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三是名號,就猶如張三、李四、王二麻子一樣,是個稱為,傳承用的,並非是他真得就是在老李家排在李三,所以不管你是姓王姓趙、還是姓錢姓孫,只要繼承了門面,那麼你就是李三。

2021 年 1 月 2 日

出身津口燕子門,與老河口的空空門並稱當世兩大偷兒,為偷中之王,賊中之賊。

平日里不幹正事,專盯著為富不仁的富豪或是貪`官污吏下手,所以作案次數雖多,但都沒怎麼上綱上線,因此到也活得逍遙自在,吃穿不愁。

而他這次之所以會在黑網上接這麼一個相對來說危險的任務,除了他藝高人膽大,沒將那可能的危險放在眼裡外,也是有歷史原因的。

按門中記載,燕子門的某代傳人就是被滿清給弄死得,而且還連帶著波及了本門,差點直接讓燕子門的傳承在那一代里絕了,所以門中留下鐵訓,名言永不於滿清合作,進而在後來演變成專找滿清勛貴麻煩,所以燕子門和滿清中人一直是仇敵。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因此在發現了這麼一個任務后,李三自是沒有猶豫,直接用自己在黑網上的帳號接下了任務。

……

李三搭乘著飛機,飛往了吉省的吉市,然後換乘汽車,前往了白市下屬大安,找到一處三星級酒店休息一天,便在第二天晚上換上了用最新科技打造的吸光夜行衣,趁夜趕到了位於大安郊區的鈕軲轆氏正紅旗支善保後裔所居的宅院之外。

整個庭院採用的是鄉村大院制式,取飛檐瓦,就造型而言,很有些東三省知名農家樂似的模樣。

外部有土石院牆保護,內里等或輝煌,狗、巡夜的偶爾可見。

李三仗著輕功輕巧的躍上牆頭,打眼打量起了院中的環境。

四條大狗,三個門房,不過門房現在都在屋子裡,喝酒打牌吹空調,一點也沒有正經保安的警惕性。

不過也對,畢竟這是在國內,又是在現下這種安寧穩定的和諧社會,更何況這還是鈕軲轆氏的一家,雖然在本地名聲不顯,但暗勢力卻是不弱,除非碰到那些無知的傻瓜,否則沒什麼二流子會閑得沒事來他們家鬧騰,自然不需要那麼緊張防備。

就更不要說外邊還養著四條鬥犬了,有他們在,除非真有飛賊,否則只要來人就會響,足夠他們反映及應對的了。

只不過可惜,他們這回碰到的是燕子門的李三,飛賊中有數的高手,所以他們這番鬆懈註定了他們今晚將要倒霉。

這不,就見李三手臂一揮,幾枚飛鏢就瞬間插在了四條斗狗的脖子上,上面喂途的強效麻`要迅速發做,讓四條斗狗連警告聲都沒來得急發出,就嗷物一聲委頓在了地上,沒能給三人送出絲毫警報。

然後李三翻牆躍入院中,小心翼翼的望了眼屋中喝酒打牌吹空調的三人,貓著腰,如果鬼影般向裡面的大屋潛去。

雖然主體採用的是農村老房子般的布局,但作為滿族貴人之後,自是不會讓『奴才』和『主子』住在一起,所以屋分兩邊,卧成四室,一面是給下人們住的客廂,一面是個自家人住的主屋,用以區分主次。

李三就這麼悄無聲息的潛到主屋這邊,半蹲著身子用手去夠把手,一拉,門就被輕易的打了開,然後如狸貓閃身進入主室,觀察起了屋中的狀況。

不愧是滿清貴族之後,家裡的家居果然很有講究,除去正常的****外,一景一物全都採用復古樣式。紅漆木的柜子,雕花勾楞的裝台,無不昭示著這家主人的身份的不簡單。

李三沒有留戀,眼光似賊,快速的搜尋著需要盜取的目標物。

結果是沒有任何發現,不由的微微皺眉,通過屋子內部的連通向另一個屋室移動而去。

夜深人靜,李三就好似幽靈一樣,沒有驚動驚醒屋中的任何人,悄無聲息的在屋中移動著。

東大屋、中通屋、西偏房……

很快,他就來到了一間疑似書房的房屋中,目光微頓,發現了被放置在書桌上的疑似山水琉金五方令的物品。不由得飛竄上前,一把將東西拿在了手中。

「是真品!」

李三簡單驗證一下,心頭確認道,然後收起令牌,又看向了屋中其他的東西。

既然是賊,自然不可能只取一樣東西就走。

然而緊接著,他就被眼前所發現的東西給驚住了。

「和紳,藏寶,嘶……貌似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吶!」李三看著與山水琉金五方令放置在一起的古式書籍,不由得倒吸口冷氣道。

