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學浩有些無語,知道她們在張望什麼,但她母親顯然不是怪獸,居然把兩人嚇成這樣。

2021 年 1 月 4 日

「咳~」他故意咳嗽一聲,以期讓她們知道,在自己面前表現出對他母親的畏懼是一種失禮的行為。

「啊,真中同學,原來你媽媽已經回來了嗎?」小濱麻里奈一驚,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確實有些失常,扶了扶桃紅色的特殊眼鏡,減少自己的尷尬。

瀨戶陽子更是「咻」地一聲轉過身,直接給了他一個後腦勺。

「是的,她們是回來為我慶祝生日的。」李學浩點了點頭說道。

「真中同學的生日嗎?」小濱麻里奈臉上帶著些好奇,「真中同學什麼時候生日?」

瀨戶陽子這時也轉過了身來,一臉好奇和期待地看著他。

「本月的十五號。」李學浩倒不介意告訴兩人,反正到時候他也會邀請她們參加,畢竟是住在隔壁的鄰居。

和澤井優子一樣,小濱麻里奈算了下時間,然後臉上顯得有些振奮:「正好是日曜日,時間真是巧呢。」

日曜日就是星期天,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時間,至少不用上課。

……

三人坐車抵達東京文京區,瀨戶陽子的父親是在一家大綜合病院里,住的當然也是特護的病房。

畢竟身為一家大公司的社長、掌舵人,雖然昏迷不醒,但底下還是有不少忠誠他的人。何況他還有個女兒作為繼承人,除了本家的親戚之外,外人也無法謀奪屬於瀨戶家的資產,甚至在他昏迷期間,還要好好地保護他,不然可能就會失業。

跟著小濱麻里奈和瀨戶陽子兩人直接來到位於文京病院的特護病房,門口就站著兩個穿著黑西裝的保安,身材高大健壯,令人一見之下就知道裡面住的是重要人物。

「大小姐。」兩個保安對瀨戶陽子非常恭敬,見她到來,連忙行了一禮。

「把門打開。」瀨戶陽子一臉平靜地說道。

「是,大小姐。」其中一個保安將門打開,然後恭敬地請她入內。

臨進去之前,瀨戶陽子又吩咐了一句:「守在外面,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了解,大小姐!」兩個保安又再度行了一禮。

李學浩也跟著進入病房,心裡有些小小的驚訝,剛剛見到了瀨戶陽子的另一面,真的很有大小姐的高冷風範,與平時劍道少女有很大的不同。

病房內,其實空間並不算很大,中間擺著一張病床,周圍一應儀器齊全,看上去顯得很高科技。

床上靜靜地躺著一個臉色蒼白的中年男子,大概四十多近五十歲的樣子,確實跟小濱麻里奈描述的一樣,像熟睡了過去。有著平穩的呼吸,甚至時而還有鼾聲傳出。

但人就是不醒,如同一個永遠處於睡夢之中的人一樣,估計這也是最讓醫生們頭疼的問題,一個永遠睡過去醒不過來的人,這種病案還是第一次遇到。

「師父,拜託你了!」瀨戶陽子朝李學浩深深地鞠了一躬。

小濱麻里奈也一臉希冀之色地看了過來,目的和瀨戶陽子一樣,希望他可以幫得上忙。

「嗯。」李學浩神色也略微鄭重起來,見到床上中年男子的第一眼起,他就已經知道,確實如他所想,對方是中了陰陽師的暗算。

不過他的身上並沒有附上什麼邪靈之類,只是被煞氣侵入了體內,受煞氣的影響,陷入了深沉的潛意識之中,不能主動醒過來而已。

這種情況雖然比被靈體附身要輕鬆得多,但時間久了,人睡著睡著,可能就永遠無法醒過來。至於小濱麻里奈說的有恐怖的表情出現,對於煞氣入體的人來說很正常,因為煞氣是由靈體而產生,尤其是怨靈,煞氣就更加的濃重,人被煞氣侵入體內之後,就會噩夢連連,然後體現到了臉上,所以看上去讓人很不安。

