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森伸手,在空氣中試了試濕度,看著四周圍的樹林,皺緊眉頭對大家說:「這裡霧氣太大,可能有毒。」

2022 年 3 月 31 日

「排長,這裡涼快,就歇一會吧!」這個戰士說話聲越來越小。

李森感覺不對,走過去問,「亢春生,你怎麼了?」

亢春生髮著微弱聲音說,「排長,我嗓子緊。」他剛說完不久,又有幾個戰士緊跟著也喊嗓子緊。

李森意識到這裡的空氣可能有毒,急忙命令吳江龍,「吳江龍,快去看看,這裡有高地沒有。」

吳江龍答應一聲,順著山坡向上跑。當他看到前方出現山頂時,大聲向李森喊:「排長,這裡有山頂。」

李森聽到吳江龍說有山頂,知道大夥有救了。於是連踢帶踹地把躺倒在地,硬是不想起來的戰士轟起來,「起來,起來,不想死的,就都給我起來。」

戰士們簇擁著,緩緩爬向山頂。

山頂雖然不高,但它裸露在樹梢之上。習習吹起的涼風,壓制住了幾欲騰起的霧障。

站在山頂上,回頭觀望剛才爬上來的那條山谷,所有在場人不由的倒吸冷氣。

看不透的,混濁的,接近於**白色的大塊氣體在山谷中不停遊盪,極像神話故事裡魔瓶中噴出的魂魄,一絲絲,一縷縷繞山而轉。若大的白色氣團,讓這片山地形成了兩個層面,兩個世界。一個是清幽,清雲直上。一個是混濁,暗無天日。

李森深深吸了一口空氣,下命令道:「好了,現在原地休息。」

戰士們拿出乾糧和水,一個個坐在地上,開始彌補昨天晚上沒來的急吃的晚飯。

「大家好好檢查下裝備。」李森說,「檢查一下槍膛,看看還有多少子彈。」正說著,一眼看見吳江龍手裡的輕機槍,問:「吳江龍,你哪來的輕機槍。」

「嘿嘿,是從敵人那揀的。」

「你的步槍呢!」

「子彈打沒了,背著怪沉,扔了。」

「你小子,槍可是戰士**子。」李森瞪起眼說。

吳江龍將輕機槍向上提了提,「排長,咱不虧,我這,比那步槍值錢多了。」

「狡辯,你這是戰利品要繳公。」

「行,行,沒問題,我就先借用兩天。」

「你小子。」李森說著,從身上拿出兩塊餅乾遞給吳江龍,「你的沒了吧!」

「嘿嘿,真沒了,」吳江龍一邊接著餅乾一邊說,「不過,不是我吃了,是讓敵人攆丟了。」

李森歪頭看了眼吳江龍,「哼,」要是不救你出來,這場仗,你就別想了,下輩子都別想。」

吳江龍把大塊餅乾塞進嘴裡,攆著問,「這次要打哪?」

「鬼屯炮台」李森重重說出了這四個字。

「那我的去,這仗可不能丟下我。」吳江龍跳起來說。

「那就看我們什麼時候能走出這片山。」李森沉得地說。

。 「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可說的?」慕容清煙憤怒得將那一沓打印出來的截圖,甩在了劉島的臉上。

