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朱毅的額頭上冒出了微微的熱汗,暗水毒的寒氣在這道狂風之下,被驅散了少許,可他非但沒有一點高興的意思,反而是做出了逃命的打算。

2021 年 1 月 3 日

「該死,剛才我怎麼沒想到呢,凡是有暴炎虎出現的地方,溫度都會比尋常地方高一些。而這裡的氣溫,都讓我熱出汗了,天知道這隻暴炎虎有著什麼樣的實力!」

在與《名珍圖鑑》齊名的《靈獸圖鑑》里,朱毅清楚的記得,暴炎虎是天生就具有養氣一級的實力,還自帶名為『烈焰之炎』的秘術攻擊。如若被『烈焰之炎』擊中,輕則經脈被焚毀,修為全失,重則五臟六腑直接被燒為灰燼。

而且暴炎虎的虎爪十分鋒利,凡品中級以下的靈器護具,在它面前跟紙糊的一樣。它的皮毛因為自身『烈焰之炎』的淬鍊,防禦驚人,堪比凡品初級的防禦型靈器。

在養氣階段的靈獸中,暴炎虎絕對是最難對付的靈獸之一。

「銀雕,快逃!」朱毅招呼了銀雕一聲,運轉身法,向山路上逃去。

「吼!」

震天的虎嘯,在朱毅身後響起,他感覺到腳下的地面,都隨之顫動。單從聲勢上來判斷,這隻暴炎虎,至少是達到了養氣巔峰的存在,這讓他腳步又加快了幾分!

若是平時,朱毅或許還會跟它鬥上一斗,可現在他丹田裡一半的氣勁,都在壓制著暗水毒,只有逃才是最明智的抉擇。

「喳喳。」看著遠去的朱毅,銀雕沒有跟上,而是在空中盤旋著,做了一個俯衝抓獵物的動作。

「你是讓我回去?殺了那隻暴炎虎?」待到銀雕的重複了幾次這樣的動作,朱毅這才注意到了它異常的舉動。

朱毅停下腳步,用著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銀雕,直到現在,他還不曾認為,銀雕是有意把他帶到暴炎虎的地盤的。可現在,銀雕居然讓他回去殺暴炎虎,這分明就是讓他去送死!

「算了,拼一把,若是不敵,再退也行!」朱毅發現暴炎虎並沒有追出來,他估計那塊平地上,大概有什麼天地寶材,迫使暴炎虎無暇追殺他。如果真的是這樣,等下若是不敵,照樣也能全身而退。

「吼!」

剛一踏入暴炎虎的地盤,又是一聲怒吼傳來,震的朱毅腦袋發脹,他急忙咬了下舌尖,把這股眩暈之意驅趕出去。

讓朱毅意外的是,暴炎虎沒有趁著他頭暈的時候偷襲,而是靜靜的卧在平地中心,蔑視的看了朱毅一眼,舔舐起了自己的毛髮。

「沒道理啊,難道《靈獸寶鑒》上,關於暴炎虎的記載有錯誤?」朱毅記得,暴炎虎生來殘暴,只要是它遇見的活物,全部都難逃一死!可這隻暴炎虎連正眼都沒有看他一眼,甚至還表現出不屑一顧的態度。

事出異常必有妖!

朱毅察覺到一些不尋常的味道,如果不出所料的話,這隻暴炎虎或許受了重傷。為了證明心中的猜測,他試探性的往暴炎虎身邊走了幾步。

「吼!」

暴炎虎再次怒吼,依舊沒有攻擊朱毅,只是向著他呲牙咧嘴,似乎是在威脅朱毅,快點滾出它的地盤。

「哈哈哈,一隻畜生,居然還學會虛張聲勢了,我看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暴炎虎猙獰的面孔,並沒有嚇到朱毅,反倒是讓他確定了心中的猜測。因為暴炎虎這次的怒吼,氣勢上已經弱了些許。