「真中同學,大介叔叔怎麼樣了?」或許是見他看了很久都沒有出聲,小濱麻里奈有些焦急地問道。

「情況不算壞,我可以『治好』他。」李學浩倒沒有誇大其詞,對他來說這種只是將入侵體內的煞氣給「凈化」掉的簡單工作,實在有種殺雞用牛刀的感覺。

「真的嗎?謝謝你,師父。」旁邊的瀨戶陽子聽得很興奮,沒有絲毫懷疑他的話。

「需要準備什麼嗎?」小濱麻里奈卻顯得很鄭重,在沒有看到效果以前,她保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不用了。」李學浩擺了擺手,走到病床邊上,伸手放在了中年男人的額頭上空,根本不需要接觸到對方的身體,一絲絲黑色的煙霧就從眉心處涌了出來,凝聚到了他的手掌心上。

不過這個過程對於普通人來說是無法看到的,所以在外人看來,他只是伸手在那裡做了做樣子,完全沒有半點實質性的舉動。

等到掌心的黑色煙霧凝聚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球形,而中年男人眉心處再也沒有了黑色煙霧湧出來,李學浩收回了手。

那團煞氣球形自然也被他的靈氣在頃刻間給衝擊得「煙消雲散」,從天地間徹底地消失了。

「好了。」李學浩淡淡地說道。

「好了?」不止小濱麻里奈一臉荒唐難以置信的表情,就是原本對他很信任的瀨戶陽子也帶著懷疑,這是……在開玩笑嗎?

「嗯,你們可以試著叫他一下。」李學浩知道她們在懷疑什麼,他也不需要解釋,事實會讓她們相信的。

小濱麻里奈皺了皺眉,瀨戶陽子卻已經迫不及待地走到床邊,開始叫了起來:「爸爸,爸爸~」

很快就收到了回應,她的父親,也像大夢剛醒一樣,揉著惺忪的睡眼,從床上坐了起來,發現身處在奇怪的房間里,而邊上不遠就是女兒,忍不住有些錯愕地問道:「陽子,這是哪裡?」 第四覺醒,打破神靈枷鎖,橫斷萬古……

葉凡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直響,整個人都懵了,怎麼也想不到,在殤這裡聽到如此秘辛,將他震撼的一時間難以回過神來。

這樣的說法,太令人難以接受了。

神武大陸,武道為尊。

而登上武道巔峰的過程,就是三次覺醒,最後將三次覺醒的成果合二為一,自此,便踏上了大陸巔峰權力中樞,這就是人生巔峰了。

可以說,神武大陸上的生靈,一生都在覺醒路上,一生都在拚命覺醒,只為踏上武道巔峰。

武道,共有三次覺醒,這是常識!

然而,今日,葉凡的常識觀念被殤輕易打破了,碾碎的一點不剩。

「血脈、武魂、武道之心……之後竟然還有第四次覺醒。」

葉凡目光獃滯,喃喃自語,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

殤沒有說話,而是讓葉凡自己慢慢消化與接受,它很明白葉凡此刻的感覺。

事實上,大部分星空萬族的生靈,同樣也是不知道武道真相的,這樣的秘辛,只有部分幸運兒,還有強勢的萬族生靈,才會知曉。

因為,普通生靈知道了,也是沒有任何好處的,反而可能招來殺身之禍。

看看神武大陸百億年浩瀚歲月中,都出了多少個四次覺醒的神靈吧。

距今數十億年前,太古神靈出現,也是域外神靈降臨的時代,那時候出了一個絕世神王。

數十億年後,四族十八祖神崛起,殷皇祖神得到四次覺醒機會,一躍成為絕世神王級人物,是十八祖神中第一個離開神武大陸,遠涉星空的祖神。

十八祖神中,若論星空影響力,當屬殷皇祖神、禹皇祖神、龍祖、鳳祖四者最大。

如果光論實力,必然是殷皇祖神,絕世神王可不是開玩笑的,在星空中都是一族老祖、巨擘,星空巔峰人物一流!

