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朱絲雀好奇過後,善心涌動起來,“我們靠近它,把他救上來吧,怎麼說也是一條生命啊?”

2021 年 1 月 16 日

楊燦卻反對,“我們的飛碟正以超光速行進,如果停下來會耽誤最佳時機,何況這個物體很可疑,萬一是外星人佈下的圈套,我們會吃大虧。”

陳東國沒有發言,心理覺得這麼處理也是正確的。朱絲雀也沒再說什麼,只是用異樣的眼神望了楊燦一眼,可以從這一細節上看出楊燦的爲人處事之道來,如果過去她還願意給他一個競爭機會的話,現在可以說幾乎打了五折,在原本一點點的空間裏。

‘夸父A50’超負載飛碟,在‘長勝天J900’主戰飛碟的護航下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脫離了太陽第,直奔太虛空間。這裏是浩淼的看不見恆星光照的一個巨大的盲點,沒有星光閃耀的空間,彷彿來到了生命的終點站,沒有比永遠的黑暗更加可怕的地方。

然而陳東國說:“太虛空間是一個十分神祕的存在,它也許是一個時光隧道,可以通往數十個星座,也可能通往宇宙的起點和終點,我這種觀點尚未得到證實,只是一個猜測而已。”

楊燦輕蔑地笑了一嗓,“依我看,太虛空間只是一個星系拋棄的角落,否則不會如此安靜,院長和布魯斯也不會把戰場選擇在這一地點。其實我們大可不必清理這裏的垃圾,那一點點飛碟碎片也不會對太陽系構成多大的危害。” 望著兩個時間偽神體,姜小凡的臉色實在很難看,她們每一次攻擊都帶著時間的力量,讓他的體魄強度倒轉而回,隨著時間的迴轉變得脆弱不堪,而後進行毀滅性打擊,這樣的法則著實有些可怕,幾乎無解。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他自己很難對她們下手。

「唰!」

「唰!」


剎那間,兩個時間偽神體出現在一人一龍面前,彷彿根本不需要耗費時間來移動,一劍一拳同時揮向兩人。

姜小凡撐起太極輪迴域,包裹著冰龍後退。

「喀!」

其中一個時間偽神體的長劍揮來,斬在太極輪迴域之上,神秘法則流動,直接崩碎了他的輪迴域。好在這一次,他並沒有受傷,帶著冰龍安然橫移了百丈遠。


「這……」

冰龍瞪眼。

它是真的有些震驚了,或則說是駭然。隨手一劍就斬碎了姜小凡的太極輪迴域,這樣的法則讓它心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姜小凡眸子妖邪,望向葬神殿深處。

「小子,說起來有些奇怪,神族那三個帝皇級宿老死光,神國其它修士也全部被你劈碎,但是在這些過程中,那個神王老東西居然始終沒有出來。」

冰龍疑惑。

按照正常情況來說,神王安迪加已經暴怒,應該會從深處殺出來才對,但是它卻並沒有衝出來,只是在深處散發著恐怖的殺意,這實在令人非常費解。

「轟!」

旁邊,浩瀚帝皇威突然衝起,七彩神光灑滿天際。

冰龍嚇了一跳:「小子,發飆前提醒一聲!」

姜小凡眸子中道痕密布,給人一種極為妖邪的氣息,他望向深處,臉上的殺意極為驚人。下一刻,他動了,踩碎了葬神殿的地面,如同一顆流星殺向深處。

「畜生!」

神王安迪加怒吼。

這片葬神殿突然震動起來,神秘的符文烙印浮現,深奧複雜。

「殺陣?!」

遠處,冰龍變色。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兩個時間偽神體動了,瞬息出現在姜小凡前方十丈外的距離,竟然比姜小凡的速度還要快,一拳一劍直接壓了過來。

「嗡!」

姜小凡揮動輪迴拳,崩碎虛空上的密集道痕。

「鐺!」

他一拳砸在握劍的時間偽神體劍面上,將其震飛出去,而後,其拳勢不減,朝著第二個迎來的時間偽神體揮去。

「好!」

冰龍大叫。

只是下一刻,它的話語止住了。

姜小凡的拳頭距離第二個時間偽神體的面門只有不到一寸的距離,但是終究停了下來。望著前方熟悉的面孔,儘管知道這不是她,但他還是揮不下拳頭,尤其是當他看到那雙空洞的眼睛時,拳頭就更加壓不下去了。

