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李家大院

2021 年 1 月 8 日

李家大院,這當然是在城主李陽的家裡了。

一間屋子裡「能有神仙來我這小地方,我也是倍感榮幸啊!只不過,我現在卻高興不起來,我……」說話的這位正是谷陽的城主李陽。知道有薩真人這樣的高手住在他這李家大院,他也是打心眼裡高興。

只不過李陽說道這時,臉上卻露出十分不好受的表情。

「前輩,玉兒被抓不是您的過錯,畢竟那白高的修為不低。」林新安慰道。

「對啊老爺,您不要太自責,我們肯定會找到白高,就出玉兒姑娘的。」見自家老爺很是難過,李東也是安慰道。

原來,據李陽所說,當天四尾天蠍出現后,自己就帶著玉兒和一些人往回趕,不曾想回府的路上遇到了白高,白高依舊不悔改,傷了李陽,把玉兒給帶走了。

等到李陽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四天後了,此時稟風和朱斌他們已經走了,不過薩真人卻留了下來。於是他們立即出去尋找玉兒,無奈,找了很長時間,還是沒有找到。

「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該吃飯咱還是得吃飯。昨天一天把谷陽都搜了一遍了,就差絕地三尺了。吃完飯,咱繼續找。」說著,薩真人已經不客氣的大口吃起來了。

「薩老前輩,我敬您一杯!」李陽對薩真人表現出極其尊重的態度。

這薩真人看來也是個酒鬼,來者不拒。

林新,雅莉他們也象徵性的吃了一點,他們還是擔心玉兒的情況現在已是距離事發第五天了,當他們在飯桌上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尚風已經破開了地下指揮室的大門了。

尚風見到這一幕,才知道竟然有這樣的畜牲!

尚風破門而入的時候,正好看見三四個人圍在一個機器面前,這個機器底部有三個小孔,小孔下面各放一個杯子,中央部位是個空的大圓柱,而圓柱裡面竟然放著四個嚎啕大哭的嬰兒。

這哭聲撕心裂肺,不過這絲毫改變不了他們將要面臨的命運。

在這圓柱的正上方懸挂著一個圓柱體,這圓柱體表面裝有數不清的刀子,密密麻麻的,看著就令人心寒。

這些都是尚風破門而入時在一瞬間看到的。尚風入門后,開始的時候他們手裡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可能是沒有反應過來。。

「唰」

有人按下了機關,只見帶著刀子的圓柱猛地落下,恰好與那下方的空圓柱相融合。

「砰……」

兩個圓柱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不過這卻是個悲劇!

哭聲停止了。

三個小孔流出來了鮮紅的液體,液體漸漸流滿了杯子。

「畜牲!」尚風大喝一聲,徑直掠到那四人面前,伴隨著氣刃的發出,那四人已是沒了生命,連通那個害人的機器,也被斬成兩段。

這一下屋裡的三十多人瞬間炸開了鍋,開始四處逃竄,但尚風能讓這些畜牲離開嗎?看著這屋裡的刑具,地上散落的屍體,滿屋的血腥味,他們,不知道殘害了多少無辜的生靈,他們,必須死!

有五六個人已是跑到了門口,尚風回身一掌,直接將他們轟到了對面的牆壁上,直接身亡。

就在大家慌亂無主的時候,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站了起來,問道,「我們無怨無愁,不知這位小友為何與我們為敵?」

這人說話語氣很是平靜,看來他應該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從他的這番話中,尚風推斷這人肯定不知殺過多少人,他殺人肯定不眨眼,更別提憐憫他人了。

「哼,你們這種人,也有臉活在這世上。難道你們殺這些無辜的孩子就是正常的?還不讓別人管了!」尚風義正言辭的回應道。

「啊……」

剛才那老者發出殺豬似的悲痛叫聲,「你……你……」此時他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一隻手被人砍斷怎麼不痛!

沒錯,他斷了一隻手,而這正是尚風做的。

「你的手最好放老實點!」尚風吼道。剛才尚風就注意到他邊說話邊往後慢慢退去,退了幾步后,伸出手來想要去碰什麼東西,不用說,肯定是要發求救信號。可惜啊,這點被尚風給識破了。

於是尚風果斷扔出軒轅劍,直接砍下了他那隻不老實的手。


「嘩啦啦」

這時,門口已是圍滿了魔物貓怪。

原來巡邏換班的時候,貓怪發現自己的同伴被殺,加上剛才那不是特別響的聲音。這才使得牢獄里所有的貓怪幾乎都來了。


在這些貓怪來了之後,那些原本慌亂的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喜悅,他們認為自己的援兵來了,自己可以活命了。