一張張紙如同雪花,灑了劉島一身。

但劉島臉上並未出現任何慌亂,反而表示自己的微-博早就被盜號了,根本不知道慕容清煙是從哪裏得到的截圖。

「那這個呢?」

慕容清煙當着劉島的面,將幼兒園負責人的錄音點擊播放,並且按了免提。

劉島瞳孔一縮,卻依舊死不認賬,還表示那是仇人在誣陷他,嫉妒他工作認真,幼兒園的小朋友們都喜歡他。

這種無恥小人,我都被他氣笑了。

劉島問我笑什麼,我用手點了點審訊桌道:「笑你死到臨頭還敢嘴硬,笑你心理素質很強,比王八殼子還要強。」

慕容清煙看不過劉島的猖狂,直接暗示我使出洞幽之瞳:「這種人還跟他客氣啥,好好招待一下啊,丁隱。」

「就他?也配。」我冷冷得瞥了劉島一眼,感覺這種人渣會玷污宋家絕學。

林隊讓慕容清煙別急:「剛才丁隱在你押人回來之前,已經協同網警,聯繫幾大平台調出了劉島手機號下的網購記錄。」

慕容清煙驚訝得望向我,我解釋道:「劉島這種心思縝密的老狐狸,多半已經銷毀了電磁干擾器,所以我就想着做兩手準備,看能不能抓到他的馬腳。」

「丁隱,你可太聰明了!」

慕容清煙毫不吝嗇對我進行誇獎,這時劉島忍不住了,他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這算什麼聰明?現在是大數據年代,還有誰傻兮兮得在網購平台買犯罪道具,笑死人了。」

看着急眼的劉島,我控制不住的發出一陣冷笑:「哼哼,確實笑死人了,說吧,你是在哪一家店鋪用現金買的犯罪道具,你還真好詐。」

「你……我只是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我才沒有……」劉島還在辯解,但他自己也清楚,剛才的表現已經讓他露出了第一個破綻。

我說道:「清煙師姐長得很漂亮對吧,你就喜歡漂亮的女孩子,所以加她微信,故意打造自己孝順的人設。但你的心眼太小了,受不了自己心儀的女神去誇另一個男人,還是當着你的面,可惜,我剛才是故意的,就等着你往火坑裏跳!」

劉島恨恨得瞪了我一眼,閉上嘴巴,打算不再說話。

可當我又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讓劉島好好看清楚的時候。他只是隨意一瞥,就好像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一把奪了過去。

「不可能,不可能……」

他兩隻手死死抓着那張紙,先是一目十行,再是一個字一個字得過,而抓着紙張的手也越來越緊,直到發皺,直到指甲將邊緣徹底摳破。

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緒,放聲大哭起來:「我不相信,你就是個小騙子,一直在給我下套!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是真是假,你比我更清楚。」我的嗓音放的很輕很輕,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劉島已經崩潰的嚎哭。

林隊表示如果劉島不信的話,自己可以立刻聯繫律師事務所,或者聽一聽這段視頻。

那段視頻是當時劉呈軍立遺囑的時候,兩名代理律師錄下來的,視頻中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證明立遺囑人的身份,還有對方的精神狀況。

立遺囑人必須具備完全的民事行為能力,神志要清醒,且沒有受到脅迫,或者欺騙等等,緊接着便開始公證遺囑里的內容。

劉呈軍將自己名下的所有財產都留給了劉島。

在視頻里,他微笑道:「孩子,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倒下,爸爸知道你怨我,一直不給你房子。可你是什麼人,爸爸心裏清楚,爸爸不希望未來的某一天你坐吃山空,活活餓死,爸爸只希望有一天你能真正長大,不去做那些不道德的事情,爸爸就心滿意足了。其實是爸爸不好,從小溺愛你,把你寵壞了,爸爸願意用餘生將你一點點的扶正,什麼時候等你真正三十而立,爸爸會毫無保留的給你一切。」

「加油,我的小島,爸爸愛你!」

劉呈軍總想着等兒子徹底長大的那一天,自己的任務就圓滿完成了,卻沒想到兒子最終還是做出了不可挽回的錯事。

此刻的審訊室里,劉島泣不成聲,眼淚如同決堤般滔滔而下,不停得喊著爸爸爸爸。

可他知道,自己的爸爸再也回不來了,在他決心弒父的那一天,爸爸就永遠離開了自己。

這讓我不禁想到了一首古詩:父耕原上田,子劚山下荒。六月禾未秀,官家已修倉。

最終劉島成功交代了一切,事情的真相也水落石出,整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他的陰謀!

劉島怨恨劉呈軍遲遲不交出財產,導致被開除的他山窮水盡,只能在一個小編輯部苟延殘喘,每月賺的那點錢都不夠自己打賞女主播的,更別提當榜單的一線大哥了。

他想盡各種法子逼父親交出遺產,軟的不行,來硬的,硬的不行來陰的。

知子莫若父,劉呈軍如何不知道他心裏的小算盤?對於他的那些甜言蜜語油鹽不進,對於他的自暴自棄也心知肚明。

劉呈軍只願意相信看得見的改變,他相信慣壞的孩子總有變好的那一天,他會等,也會陪着他慢慢改。

只是劉呈軍萬萬沒想到,劉島居然會動殺心!