而後沒有絲毫猶豫,立刻捲起書桌上的幾本書籍,不再停留,飛快的衝出了大屋,幾個縱躍便自也色中消失不見。 第二天,吃過早飯,散過步,消過食的和維德繼來到了書房。

和維德繼臉色一變,猛的高聲喊道「來人!」

不久房門洞開,一名女保姆快步走了進來。

「老爺?」

「去,把劉維他們叫進來。」和維德繼臉色陰沉的吩咐道。

「是。」保姆應聲,快步離開了房間。

而後,三名高矮胖瘦各不同的漢子便走進了書房中。

「爺!」

三人齊聲叫道。只是沒成想,話音剛落,就迎來了和維德繼呼嘯般的耳光。

「啪啪啪!」

「混帳東西,你們是怎麼看得家!?」和維德繼怒喝道「連家裡遭賊了都不知道,我留你們還幹什麼?等著以後被人摘了腦袋嗎?」

「撲通。」三人沒有戕聲,直接膝蓋一軟跪倒在了地上,低垂著頭沒敢做任何反駁。

「等下每人自去趙方那裡領六十荊條,罰沒工資一年,等待后落。」

「你們三個好好祈禱吧,祈禱我還能把東西找回來,否則你們就自己下去給我鈕軲轆氏的先人述罪吧。」

「哼,下去,讓郎坤過來。」和維德繼發泄了一通,走回主位上坐下,看著桌面上被掃一空的東西越發心煩的喝令道。

「是。」三人老實應聲,也同之前的保姆一樣退出房間,換另外一名身材削瘦,面容有些陰鷲的男子進來。

「二叔。」那名看起來和和維德繼年齡差不多少的陰鷲男子開口說道,稱呼叫人驚詫,實沒想到,兩人家之間居然還差著輩份。

器靈種田記 「二叔,出什麼事了。」

「那幫沒用的東西,連個家也看不好。家裡遭賊了,前幾天剛被我找回來的那枚山水琉金五方令還有幾本家族的先人筆記一同被盜了,我有些擔心,對方可能知道了些什麼。」和維德繼先是恨罵了一聲,才一臉憂心的對郎坤說道。

「那二叔的意思是……」郎坤微微皺眉,追問道。

「我準備讓你帶領秘衛,全力追查山水琉金五方令的下落,務必在最短的時間裡,將那枚令牌拿回來。」和維德繼抬頭,目光肅然的注視著對面的郎坤,沉聲道。

「好,我這就開始。」郎坤表情不變,點頭應道。

然後郎坤轉身出屋,不久,就帶著四五號人還有一堆儀器設備返回了屋中,如同電影電視劇中的警察一樣,仔細搜索檢查著各個角落,搜尋著可能存在的蛛絲馬跡。

「爺,據下面的人報告,有人砸我們的場子。」

之後,又過了不知道多久,某個青年急匆匆闖進屋中,沖正在閉目養神的和維德繼連聲彙報道。

……

又過一天,消化完與王大廚較量的收穫,且又通過打獵賺取到一些精碎的陳虎再次來到燕雲城中,找到另外一家名聲不錯的酒摟,不等色變的掌柜的說話,便吐起開聲,以近似暴吼的聲音大聲說道「解師傅,陳虎前來挑戰。」

聲音之大,直接蓋過了酒樓內食客發出的雜音,回蕩在所有人的耳邊。

「嘩!」

「是他!那個在前天用廚藝戰勝了趣味軒的王師傅的傢伙。」

「他就是陳虎?那個傳說是特廚之後的小子?」

「果然我沒猜錯,燕雲城這回怕是要有熱鬧看嘍。」

「解師傅,陳虎前來挑戰!」陳虎不理周圍食客的議論,再次喊道。

「你!」掌柜的無言,指著陳虎有怒發不出來。

「掌柜的,現在怎麼辦?」某個沒有頭腦的小二湊上前來小聲詢問道。

「還不趕緊去後面穩住解師傅,讓他不要受激接受挑戰!」掌柜的沒好臉色的沖身旁的小二沒好氣道。

「啊?」小二愕然,沒向到掌柜的居然給出的是這個辦法,不由得呆在了那裡。

「還不快去!」掌柜的低喝道。

小二回神,連忙答應著跑向了后廚。

陳虎也不阻攔,就站在那裡抱臂等待著這家酒樓的選擇。

反正他是不怕那什麼解師傅會拒絕。如此一來雖然避免了和自己的正面交鋒,保住了酒樓的些許顏面,但作為大廚的解師傅本人的面子肯定會被落下不少,甚至留下一個膽小怯弱不敢應戰的名聲,其結果可能比直接敗在陳虎手裡的王大廚還要不堪,從而更進一步的提揚陳虎的威名。

