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學浩雖然有些同情她,但誰讓她之前答應得那麼爽快的。不過就算只剩下了一半,也比上次他平均分配的時候還要多,一個人絕對夠吃了。

2021 年 1 月 2 日

「好了,我上樓去了,你們慢慢吃,別一下子就吃光了。下次想碰到這樣的機會,可就沒那麼容易了。」說完之後,李學浩提著自己的那份巧克力餅乾上了樓。

瓜生麻衣看著他的背影,當然更多的是盯著他手裡的東西,不過很快又收回目光,雙眼放光地看著堆在自己面前的巧克力餅乾,這次真是多啊,應該可以吃兩天吧?

對於瓜生麻衣一個人「獨佔」那麼多,千葉小百合倒沒有什麼嫉妒,收好自己的巧克力餅乾之後,也上樓去了。

間島由貴是最痛心的一個,本來她有更多的餅乾,現在卻足足少了一半。眼看就剩下她和瓜生麻衣兩個人在了,低低地叫了一句:「麻衣表姐……」

「如果是想把餅乾拿回去的話,這種事就不用說了,我是不會同意的。」瓜生麻衣一口堵住了她可能接下來的話。

間島由貴語氣不由一頓,從來沒有感覺像今天這麼的小心翼翼地討好一個人:「還一個給我可以嗎?」

瓜生麻衣看了看她,極度高挑的身材,足足比她高了一個頭還多,現在卻是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感覺就像一個跟大人討要零食的小孩,心中一軟道:「好吧,就一個。」說完,抓起一個扔在了她的烤盤裡。

間島由貴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瓜生麻衣生怕她再提什麼「貪心」的要求,收拾好自己的巧克力餅乾,也提著上樓去了。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谷心月望著山峰間搖晃的藤橋和步履蹣跚的貨運馬車,終於意識到把一輛馬車送到峽谷對岸的難度,也不由犯愁。︾︾,

鬼嚎峽過去從未有這樣大規模的飛渡,都是每年數千人通過繩索快速進出。正是因為很難大規模流動,祖神古地跟外界的人員交流很少,成為與世隔絕之地。

現在獸皇閣要出去,必須克服眼前這個巨大的障礙。

「葉凡,你有沒有辦法?」

谷心月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不由望向葉凡,希望他能拿個主意。

眾長老們也都紛紛望向葉凡。

對於別人,或許這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困難,但對於擅長解決難題的葉凡來說,或許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葉凡想了好一會兒,問道:「靠藤橋的話,這些馬車無論如何沒有足夠的時間飛過去。諸位長老,有沒有試過不用橋!」

「不用藤橋?那數萬名武尊和二千輛馬車,都無法飛行,怎麼過鬼嚎峽?」

華源大長老奇道。

「武王們出手,直接拉過去。」

葉凡說道。

「這可是二千輛重型的載貨馬車,數萬名武尊。不到四十位武王,能拉得動嗎?」

眾長老們頓時被葉凡的想法給震住。

葉凡並未說話,而是來到一輛貨運馬車前,將整個馬車抬著,自己也凌空飛了起來,掂量了一下分量。

這樣一輛馬車約三四千斤,對於武王來說份量還是挺輕的。

一名武侯估計可以拉起一輛馬車。

十輛便是三四萬斤,他一名武王估計可以拉起來飛上天空。

一百輛便是三四十萬斤。

武王初期的肉身力道可以達到十萬斤以上,能夠拉著上百輛馬車的物體飛奔,但這僅限於地面,方便釋放出力量。

一旦飛上天空。武王的肉身力量無地生根,大幅削弱至二三成,只能拉動數萬斤物體進行高速飛行。所以一名武王也只能拖著十輛重型馬車,快速飛行十里距離。

葉凡飛快的計算。

「四十位武王在天空中大約可以托起三四百輛馬車進行飛行。上千名武侯也可以聯手托起一千輛馬車。猛獁象大灰的力量最強大,一力可以當三十位武王,它和胭脂雪鳶獸王、其它一些飛獸聯手。估計可以拖動三四百輛馬車飛過去。

估算下來,差不多就能把這一千八百輛貨運馬車直接拉起來飛過去。哪怕無法將馬車全部都帶著飛過鬼嚎峽,剩下的幾百輛馬車損失也很小。如果孔劍清大人肯出力幫忙的話,剩下幾百輛馬車也能拉過去,那就更萬無一失了。