「砰!」

一隻秀拳落在他的胸口,時間法則涌動,無限削弱他的體魄。

「噗!」


帝血四濺,他被轟飛出去數千丈遠。

冰龍變色,連忙閃了過去:「小子你搞什麼!」

此刻,姜小凡的模樣有些狼狽,胸膛完全被轟碎了,連跳動著的心臟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帝血不斷的往下流,五臟六腑都出現了裂痕。

深處,神王安迪加聲音殘酷,森冷:「我輩修士逆天而行,斬斷萬物,親情,愛情,友情,全部都是附庸,只有力量才是一切之根本。像你這樣,居然也能達到帝皇境,天道有時候還真的是很可笑!」

這一刻,暴怒的他居然顯得冷靜了一些,這實在很詭異。要知道,如今的神族被全滅,幾個帝皇長老盡數死亡,只剩下了他一人,但是他竟然沒有徹底瘋狂。

「你個老不死的閉嘴,有種滾出來,龍大爺撕了你!」

冰龍怒斥。

「爬蟲!」

神王安迪加傳出森然的聲音。

這片空間震動,密集的殺紋再一次浮現,繁奧莫測,圍住了一人一龍。

「鏗!」

混沌神戟從遠處沖回,一戟落下,劈碎所有。

姜小凡從地上站了起來,伸手握住混沌神戟,殺意更加驚人,戰氣更加可怕。他的眸子變得更加妖邪了,瞳孔已經快要看不見,深邃的有些嚇人。

「轟!」

混沌神戟再震,戟光沖霄,一張巨大的殺伐陣圖浮現而出。

陣圖旋轉,四周交織著無盡神芒,旋轉著朝著前方衝去,殺向深處的神王安迪加,但是,兩個時間偽神體一左一右的迎了上來,一番對峙之下,時間之力涌動,姜小凡又一次被轟飛,這一次更慘,肉身直接炸開了

「咕隆!」

血肉蠕動,他很快重組了真身。

定定的望著兩個時間偽神體,對於他而言,這樣的戰鬥著實是一場煎熬,不僅是因為兩個時間偽神體的法則很可怕,更因為她們與希苑生的一模一樣,那空洞的眼神讓姜小凡心中疼痛,根本無法隨心所欲的戰鬥。

「啊!」

他忍不住怒吼,滔天帝威震動八荒。

他抬頭望向葬神殿深處,眼中殺意駭人,令這片空間的溫度降低了很多。而後,他再次動了,通體仙光耀世,各種大道秘術齊出,揮動混沌神戟殺向深處。

「宰了你!」

他戾聲咆哮,煞氣逼人。

遠處,冰龍又著急又擔憂,姜小凡現在的狀況實在有些不妙。同時,它也很憤怒,神族之王以這樣的手段來對付姜小凡,實在是太過殘忍了。

它知道姜小凡把那幾個女子看的多麼重要,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億萬倍,但是現在,神族之王竟以希苑的本源精血製造出了與之一模一樣的時間偽神體,讓她們來對付姜小凡,這樣的戰鬥,對於姜小凡而言實在太艱難和殘酷了。

「唰!」

「唰!」

前方,兩個時間偽神體閃身出現,再次攔住了姜小凡。

她們雙眼空洞,但是出手卻無比狠辣,每一擊都帶著時間法則。

望著她們,姜小凡臉色難看,心中難受,可是卻不得不迎上。

「噗!」

接下來的數次交鋒,他連連遭創,血染虛空,沖不到葬神殿深處。

冰龍閃了過去,喝道:「神族三個帝皇級長老被你斬了,神之國度也讓你給毀了,你小子怒氣差不多消一點吧。說到底,她們只不過是冒牌貨而已,你現在應該打碎她們,然後宰了深處那老王八蛋。」

