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本來就是。]連偽女主都不能找,還有什麼用。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你之前找鬼醫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哼!你這個善變的女人。]

[那是你提出來的。]瓏五對系統每每炸毛毫不在意,就算沒有鬼醫她也不是沒辦法,就是麻煩點而已。

系統維護自己尊嚴失敗,被氣的下線。

找不到偽女主,瓏五選擇回了天界,平憂應該有辦法找人。

平憂和長樂宮斷絕了關係,搬到了小廚娘的住處。

雖然他已經給小廚娘減輕了一些任務量,但還是不輕鬆。

瓏五看了一眼菱月那個小廚房,明顯已經很久沒開火了。

也不知道小廚娘的手藝有沒有退步。

「你怎麼在這裡!」翟蘭尖銳的聲音打斷了瓏五神遊。

瓏五回過頭,翟蘭竟然找到這裡來了,看來是真對平憂不死心啊。

她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並沒有她像的那麼差,反而還過得不錯。

不過,她那麼大聲幹嘛,她又不是沒見過自己,翟蘭見到自己好像很驚訝。

翟蘭喊完就後悔了,她真的是被這隻神獸給氣的不理智了,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你這個和清緣勾結的叛徒竟然還敢出現在天界!」翟蘭收起了剛才的失態,帶著些嘲笑的的道。

瓏五不知道她哪來的的自信,沒看到天界的人都不敢出來叫囂嗎?

「別說那些沒用的,我們打一架吧。」瓏五說著掏出棍子。

「你,你別過來。」翟蘭見此慌忙後退,鯨卿怎麼完全不在乎她說什麼!而且她根本不是瓏五的對手。

翟蘭現在哪還有功夫嘲笑瓏五,轉身就跑。

瓏五難得逮到哪能讓她就這麼跑了。

翟蘭還是被打了,一身傷被瓏五扔到的遠遠的,成功和平憂避開。

[恭喜宿主,偽女主光環值下降至49,菱月光環值已滿]

瓏五:「???」

[系統你把剛才那個話再說一遍。]

系裝死不出聲。

完了完了,忘了菱月光環值滿了會提醒小姐姐,啊啊啊!

瓏五真想把系統揪出來打死合著她之前的光環值全給了小廚娘了。

然而系統就是裝聽不見,一聲不出。

很好,這筆賬等勞資回了空間再慢慢和你算。

已經這樣了瓏五也沒辦法。

瓏五炸了一座山出氣,系統更是覺定之後很長一點時間它都絕不出來,絕不。

出了氣瓏五心情舒暢了不少。

既然小廚娘分享了本寶寶的光環值,那以後就跟著她吧,就當還債了。

就這麼決定了。

瓏五回到坤月宮菱月已經回去了,「小神獸你怎麼來了?」

菱月很驚喜,瓏五的回信里可沒說要來看她。

平憂倒是表情平淡,想她身後看了一眼,清緣沒有跟來?

他沒問,瓏五對自己可不像對菱月那麼和顏悅色。

「出來旅遊。」瓏五瞎掰。

菱月:「……」

小神獸騙人的時候一點都不走心,旅遊旅回家來了,你去魔都那才算旅遊吧。

瓏五可能也覺得這個理由有問題,換了個說法:「回來探親。」

菱月嘴角一抽,你有什麼親?那隻肥兔子嗎?

瓏五一來平憂的計劃自然就被打亂了,瓏五每天拎著菱月給她做好吃的,平憂也不能跟她出手,只能給清緣寫信。

倒是菱月還挺高興的,每天像只小蜜蜂似的圍著瓏五轉。

平憂怕瓏五再待兩天菱月就要被她鉤走了,這丫頭對自己怎麼就不見這麼熱情,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平憂很愁。

瓏五覺得菱月會待見他就有了鬼,從菱月拜平憂為師這才多久,加上之前的時間也沒有多少,可菱月的實力已經長了一大截,不出十年,她絕對可以進位上仙。

這麼提升可都是壓榨人得來的,而且根據菱月的話來形容,平憂完全就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嚴師。

