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李一然聞到乾文一身上濃重的血腥氣,問道:“你出去過?”

2021 年 2 月 3 日

“是是,聯盟成員都派人出去擊殺那些變態的玩意,我們成一會剛輪換下來,主上,跟我來,那邊,我們會中的傷者都在那邊!”

“有人受傷了?!”老金驚叫道,“靈者對付它們不是碾壓嗎?”

李一然這時注意到了經過的人中不少身上帶着傷,更有甚者,有幾個血肉模糊的傷者被人擡着快速往前方搭起的帳篷跑去:“老金先別問,走,去看看!”

很快,三人穿過人羣,進入一個帳篷,只見十幾個傷者正躺在簡易的木架之上。


“主上!” “主上!”……

帳篷中的衆人注意到李一然的到來,紛紛行禮,一些明顯傷重之人也準備下來行禮。

李一然急忙揮手道:“都躺好都躺好,……,小徐,怎麼回事?”

面有倦容眼帶血絲的徐慕晴走上前,回答道:“主上,沒辦法,外面變異的三眼喪屍越來越多,有的甚至可以直接控制我們體內的靈力流動,靈力動用不了,傷了好多人,這些兄弟大部分都是這樣受傷的。”

“怎麼不救治,他都還在流血,靈藥不夠?”

“不是不夠,是不能用!”

李一然眉頭皺起:“爲什麼?”

“受傷的大部分體內都中了一種奇特的蠱毒,一旦用靈藥治療,那蠱毒會吸收大部分藥力,快速生長,有的會破體而出危及傷者性命,有的甚至直接控制傷者,直接把其變成喪屍,開始就因爲這樣死了不少人,要不是高手鎮壓,這裏……”

“應付方法有沒有?”

“暫時沒有特別有效的,好在蠱毒能拖些時日只要不動用靈力,現如今只能用些普通藥物幫忙止血,或者就是靈力充足的高手直接用靈力灌注傷者全身,將蠱毒驅除。”

李一然掃了眼四周,問道:“陸勝呢?他的靈力足夠,他怎麼?”

徐慕晴眼神一黯,說道:“夢副會長不同意,主上別生氣,她這次沒做錯,陸勝靈力再充足,最多能幫兩人靈力就會靈力耗盡,如今身處險地,必須保存實力,我們成一會還好,都是些皮外傷,所以……”

“明白,”李一然眼珠轉動,接着從儲物空間拿出一個古樸異常的玉瓶出來,小心的倒出一粒黑色的米粒大小的東西出來,說道,“把它放清水裏,水燒開,受傷的一人喝一碗,毒應該就消了。”

徐慕晴精神一陣,喜悅道:“真的?”

“真的!騙你做什麼?呃,你別聞它啊,又沒味的!”眼見徐慕晴用手夾起那細小之物放在鼻子下好奇的聞着,李一然咳嗽幾聲,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

“主上,這個是不是什麼靈藥?要是靈藥可是會起反作用的。”

“不是,不是,肯定不是靈藥,不蘊含靈力的,只是氣,哎,你別管了照我說的做就行,老金、一文錢我們去找夢副會長!”

走出帳篷,老金好奇的問道:“老大,剛你表情那麼怪,是不是那東西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還好吧,不好說,說了估計你們會嫌惡心。”

“呃,噁心?老大,到底是什麼東西?”

“……,赤焰拉的糞便。”

“嘔!”老金和乾文一同時乾嘔起來。

“老大,你不能這樣啊,整人整這來了,他們可是傷員,要是知道你整他們,那還不氣死?”

“什麼話這是!我無聊整他們做什麼,是救他們好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赤焰的身份,他那種級別的,渾身都是寶,你可不知道赤焰那傢伙對他身上的掉的東西保護的多嚴,那點糞便還是我趁他忘記燒燬偷偷收集的,可是寶貝懂不懂!”

“呃咳咳,倒也真是,老大,他,他那東西真的那麼管用,那麼丁點,還泡水,能起作用嗎?”

“肯定能啊,主要是靠上面帶的赤焰的氣息,小徐說的蠱毒明顯是活物,屬於妖物範疇,赤焰可是最高級的那等,而且自身還是蠱系天賦,剋制一切蠱毒的,嗯,一文錢你眼珠轉那麼快,又想出什麼餿主意了?”