「雷鳴之音——劫掠式。」

朱毅飛身而起,氣勢如虹,雙手抓向暴炎虎的頭蓋骨。

「吼!」暴炎虎見朱毅主動攻擊,再也裝不下去了。暴炎虎怒吼一聲,舉起虎爪,撲向朱毅,虎爪上還附帶著熊熊的烈焰,空氣中的溫度猛然升高了幾度。

「這暴炎虎居然有養氣巔峰的實力,不過,它好像傷得很重。既然這樣,你的靈核我就笑納了!」

暴炎虎躍起的時候,朱毅看到了它腹部有一條駭人的血痕,顯然是傷口剛癒合不久。朱毅心生一計,臨空變招,躲過了暴炎虎的攻擊。

「嘭!」暴炎虎一招落空,地面上揚起了一陣塵土。暴炎虎惱怒的看著朱毅,這個人類居然敢戲耍它,定要將他撕成碎片。

「哼,畜生就是畜生,有了一些靈智又怎樣,還不是一開打就失去理智。」朱毅發現暴炎虎腹部的傷口,已經略微的滲出了一些血跡。

「嘭!」狂怒之下,暴炎虎的攻勢越發的兇猛,它雙爪向著朱毅胸口襲來,同時還張開了血盆大口。

朱毅身子一側,輕鬆的躲避開來。

「嘭!」暴炎虎又撲了個空,地面上出現了如同蛛網般的裂痕,它前爪的位置,更是被挖出了兩個大坑。

還未等朱毅站穩,暴炎虎甩動如同鋼鞭的虎尾,呼呼的破風聲響起。朱毅來不及避開,虎尾「啪」的一聲,就擊中了他的胸口。

「噗。」朱毅猝防不及,就被連連擊退了好幾步,一股炙熱的氣息,湧入了他的身體。壓制暗水毒的寒氣頓時被沖的七零八落,他忍不住吐出一口紫黑色的鮮血。

「誒?烈焰之炎怎麼消失了?不對,暗水毒也減少了許多。哈哈,它是被暗水毒給吞噬掉了!」

朱毅捂著胸口,臉上卻露出了喜色,身上除了有些疼痛之外,再無半點其他異樣。

「來來來,再來打我兩鞭子,好幫我把這暗水毒解了!」水火不容的道理,朱毅哪能不懂,很明顯烈焰之炎和暗水毒,都是相生相剋的秘術。

想通了這一點,他也不再躲閃,徑直就迎上了暴炎虎。

「吼!」暴炎虎大怒,不顧腹部已經撕裂的傷口,以著更加兇猛的姿態,撲向了朱毅,但因傷痛的緣故,動作比起先前,又遲緩了幾分。

朱毅故技重施,再次躲過暴炎虎的攻擊,站在它的後面。

「啪!」暴炎虎果然上當,又是用虎尾打到了朱毅的胸口。

「哈哈,痛快痛快!繼續!」感覺到體內的暗水毒,已經減少到了一半,朱毅感覺無比暢快。除了胸口有些疼痛之外,其他並無大礙。

不過,朱毅曾經受過的傷痛,比這何止多上千百倍,這點疼痛,他還忍的住。

「啪!啪!啪!」

連續幾次,朱毅體內的暗水毒,已經被暴炎虎的烈焰之炎,消耗一空。

朱毅的丹田裡,頓時就湧出一股洶湧的氣勁,如同一股泉水的暖流,滋潤著他的穴點和經脈。

「原來這才是養氣一級真正有的實力!」沒有了暗水毒的羈絆,朱毅丹田裡的氣勁,迅速在各大穴點運轉了一圈。受到氣勁的衝擊,朱毅穴點瞬間就充盈了起來,經脈也比之前穩固了許多,這讓他感覺到身體里充滿了力量。

恍惚之中,朱毅甚至覺得,就算是面對全盛時期的暴炎虎,他也有能力一戰!

僅僅一剎那的功夫,朱毅身上的氣勢,瞬間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虎兄,你幫我驅除了暗水毒,我就不殺你了,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療傷去吧。」心情大好的朱毅,打算放暴炎虎一馬。

「吼!吼!」可是暴炎虎此時已經陷入了狂亂之中,腹部傷口上傳來的劇痛,吞噬掉了它僅有的一點靈智,再次向朱毅撲了。

「嘭!」

可惜,暴炎虎之前連受傷的朱毅都打不到,更別說他現在實力已經完全恢復了,它再次撲了個空。

「既然你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我了!」暴炎虎再撲,朱毅再躲,如此反覆了三次,他不再躲閃,正面和暴炎虎對戰了起來。

「震蕩之法!給我震!」

朱毅『嘭』的一腳踏在地上,每走一步,地面上就會留下深深的腳印,一道道裂痕四散開來。地面隨之顫動了起來,比起暴炎虎的猛撲之威,還要強上幾分。

暴炎虎顯然是沒有想到,一直躲閃的朱毅,竟然會主動攻擊。毫無防備之下,一股強烈的震蕩之力,直抵它的腹部,頓時把它的傷口,完全撕裂開來,同時還被震到了半空之中。

「雷鳴之音——劫掠式!」

趁你病,要你命!看著暴炎虎腹部的傷口,朱毅一躍而起,一爪就抓穿了它的腹部,完全撕裂了它的傷口,順勢一爪捏爆了它的心臟。

「嗚!」暴炎虎悲鳴一聲,身體抽搐了兩下,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

朱毅小心翼翼的從暴炎虎的傷口處,剝掉了它的皮毛,從它的頭顱中取出了一顆拇指大小,散發著淡橙色光芒的靈核。

「還不錯,居然是橙色的靈核,賺了。」朱毅激動的看著手中的靈核,頓時放生大笑了起來。

按照《靈獸寶鑒》的記載,只要達到了養氣三級,靈獸就會產生靈核,靈核按照紅、橙黃、綠、青、藍、紫,九種顏色劃分為九級。

顯然這隻暴炎虎已經快接近凝神期的修為了,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受了傷,讓朱毅白白撿了個大便宜。

