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彤:“你說京城的機場啊,我到這邊的時候我已經快昏厥了,也沒有什麼精神頭再找吃的,就想快點回家,沒有想到的是家裏居然一點吃的都沒有,我真的是對我自己無語了……等周文軒的這個電影結束了,我真的應該提高一下我自己的生活品質,不然的話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2021 年 2 月 3 日

逸俊聳聳肩,說道:“我覺得你應該是等不到結束了,下週我和周哥就要去找演員們了,我想應該我們都不會在公司太長的時間了,整個公司又只剩下你一個人了,所以,你應該也不會太輕鬆吧……”

李彤面色驚恐地看着逸俊:“不是演員名單還沒有確定嗎,怎麼現在就要去找演員了,邊走邊找?”

逸俊說道:“不是啊,昨天晚上的時候周哥雖然是沒有想到,可是剛纔纔給我打電話說已經確定了 ,這速度也真的是太快了,估計是自己一個人在家裏的時候開竅了吧,加油,李彤,公司就交給你了!”

“爲什麼啊,天哪,我終於是把所有的商家和媒體都搞定了,可是現在你們直接就要走了,我真的是,好辛苦啊,好想睡覺!謝謝你的方便麪啊!”

逸俊一看,居然都吃完了,他回頭給李彤倒水,說道:“不客氣,你趕緊回去休息吧,現在去睡覺還能多睡一會呢,我覺得……”

說完話一回頭,發現李彤居然已經趴在餐桌的旁邊睡着了,“靠,姐姐你也不能在這個地方睡覺啊,喂,醒醒?”

可是現在的李彤好像是被人給打暈了似的,怎麼叫都交不起來,沒有辦法了,逸俊從李彤的包裏找到了鑰匙,給她送回到了家裏。

奇怪,這明明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睡覺的時候看上去還挺聽話的,可是這平時的時候實在是太折騰人了,家裏的風格居然都是灰色的,一點都不亮,這燈也好像是沒有什麼力氣似的,也不亮,和逸俊自己家裏的風格真的是大相徑庭,這一看就沒有讓人想 回家的慾望。

逸俊把李彤放在牀上,脫掉了鞋子,給她蓋好被子,把鑰匙放在牀頭,轉身就走了,不知道爲什麼,他對於和李彤過分的親近總是有點抗拒的感覺,說不好到底爲什麼要這樣,可是這種感覺還是真的挺強烈的,等逸俊回到自己家裏的時候,沒想到李彤居然睜開了眼睛。

其實在逸俊叫自己的時候,李彤就已經清醒過來了,只是不願意醒來,她希望逸俊可以把自己送回來,雖然這個想法羞羞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這可能變成了一種奇怪的依賴感了,但是隻是一種奇怪的依賴感而已,多餘的別的什麼都沒有,因爲李彤不敢有別的東西,大衛的事情,那個傷疤還在自己的心中。

她其實並不是一個工作狂,可是現在慢慢開始每一個事情都很努力,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麼,但是能想到的一個事情是,自己忙碌起來的時候,真的是可以避免着想到大衛的,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因爲李彤已經和美國的所有好朋友都斷絕了聯繫。

既然現在都已經想好了,那便是什麼事情都不重要了,大衛的事情,也真的和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了,每次都是在這樣的欺騙自己,可是一回到這個家裏來到時候,失去大衛 的心情就好像是一場沉重的海嘯死死地壓住了自己,讓自己覺得動彈不得,這個房間的顏色黯淡其實不是李彤的本意,她喜歡逸俊的家裏那種明亮的顏色,只是李彤有時候就算是很想收拾的時候,也會因爲懶惰或者是其他別的原因而沒有付出行動,可能真的是自己慢慢的,心裏的想法都改變了吧,再也沒有曾經的那種和大衛把自己的出租屋都佈置的特別好的心思了,什麼都變了,都再也沒有曾經的熱情,這好像也是一個正常的事情,她翻了個身,把自己縮進了被子裏,這樣,纔會有一點點的溫暖出現。

好像是一下子就到了早上似的,每天早上叫醒自己的鬧鐘還是十分敬業的選擇叫醒了自己,李彤看着時間還早,突然聽到了敲門聲,她走過去開門,發現門口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一個紙條和早餐,上面寫着:

“我猜想你家裏應該也沒有什麼吃的, 這是我給你買的早餐,我先走了,周哥今天要我早點去,你應該還能再睡一會,早上好。逸俊。”

這字寫的還真的是不好看啊,歪歪扭扭的,留個紙條就走了,玩什麼神祕啊,明明自己是最快的速度過來開門的。

李彤笑了,這麼長時間她第一次覺得逸俊還是有點可愛的,家裏怎麼沒有吃的, 其實有很多的方便麪和酸奶的,不過昨天晚上突然過去到底是想吃東西還是想看看逸俊在幹嘛,應該只有李彤自己知道了。

原來有人關心的感覺 是 這樣的,以前在美國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因爲她都是和大衛一起起不來,一起不吃早餐, 一起着急忙乎的衝出家裏:“那個時候可能還是我們都太小了,本來就真的不是很懂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愛一個人,可是兩個人卻還非得要在一起,可能真的是我們太自私了,所以失去了很多的東西,現在也不知道是來得及還是來不及了。”

李彤第一次,開始覺得現在的生活也很好。

周文軒要求逸俊今天要早點到,所以逸俊第一次起來的這麼早,他本來以爲到公司 時候應該會被周哥表揚的,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周文軒比在還要早,逸俊甚至都有點懷疑,這周文軒是不是一直都在辦公室待着,周文軒看到逸俊,招呼他過來:“來,你怎麼纔來,我給你看看我弄的名單,你看看這些演員怎麼樣?” 逸俊看了看這個演員名單,“我的天呢,周哥,你真的是把這個娛樂圈都找來了,這裏面有好多人都是我曾經的偶像,哇塞王一山,這不是童星嗎,這個可真的是我曾經的偶像,我當初真的是可愛看他的電視劇了,覺得特別的有意思,我去這,好多的明星啊!”

周文軒得意地說道:“那是肯定的了,這些演員可都是我想了好久才決定的,既然你也很滿意的話,那我們今天就開始吧,可是應該從誰開始呢,我昨天找穎兒給我查了查,這些人現在大部分都不在京城,那我們就從在京城的人開始找起吧!”

“行,周哥,可是你確定他們會答應我們嗎,可是零片酬啊,我覺得這些大明星很有可能不會買我們的帳啊!”逸俊有點猶豫和擔憂,他確實覺得想說服這所有的人實在是真的太難了,而且是在沒有片酬的前提下,可是周文軒好像很有信心,對逸俊說道:“你這個人,還沒有開始就打退堂鼓了,我們就一個一個逐個擊破,其實主要演員也沒有幾個,其中素素,路涵,小白,穎兒,陸祿都不用我們再去找了,就剩六個演員需要我們逐個擊破了,沒關係,加油,不就是六個嗎,你要相信自己,逸俊,我都沒擔心,你擔心什麼?”

看到周文軒這個時候這麼有鬥志,逸俊也變的有鬥志了起來,周文軒接着說道:“現在在北京的就是王一山,今天想找他的話可能他是在家裏的,穎兒說和他之前拍過戲有過聯繫方式,現在就是看穎兒去找他問問能不能見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了,你上網去看看王一山的新聞和代表作,看看他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

逸俊點點頭,說道:“好,可是我覺得這完全沒有必要上網去看啊,我都瞭解,我之前就覺得他特別的厲害,這個人其實還有武打的經驗呢,小時候學過武術,好像還是國家二級運動員,總之是一個實力派,也是一個漢子!如果真的可以和他合作的話就太好了,我可以要簽名嗎?”

周文軒一個白眼:“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到時候看到了他你不要那個樣子,收斂點,這樣的話他可能覺得你這麼蠢都是我教的,事實證明我可真的沒有教過你什麼啊,這都是你自己自學成才的,不過我覺得,這麼大的一個實力派在我們的電影裏面的話,應該找別人也不困難了吧,你怎麼還在這裏,不是應該去看資料了嗎?”

逸俊馬上點點頭,說道:“對啊,那我去了……”周文軒的電話響了起來,他馬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是穎兒的電話:“喂,怎麼樣?”