至於數萬名武尊,則只能靠十座藤橋,讓他們自己全速飛奔過橋。每座橋三千人,橋面兩丈寬,比一條繩索方便多了。時間上應該來得及。」

葉凡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硬拉過去?」

「這。」

眾位長老都是神情錯愕,倒吸了一口冷氣。

葉凡居然打算用如此簡單、粗暴的方式,直接讓獸皇閣數十名武王長老、上千名武侯出手,在天空上拉動這上千輛沉重的貨運馬車到對面。

這在祖神古地,還未有此先例。

武王們幾乎都是直接空手飛過,自己隨身物品都在儲物袋內,不會像苦力車夫和商人們一樣拉重型馬車飛過去,這樣太損武王長老們的顏面。

哪怕是架繩索橋、藤橋也都是武侯們去架設。武王是不會去搭手的。

從來只有武尊們驅趕著馬車飛奔,什麼時候需要他們武王來干這粗鄙的活。

「非常時期。也只能用這非常手段了!要不然這二千里馬車的財貨丟在祖神古地,對我們獸皇閣的財力損失太大!」

華源大長老朝眾長老們說道。

「試一試吧!」

「也只能如此了!」

眾長老們紛紛點頭。

他們抓緊進行一次試驗。

這一次,無需考慮藤橋的速度限制,只需要把十輛馬車牢牢的捆綁在一起,就可以解決問題。一名武王初期境界的長老可以拉著十輛貨運馬車,快速飛到對面十里遠的山峰。

「行。就這麼辦吧!」

華源大長老鬆了一口氣。

在鬼嚎峽即將開啟的前一天。

獸皇閣的數萬人馬離開太古神山,由猛獁象獸王大灰在前方開路,眾武王們護衛。

途徑殷皇城附近,殷皇城內的眾勢力們只是吃驚的觀望,目送獸皇閣離去。並無動靜。或許是殷皇城的人也知道獸皇閣要撤離祖神古地,並未出手阻攔。

「獸皇閣這是要大舉撤離祖神古地啊!」

「應該是吧!」

殷皇城的人群站在城頭,無比吃驚,低聲碎語。

祖神古地內雖然有一些流言,說獸皇閣可能會離開祖神古地,但是此事未得到證實,還是有很多人並不相信。但是現在看來,只怕是真的了。

殷皇城城主扈霄、鐵鳴會陶元、血炎教閻澤海等首領們站在城頭,心頭都有些感慨。

他們和祖神古地第一大勢力獸皇閣鬥了許多年,沒想到如今終於熬到了獸皇閣離開祖神古地的這一天。

少了獸皇閣這個勁敵,他們日後只怕也寂寞許多。

「陶會主、閻教主,不知二位可想去看一場熱鬧?」

扈霄突然意味深長的笑道。

「哦,扈城主打算觀戰?」

陶元道。

扈霄撇嘴一笑,道:「不錯,谷少宗和石會主準備在鬼嚎峽向獸皇閣突襲,這一仗下來,恐怕又不知會死多少武王。我們不如去鬼嚎峽看看,見識一番獸皇閣和谷少宗的本事。說不定能看到意外驚喜!」

陶元揮著一柄機關扇,搖頭嘆息:「這谷少宗、石會主真是不長教訓,葉凡、谷閣主都已是祖脈武王。哪裡這麼好惹。就葉、谷兩人聯手,至少六七名武王會白送性命,哪怕是真靈會也禁不住這樣的傷筋動骨。」

閻澤海玩弄著掛在脖子上的一串八十二粒的泛著妖異血色元珠,眸中閃爍著寒芒冷,道:「扈城主這個主意不錯,說不定我們還能撿到一點便宜!葉凡的便宜不好撿。但是真靈會的軟柿子總能捏一把。弄不好咱們還能吞掉真靈會的地盤,白得一大便宜。」

三位大首領相視一眼,都是心有神會,哈哈狂笑。

很快,烈火宮、鐵鳴會、真靈會這殷皇城的三大勢力的武王們紛紛秘密集結,悄然出城準備去鬼嚎峽看一場熱鬧,順便撿一點便宜。

獸皇閣大隊人馬和孔劍清的使節座駕匯合。

一起抵達鬼嚎峽渡口。

先在渡口等著,等待鬼嚎峽風停的時機。

此時,祖神古地內的鬼嚎峽渡口處已經有數百名武修等著準備出祖神古地。看到獸皇閣轟隆隆的龐大人馬隊伍抵達,不由驚懵了,慌忙讓出渡口。

獸皇閣的人馬抵達之後也沒閑著,開始在渡口地面打下一排排上百根比人腰還粗的堅硬木樁,將藤橋的一端在硬木樁栓牢固,只需要少量的武侯把藤橋的另一端牽到對面打下木樁就行,為快速鋪設十座十里長的藤橋做準備,供數萬武尊們全速飛奔通過鬼嚎峽。

