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牧雙手顫抖,只不過這一次不是身體因融合的痛苦而顫抖,而是被鋼針上攜帶的勁力震得雙手發麻,虎口開裂!

2021 年 1 月 4 日

在這股震蕩之力的作用下,李牧只感覺身體內的劇痛得以緩解。

「好舒服!」

李牧身體內的痛苦在一瞬間消失殆盡,就連那股改造的力量也是變快了些許!

「通過衝擊能夠加快身體的還要速度?還能減少痛苦?哈哈哈……」

被痛苦折磨怕了的李牧心中頓時笑開了花,手中時之劍舞出了一朵劍花,大聲向著機關虎的方向道:「來吧!」

李牧的無所畏懼,無疑是對魯達的挑釁,這如何讓自負的巨大不生氣!

「這可是你說的!死吧!」

彷彿回應著魯達的憤怒,機關虎再次發出一聲震徹山谷的咆哮!一口巨大的內力凝聚而成的內力炮彈肆虐著轟向李牧!

內力運轉,附著於時之劍上,時之劍瞬間亮起了古樸的金色光芒!

轟!

時之劍與炮彈重重對拼在一起,炮彈爆炸,大量武者受傷,化蝶仙子手中束龍輕甩,肆虐的內力餘波被其輕鬆化解!

李牧可就不一樣了,在時之劍與炮彈接觸的一刻,炮彈上的力量便完全爆發出來,如果不是李牧拼盡全力將時之劍握在手中,恐怕此時時之劍可能已經插在某一處的牆壁上了!

「這機關獸居然如此神異!這魯達本沒有如此強的內力,機關獸竟然能夠將魯達的內力提升數倍!估計這一擊已經能夠媲美超凡境九級強者的一擊了吧!」

這一擊雖然強大,但是也給李牧帶來了好處!

李牧的身體內部的混沌相生草精華在這震蕩之中,足足有一大塊的精華融入了血肉!

現在只有一點點精華還沒與李牧融合,這也就證明了改造還未結束!

「還差一點!」

就在李牧猶豫著要不要再接一擊之時,魯達的聲音幽幽傳來,道:「李牧!這一擊,你必死!」

說罷,魯達再無多言,哈哈大笑間,手上連連舞動,道道殘影在其舞動的手上閃現,繁雜的大量機械操縱桿在其手中不斷擺動,機關虎彷彿從沉睡中蘇醒,猛然人力而起,隨即暴烈的沉下身體,如同一隻大貓盯上獵物一般,機械的雙眼死死盯著李牧,一刻不離,同時全身上下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這一次,沒有了精神力,李牧不確定自己能否接下這一擊,僅僅是魯達操縱著機關虎進行了兩次攻擊,就已經讓自己雙臂發麻,顫抖,不知道這第三擊又該是何等強大!

「這一擊……我會死?」

體內的時間之力彷彿感知到了李牧的危險,不停涌動!

因果律!

因果律頓時發動,只見李牧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未來的畫面!

只見李牧雙眼睜開,一雙眼眶內兩對血紅色邪瞳血光暴射,一身磅礴的內力在周身激蕩,時之刃迅速消失,輾轉騰挪間,李牧只用肉體與機關虎硬抗一記!

畫面消失,得知自己不會死,李牧嘴角頓時露出一絲自信的微笑!

轟!

就在李牧舉劍要硬抗機關虎攻擊的一瞬間,李牧的身體中頓時傳來一聲爆炸般的聲音!

化蝶仙子,魯達和一眾武者露出了一抹驚駭的表情!

眾人對這個聲音都不陌生,因為每一個人對這種爆炸聲極度熟悉!

在所有武者境界提升的瞬間,身體內部都會發出一種爆炸聲,這種爆炸聲就是境界提升的一種標誌!

「這……竟然在戰鬥中提升?」

「狂人……狂人!」

「在面對超凡境強者駕馭的機關獸的戰鬥的同時,竟然還能夠提升境界,真是一個狂人!」

眾人聲色已經不在輕視之意,對李牧的敬佩之情無以復加!

就在眾人接受了這個事實的時候,李牧體內,竟然再次傳出了一聲爆響!

再次突破!

李牧閉著眼睛,感受著身體中加速流動的內力,丹田如同泉眼般竭力噴發著爆發而出的內力,身體中的難耐之感消失的一乾二淨!

隨著內力運轉的加快,體內混沌相生草融化而成的精華藥液迅速消散!

在這一刻,李牧只感覺自己的眼睛迅速恢復了正常。所有的疼痛一掃而空!

可惜圍觀者並不知道李牧此時的感受,紛紛在感嘆李牧接連突破的強大潛力!