“沒,沒有啊,”乾文一見李一然輕鬆解決難題,心情好了很多,撓頭笑道,“我在想,嘿嘿,既然主上你那東西這麼有效,可以用它來賺錢啊,這裏的傷者可是有很多的,大門大派的,錢肯定不少的……”

“免了!”李一然搖頭道,“東西本來就一點點,我還有其它用處的,再說這東西可不能讓外人知曉,你們也別到處亂說,我答應赤焰不暴露他身份的,……,就是這了吧,你們在這等着,我進去看看。”

… … 走進石屋,李一然彷彿走進了菜市場一般。

靈石精魄聯盟的十幾位成員都在大聲爭吵着,連李一然進來也都沒在意。


李一然一眼就看見坐在末首靜靜喝茶的夢晴,走了過去。

夢晴也注意到李一然的到來,笑着站起身,請他入座。

李一然擺擺手,聚音成線,說道【這些老傢伙在吵什麼?】

【沒什麼,地下的靈石精魄礦快要打開,他們在吵着如何分配呢!】

【你沒參與?】

【想參與參與不了,嫌我年輕嫌我實力低微,都不正眼瞧我的。】

【生氣了?】

【沒呀!只要主人瞧得起晴兒就行,其他人無所謂的!】

【呃,咳咳,玩笑了玩笑了,……,你,就不問問我傷員怎麼辦?】

【嘻嘻,不用問,主人在,晴兒任何事都不用擔心的,只記得服侍主人就行!】

李一然可真有些消受不了夢晴這種直白的風情,尤其還是在這大庭廣衆之下,剛準備轉移話題時,四周突然安靜下來,

坐在上首位置的破天宗宗主傅佑笙威嚴的說道:“李會長是什麼時候到的?“

“剛到剛到,嗯各位不用看我,你們繼續聊繼續聊。”

“李會長,外面的情形想必你已經見到了,有沒有什麼高見?”

“高見沒有,低見也沒有,在座的各位都比我厲害的,不用我了吧。”

“哦?李會長什麼時候這麼謙虛了,實話不瞞你,是許前輩臨走前提過,有事找李會長多商量,如今外有變異妖獸,內部又意見不統一,現在很想聽聽李會長的意見!”

見衆人望來,李一然本想胡亂說些,不過想到那許忠,心中嘆氣,最後還是提醒道:“你們有沒有想過外面的東西爲什麼要攻擊這裏?”

“嗯?不是爲食人血肉?”

“只是一方面,靈者的血肉是比較好吃,但相比較始祖山脈其它未受感染的數之不盡的血食,這裏的幾千靈者可是沒多大吸引力的。”

這時周庸插話道:“世叔難道想說它們是爲了地下的靈石精魄礦?!”

“呃,有點可能,不過靈石精魄礦上次我來封閉後,應該氣息不會外漏,如今也未開採,又隔幾層結界,外面的東西應該沒那麼厲害能感應到,……,咳咳,我想說的是,有人,準確的說是有妖獸暗中引戰所致。”

一石激起千層浪,衆人表情不一,紛紛議論起來。

“諸位請先安靜!”傅佑笙反應很快,震驚的目光看向李一然,“李會長從何處得知此消息?是剛得知?還是早就得知?”

“這個就不方便說了,總之有妖族暗中搗亂,想趁着兩方混戰,最後好漁翁得利,所以呢,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找出她們!”

“李會長有沒有好的搜索手段?或者知道他們在哪?”

“沒有也不知道,嗯,”李一然眼神掃向在座的衆人,說道,“在場的高手還是有的,要是都能抽空出去溜達一圈,估計是能發現蛛絲馬跡的,……,呵呵,言盡於此,我還有事,告辭了!”

不顧傅佑笙和周庸的言語挽留,李一然快步走出了石屋,轉頭看了看,很快發現老金和乾文一二人正蹲在牆角,開心的聊着什麼。

“喂,我說你們倆蹲這做什麼,方便?”

“呸呸,老大,別噁心人啊!”老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道,“這不是嫌着沒事,在給一文錢講講我昨晚大戰幾千回合的精彩過程嘛,嘿嘿,老大,事情談完了?”


“算是吧。”

“什麼結果?哎,一文錢起來啊,還回味呢?!” “你妹的別踢我啊,腳麻了,扶我起來。”

李一然笑了起來:“你們倆好歹算是我們成一會有頭有臉的人物,別這樣好不好,丟人!”