穎兒:“我和他說了,今天他說他休假,在家裏待着呢,我一會把他家的地址給你發過來,然後你去找他把,和他說了拍電影的事情,熱情挺高的,可是沒提沒有片酬,所以你,加油……”

穎兒的口氣也不是那麼的肯定,周文軒也覺得很無奈,這怎麼都不相信自己呢,拉上逸俊,周文軒浩浩蕩蕩地就往王一山的家裏衝。

“叮咚,叮咚。”

周文軒身後的逸俊已經在吞口水了,他好像很緊張,“你緊張什麼?”

“周哥,我可是要看到我從小的童年了啊,我能不緊張嗎!”

周文軒搖了搖頭,看來還是自己太老了,那個王一山作爲童星的時候拍的那個,自己都沒有看過,門開了,王一山探出來一個腦袋,看到周文軒馬上伸出手來熱情地說道:“周老師,周老師你好!”

周文軒還有點受寵若驚呢,說道:“你好,你好,嗯,這是我的助理逸俊。”

王一山點點頭,和逸俊也握手了,說道:“來進來吧,別在外面站着說話了!”

“好的!”

王一山的家裏,隨處可見的其實就是硬漢的感覺,這裏面的無論是裝潢還是裝修的這個風格還是等等,都是硬漢氣息撲面而來的,周文軒可以感覺到這個人的這種捨我其誰的精神,在客廳電視的旁邊都是許許多多的獎盃和幾個小金人,作爲一個演員,這王一山還是真的很不錯啊!

“你們倆坐,我去給你們拿點水,你們想喝什麼?”

“就水就好了。”

在王一山的家裏就覺得自由了許多,比如在王編劇的家裏的時候王編劇給他們的就是上好的西湖龍井,在這裏王一山拿來的就是很普通的礦泉水,可以看出這個人平時其實就是一個很隨意的人,大家終於都坐下來了以後,周文軒說道:“王先生,那我就開門見山了,我這次來找你,其實是想找你來拍個電影。”

王一山說道:“周老師你不用這麼客氣,叫我一山就可以了,我也是久仰周老師的大名了 ,這中國第一經紀人,那個時候我總聽公司的人說你是怎麼開創了一個又 一個的新紀元,可是要是找我拍電影的話,應該是通過我的經紀人就可以了,爲什麼要來親自找我呢?”

周文軒不由得開始覺得這個人真的很精明,雖然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可是內心真的特別的心細啊,周文軒回答道:“這個電影確實比較特別,因爲這個電影和其他的電影其實都不一樣,我們這個電影,沒有片酬。”

“沒有片酬?這又是什麼說法?”

王一山明顯大吃一驚,酷兒在周文軒的腦海裏大聲說道:“他現在懷疑你是來和他開玩笑的,看到了嗎現在的坐姿都變成了攻擊的姿勢,現在要煽情!煽情!拿下他!”

周文軒說道:“一山,是這樣的。我們這個電影之所以沒有片酬,是因爲這個電影的本身意義在於,是所有媒體人的一個集會,這個電影我打算邀請五十餘位明星一起出演,其中的價值其實遠遠超於了作品本身的意義,這五十多個明星沒有什麼主次之分,鏡頭的差別也不是很大,而這個電影的意義在於用它給每一位藝人的演藝生涯一份禮物,這個纔是這個電影本身的意義啊,所以現在我們沒有那麼多的錢給所有的人片酬,所以,就沒有片酬了。”


周文軒說完這句話,王一山的姿勢又換了一下,周文軒注意到這是最開始的那個姿勢了,他有點猶豫,說道:“我大概是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想想, 所以周老師,這五十多位明星,都是零片酬是嗎,這些人你都要一個人一個人的去找嗎?”

周文軒點點頭:“我想是的。”王一山的表情頓時就很佩服,說道:“您實在是太厲害了,我佩服您,這肯定是一個很浩大的工程,只是我不知道,我能看看劇本嗎?”

周文軒點點頭,逸俊把劇本給了王一山,他開始讀劇本,逸俊小聲問周文軒:“這個能成嗎?”周文軒搖搖頭,他也不知道,感覺說沒有片酬的時候實在是太尷尬了 ,還是有種空手套白狼的感覺,就是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了。

王一山問道:“我演誰?”

周文軒說道:“長大的男主角,三個你可以隨便選一個!都可以。”

又沉默了。

可能是老戲骨看劇本的時候喜歡安靜吧,王一山不說話了,周文軒倒是越來越緊張了,酷兒說道:“放心把,他會演的,相信我,我已經讀到他的心聲了!”