尚風冷哼一聲,施展出自己的四品真技麒麟傲蒼嘯。

只見一隻麒麟若隱若現,出現在了貓怪的眼前。等到後期尚風修為提升的越高,這麒麟也就越像是真的了,威力也是大大增加。現在看這麒麟,雖然有形,但是跟栩栩如生的麒麟還是有點差距的。

「吼……」

麒麟發出一聲吼,人群中有的直接暈倒了,有的直介面吐鮮血。而貓怪也差不多,暈的暈,倒的倒。

麒麟繼續發動攻擊,猛地向前竄去。那些妖貓就這樣死在了麒麟兇猛的攻勢之下。

再觀那些人,早已是臉色發白,因為他們的希望破滅了,他們知道自己要大難臨頭了!有的甚至因為害怕直接跪在了地上。

這些人中有四五十的,也有三四十的,見到個別的跪下之後,他們也是亂了,慌了,也跪下來求饒,完全不在顧及自己的面子了。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那個被斬斷手臂的老人。

「饒命啊……」

「大人饒命啊……」

「哼,你們這群牆頭草!」說著,那老者拿起一把刀子,竟然殺死了靠自己最近的一個人,看來他是氣急了。

見到曾經的朋友或是自己的人在關鍵時刻背叛了自己,叫誰誰能不生氣啊!

「愚昧的忠誠!今天,你們這些畜牲都得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尚風對於他們下跪的行為完全不予理睬。

… 人面獸心

話聲落下,尚風猛喝一聲,隨即那隻麒麟呼嘯著奔向跪著的這群人。瞬間,那些人就已變成了鮮血淋漓的屍體,而這,正是他們應得的,這是他們的報應。

此時,這座地獄牢籠里這下了尚風和和那些被抓的孩子們,那些貓怪剛才就已被消滅乾淨了。

尚風想著走出去,找更多的人把這些孩子打出去。當尚風邊走邊看的時候,尚風發現了一個人。

這個人披頭散髮,坐在一個角落裡。這個人肯定是個中年男子。

這讓尚風不禁有了疑問,這裡都是小孩,最大的也不過十五歲,怎麼會有這樣一個人在這牢籠里?

好奇使得尚風開門進入。

那人不僅衣服都破爛不堪,身上更是傷痕纍纍,渾身是血。

「你……你是白興前輩!」尚風不禁失聲叫道。

因為尚風無意中看到了此人垂下來的左手,而他的左手的樣子極像鴨蹼,於是尚風不禁想到了白興。

「你……你……你是那天那位少年?你是叫尚風吧?」白興抬起頭來驚訝的問道。尚風聽出他已經十分虛弱了。

「嗯,白興前輩,是我。」尚風回道。

透過外面微弱的燈光,尚風用肉眼看到,白興的兩腿的膝蓋上插著兩根鐵棍,血跡染紅了他的腿。

他的手,那特殊的似鴨蹼的手如今也是被分開了,各指之間用肉相連的部分也被用刀子一一破開,鮮血都已凝固,不在往下流了,看來時間已經很長了。

「我現在就是一個廢人了,他們弄……弄斷了我的四肢,脊椎也被打斷了,我的修為也被廢了。」白興虛弱的說道。此時的白興如同一攤爛泥一般癱倒在牆角。

「白興前輩,這是誰指使的,這裡又是幹什麼的地方?」尚風迫不及待的問道。

「這一切的主使都是李陽那個畜牲做的。」

果然是李陽,尚風猜的沒錯。

「這個地方就是個牢籠,也是也是李陽建造的。他把抓來的孩子都關在這個地方,對待他們的手段也是極其的殘忍。」

「前輩,他抓這些孩子來敢什麼呢?」尚風疑惑的問道,不過尚風知道肯定做的不是什麼好事。

「李陽可不是普通人,他似乎也有修為。他通過煉化這些孩子,將他們練成藥丸或是喝經過特殊處理的嬰兒的血來提高自己的修為。我知道他跟魔族的人有勾結,煉化這些孩子的東西就是魔族的人給他的。」

「我和我的弟弟也曾經是他的手下,我們……我們也為他抓過那些無辜的孩子,我……我不是人啊!」想到自己也間接害死過無辜的孩子,白興心裡也是十分悲痛的,痛恨自己竟然做出來畜牲做的事。