「這位陳師傅,我家解師傅今天有事,沒在店裡,你看,是不是該日在來挑戰?」而旁人雖能躲,能避,但身為酒樓的掌柜的卻不敢不上前來招呼,滿臉愁苦的堆著笑,低聲下氣的從陳虎說道。

只要能把這尊瘟神送走,在丟面子掌柜的也認。

「哦?真得沒在嗎?」陳虎挑眉,環視了一眼周圍的食客,似笑非笑的說道。

「是的,真沒在。」掌柜的硬著頭皮道。

「沒在?沒在我這道糖醋裡脊是誰作的?騙老子錢么?」沒等陳虎回話,一旁一位彪形大漢便雙木圓睜,怒瞪著掌柜的氣喝道。

「呃……」掌柜的滯然,到是忘了店裡還有這麼一位混不吝。

其他客人雖然沒有說話,去也都拿挪諭的目光看向了掌柜的。

「王掌柜,今兒你要是不給我老蘇一個交代,別怪我拆了你這家店!」那大漢走出人群,一把抓住掌柜的的領子,如同怒獸般沖掌柜的喝道。

「就是,我們來你們德味居吃飯就是沖著解師傅來的,你卻說解師傅不在,那我們吃得東西豈不是由別人做的?這不是在騙人嗎?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休怪我們不講情面。」而見有人出頭,其他即使明白怎麼回事的食客也紛紛不怕事大的起鬨道。

快穿之美男快到碗里來 卻是進一步的攝壓著掌柜,讓他心頭沉重,臉上冒出了一層冷汗。

這事要處理不好,可就真不是區區廚師的問題,而是信譽問題了,那樣一來之後就算解師傅在挑戰中勝了,他們德味居也將開不長久,瀕臨倒閉。

「小子,你得挑戰我接了。」然後就在掌柜的坐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時,一道沉厚的聲音突然在人群的後方響了起來。

人群散開,將一中幾青幾名男子的身影呈現了出來。

如果陳虎沒料錯的話,那為首在前的沉目男子正是自己今次所要挑戰的正主,德味居的解師傅。

隨後解師傅來到陳虎面前,看向陳虎沉聲道「想怎麼辦,你劃下道來吧。」 「很簡單,讓在場的諸位從他們中間自行推舉出五位有身份、有名望能夠服眾之人充當評委,然後由評委各出一題寫在紙條上搓成團,一同放入箱中進行攪動,而後再由另一位不相干的人員從箱中抽取一題作為題目供我們進行比試,其中勝者既本次廚藝較量的勝利者,解師傅以為如何?」陳虎沒有停頓,將自己想到的規則說了出來。

「恩?變規則了?」聞言,解師傅沒有第一時間答應下來,而是面露疑惑的反問道。

「是的。畢竟能擔當大師傅的,沒有什麼人的刀功是不過關的,比起來全看臨場發揮,不確定性太多,而且真正考驗廚師技藝的還是成品菜的品相、味道等,因此與其拿刀功來炫技,反不如直接用菜品來較量。」

「取消拿手菜的較量也是為此。畢竟拿手菜屬於固定菜,雖然可以藉此將廚師的手藝發揮到最高,卻也同樣屏蔽了廚師學習進步的可能,並且非常容易被針對,同樣不適合用來進行較量,更何況,與命題制菜放在一起進行實在浪費時間,大家未必有那麼多的空閑來等待我們製作。」