周文軒頓時就喜形於色,不過還是努力地剋制住了,問道:“那他現在在看什麼啊,既然都下定決心了,爲什麼不答應我?”

“他現在是在看他要演誰,看看還是這演員精明,知道演什麼能很好的發揮自己的特色,我覺得這個演員的加盟已經讓我們這個電影本身就升高了一個檔次了,快了,他快下決定了!”

終於,王一山擡起頭,看着周文軒:“對不起啊周老師,我看劇本有點慢,不過我已經決定了,我想加入你們,沒有片酬就沒有吧,就當一個客串了,到時候開機的時候告訴我,我會準時出現的!”

周文軒終於可以不用控制自己的表情了,他哈哈大笑,說道:“謝謝你,一山,你的加入對我來說真的意義重大,謝謝你對我的支持!”

王一山:“不客氣,我想的是您找的劇本和演員,一定很靠譜,而且我也很想體驗一下和明星們一起飆戲的感覺,可能這樣的電影幾十年才能出一個吧!”

再寒暄了幾句,周文軒和逸俊就離開了,出門了逸俊是終於控制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了,他對周文軒說道:“天哪周哥,你也太厲害了我還沒有反應出來什麼呢,你居然都已經拿下他了不過這王一山看上去就像一個好演員啊!”

周文軒:“什麼啊 ,人家就是一個好演員,不過也只有好演員才明白我這個電影到底意味着什麼,怎麼樣,現在你的童年和你近在咫尺了,感覺怎麼樣?”

逸俊激動地說道:“等到時候殺青了,我肯定要和我的童年,要一個簽名!” “周哥,我覺得我們實在是太厲害了,你看現在我們都說服了一山,那下一個人我們找誰呢?”逸俊和周文軒在離開王一山家裏的路上,逸俊覺得士氣大振,現在感覺好像是什麼事情都會成功了,周文軒讚許地點點頭,說道:“我們倒是真的開了一個好頭啊,不過我覺得,這個事情還是不要高興的太早了,現在我們去找李浩然吧,現在應該是在上課呢,這個得問問素素,他們之前一起參加過一個節目。”


逸俊點點頭:“小孩子應該是挺好說話的吧,我覺得同意我們的可能性應該還是很大的,因爲我覺得他沒有什麼理由拒絕我們啊,而且現在還那麼小的年齡,要是不和我們在一起的話,是不是有點太蔑視我們了,容易被說成是耍大牌啊?”

周文軒聽了逸俊的話,說道:“你也不能這麼想,我覺得可能小孩子還沒有什麼意識到什麼理想的呢,好了,我們現在可以去吃個午飯,等素素告訴我們!走吧,你想吃什麼,我請你!”

逸俊哈哈大笑,說道:“真的啊周哥,你居然要請我吃飯啊,那去吃必勝客吧?我想吃披薩了!”

周文軒繼續說道:“行,走吧,反正你多給我乾點活的話就什麼都回來了,走吧,去吃必勝客,也不知道你們爲什麼都愛吃這個,素素也挺愛吃的!”

兩個人來到了飯店,等待着,一看到吃的的時候,逸俊就控制不住自己了,開始了瘋狂的掃蕩模式,周文軒無奈地看着,說道:“我說真的,你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很有可能真的會出現問題的,所以我覺得你是不是考慮少吃點東西?”

逸俊搖搖頭,說道:“不行啊周哥,你說我天天都在和你東奔西跑的,如果我 吃的東西少了的話我這個營養就跟不上了,跟不上營養的話我的身體也會不舒服,你看到我的身體不舒服難道你會開心嗎,那肯定是不會的,所以我是必須要吃的!”

周文軒說不過逸俊,只好給逸俊一個白眼,除了一個白眼以外真的是沒有話可說了,實在是無語,這個時候周文軒的面前突然來了一個人,看着兩位說道:“請問兩位還需要點點什麼嗎?”

逸俊說道:“嗯,一份雞米花,謝謝!”

