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雲龍怒吼道:「沒聽見我的命令嗎?聽仔細了,到了這個份兒上,咱不會別的,就會進攻!」

2020 年 10 月 31 日

「是!」

聽到李雲龍這麼說,張大彪立刻大聲下令道:「全體都有,上刺刀!準備進攻!」

「等一下。」李雲龍回頭對張大彪說道:「我剛才看到你在這裡唉聲嘆氣,是怎麼回事啊?」

聽李雲龍這麼一問,張大彪立刻向李雲龍介紹道:「團長,我正想跟你說呢。」

「團長,你看前面。」

張大彪把望遠鏡遞給李雲龍,說道:「剛才小鬼子進攻的時候,一連一排不知道咋打的,就往前突進到那個位置了,還搶了小鬼子一挺重機槍。

撤退的時候,他們也沒有撤回來,我估計是排長張華這小子,貪戀這挺重機槍,才沒有回來的。」

「哈哈哈……」

李雲龍在望遠鏡裡面,看到了一排所在的位置,還有一排的人正在搶修工事,頓時就哈哈大笑起來。

笑完之後,李雲龍大聲誇讚道:「這特娘的,才是老子的兵!」

「不過,他們這個位置有些危險啊,就像是一個靶子一樣在那裡,可能抵擋不住小鬼子的一次衝鋒。」

李雲龍砸吧了一下嘴,眼珠子一瞪,大聲下令道:「張大彪,你馬上帶著一營,向前推進,以一排為中心,向左右兩邊展開陣型,你們營就位以後,全團都向前推進!」

「是!」

張大彪應了一聲,撓頭問道:「團長,那咱們還上刺刀嗎?」

偏執老公霸道寵 名門新妻 「張大彪,你特娘的沒完了是吧?」李雲龍瞪了一眼張大彪:「快去執行命令!」

「是!」張大彪連忙去執行命令了。

等張大彪走了以後,李雲龍繼續觀察一排所在的位置,在心中默默謀划接下里的戰鬥。

同時,他也在心中誇讚,這個一排還真不錯,選的這個位置非常好。

「虎子!」李雲龍對身邊的虎子喊道:「虎子,去,把王承柱給我叫過來。」

「是!」虎子立刻跑去叫王承柱。

……

此時,一排的戰士們,正在張華的帶領下,迅速的修建工事。

「排長,對面的小鬼子好像又要發起進攻了。」宋凌雲對張華說道。

他看到對面的小鬼子,正在散開隊形,要朝他們這邊展開進攻了。

「我看看。」張華立刻朝著前面看過去。

「呦嘿,最起碼一個中隊的小鬼子。」

張華冷笑道:「這些小鬼子還真是看得起我張華,對付老子一個排,出動了一個中隊的兵力。」

「排長,你可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一班長在一旁說道:「人家小鬼子看中的是宋凌雲,這機槍打得真是神仙一樣了。」

「嘿嘿。」一班長這麼說,張華也不生氣。

他嘿嘿一笑以後,說道:「看中宋凌雲那又咋樣?還不是我妹夫,小鬼子看得起我妹夫,那還不是看得起我張華?」

宋凌云:「……」

宋凌雲現在不僅佩服張華的臉皮,還佩服他的厚臉皮。

不過,現在一個兩百多人的日軍中隊要衝過來了,一排才二十來個人,這敵我對比這麼懸殊,這兩個人也真是一點都不緊張。

看著前面烏泱泱的一群小鬼子,宋凌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還真是有點緊張。

倒不是宋凌雲看到這麼多小鬼子害怕,主要是九二式重機槍的子彈已經不多了。

剛才殺了那麼多的小鬼子,系統也沒有給刷出一顆7.7毫米的子彈。

「系統,打個商量,等下多來點機槍-子-彈吧。」宋凌雲在心裡默默念叨。

「踏踏踏——」

就在這時,後面傳來了一連串的腳步聲。

宋凌雲回頭一看,只見後面來了一大批新一團的戰士們。

「張華,你個憨貨,誰特娘的讓你不撤退的。」張大彪衝過來以後,照著張華就是一頓怒噴。

在旁邊的宋凌雲,甚至能看張大彪的唾沫星子飛到了張華的臉上。

同時,他在暗中觀察張大彪。

張大彪,這可是李雲龍手下的頭號大將!