化蝶仙子眼中的驚訝越來越盛,看向李牧的目光中,透出一絲瞭然!

魯達看見李牧接連兩次突破,從超凡境二級,達到超凡境四級,即將追上自己的修為境界,臉上也是非常驚訝,甚至有了一絲嫉妒!

「他一介草芥,憑什麼能夠與我相媲美!」

魯達越想越氣,越想越憤怒,嫉妒的火焰衝上大腦,將他的雙眼染成一片火紅!

借著心中的怒氣,魯達將全部的內力通過操縱桿傳輸到了機關虎身體內部的機關裝置中!

機關虎上的氣勢頓時再度飆升,所有人都能感覺到,這第三次攻擊,絕對是意想不到的強!

「李牧……可能會死!」

武者們的竊竊私語李牧能清清楚楚的聽到,面對著所有武者的質疑,李牧只是輕輕的勾起了嘴角!

「李牧!去死吧!」

魯達臉上的獰笑異常可怖,一眾武者只感覺自己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種陰森的獰笑,是他們這輩子都沒有聽到過的最為恐怖的笑聲!

機關虎身體驟然匍匐而下,如同猛虎撲食前的蓄力一般!

「死!」

魯達一聲催命魔音彷彿穿越了空間一般,瞬間傳進了李牧耳中!

機關虎在魯達的操作中猛然躍起,向著李牧拍出一爪,強大的勁風撲面而來,吹的李牧衣衫獵獵作響!

面對著這駭人的一爪,李牧雙眼猛然睜開,一雙眼眶內兩對血紅色邪瞳血光暴射,一身磅礴的內力在周身激蕩,時之刃瞬間消失,輾轉騰挪間,李牧只用肉體與機關虎硬抗一記!

李牧一拳轟出,手臂在半空中頃刻間蓄積力量,如同炮彈一般砸在機關虎的爪上!

轟!

就在二者相碰撞之時,機關虎的身體竟然倒飛而出!

一聲鋼鐵的炸響,與令人牙酸的咯吱聲傳進眾人的耳朵,只見機關虎上,被李牧拳頭打過的地方,早已扭曲變形的爪子異常顯眼!

眾人一片震驚,眼中的震驚之色如果能拿光芒形容的話,那足以如太陽一般耀眼!

「李牧……」

化蝶仙子香唇輕啟,輕輕念著李牧的名字!

就在眾人看向李牧之時,李牧的雙瞳已經融合成了一個,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李牧的眼眶內,同時蘊含著兩個瞳孔!

魯達看著機關虎虎爪上的傷痕,想到鑄就機關虎的成本,與修復的費用,頓時心痛的麵皮都皺在了一起!

「這可是加中的老祖們為了增加自己成功奪取神花的幾率而破例借給自己用的寶貝啊!」

魯達心中在滴血,同時還有著對於回到家族,長老們看到機關虎受損時的暴怒后的戰慄!

頓時,魯達歇斯底里的怒吼一聲,再次操縱著鐵爪損壞的機關虎撲向李牧!

遠處,化蝶仙子似是手抖,手中束龍長鞭散在地上,如同一條神龍盤踞一般,散發出強大威勢,逼的身旁眾人退出老遠!

就在這時,靈草殿所在的整個山體突然劇烈搖晃,不少碎石掉落,就連堅固的靈草殿的石壁都出現大片大片的裂縫,透過裂縫,風聲呼嘯,如同惡鬼哭喊一般!

「武墓,要關閉了!」

李牧體內,雙兒的身影在腦海中浮現。向著李牧傳達了一個讓李牧震驚的消息。

「什麼!關閉了?」

李牧內心中一聲驚呼,大聲道:「這就關閉了?我還沒有去過其他三殿!而且還沒有與李子銘一戰!」

李牧感受了一下身體自身的時間流速,道:「不對啊!這才過了半個月,武墓不是要開啟一個月的時間的嘛!」

面對著李牧的疑問,雙兒滿臉無辜的道:「整個武墓都是為了我而建造的,所以我找到了融合的對象之後,武墓就要關閉了呀!」

聽著雙兒的話,李牧雖然心中震驚,但是還是疑惑佔了上風,問道:「那武墓關閉了,你也和我融合,那武墓以後還會開啟嗎?武墓內的寶貝怎麼辦?」

看著李牧對於武墓內的寶貝如此難以釋懷,雙兒一聲嘲笑,道:「武墓在我離去之後便不再開啟!」

「那寶貝……」

不等李牧說完,雙兒再次開口道:「寶貝的話都會收進我的精神世界!別看我只是一個草藥之靈,但是我的精神之海可是異常龐大的哦,我存在世上這麼多年,精神力早已經異常強大,只不過沒有辦法影響生命而已!」

看著雙兒不像說謊的樣子,李牧頓時陷入了震驚之中!