百億年時間,僅僅出了二個四次覺醒者,由此可見,這種幾率多麼渺小,渺小的讓人絕望。

「如何進行四次覺醒?星空中四次覺醒的生靈多嗎?」

許久,葉凡才回過神,眼中精芒閃動,當即提出二個關鍵問題。

第二個問題其實葉凡心中沒問的時候,已經有了答案,但那只是猜測,他想從殤這裡得到準確的答案。

「要進行四次覺醒太艱難了,一來沒有方向,二來想靠自己覺醒,根本不可能,只會自毀。」

殤擊碎了葉凡的僥倖之心,說道:「星空中四次覺醒的生靈……很少,少的可憐,哪怕是一些大族、大界之中,都未必有一個,因為這不是看你天賦的,而是看機緣。」

「神武大陸有過二個四次覺醒者,一個是域外的神靈,憑藉四次覺醒,一躍成為絕世神王,震動星空萬族。另一個和你還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我?」

葉凡一愣,隨即他就反應了過來,倒吸涼氣,嘶聲道:「殷皇祖神?」

「沒錯,他也是四次覺醒的神靈,所以第一個離開了神武大陸,闖蕩星空,只留下傳承,沒有任何子嗣留下。」

殤悠悠道。

葉凡的目光瞬間大亮起來,迫不及待追問道:「這四次覺醒是否能通過某種形式傳承下來?」

「不要問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如果可以的話,星空中四次覺醒的生靈還會如此少嗎?」

殤淡淡說道。

在沒忍住問出這個問題后,葉凡就冷靜了下來,心中已經知道了答案。

換在平時,他早就想到了,但此刻他腦子一片混亂,滿腦子都是四次覺醒,因此才二次沒及時想到本該想到的問題。

對此,殤並不感覺奇怪,如此武道真相,武道大事,誰能沒點想法?

有這樣的反應才是正常的!

頓了頓,殤安慰葉凡道:「雖然四次覺醒無法傳承,但覺醒出來的能力,是能夠通過血脈傳承下來的。」

「覺醒出來的能力?」

葉凡聞言,目光再次大亮起來。

「沒錯,四次覺醒很特殊,具體覺醒什麼能力是很難說的,稱為泛覺醒,並且,它覺醒出來的能力可能是一個,可能是二個,如果是二個的話,另一個肯定是隱形能力,具有很大的欺騙性與隱蔽性。」

「在記載當中,殷皇是覺醒了一個能力,並不是二個能力,但在你越階使用出更高階奧義攻擊后,我就明白了,殷皇覺醒的能力是二個,一個是他本身的能力,另一個會體現在後代上。」

殤緩緩解釋道。

「泛覺醒、本身能力、隱形能力……」

葉凡喃喃著這幾個詞,此刻終於恍然大悟。

明白了!

一切都明白了!

一開始葉凡就有這個疑惑,他從未聽說過,有哪個傳承是如此驚世駭俗的。

在領悟一階奧義的時候,就能越階使用二階奧義攻擊。

在領悟二階奧義的時候,就能越階使用聖階奧義攻擊。

這太不可思議了,讓人難以想象,甚至葉凡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在半聖階段,就跨境界戰聖尊!

只是,星空浩瀚,萬族璀璨,葉凡便沒有多疑,因為這個世間太廣闊了,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都顯得正常。

當時葉凡的想法是:殷皇血脈固然特殊與驚人了些,但這世間必定還有很多類似的情況。

可現在看來,其實並非如此,恐怕……世間之大,都獨此一家!