“這有什麼!老大,說說,什麼結果?”

“能有什麼結果,裏面的各有各的打算,都不聽我的,話點到了,其它就不關我事了,走吧,回去!”

“回哪啊,主上?”

“回家,回成一會行不行。”

“啊!主上,這邊,這邊,夢副會長還沒走,我們就這樣回去,不太好吧。”乾文一一邊揉着有些發麻的雙腿,一邊說道。

老金絲毫不介意乾文一身上的血腥味,一把摟住他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回去,是我和老大兩人回去的,一文錢你沒份的,要留這受苦嘍,可憐可憐!”

“老金,你不能這樣不講義氣啊,主上,帶我一起唄?”

“不行,你,”李一然準備繼續嚇唬乾文一的時候,這時,有兩人快步走近。

一位是衣着華麗的年輕女子,一位則是唯唯諾諾粗布衣服的中年漢子。

“李,李前輩!”年輕女子躬身行禮。

中年漢子則是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身軀有些顫抖,沒有說話。

眼見中年漢子準備磕頭,李一然眼神示意老金將其扶起,問道:“這是鬧哪出?”

“李前輩,”年輕女子代替中年漢子說道,“這位顧大叔是您救的,山澤國之人,因爲被選中過來幫忙,無奈和親生女兒分開,看見李前輩過來,懇求在下帶其過來,顧大叔喉嚨受傷說話不便,過來是想詢問李前輩,她的親生女兒顧小妹是否安全?冒昧前來,還望見諒!”

“安全!我剛來之前見過她,她也問起大叔你來着,別激動,她現在好的很,我派人把她們都送出去,你這邊完事會讓你們父女團聚,哎,別磕頭啊,老金幫拉起來。”

老金和乾文一在一旁安慰着聲音嘶啞不斷重複感謝的中年漢子。

李一然則和年輕女子友好的說道:“敢問姑娘芳名?”

“不敢,在下聽風閣,湯怡。”

“湯怡,哪個怡?……,哦,湯怡,記住了,好名字!姑娘身上有傷?”李一然注意到湯怡衣服上的血跡。

“不是在下的,”湯怡眼神一黯,“是,是過來幫忙的平民的,是在下的疏忽,沒能,哎,應該是虛不受補,不少人身體不適,還有的吐血,看着真的是替他們,呃咳咳,抱歉抱歉,不該在前輩面前說這些的,實在抱歉!”

“沒事,嗯,姑娘先等下,”說着李一然從儲物空間拿出一隻灰色的像木質的有些醜陋的青蛙出來,“這個,是我早些年的遊戲之作,想送給姑娘,希望姑娘不要嫌棄它醜……”

“不行不行,前輩的東西在下可不敢收,無功不受祿,肯定很貴重,不行不行!”

“姑娘先別急着拒絕,這東西也不是什麼貴重之物,只是有些靈智罷了,你不是說那些人虛不受補嗎,這東西,懂些醫理,可以問它的,”說着李一然直接把小小的青蛙放在湯怡手心,轉身就走,“記得滴血認主,走了,再會!”


… …

老金和乾文急忙跟上李一然的腳步。

老金看了看四周,見各自忙碌的門派弟子沒有注意到這邊,於是湊到李一然面前,曖昧的笑道:“老大,你對剛那小姑娘可真好啊!”

“有嘛,說幾句話而已。”

“嘿嘿,我都看到了,把寶物送人家,對她還不好。”

乾文一插話道:“寶物?剛那是什麼東西,怎麼像癩蛤蟆?”

“噗!哈哈!老大,你的雕工要練練了,哈哈!”

“屁!一文錢是個大老粗,看什麼都像癩蛤蟆的,哈哈!”說着說着李一然也不由得笑了起來。

“哎,你們別老是笑啊,老金,解釋解釋,那癩呃那東西怎麼會是寶物?看起來不像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老金又摟起乾文一的肩膀,解釋道,“別人的寶物都是發光發亮,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的,我們老大的可不一樣,越醜越厲害,哈哈,哎,老大別踢我,這正和一文錢解釋呢,…….,咳咳,接着說,老大對青蛙可是最中意的,只要拿出的東西是青蛙形狀,而且很醜的,必定是寶物無疑!老大,你說對不對,呃,怎麼了?”

李一然眼睛眯起,轉頭看向前方某處:“出土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