姜小凡望著前方,冰龍的話,他如何能不懂。

「我知道。」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知道就堅強一些,龍大爺記憶中的姜小凡可不是這個樣子。」冰龍指著前方的兩個時間偽神體,道:「你現在這樣太懦弱了,看到你這樣,希苑那小丫頭不會高興的。」

姜小凡微微一震。

「爬蟲,弱如螞蟻,就知道聒噪廢話!」

深處傳出神王安迪加的冷音。

「唰!」

「唰!」

剎那間而已,兩個時間偽神體出現在冰龍身前,時間神則涌動,壓了下去。

「沒有人能擋住時間!死吧!」

安迪加冷笑。

兩個時間偽神體壓下時間神則,如此迅捷,令冰龍難以反應過來,它臉色微微變了變。不過,也是這個時候,一張太極圖浮現,交織著濃郁的生死氣息。

「砰!」

「砰!」

兩道窈窕身影倒飛而出,血染虛空。

姜小凡站了起來,頭頂太極圖旋轉,散發著濃郁的生死波動。

他背對著冰龍,道:「你說的對,如果讓她和她們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確實沒有人會開心。你退開一些……」

他朝著前方走了一步,點點七彩光芒溢出,比之前平靜了很多。

「這就對了,要不要本龍幫忙?」

冰龍鬆了口氣。

它並不是覺得姜小凡鬥不過兩個時間偽神體,時間神則雖然強大,但是前方兩人畢竟是冒牌貨,連本體的千萬之一都比不上,這樣的一點時間法則,如果姜小凡真正認真起來,她們奈何不了姜小凡,只能被碾碎。

它之所以這麼問,是擔心姜小凡依舊難以對兩個時間偽神體痛下殺手,畢竟她們與希苑生的一模一樣,是希苑的本源精血鍛造而成。

姜小凡背對著它,搖了搖頭。

「好吧,那你自己注意。」

冰龍後退。

老實說,它確實不想捲入,兩個時間偽神體和希苑長的一樣,它不好動手,這種事還是交給姜小凡自己來處理比較好。

姜小凡走向前方,定定的望著兩個時間偽神體,她們身上沾染著點點血跡,觸目驚心,多少讓他覺得有些刺眼。

「給我殺!」

深處傳出一道冷聲。

神王安迪加下令,兩個時間偽神體頓時都動了起來,瞬間出現在姜小凡面前,一劍一拳同時揮出,時間的波動變得比之前更加可怕,有些駭人。

「小子,當心!」

冰龍提醒。

這一刻,它縱然隔著很遠也感覺到了可怕的時間之光,比之前幾次恐怖了數十倍不止。

姜小凡眸子深邃,頭頂太極圖旋轉,生與死的氣息相互交織。

「砰!」

「砰!」

他立在原地未動,太極圖旋轉,衝來的兩個時間偽神體瞬息橫飛而出。

時間神則很可怕,號稱是天地間第一至尊法則,但是說到底,兩個時間偽神體所擁有的時間之力太弱了,而且修為也差了很多,不可能是姜小凡的對手。

ps:感謝「老虎012456」道友送出的10000神羊羊大紅包,謝謝!再次祝大家新年快樂!

!! 此時歐陽宇正在傷心中……“歐……歐陽宇同學?怎麼不說話了?你不喜歡這個遊戲嗎?”

歐陽宇這才清醒過來:“哦!不是!我喜歡,太喜歡了,我都……都120級了。怎麼樣厲害吧?”歐陽宇可不想在這個地方跟她尷尬起來,再回想起強子的等級就是120級,而且不肯能告訴她我喜歡玩泡泡堂吧?

“是嘛?那麼120級也不算是菜鳥玩家了喔~技術還行不?”姚雨希這句話有點意思是說120級不算什麼,僅僅只是擺脫了菜鳥的稱號。歐陽宇是一臉尷尬:“還……還行吧。”

“那有機會我們一起切磋切磋吧?我把我電話給你,約個時間,你看這個週末可以麼?”說完,姚雨希就開始拿出紙和筆。聽到姚雨希要給自己電話很是高興,但是切磋……“啊?切磋?那個……我……”歐陽宇急了,畢竟自己連個菜鳥都還不如啊,這真要切磋恐怕對方讓我一隻手也能贏我吧?

“怎麼了?沒時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