「要走了!」

最後一瞬間,雙兒開口提醒道。

即使是時間很短,對武墓也還是有著一絲懷念,李牧抬眼環繞了一圈,驀然發現了一道藍色倩影,那傾世的容顏,讓李牧渾身一震,只感覺一種心臟一緊!

下一刻,白光一閃,整個武墓內的武者,只感覺自己眼前一黑,便有一種強烈的失重感在身體中縈繞!

畫面一變,眼前一亮,眾人只覺得自己腦海中一片天旋地轉,強行壓下身體內嘔吐的慾望,仔細一瞧,自己已經重新出現在了十萬大山中!

只不過眾人被盡數分散開來!

「十萬大山……二弟!胖子!洛水兄!」

李牧輕聲念叨著,強行將腦海內揮之不去的倩影藏到心底!

兄弟四人一起來,便要一起回去,如果自己先行離去,三人若是以為自己出事又該如何是好?

在腦海中隨便做找了一門名為《聲波音嘯功》的頂乘武學,頃刻間便修鍊到了第一重境界!

李牧有著詫異,身體內的經脈經過改造后,竟然如同擁有著強大適應力的生物一般,無論李牧修鍊什麼武學,都能輕易的運轉內力,完成武學上要求的路線運轉!

「這……夠強!」

李牧很快便接受了自己身體的變化,大騰挪步施展而出,原地生風,李牧只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勁的旋風托起,送到了樹冠之上!

「大騰挪步也突破了!御風而行,平地生風!第二重到了!」

李牧感嘆一聲,容不得自己吃驚,目光看著周圍不遠處密密麻麻移動的黑點,頓時運起聲波音嘯功,大聲喊出了三人的名字!

「二弟!胖子!洛兄!聽到我的聲音,來此處尋我!」

內力在聲波音嘯功的運轉下,直接融入進李牧的聲音中,頓時,只感覺李牧的呼喊聲如同獅吼虎嘯一般,震耳欲聾,頃刻間傳遍了百里開外!

李牧滿意的聽著迴音中的效果,滿意的點了點頭!

相信三人已經聽到了自己的喊聲,跳下樹冠,李牧在樹下盤坐下來,靜靜的等著三人的到來,殊不知,李牧在傳達信息的同時,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李牧的呼喊在數分鐘內,徹底傳遍了整個十萬大山,只感覺十萬大山內倒出回蕩著李牧的呼喊,震耳欲聾,讓人情不自禁的掩上了耳朵!

不少聽不出李牧聲音的武者頓時開口大罵!

日更一萬 此時正是李牧進入昨武墓半月之後,眾多在武墓外等候的師門師長,家族長老等人儘是對武墓關閉過早而吃驚不已。

「為何這次武墓關閉的如此之快,一月之期僅過半月,莫不是這武墓中又什麼變故出現?」

許多年長的武者紛紛在心裡分析著,最後不約而同的做出一個決定,一定要將此事稟報師門,家族,再做決定!

在樹下等待李淵三人的李牧並不知道眾人的想法,但是猜也能猜到這些人的做法,武墓從古至今每一次都是開啟滿三十天才會關閉,這一次竟然只開啟了十五天左右便過早關閉,說出去怎能不讓眾人驚訝。

「可能在這驚訝之中,還有一些恐慌吧!」

百無聊賴之際,雙兒與李牧交談起來。

雙兒顯然很了解人類,故而道。

「恐慌?」

李牧目光一閃,雙瞳重疊在一起后,質感濃厚的眼球異常明亮,道:「哈哈,沒錯,就是恐慌,恐慌於武墓消失,便沒有寶藏可以奪,甚至,恐慌於武墓內的寶藏……」

李牧眼睛一眯,沉聲道:「被一個人得到!」

雙兒一副不在意的樣子,笑道:「你不怕?」

「怕?我為什麼要怕?」

李牧臉上冷笑,臉上充滿了張狂與自信,與殺神李牧的神態越來越像,道:「雙兒,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你說的是我得到了混沌相生草的事吧!」

「沒錯!」

雙兒坐在李牧腦海中的青絲白玉台上,晃動著雙腿,抬著下巴,意思像是在詢問李牧是怎麼想的。

知道雙兒與武祖之間的關係,李牧也不驚訝,但是還是有些怪異的感覺。

「據我猜測,名為魯達的小子肯定是為了混沌相生草而來,因為他口中的神花,我也想不出來靈草殿內還有哪一個能配得上神花二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