所有的馬車都就位。用結實的繩索連接在一起。

最龐大的一支馬車隊伍,自然是猛獁象大灰的車隊。

猛獁象大灰的身後。拖著足足四百輛重型馬車,攛成一條長龍一般。胭脂雪鳶和一些飛獸,則在車隊的兩側,準備幫忙拉車隊。

獸皇閣的武王長老們一人負責十輛到二十輛馬車,其餘上千名武侯各拉一輛馬車,在渡口附近排列好車陣。

只等風一停。獸皇閣的數萬人馬便鋪天蓋地飛渡鬼嚎峽。

「葉老弟,獸皇閣居然有數萬人之眾、二千輛馬車,能在短時間內飛過鬼嚎峽嗎?」

孔劍清看著這支龐大的獸皇閣車隊,有些無言,隨後朝葉凡問道。

他從鬼嚎峽進來。自然知道鬼嚎峽的兇險。

他原以為葉凡只帶獸皇閣的一小部分武侯境以上的精銳成員離開,沒想到拖家帶口大搬遷,整個獸皇閣上下居然全都搬走,連重型貨運馬車都有多達二千輛之多。

「儘力而為吧!等過了鬼嚎峽,還請對面的皇朝禁衛軍接應一番。」

葉凡笑了笑。

「這個沒問題,我已經得到消息,大隊上百名皇朝武王禁衛軍已經封鎖了對面的古界村渡口,紫凰宗的援兵不敢挑釁,也無法在古界村渡口設伏,你們的人只管放心過去便是。」

孔劍清點了點頭,沉吟一下,望向葉凡:「老夫擔心的不是這個問題,老夫半月前曾經聽到一些風聲。谷霍、石玉榮會主拉攏了一批小勢力的武王,糾集了不下三十名武王,準備祖神古地之內對你們發動一次襲擊。

不出意料的話,獸皇閣全力飛渡之時,他們就會出現,在最關鍵的時候給你們捅刀子。你準備如何應對這些武王?」

他身旁有十位皇朝武王禁衛軍。但是獸皇閣的數萬人馬實在太多,哪怕他的十名禁衛軍也護衛不周全,肯定會留下空隙,給谷霍等人可趁之機。

「我來解決!」

葉凡神情沉靜,平淡道。

谷霍少宗會出手阻撓,這在意料之中。沒想到重傷隱居一年的真靈會會主石玉榮也再度冒出來。

也只有他親自出手。

「這隻怕不妥吧。萬一你出事,會影響到組建猛獁象兵團一事!」

孔劍清沉吟起來。

「孔大人放心,三十名武王還殺不了我。萬一我這次未能及時出去,被困在祖神古地的話,至多明年我便趕去紫玄皇朝。請孔大人先行送獸皇閣的人去紫玄皇朝。」

葉凡笑了笑道。

(未完待續。)u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孔劍清一嘆,他當然不希望葉凡留下斷後,以免發生任何意外,誤了前往紫玄皇朝組建猛獁象兵團的大事。

但是獸皇閣上下數萬人馬飛渡鬼嚎峽,沒有足夠強的武王斷後,萬一遭到谷霍少宗、真靈會幾十名武王的襲擊,人員和財物損失必然慘重。

以葉凡曾經在浮雲星島的戰績,拖住幾十名武王並非太大的問題。

「也罷,葉老弟心些,萬一今年來不及撤離祖神古地,也一定要保住自身性命。老夫儘力將獸皇閣上下都送到紫玄皇朝,在皇朝等你!」

孔劍清不再多勸,叮囑一聲,然後令火鬃獅使節座駕往前,來到鬼嚎峽的邊緣,等待飛渡的時機。

他的十名皇朝禁衛軍護衛,則分散在獸皇閣數萬龐大隊伍的四周警戒著,也算是幫葉凡一個忙。只是區區十位人手太少,想看護周全非常困難。

葉凡留在獸皇閣大隊的最後面,神情淡漠的望著周圍的戈壁灘,警惕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強敵。

他的一隻眼瞳中啟動了「殷皇金瞳」,純金黃色光芒閃動著,掃視向遠方,將上百里方圓的所有元氣異動都收入眼中。

一旦啟動殷皇金瞳,他眼瞳中的整個世界就變了一個純元氣的世界。

所有的武修、玄兵、獸族體內蓄積的元氣,都會一覽無遺的暴露出來。只要任何武修接近,哪怕施展了隱藏氣息的符文戰技,也會被看破他們身上的元氣。

但這個天賦戰技也有弱,那就是無法分辨這些元氣的氣息是誰。這上百里方圓內散布有大量代表著武修的元氣,很難看出敵人究竟是誰。

葉凡只能通過元氣的強烈異動,來判斷誰懷有敵意。

谷心月將獸皇閣數萬人馬飛渡之事安排妥當。只等鬼嚎峽風停的這一刻。

她朝隊伍掃了一眼,發現葉凡在大隊伍的最後,立刻飛身來到隊伍後面的葉凡近旁。

「葉凡,一會我們一起走,只要過了這道鬼嚎峽,外面有大群的皇朝禁衛軍。我¥∫¥∫¥∫¥∫,們就安全了。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到紫玄皇朝。」

谷心月滿心的喜悅道。

「心月,你先和大隊過鬼嚎峽。我擔心谷霍和真靈會的人可能來破壞這次撤離行動,我留在最後面斷後。」

葉凡笑道。

「斷後?。這非常危險。谷霍和真靈會有不少武王!我留下跟你一起斷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