殺了這麼多的小鬼子,這還是宋凌雲第一次接觸到亮劍裡面的主要人物。

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夠近距離接觸亮劍的靈魂人物,團長李雲龍。 張華雖然被張大彪一頓怒噴,但是,他卻臉上笑嘻嘻,毫不在意。

等張大彪停下來的時候,張華立刻抓住機會,向張大彪說道:「營長,你看,小鬼子的九二式重機槍,這可是咱們營的第二挺,好使的狠!」

聽到張華這麼說,張大彪頓時就換了一張臉,笑呵呵的說道:「你小子還不算傻,沒有做賠本的買賣,搞到了一挺小鬼子的重機槍,要不然,老子非揍一頓出出氣!」

在一旁的宋凌雲聽到張大彪說這句話,頓時就覺得,不愧是李雲龍手下的頭號大將,果然有那味!

「嘿嘿!」張華樂呵呵的說道:「營長,你要揍我隨便揍,反正,機槍我是搞到手了。」

「你這傢伙!」張大彪一瞪眼,隨即問道:「剛才你們跟小鬼子拼刺刀,傷亡怎麼樣?」

「你們連長在剛才的戰鬥中犧牲了。」張大彪又補充了一句。

原本張華臉上是笑嘻嘻的,但是聽到張大彪說連長犧牲了以後,頓時神色就暗淡了。

張華低聲說道:「我們排傷亡不大,犧牲了四個,六個負傷。」

「啥?」張大彪錯愕的問道,他懷疑自己聽錯了。

「剛才你們那邊可是有一個日軍小隊……你沒有給老子謊報傷亡吧?」張大彪完全不敢相信張華的話。

「我能騙你嗎?」張華梗著脖子說道:「我們排全在這裡,營長你可以點人數啊!」

張大彪轉頭一看,一排二十來個人,他一眼就掃清了。

「狗-日-的,可以啊!」查清人數以後,張大彪頓時就震驚了,他一拳砸在張華的身上,說道:「你們排,什麼時候拼刺刀也這麼厲害了?」

「營長,我跟你說,這都是我妹夫的功勞!」張華立刻獻寶一樣的向張大彪說道。

「你小子什麼時候有妹夫了?」張大彪眉毛一挑,「你別跟我扯這沒有用的,說,咋回事?」

「營長,是這樣的……」

於是,張華就把宋凌雲穿越到亮劍裡面,所做的事情,全部跟張大彪說了一遍。

什麼百米之內,槍槍爆頭。

白刃戰中,沒有刺刀的步槍捅死小鬼子,獨自一人,一挑三干-死三個小鬼子。

在拼刺刀的過程中,化身救火員,哪個戰友有危險,就衝去哪裡解圍。

搶下小鬼子的機槍以後,一手神奇的機槍射擊槍法,打得對面的小鬼子成片的倒下,自己這邊的戰友,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

並且,在講述的過程中,張華還使勁的往死吹!

什麼百步穿楊神槍手,七進七出趙子龍……張華把自己能夠想到的詞都用上了。

原本宋凌雲所做的事情,就已經夠牛叉夠碉堡的了,再被張華這麼一吹,張大彪就變得將信將疑了。

等張華說完,張大彪很是懷疑的說道:「你小子說的是真的嗎?老子怎麼感覺跟聽唱大戲一樣?」

「當然是真的了。」張華拍著胸膛保證道。

見張大彪還是不怎麼相信,他轉身朝一排的戰士們喊道:「弟兄們,營長信不過咱,你們作證,我說的是不是實話?」

「營長,俺排長說的是實話。」

「對,是實話,我當時就在那裡跟小鬼子拼刺刀,一個小鬼子屍體直接就砸了過來,直接把我面前的小鬼子砸倒了……」

「是真的,我被小鬼子刺中手臂了,就是宋凌雲衝上來幫我殺死那個小鬼子的。」

「我還看到,宋凌雲一刺刀把小鬼子的步槍劈成了兩截!」

「宋凌雲用機槍掃射小鬼子的時候,我就在旁邊,我根本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他就把前面的小鬼子全都掃死了……」

「我在現場,宋凌雲救了我……」

「我也是,我跟宋凌雲說謝謝,他還說,是兄弟就一起殺鬼子……」

「宋凌雲也跟我說了……」

「……」

一排的戰士們,頓時七嘴八舌的說起來,全都是誇讚宋凌雲的。

宋凌雲自己聽了,都感覺臉上發燙。

果然,自己還是小瞧自己了!