「雖然這顆靈核只是淡橙色的,但是比起紅色的靈核,裡面靈蘊的存儲量,那可謂是天差地別。」朱毅越想越激動,直接盤膝而坐,運轉勁氣,吸收起了靈核里的靈蘊。

靈核不同於靈藥,靈藥大多都是內服,少數能夠外用。靈核只有用氣勁引導吸收,除此別無他法。

朱毅控制著氣勁,覆蓋在了他手中的靈核上面,但他也是第一次吸收靈核,不知道吸收靈核的技巧。

過了好一會兒,靈核裡面的靈蘊,仍舊是絲紋不動,根本不受他的引導。

「我記得書裡面好像提到過,靈核上面,都包裹著一層氣勁。想要吸收裡面的靈蘊,就必須衝破這層氣勁。」朱毅當即就加強了氣勁的運轉,靈核上果然傳來了『嚓嚓』的響聲。

不會兒,一聲如同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朱毅手上頓時橙光大冒,照的他都有些睜不開眼了。

「好強的力量!」橙光順著朱毅的氣勁,一股腦的湧入到他的脈絡之中,爆烈而炙熱的靈蘊,猶如一團烈火,把他全身上下都燃燒了一遍。

「砰砰砰砰。」

朱毅四肢的四個陽性穴點,盡數解開,實力雖然沒有提升,但離養氣二級已經不遠了。

「靈核的益處,比起赤精之石雖然要好上一些,但這種吸收的方式,卻是太折磨人了,我感覺剛才差一點就被烤熟了。」

待到靈蘊沉寂下來,朱毅收起了氣勁,吐了一口濁氣,他全身上下都已經被汗水弄的全濕了。

「但即便以後吸收靈核,會比這次還要痛苦千百倍,我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朱毅握緊了拳頭,吸收了靈核之後,他不僅開啟了四個穴點,而且脈絡也拓寬了許多。相對於實力的提升,吃點苦頭又算什麼呢!反正以前受的苦已經夠多了。

不過,朱毅不知道的是,他吸收靈核的方式,完全就是錯的!因為靈核都是取自靈獸,不管靈獸性溫和亦或是暴躁,但靈蘊都比較爆烈。稍有不慎,就會傷及脈絡,毀其穴點,修為大損。

敢像朱毅用這麼簡單粗暴的方式,來吸收靈核,也算是千古第一人了!

相較於藥效溫和的靈藥和靈丹,靈核的吸收方式,全都是用氣勁,在靈核的氣勁護罩上,打開一個小口,然後引導靈蘊,慢慢吸收。

一般來說,吸收一顆橙色的靈核,大概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哪會像朱毅這樣瞬息之間,就能吸收完的。但朱毅從小在家族不受待見,沒有專門的老師指導,哪懂得這些東西。

還好,朱毅從小受的磨難,讓他的意志堅韌無比。對於尋常修鍊者來說難以承受的痛苦,被他輕易的扛了下來。

朱毅非但沒有受傷,反倒激活了穴點,更重要的是,還藉此拓寬了脈絡。

要知道,招式的強大,不僅跟所學武技的融合度、自身修為、精通程度,有著緊密的關聯。

還有一點,就是脈絡的寬闊程度。武技都是由氣勁催發的,如同溪流般的脈絡,跟堪比大江大河的脈絡,使出來同樣的一招,自然是後者威力要大一些。

各大世家裡,那些所謂的天才修鍊者,除了頭腦聰慧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天生脈絡比尋常人寬一些,所以才能夠俾睨眾生。