劉島都是在幾個比較小的沒有監控攝像頭的五金店,分別用現金購買了漆包線、銣磁鐵、高壓電板等配件,然後按照研究組裝成了一台電磁干擾器。

經過不斷用手機實驗,確定可以產生足夠的E-M-P脈衝。

跟父親生活了那麼久,他知道劉呈軍最喜歡什麼魚竿,什麼號的魚線,哪天會用哪一兜子東西,他都觀察得仔仔細細。

至於那天父親跟楊康的爭吵,也在劉島的設計之中,他故意提前在二人中間煽風點火,清楚二人秉性的他,早就料到楊康會被父親氣走。

緊接着他的計劃就開始了……

一切的一切都很順利,一切的一切都很完美,只是當父親落水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自己。

劉島當天還做了個噩夢,夢見父親從水裏爬出來,渾身濕漉漉的,說自己死的好冤。

不過夢就是夢,哪裏影響得到他真實的生活呢?

原先劉島想着等事情過去,警方以意外結案,他就去申領父親名下的遺產,開始滋滋潤潤得過自己的小日子,卻沒想到還是沒能逃脫警方的法眼。

「我殺死了最愛我的父親,你們槍斃我吧。」劉島悔恨不已。

慕容清煙由衷得說道:「你的犯罪確實很完美,要怪就怪你太大逆不道,如此畜生行徑,警方不抓你,老天爺都看不下去……」

我們三個都不想再多看劉島一眼,匆匆離開了審訊室。

證據確鑿的劉島,面臨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一個月後,靜川市檢察院公訴本起弒父案,當莊嚴的錘聲響起,犯罪嫌疑人劉島,犯罪事實清楚,犯罪證據確鑿,故意殺人罪成立,被處以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奇怪的是,宣判當天,侯曉宇發現法醫室里死者的眼睛居然自動閉上了。

死不瞑目,最終變成了含笑九泉……

莫非劉老先生真的在冥冥之中注視着這一切?

為生者權,替死者言,本就是我們仵作的職責所在。

。 見此人亮出短劍,吳和平不敢大意,也擺開架式準備接招。那個人毫不客氣地把劍直捅向吳和平后,就有了不顧一切的想法,為了逃命捅死個把人他不在乎,反正也有命案在身,不這樣的話,他可能救不出紋身男,因此他是徹底地急了,地地道道地要下黑手。

吳和平顧不得多想,別看平時練了不少架式,但真刀真槍地與人拿血換命還是第一次,情急之下,有能耐也使不出。

畢竟他身上有這方面的特長,即使大腦跟不上,在緊急情況下,身體也會自然地做出反應。

吳和平身子一側,閃過了短劍。這個動作完全出乎於對面男人意料之外。他心想,「呵,我本要致你於死命,你竟然還有兩下子,躲開了。」

男人短劍刺過來后,身體也跟着前傾,暴露在吳和平身前。這個時候,如果吳和平出手,猛擊或者腿踹都有機會讓這個人中招。但那畢意是武俠小說里寫的,換到實際場合,那得需要經驗和反應速度。吳和平沒經歷過,自然有些慌張,只一味地躲。這便給男人又一次出手的機會,待身體稍穩后,將劍往回一撤,再次朝吳和平捅過來。

吳和平身後便是龍智,如果他閃開,中劍的必有一人。

危急時刻,吳和平不敢再躲了,他不能為了保住自己而傷了兄弟。所以他便將身體稍稍一側,出右手,向上一抬,猛地扛住那人手腕。經有此一擋,短劍改變線路向上偏離。致使男人再次失手。

這回這歹徒男是真的急了,兩招沒中,他都不相信事實。眼前就是一個大孩子,赤手空拳,竟然讓他連刺兩劍都不中,今後還怎麼有臉去闖江湖。這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如果制服不了眼前這幾個男孩,他就脫不了身,耽擱一久,警察就到了,到那時,人被抓還談什麼走江湖。