原來自己除了帥氣的外表以外,還有如此多讓人誇讚不已的優良秉性。

看來,以後不能再這麼低調下去了,一定要讓更多的人都知道自己的這些優良品質。

聽到一排的戰士們這麼誇讚一個人,張大彪頓時就信了。

一個人可能撒謊,但是,一排這些戰士們,不可能所有人都撒謊。

「那麼……誰是宋凌雲?」張大彪問道。

「營長,這就是我妹夫!宋凌雲!」張華指著宋凌雲說道。

宋凌雲此刻也沒有功夫計較張華對他的稱呼了,他向張大彪報告道:「報告營長,我是一營一排一班戰士宋凌雲。」

「好!」張大彪點點頭,說道:「你拼刺刀這麼厲害,拳腳功夫肯定也不錯,有機會,我們兩過過招。」

宋凌云:「……」

張大彪這麼一說,宋凌雲頓時就傻眼了。

這特么的,營長張大彪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哪有一見面,就手下的戰士約架的?

你這麼叼?

團長李雲龍知道嗎?

這……我哪敢跟你打啊!

宋凌雲覺得,不是自己慫,主要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連徒手格鬥技能都沒有,哪敢跟張大彪打。

要知道,張大彪可是為了吃肉,敢跟李雲龍過招,還把李雲龍干倒的傢伙。

不過,要是直接說不敢的話,估計會被張大彪看不起。

或者,張大彪直接拉著自己硬幹的話,也沒有辦法拒絕。

宋凌雲開動腦筋,看能不能想個什麼辦法,把這事給糊弄過去。

就在這是,張華已經搶先說道:「營長,沒問題,我替我妹夫答應了。」

宋凌云:「……」

您可真是我的親大舅子!

張華這話一說,宋凌雲直接就傻眼了。

他靈機一動,連忙說道:「營長,拳腳功夫我確實練過,不過,我練的是國術。」

「什麼是國術?」

宋凌雲自問自答:「只殺敵,不表演的就是國術,因此,我沒有辦法跟營長你切磋拳腳功夫了,我國術還沒有練到家,怕收不住手!」

宋凌雲這話一說出口,全場寂靜。 張大彪:「……」

張華:「……」

其他戰士:「……」

宋凌云為了增加自己這些話的可信度,他還特意加重了語氣。

因此,這句話聽到大家耳朵里,就顯得特別的炸耳。

國術!

只殺敵,不表演!

這句話一出,簡直就猶如一發山地炮在耳邊炸響,震耳欲聾,震撼人心。

雖然大家心裡不明白,國術都有些什麼功夫。

但是,後面只殺敵,不表演這六個字,就完美的詮釋了什麼是國術。

再結合宋凌雲在戰場上的表現,戰士們心中對他就變得更加信服和敬佩了。

宋凌雲正氣凜然的說完這段話以後,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心中慌的一批。

並且,他在時刻提防著,準備應對張大彪接下來的話,一定要把約架這事給攪黃了。

其實,宋凌雲估摸著,自己說出這段話以後,張大彪無外乎兩個反應。

第一個,就是見獵心喜,你既然這麼叼,老子就要跟你干一架。

第二個,被嚇到了,直接認慫,打個哈哈,就沒事了。

但是,宋凌雲萬萬沒有想到,張大彪根本不是他所想到的這兩種反應。

「啪啪啪——」

張大彪第一個鼓掌,然後就是張華也開始鼓掌,周圍的戰士們也全都開始鼓掌。

「啪啪啪啪……」

一時之間,掌聲雷動,所有人都用敬佩都目光看向宋凌雲。

「好小子!不愧是我張大彪的兵!」

張大彪激動的說道:「只殺敵,不表演,說的太好了,這樣,以後我們營的刺殺,就由你來教了。」

「是!」宋凌雲立刻領命道。

只要不切磋拳腳,一切都好說。

自己有刺殺技能,讓自己來教大家刺殺,絕對把大家都教成一挑三刺殺高手。

「好了,大家都趕緊搶修工事,做好戰鬥準備!」張大彪下令道。

同時,張大彪也在心裡暗自竊喜,自己這是撿到寶了。

以後一定要重用宋凌雲,好好發揮他的特長。

「是!」

頓時,圍在這邊的戰士們,立刻全都散開,開始緊張的修建工事。

宋凌雲也偷偷的抹了一把冷汗,總算是把約架這件事情給攪黃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