而現在,朱毅歪打誤撞的摸索到了拓寬脈絡的方法,即便是他現在沒有發現,在不久的將來,這定然會成為他趕超那些天才的捷徑之一。

朱毅把玄陽心法運轉了一遍,滋潤了一下竅穴,就收拾起了暴炎虎的皮毛,又把它的骨頭一根根的拆下來,整理在一旁。

這些可都是值錢的東西,朱毅還等著明年開春的時候,把這些東西賣了,趕在小薇十六歲之前把她從青樓贖回來。

「這些天我一定要加倍努力,為明年的武舉考試做準備。」想到小薇,朱毅的又捏緊了拳頭,心裡越發的痛恨起了朱傑。

弄了點柴禾,朱毅烤了些暴炎虎的肉,跟銀雕分著吃了。他忽然發現,銀雕腹部的羽翼上,有著一大片燒焦的痕迹,有一處甚至連羽毛都沒有了。

「謝謝你了,銀雕。」朱毅又遞給銀雕一塊烤肉,以示謝意。

他知道,銀雕身上的傷,大概就是來這裡探路的時候,被暴炎虎燒傷的。之後它給朱毅帶路,飛了好幾個時辰,早已精疲力竭,怪不得剛才沒有參戰,甚至都沒有提醒他。

「喳!喳!」銀雕知道朱毅的意思,它喳喳的叫了兩聲,好像在說沒事一樣。

「這下面,難道埋藏著什麼秘密?」

朱毅忽然注意到了銀雕所站的位置,那裡有著一條裂痕,大約半個巴掌寬,深度在半尺左右。他能夠很清楚的看見,下面是一塊被泥土遮蓋住的青石板。

銀雕似乎猜到了朱毅想幹什麼,朝著他揚了揚頭,示意他後退。等到朱毅走的遠了一些,銀雕就用著它的利爪,在裂痕上刨了起來,一時間塵土飛揚。

「我……我還沒吃飽呢!」

儘管朱毅已經走的夠遠了,但還是被揚了一身的塵土,在銀雕旁邊那些還未烤的肉,自然也沒有倖免。

「喳!喳!」銀雕意識到自己好像做錯事了,細細的叫了叫了兩聲,似乎在表示歉意,然後又開始了它的揚土工作。

過了一會兒,銀雕才停下來,不等塵土消散,朱毅就走了回來,眼前的景象讓他頓時就愣住了。

「我猜的果然沒錯,怪不得暴炎虎把這裡當成它的家。」看著地上散落的幾個藥瓶,朱毅終於知道,這隻暴炎虎為什麼有養氣巔峰的修為了。

把靈丹當成糖豆吃,即便是再廢柴也都能變成天才啊!

散落的藥瓶裡面,散發出陣陣的葯香,想必是暴炎虎把這些丹藥埋在土裡的,對於擁有些許智慧的靈獸來說,這就跟小孩子愛把糖果藏起來是一個道理。

「白高興一場,這傢伙沒事把空藥瓶埋在土裡面幹什麼!」撿起了地上的藥瓶,朱毅一看,不禁破口大罵。

「喳!」忽然,銀雕用它尖銳的爪子在石板上面抓了起來,或許是石板太薄的緣故,頓時就被它開出了一個大洞。

「不會吧!」一陣葯香忽然從大洞裡面散發出來,濃烈程度,讓朱毅恍惚間,就好像走進了靈藥鋪一樣。單憑這濃郁的葯香就能說明,這石板下面,肯定埋藏著更多的靈丹!

「銀雕,讓我來!」

朱毅把氣勁聚集到雙腿,沿著被銀雕抓開的位置,一招震蕩之法使下去,石板就發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音。

「虎兄,你幫我驅除了暗水毒,我就不殺你了,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療傷去吧。」心情大好的朱毅,打算放暴炎虎一馬。

「吼!吼!」可是暴炎虎此時已經陷入了狂亂之中,腹部傷口上傳來的劇痛,吞噬掉了它僅有的一點靈智,再次向朱毅撲了。

「嘭!」

可惜,暴炎虎之前連受傷的朱毅都打不到,更別說他現在實力已經完全恢復了,它再次撲了個空。

「既然你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我了!」暴炎虎再撲,朱毅再躲,如此反覆了三次,他不再躲閃,正面和暴炎虎對戰了起來。

「震蕩之法!給我震!」

朱毅『嘭』的一腳踏在地上,每走一步,地面上就會留下深深的腳印,一道道裂痕四散開來。地面隨之顫動了起來,比起暴炎虎的猛撲之威,還要強上幾分。

暴炎虎顯然是沒有想到,一直躲閃的朱毅,竟然會主動攻擊。毫無防備之下,一股強烈的震蕩之力,直抵它的腹部,頓時把它的傷口,完全撕裂開來,同時還被震到了半空之中。

「雷鳴之音——劫掠式!」

趁你病,要你命!看著暴炎虎腹部的傷口,朱毅一躍而起,一爪就抓穿了它的腹部,完全撕裂了它的傷口,順勢一爪捏爆了它的心臟。

「嗚!」暴炎虎悲鳴一聲,身體抽搐了兩下,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

朱毅小心翼翼的從暴炎虎的傷口處,剝掉了它的皮毛,從它的頭顱中取出了一顆拇指大小,散發著淡橙色光芒的靈核。

「還不錯,居然是橙色的靈核,賺了。」朱毅激動的看著手中的靈核,頓時放生大笑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