「媽媽的,」男人終於出口罵人,可見他是急了。然後便胡亂地揮劍朝吳和平掄過來。

吳和平手裏一直是空的,不得不退,總不能用手擋劍刃吧!那還不把半條胳膊砍掉。沒辦法,他只好退、躲。這個時候,後退的不光是他,連準備上來幫忙的龍智和毛海龍也在後退,而且三人分開,頓時間便把按著紋身男的小宇亮出來。

歹徒男看到可乘之機。他不一定非要殺死眼前這幾個大男孩,只要逼退他們,救出被控制的紋身男就行。

他這一頓胡亂砍還真有效,如果吳和平他們都被嚇跑,豈不是藉此救出了紋身男嘛!所按照在得手后,他就按這方法搶進。

現在,不光是他,後面那兩歹徒也掄著菜刀向前逼近,一時間,小宇面前出現一大空當。

小宇這孩子還真任性,情況這麼危急,眼看刀就要砍到腦袋上,他硬是不撒手。孩子嘛!如果沒人教他怎麼做,情急之下,他還真犯傻,因此一時地怔住。

「小宇快跑」毛海龍看出危險,及時提醒到。

「什麼?」小宇捨不得放掉紋身男,所以還一時猶豫。

就在這節骨眼上,領頭的男歹徒,丟下吳和平三人,直接奔向小宇。他可不管什麼仁慈不仁慈,為了救同夥這一目的,他誰都砍。

吳和平一見情知大事不好,這要由着他掄刀過去,小宇不死也是重傷。

我們前面說過,這裏是衚衕。既然是衚衕,他的寬度就有限,無論人體轉身,還是邁步,都能夠得着對方。這可是到了萬分危險情況之下。

這一次,吳和平是真的急了。只要是急了,情急之下往往都能超常發揮。

吳和平一個旱地拔蔥,硬生生地跳起來,接着便是一個

二朗腿,直接命中歹徒男的頭部。吳和平是練家子,平時沒少踢樹樁,踢沙袋。人的腦袋再結實,也硬不過這兩項吧!所以在硬擊之下,當然是迅速倒底。

歹徒男出乎意料之外,沒想到還有人對他使這招。所以他沒有防備,然後被踢中。不過他沒有立即倒地,而是向一旁挪了兩步之後,一頭撞到牆上。頓時間,歹徒男懵了,短劍也丟在地上,人靠上去不動了。

另外兩個歹徒見老大受傷,也顧不得用刀砍人,一個人掄刀護著,另一個攙扶起老大,迅速向黑暗中退走。短劍也丟下不要了。

有人說了,吳和平為什麼不趁此機會,上去把那兩個也

收拾了。

這也是他多年後,想起來就後悔的一件事。不過,按當時情況來講,他還真做不到,他不是什麼大英雄,沒那樣的本事。而且又空手。我們知道,一人拚命,十人難敵。我們也見過大街上有人行兇,一大群警察不也是又是叉,又是棍,圍了好久才能制服嘛!如果現在要求吳和平那樣做,有點不客觀。

所以,跑就跑了吧!反正抓住一個同夥,只要有線索,相信公安機關很快就能破案。

把抓住的歹徒交給保安后,吳和平幾個人便回了家,都跟沒事人一樣,也不跟家裏人說,偷偷進屋,偷偷上床睡覺。

沒想到,第二天上午,吳和平還沒起床,軍區的保衛幹事便找到了吳江龍,說是地方公安人員來找吳和平,是為了一起案子。

吳江龍帶着保衛幹部去了自己家。由於這事保衛幹部也說不清,吳江龍就以為是吳和平惹了事。所以,回家后,他直接就把吳和平從床上提了起來,氣的是火冒三丈,如果不是當着外人的面,吳江龍真有可能把吳和平痛揍一頓。因為,被**門找上門,不是什麼光彩的事,用不了多大一會,整個大院都會傳開。

「你幹什麼了?」吳江龍忍住火氣,以老子的身份審問吳和平。

吳和平懵了,「我沒幹什麼呀!」

「沒幹什麼?公安局為什麼找你。」

吳江龍想起來了,昨天晚上睡覺前,他還問董燕,「和平怎麼還沒回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