用這種拙劣的話語去泡妞的。

馬小欣抬起頭來,對林如雲輕輕一笑道:「或許吧,也許我們前世認識也說不定呢。」

這話聽上去就好像一句玩笑話,但是聽在林如雲的耳朵中,卻產生了一絲很奇妙的感覺,就好像曾經的他,前世的他認識眼前這個少女。

馬小欣對著林如雲俏皮地吐了吐舌頭道:「好啦,先不要說這些啦,先想辦法進入第四層再說吧。」

「第四層?剛才那發出吼嘯聲究竟是什麼怪物?似乎超越了星境的范濤。」

林如雲追問道,他隱約覺得眼前的這個叫馬小欣的少女,似乎知道不少關於藏兵谷的事情,而且他幾乎可以肯定這個姓馬的少女,就是閉月胖妞口中的馬氏兄妹中的妹妹。

面對林如雲的各種追問,馬小欣似乎沒有半分不耐煩的神色,反而隨意卻又仔細的解釋著:「通道盡頭的怪物叫神之幻,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傳聞乃是上古時期鬼神馴養出來的一種可怕幻獸,兇猛無比,且擅長製造幻境,我可告訴你,要不是我們離通道的盡頭足夠遠,那傢伙製造幻境的能力延伸到這裡,已經薄弱到了臨界點,我們早就死翹翹咯,你不知道,我被困在幻境中好幾日,才最終得以破除幻境,再用隱身隱魂之法,將自己徹底遁空,才得以避開那怪物呢。」

「神之幻?」

林如雲眉頭擰在了一起,這種上古奇獸,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以往看過的任何古籍之中,都從未提到過這種奇獸。

「怎麼樣?是不是從來沒聽過這種異獸?這也很正常啦,這種異獸就算在上古時期,也不是人盡皆知的,更別說現代了,畢竟這種異獸一般都是用來鎮壓九幽地府的通道的,見過它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九幽地府真的存在?難道這所謂的藏兵谷真的是通往九幽地府的通道?」

林如雲有些震撼地問道,對於巫常玲最初的說法,其實林如雲心中也是有些不以為然的,他並不相信九幽地府,六道輪迴一說。

「咦,看來你也知道一點的嘛,你說得沒錯,這藏兵谷的確是通往九幽地府的存在,只不過,六道輪迴已經泯滅在大破滅時代中,九幽地府自然也已經不存在了,你可知道這藏兵谷中的兵字何解?」


「願聞其詳!」

林如雲立刻回應道,他已經被勾起了極為強烈的好奇心,最重要的是,這個叫馬小欣的少女似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沒有任何隱瞞的意思。

「咱們先前進吧,試試看能否通過神之幻守護的通道,進入到第四層中,咱們邊走邊說,我會儘力為你解釋一些你想要知道的東西,滿足滿足你的好奇心。」

馬小欣甜甜一笑,說完之後,帶頭朝著通道的盡頭方向走去,同時延續剛才的話題解釋道:「這藏兵谷所謂的兵其實是陰兵,可以理解為陰間兵馬,也可以理解為陰間兵器,因為這兩者在藏兵谷中都存在,在六道輪迴破滅之後,自古以來其實有許多修行者,都挖空心思想要進入隱藏在世界各地的藏兵谷中,得到其中的一些極為強大的冥器。」

被馬小欣這麼一解釋,林如雲頓時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他終於知道藏兵谷的來歷,不過他有些不明白,眼前這個看上去也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女,為何會知道這種最古老的典籍中都不曾記載的上古之秘。

「你似乎對於藏兵谷極為了解!」

林如雲眉頭微微一挑,試探性地問道。

誰知走在前頭的馬小欣,卻沒有半分警惕的味道,直接道:「那是當然了,因為這是我第二次進入這座藏兵谷之中了,第一次因為對藏兵谷不夠熟悉,加上自身的修為也不足,所以我最終卡在了第三層中無法繼續下去,且差點死在第三層中,要不是當時辰峰哥哥力挽狂瀾的話,我就死定咯。」

馬小欣解釋有些后怕道。

看著眼前馬小欣的背影,林如雲生出了一種極為複雜的情緒,他實在不明白,這種可怕的地方,遇到的這個少女為何會對一個陌生人沒有半分提防之心,如此輕易地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如數說給自己聽,最讓林如雲覺得奇怪的是,馬小欣竟然就這樣將自己的後背留給了自己,自顧走在前頭,似乎對自己發自內心的信任,又或者說,這個丫頭本就是這樣沒心沒肺的性格,對任何人都沒有半分警惕之心?