那個人看向周文軒,問道:“你還要點點什麼嗎請問?”周文軒沒有想自己要吃些什麼,可是他發現了更加重要的事情,這個人不是普通的點餐的,這個人是——

“浩然,你還和我裝,你被識破了!”周文軒一下子站起來抓住這個人,點餐的服務員笑了,原來是李浩然,逸俊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兩個人居然都開始擁抱了,李浩然笑了,說道:“果然,素素姐和我說騙逸俊簡單,騙周老師太難了。”

“素素呢,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裏?”周文軒看着這個年輕的孩子心裏就很開心,興奮地問道。

素素姐告訴我 地址,我就自己過來了,她現在在參加活動,我是在活動的現場看到她的, 她說我現在過來的話,還有人會請我吃午餐。

周文軒笑了,這素素真的是一個鬼精靈,居然都不需要自己去找,這李浩然自己就送上門來了, “來坐下,今天我請你吃午餐,你看也沒有什麼好吃的,這個豬頭逸俊非得要吃這個東西,如果你不喜歡吃的話,我們就去吃別的?”

逸俊一聽到周文軒罵自己馬上就不高興了,說道:“你放心,人家浩然是肯定喜歡吃這個的,我們年輕人都喜歡吃,誰像你啊,居然只喜歡吃什麼火鍋,真的是要 氣死人了,和你無話可說了!”

周文軒說道:“沒事, 別理他,他就是過來吃的,你想吃什麼就自己點吧!”不知道爲什麼,周文軒看到這個浩然就頓時覺得特別的寵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似的,浩然點了一些東西,然後就問周文軒道:“周老師你是怎麼識破我的,我根本都沒有擡頭啊!”

周文軒笑了,說道:“傻孩子, 如果你是服務員的話,怎麼連菜單都不拿過來,也不是所有人都好像逸俊似的不看菜單就知道自己要吃些什麼東西,這個人實在是太厲害了,我特別 佩服!”

浩然笑着點點頭,表示自己現在很佩服,周文軒想着自己要不要現在就開口了,可是沒有想到的是,李浩然自己先開口了。

“周老師,素素姐和我說了你找我的事情,我的態度是我同意,這個電影我會加盟的,謝謝周老師你選擇了我!”

李浩然這麼的主動,周文軒還是真的覺得有點受寵若驚了,他說道:“素素什麼都告訴你了嗎,包括我們其實是沒有片酬的?”


這話自己說出來都沒有底氣,沒有想到李浩然說道:“說了, 什麼都告訴我了,我覺得沒有片酬也無所謂,能和這麼多的前輩在一起拍電影,我真的覺得我自己已經很有運氣了,片酬真的不是很重要了,周老師你給我什麼角色都可以的,哪怕就是一個跑龍套都沒有問題的,我只是想加入進來,做什麼無所謂的,我就是害怕你們會覺得我演的不好。”

“浩然你放心吧,我們相信你,選擇你肯定是因爲你演技好啊,我告訴你,我……”逸俊可能是看到面前的這個人比自己小,打算把自己在王一山的家裏沒有說出來的話現在都說出來,話變的特別的多,周文軒馬上用雞翅堵住了逸俊的嘴:“吃東西還不夠嗎?”

“浩然,你放心吧,我是知道你的演技的,你現在纔剛出道能有這樣的爆發力其實已經很不容易了,而且你的努力圈內的很多老師都看在眼裏的,你會有很大的出路的,我也得感謝你來加盟我的電影,謝謝!”

李浩然笑的嘴一下子就裂開了,“沒事的周老師,這是我的榮幸!”

後來大家在一起又聊了很長的時間,周文軒感覺這個男孩子渾身的正能量真的很多很多,有一種讓人在他的身邊就很舒服的感覺,這是現在很多 明星已經沒有的氣質了,所以真的很厲害,換句話說,但凡是真的有這種感覺的人,肯定是那種很簡單的孩子,纔會有這麼厲害的地方,別人都沒有這麼的厲害,所以他們都很平庸。

快到晚上的時候,李浩然的經紀人就來接他去參加活動了,周文軒感覺很滿意,這一天居然說服了兩個人,雖然現在的逸俊在後面好像是吃撐了似的, 可是這些都不重要了。

“周哥,你等我一會,我不知道爲什麼現在好像有點走不動了!”