「前輩,這嬰兒的哭聲不會驚動到上面嗎?」尚風在進入地道后就隱約聽到了哭聲,到這牢獄里來后哭聲更是明顯,聽到都有些令人心煩。

「我聽李陽說,這裡的材料是一種極為特殊的材料,這種材料具有較好的隔音功能,因此這裡聲音再大,外面想必也是挺不道德。」

如若不是那道地表的裂紋,恐怕尚風也不一定會發現這地下牢獄。

「還有,原先我們去谷陽客棧與你發生矛盾,也是李陽讓我們去的,他想讓我和我弟弟殺了你們,沒想到你們戰力要在我們之上,關鍵時刻又有高手出現,以至他的計劃落空了。」

「沒錯,這樣說來,他肯定與魔族的人有勾結,在為它們辦事。」 手機里的宇宙 ,這是氣憤,對李陽這種人面獸心的偽君子的憤怒。

「那這樣說來,那天四尾天蠍的出現肯定不是偶然。那……」尚風說到這,瞬間愣住了。尚風想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情。

尚風此時也是出了冷汗,不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沒錯,尚風想到了玉兒。那天是李陽把玉兒帶走的,那玉兒現在豈不是很危險!

就在尚風思考這些的時候,白興繼續說道,「自從我們敗給你們之後,我們想做好人的時候,李陽豈能甘心。他派李東去抓了我,由於那天我受了傷,也就輕易的被抓了。他們留給了我弟一封信。後來我的知他是讓白高去抓你們的一個人,以作威脅。」

「尚風,他們拿我做威脅,稱如果我弟不按他們說的做,就殺了我。我弟為了我這個哥哥,就答應了,我也不知道他抓得是誰。但是相信我,我弟他本性不懷,經過上次感染,他不會傷害你們的人的。求你給他一條活路。」白興苦苦的哀求道。

尚風點了點頭,他並不能保證萬一玉兒受到傷害,自己會做出什麼來。只能用點頭來回應。

「前輩,你說李東抓得你,那李東難道知道這地下牢獄?」

「沒有,李東只是負責把我抓住,其他他好像就不知道了。我覺得李陽似乎對李東瞞著一些東西。」


李東是君子,這樣畜牲做的事情他肯定不會幫著自己的老爺去做的,顯然,李陽肯定瞞著李東,他只不過是在利用李東罷了。

「劉全!」尚風此時大喊一聲,而那劉全也是立即跑了過來,他還沒走,這倒是令尚風有點意外。

「你帶著記得幾個夥計看好這些小孩,一會我就回來。」

「是大哥!」劉全語氣中帶有一絲的恐懼,顯然,他也知道了這裡是看什麼用的了,此刻劉全的臉已是蒼白如紙。

大部分人看到那嬰兒那血淋淋的屍體都會恐懼的。

「前輩,我帶你出去!」說著,尚風背起了白興,那兩根鐵棍自然是被削掉了。

地上「薩真人爺爺,別喝了,你都醉了!」燕兒看到說話都說不利索的薩真人立即勸說道。

薩真人沒說什麼,仍舊喝下一杯,隨後趴在了桌子上。

「看來薩老前輩這是醉了,不如帶她道房間里休息休息。」李陽說道。

「好吧。」燕兒無奈的說道。

「轟……」

一聲巨響,一塊地面衝天而起,地上留有一個大洞。

『唰』一道人影落在了洞前。

大家聽到聲音立即出門看去。

有的時候,事情總是巧合的發生著。

沒錯,那個洞正好就在眾人吃飯的門口。

尚風正好站在了大家的面前。

不待眾人說話,尚風指著李陽開口吼道,「你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牲!」

… 「尚風?!」大家看到這一幕時很是驚訝。原本在休養的尚風此時竟然破土而出,並且身上還背著一個血痕累累的人。

「尚風哥,你沒事了?」燕兒問道。

「尚風,你,你這背的誰啊?」雅莉則是問道尚風背的人。

「尚風,誰是畜牲啊?」林新則是問了這個問題。

「李陽!」尚風兩眼充滿怒火,劍指李陽。

「什麼?!」大家也是十分不相信尚風所說的。

「小子,休得胡說,羞辱我家老爺!」林新大喝道。

別人侮辱自家老爺,李東這種忠於主人的人當然不樂意了。

「不知尚風小友何處此言?」此時李陽恭敬的問道。

茉莉花開,一世清香 ,他興許才會認罪。

「哼,你裝的倒還挺像的。大家仔細聽,聽聽有沒有小孩的哭聲!」尚風則是大聲說道。

尚風是在下面出了那道門后才衝天而起的,不過儘管如此,嬰兒的哭聲勢必多少會傳到地面上來。剛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尚風身上,自然不會注意這哭聲。

「好……好像真有唉!」燕兒在仔細聽了一會後說道。

「好像越來越明顯了!」林新也是說道,因為那哭聲確實是越來越大了。雖然下面有著特殊材料是用來隔音的,不過這既然露出一個打洞,聲音多少會透過洞口傳出來。

這個時候,李陽也是眉頭一皺,意識到大事不妙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