「既然你知道這藏兵谷乃是上古密地,還是通往九幽地府的通道之一,你為何還要一而再地進入這種可怕的地方?」

林如雲感覺有些好奇,他隱約覺得,馬小欣肯定是有非常之理由,才會一次次冒險進入這種鬼地方,不然從她身上那種氣質和氣息看來,林如雲不信她是為了進入藏兵谷中獲得一些冥器才進來的。

一直表現得比較平靜活潑的馬小欣聽到林如雲的這一問,卻突然停下了腳步,沉默了許久,才緩緩回過身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心中下了一個極為重要的決定,然後臉色異常認真地對林如雲道:「你.真的想知道我進入藏兵谷的原因么?」

被馬小欣這認真嚴肅的表情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處於好奇心,林如雲猶豫片刻之後卻還是點了點頭問道:「你倒是說手看,我倒是挺好奇你為何非要進入藏兵谷不可。」

馬小欣閉上了那雙漂亮的丹鳳眼,片刻之後又睜開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從懷中摸出了一塊玉佩,在林如雲眼前晃了晃道:「我進入藏兵谷的目的和你一樣,這玉佩你不會不認得吧?」 看到那玉佩的瞬間,林如雲身軀一顫,雖然臉被面具覆蓋著,但是一雙眼眸中那滿滿的震撼之色卻是根本無法隱藏的。

他的心中彷彿劃過了一道閃電,立刻明白了眼前的少女是何人,難怪剛才她那結巴的語氣,讓他有一種似曾相似,卻又想不出是誰的感覺。

「你就是那天在網上和我接通視頻通訊的面具少女?」

林如雲幾乎可以百分百肯定,眼前這宛若仙女般的少女正是那透露藏兵谷信息給自己的結巴少女。

馬小欣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只是她掩飾得非常好,並沒有被林如雲察覺出來,只見她點點頭,算是默認了林如雲的話。

「那麼在藏兵谷第二層中將我從鬼門關拉回來,而且給了我一場難以想象的造化的人也是你了?」

林如雲死死地盯著馬小欣,似乎想要將這個少女的一切看透一般。

馬小欣的而眼中閃過一絲猶豫的神色,最終卻搖搖頭否認道:「什麼第二層?什麼救你什麼造化?我不知道,我對藏兵谷極為熟悉,進入藏兵谷之後,幾乎沒有費什麼時間,就來到了第三層,被那神之幻困在了幻境之中。」

馬小欣側過頭去,刻意不讓林如雲看到她的臉,因為她實在不擅長撒謊,深怕自己的表情會出賣自己,讓林如雲看穿自己的謊言。

「不是你?難道這藏兵谷中除了我自己這邊的一批人和你們馬氏兄妹之外,還有其它的人存在么?會是誰呢?究竟是誰會如此不惜一切地幫助我林如雲呢?」

林如雲自語著,對於救自己的人,他的心中始終耿耿於懷,很想知道究竟是何人救自己的?他不相信一個人會如此不惜代價地幫助一個陌生人,他也很清楚,讓自己從必死的境地恢復過修為還暴漲道如此地步,需要絕對不是普通的靈丹妙藥之流。

「你還想那些有的沒的幹嘛,難不成你不想先找到你一直想要得到的玉佩么?你應該沒有忘記吧,我曾經答應過你,一旦你集齊全部的玉佩,我便會將手上所得到的玉佩全部送給你,履行當初和一個人的承諾。」

馬小欣道。

「難道事到如今,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你為何要搜集這玉佩么?究竟答應何人會將玉佩送給我么?那人必然和我有所聯繫。」

林如雲帶著請求的語氣對著馬小欣道。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馬小欣卻是搖搖頭道:「如雲,拜託你不要逼我,等你搜集起所有的玉佩之後,可能不需要問別人,你也可以知道許多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看著馬小欣那堅定的神色,林如雲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或許吧,既然你不願意告訴我,那麼有一件事我相信你會告訴我,那最後一塊玉佩,究竟隱藏在這藏兵谷的何處?」

「既然你和人有過約定,會將玉佩贈送我,助我集齊所有玉佩,那麼如今加上你身上的一塊,和我身上的一塊,以及我所知道的另一塊,離集齊四塊玉佩只剩下最後一塊了,而這最後一塊,就是你所知道的這藏兵谷中的這塊。」

馬小欣點點頭,邁開步伐朝著通道繼續前進,一邊回應林如雲道:「當然,我進這藏兵谷的目的,就是幫你搜集玉佩,既然你也進來了,而且走到了這第三層,我自然會盡全力幫助你得到玉佩。」

「不過話說回來,那玉佩究竟隱藏在這藏兵谷的何處,其實我也無法肯定,不過聽我家族之中的一位前輩說過他曾經進入過這漠北區府之中的一座遠古時期的小型藏兵谷,在那藏兵谷第四層的盡頭處有一座巨大的棺槨,和一個巨大到足以支撐天地的巨大青銅門,而那玉佩就鑲嵌在巨大棺槨之上。」

馬小欣頓了片刻之後繼續道:「我家族之中的那位前輩看得出這古玉佩並不簡單,但是那隻絕大的棺槨之中偶爾流轉出來的氣息實在太過恐怖了,就算強大如我那位族中的長輩,也不敢取下棺槨上的玉佩,加上那道可怕的巨大青銅巨門,更是給他一種毀天滅地般的感覺,而他最終在那巨大的棺槨和頂天立地的青銅巨門之前退卻了,那位前輩告訴我,他若執意取下玉佩招惹到棺槨之中的存在的話,他幾乎可以預感到自己必死無疑。」

「你的那位家族前輩,修為處在什麼境界?」

林如雲問出了最重要,最關鍵的一點。

馬小欣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道:「我的那位族中長輩,修為和境界不是目前的你可以想象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