思索了片刻,葉凡忽然神色古怪地苦笑起來:「這也就是我意外獲得了源源不斷的聖力,否則誰會知道殷皇還覺醒了這個隱形能力呢?即便如此,也只能當做底牌自保罷了。」

「這應該就是為什麼有的生靈只覺醒了一個能力的原因,另一個隱形能力太隱蔽,甚至根本不可達成,所以明面上,他們只有一個能力。」

殤很贊同葉凡的話,這一點它早就看出來了,因為它翻遍所有記載,都沒有類似葉凡的這種情況,這真是星空之中獨一家的。

「這第四次覺醒,究竟如何做的?要什麼樣的機緣?」

葉凡忍不住問道。

「四次覺醒,必須要使用一種整片星空都極度、極度罕見的神樹之果,吞服之後才能進行第四次覺醒,覺醒出什麼能力,如何覺醒,走什麼樣的覺醒路,完全看機緣和你自身的因素。」

「這種神樹很稀少,我這裡也沒有任何記載,星空中的所有生靈,也都沒有任何辦法尋覓到,只能靠推測。」

「首先,它無法出現在任何星辰之上,記住,是任何!它只能出現在一些強大的大界中,或者直接紮根在星空某處,可能是戰場,可能是險地、絕地,可能是混沌中,任何地方都有可能。」

「甚至於,它可能同時出現多株,它太神秘了,不知來歷,不知根底,不知去處。」

殤說道。

葉凡心中微訝,感覺這株神樹果然神秘的過分。

「大界?這個我略有知曉,但凡進入星空萬族之列,皆有大界棲身,種族龐大。」

葉凡畢竟是翻看過殤的許多記載,哪怕只是鳳毛麟角,只提點到幾句,葉凡也是知道一些這些高層次之事的。

「沒錯,神武大陸,就是一個大界,雖然說星辰之中,也有一些大的可怕,論底蘊,比一些大界都強,但終究沒有多少種族會將偌大的族群傳承在星辰上,其中原因頗為複雜。」

「當然,只是大部分,還是有一些種族不忌諱的,不過他們擁有的大星也不止一顆,而是整整一片,乃至更多星域,獨霸一方宇宙星空。」

殤說道。

「神武大陸……也是一個大界?」

葉凡一呆。

「這是必然的,如果不是這樣,太古神靈時代,域外眾多神靈,何以都降臨在神武大陸上?一個原因是為了覺醒神樹,另一個原因就是這片大界初成,資源太豐富了,修鍊環境好的驚人,自然都來分一杯羹。」

殤冷笑了一聲道。

頓了頓,殤繼續道:「其實大多數存在生靈的星辰都不會大,直徑撐死了十萬里,多些的也在百萬里以內,星辰越大,誕生的生靈層次越高的幾率越大。」

「直徑十萬里以內的星辰,生靈層次都絕不會高,幾乎不會有任何真正的覺醒生靈,修鍊出來的元氣也極為駁雜孱弱,能拍碎他們那裡的千斤巨石就算超一流強者了。」

「如果是神武大陸的武者境界生靈過去,簡直就是人形巨獸,輕易都能摧毀掉他們那裡一個大宗門,如果是武尊生靈過去,他們所謂的宗師、大宗師、陸地神靈之流,都不過是三歲頑童罷了,動輒便能橫斷江河,擊斷山嶽。」

葉凡聞言,忍不住咂舌,皺眉道:「差距那麼大?」

「當然大了,大界是超越絕大部分星辰的存在,誕生的生靈層次太高了,在那些星辰中的生靈眼中,神武大陸任何一個生靈,都是神靈之子的級別。」

「一個武王過去,不說打爆了它吧,太狂了,徒手改天換地還是能做到的。」

「你之所以察覺不到,是因為大界太過強大,對此界生靈有壓制,否則以你武皇之威,豈會連一州之地都無法打沉?武道覺醒之路,是最本質、最本源的路,豈是尋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