“廢話,你今天可是吃了一個下午啊,你吃了一個下午怎麼可能還能走動呢,和我開玩笑是不是,我告訴你你要是還是這個樣子的話,很有可能會失去我的,信不信?”

逸俊現在的肚子真的是圓滾滾的,兩個人聊天了一個下午,他因爲沒有什麼事情幹居然也吃了一個下午,實在是真的太可怕了,“周哥,怎麼樣你現在開心了吧,現在我們成功了兩個人了,現在就剩下四個人了,我們肯定會成功的!”

周文軒實在是忍不住了,笑場了,他說道:“好了我們打車回去把,我現在覺得你好像是一說話就能吐出來似的,讓你吃那麼多, 你明明可以和我們一起聊天的。浩然這個人比你都小,都沒有你貪吃!”

逸俊無辜地說道:“我看到那麼多的東西沒有人吃,我就感覺真的特別的浪費,所以我忍不住啊只能吃 了,周哥我是爲了不去浪費你的錢啊!”可是現在的逸俊真的是每走一步都特別的艱難,好像是遇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渾身都不舒服,周文軒要笑死了:“算了把, 你就是自己能吃,你就別把這些事情推到我的身上來了,你趕緊的吧,不然的話我要笑死了,走走,送你回家!這還是我第一次送一個男生回去!”

因爲吃了實在是太多的東西,所以全程逸俊就好像是一個吃多了的孕婦似的,後來自己也實在是受不了了想笑話自己居然都笑不出來,因爲如果他笑聲實在是太大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吐出來,這就很可怕了,所以司機一直都在驚恐地看着逸俊,生怕出現什麼問題。

“這位先生, 你的朋友是不是喝多了啊,我用不用慢點開?”

司機小聲地對周文軒說道。周文軒強忍住笑,說道:“沒事的師傅,他就是吃多了,現在有點胃脹,沒事,您正常開,應該一會就好啦!”

司機半信半疑地答應了,可是還是減速了,周文軒真的是 要笑死了,這也太逗了,連酷兒都在思想裏笑話逸俊:“周文軒,你這個助手也太逗了,居然真的吃了一下午給自己撐成這個樣子,好貪吃啊!!” “其實,我們這個戰果還是很輝煌的,看看現在是不是都有兩個人被我們說服了,所以接下來的成果也是會更加的顯著的,我們大家要相信自己,只有相信自己了,我們才能成功,是不是!”

周文軒此時此刻在辦公室裏,正在想着下一步的作戰計劃,現在在京城的兩個人都被周文軒給說服了,可是沒想到的是,剩下的幾位都在外地,想找到的話其實就很困難了,不過周文軒是肯定不會放棄的,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認輸了呢,這也不是自己的性格啊,周文軒打算明天就和逸俊過去!

“我們下一個突破的對象呢,我打算去找陳學西,上次的時候和素素一起拍戲的,看來一直讓素素出去拍戲其實還是對的,至少現在還是換來了很多的東西嘛,不錯不錯,我覺得呢,這個時候其實用上之前的交情了還是很棒的,陳學西這個人是什麼性格的?逸俊,我讓你看的資料呢?”


逸俊馬上用一大堆的資料中開始尋找,終於找到了,他說道:“陳學西這個人的性格是典型的金牛座的男人的性格,外冷內熱,其實簡單的外表下有一顆躁動而且狂熱的心,周哥,想收服這人看起來真的是很困難啊!”

周文軒大手一揮:“不要擔心,我們要相信自己,現在陳學西正在B城拍戲呢,今天晚上就買去B城的票,之後呢我們找他的經紀人,把他約出來!”

聽到周文軒這個說,逸俊更加奇怪了,“周哥,你說你也是經紀人,那陳學西的經紀人爲什麼就要同意你們見面呢,萬一你把陳學西給拐跑了怎麼辦?”

周文軒搖了搖頭:“你不要這麼說,這其實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你的擔心也是有道理的,可是最近素素和小白都有事情要做,我也不能直接爲了這個事情讓他們都和我去B城啊,不行,那你是覺得陳學西的經紀人不會同意嗎?”

周文軒倒是一點都不擔心這個事情,因爲他的手裏還有最後的那個致命的法寶,明星邀請卡,大不了在用一次嘛,可是逸俊這麼說了周文軒也不能無視,還是要假裝擔心一下,照顧逸俊的情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