「所以我決定,直接進行命題較量,既可以節省時間,也可以最大程度的檢驗出一個廚師的寬度與廣度,還有綜合實力。」陳虎微微一笑,解釋道。

「原來如此。我沒問題。」解師傅聽完恍然,點頭同意下來。

然後人群開始行動,在德味居的掌柜的主持下,快速從眾人中選出了五名大家差不多都熟識,身份人品什麼也都能服眾的人員來充當此次較量的評委。

「說起命題,陳師傅,這個命題要如何來下?」五位評委中,一個年輕公子模樣的傢伙開口詢問道。

「可以從立意方面著手,如上善若水,國士無雙,也可以從分類上定題,直接按蔬菜的種類命題,出一些如肉的料理、蛋的料理這類的。」陳虎解說道。

「原來如此,那我明白了。」年輕公子微微一笑,提起掌柜的提供的毛筆,在面前那一紙寬的小紙條上寫下了幾個文字。吹乾,用手搓成了一團。

其他四位評委也是一樣,很快五個大小不一的紙團就被五人投進了掌柜的取來的小小空壇之中,雙手快速搖晃,將裡面的紙團位置弄亂。

隨後掌柜的捧著小酒罈走入人群,隨便選中了一個傢伙讓他抽籤。男子沒想到會選中自己,模樣有些興奮和緊張,抬手在身上擦了擦,這才探手進入小酒罈的壇口內,從中取出了一團雜亂的紙團。

掌柜的信手接過,回到評委和陳虎、解師傅中間,打開紙團,面色有些怪異的宣佈道「本次考題為——中庸!」

這題目一出,別說掌柜的感到怪異了,就是陳虎和解師傅也抓瞎了。

中庸,陳虎知道,為古時四書之一,儒家之經典,教人修身養性的王道文章,陳虎高中時的課文中也有相關內容,明白所謂的中庸是指不偏不倚,持之以恆之禮。

但要把它帶入到廚師的菜品中……陳虎能想到的只有味道平衡,不取辣、酸、咸、臭等極味,做平合家常的料理。

所以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粥,玉髓清明粥。

只是那樣一來太過重複,會給旁人一種他只有『一招』的印象,因此很快便拋之腦後,思索起了其他能符合中庸二字的菜品。

反之,解師傅就徹底抓瞎了。畢竟相比於現代,是個人就能讀書上學習字的現代社會體系,在古代文明中,讀書人那是學子,是未來的士,在士農工商四級中最上級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高攀得起的,就更不要說廚師本就是個經驗學科,沒有長時間的積累實踐,根本就不可能學成出徒,被人信任擔任大師傅了。

所以每一個能擔任大師傅的廚師或許會識字——畢竟還要看菜譜什麼的,但要說他們有學聞……那是真扯,所以解師傅是真得不了解中庸是何意,又哪能想到符合這詞的菜品來。

而對此,身為掌柜的王掌柜自然也清楚,抽了抽嘴角,沖五位評委請求道「還請幾位解釋一下中庸的意思。」

「中庸者,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

「換成白話的意思就是,遵循天性,遵循道來修養自身,並持之以橫,不偏不依,便是中庸。」年輕的公子一抖手打開手中的摺扇,一邊輕扇著,一邊漫不經心的解釋道。

這回,解師傅總算是明白了點什麼,不由得感激的向掌柜的看了一眼,便一睨陳虎,轉身回返了廚房。

不就遵性守道嗎,這東西他了解。

隨即解師傅在後廚的備菜中找到一條活魚,二話沒說就抓了出來,提著走向了案台,正巧被後腳進來的陳虎所看道,微微一笑,腳步一轉,走到蔬菜放置的區域,抓起幾把時蔬走向了另一側的二灶。

陳虎取刀,開始製作。

「砰!砰砰!」

沒等他下刀,另一邊的一灶就傳來了陳悶的聲響。

陳虎好奇的換過頭,雖因為解師傅的身體的阻擋看不到全部,但也從案板上隱約露出的魚尾猜到,解師傅應該是在拍魚,把魚打昏,好方便處理。

這樣既可以保留魚的新鮮,也不至於讓魚在自己處理時因為疼痛而活蹦亂跳。

「魚的話,應該是去鮮吧……這樣的話那我就取淳厚好了。」

這麼想著,陳虎將多餘的時蔬放到一邊,只留下冬瓜,開始清理。

去皮,取心,留肉,將冬瓜切片放入冷水中冷藏,然後取來旁邊閑置的時蔬,找到夏季特有的山珍如竹筍,山蘑等物,再去找來西瓜,去瓤留皮,削去外邊的青皮,只余青色的瓜瓢,放置一旁,而後取大鍋坐水上火,用大火開始熬制高湯。

這到不是這道菜必須用的東西,畢竟一般家常菜直接做就是了,但架不住對手也是一名大廚,在對方的手藝緊逼下,陳虎實現沒自信單純的家常菜湯配靈氣就能征服幾位評委的嘴,所以只得多下些功夫,憑藉自己的廚藝水準和知識,立用一切材料來改良升華這道原本的冬瓜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