人家上學還知道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呢,平憂完全是一路靠著小教鞭督促,連鼓勵她都沒鼓勵過。

菱月跟瓏五吐槽。

要不是瓏五告訴她,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天界少有的,蠢材。

情商低的男主真可怕。

小廚娘鐵定是本寶寶的了。

另一面,獨自一人在魔都的清緣。

很煩躁,緊張,憤怒還有恐懼,各種情緒摻雜在一起。

瓏五說走就走,還屏蔽了他的契約,忘憶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他想出去找,又怕她回來了,自己不在。

病公子的小農妻 平憂的信像及時雨一樣到來。

清緣接到信幾乎是馬不停蹄的趕到天界。

瓏五看到清緣心裡暗叫不好,被逮住了!

清緣站在門口,瓏五沒動,他也沒動。

「你為什麼不告而別!」清緣很生氣,更多的是害怕。

她想要離開自己隨時隨地都能做到。

菱月被清緣的氣勢嚇到了,往瓏五身後一縮。

平憂皺眉,他也在她身邊,她怎麼就往小神獸後面鑽,他難道不比小神獸有安全感嗎?

平憂也沒想到是這種結果,他覺得自己可能是有些欠缺考慮了。

瓏五瞟到平憂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很好,男主大人,勞資救了你,你踏馬就這麼回報勞資。

不過眼前麻煩的不是這件事,而是清緣這個智障。

瓏五覺得她再跑一次清緣應該不會怎麼樣。

[小姐姐你可以試試。]難得看小姐姐理虧,系統實在忍不住嘴欠。

瓏五沒搭理它,把它屏蔽掉。

清緣還站在那,瓏五嘆了口氣,真是欠了他的。

「我不是給你留了紙條。」瓏五先走過去。

說道那個紙條清緣又氣,「連去哪都沒寫,你那是讓我放心嗎!」

「下次帶你。」瓏五妥協,這貨眼睛紅了了,她有點怕。

還有兩個大活人在呢,勞資又沒欺負你,你哭什麼!

大男人不要面子的嗎!

「帶你,帶你,下次肯定帶你行了吧。」瓏五把清緣拽過來塞在懷裡,萬一一會哭了好給他摁回去。

清緣雖然生氣可還是很配合的彎下腰,像個乖巧的大型寵物。 「我憑什麼相信你。」清緣悶悶的來了一句。

瓏五:「你愛信不信唄。」勞資來哄你已經很不錯了。

清緣蹭的一下推開她。

瓏五一個趔趄,幹什麼!又發什麼神經。

清緣發現自己用力過猛想要去扶她的時候,瓏五已經一個漂亮的原地旋轉自己站好了,這裡是天界她飄慣了,哪會摔倒。

清緣有點彆扭又礙於因為她剛才說的話生氣,站在那沒動。

瓏五眯了一下眼,語氣有些危險,「清緣,我願意遷就你不代表你可以限制我的自由,從來沒有任何人可以限制我的自由,從前沒有,現在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清緣定定的看著她的雙眸,漂亮的紫色是他從未見過的顏色,雖然只有一瞬,可卻無比奪目。

她以前的眼睛是黑色的。

清緣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她的意思是她不會為任何改變,也包括自己,是嗎?清緣有些苦澀的想到。

其實她對自己已經很好了,比對任何人都好。

他要什麼她基本上都會給,他的決定只要不涉及食物,她也從不反對,甚至連他每次看她寫的信,她都從不拒絕。

同樣的事換了平憂,甚至是菱月都不行。

就像平憂那次的事,她分明有能力,可她連一絲施救的意思都沒有,任憑平憂生死,毫不在意。

但就因為他去求了她,也說不上求,他只不過給她餵了點零食,她就答應了。

還有菱月,她最喜歡菱月做的飯,雖然不想承認,但菱月的手藝確實很好。

他故意去找她發脾氣,她也看出來了,可她還是把菱月送走了。

可是。

人都是貪心的。

他得到了這麼多,就想要更多,想要她的心裡只有自己,想要她永遠在自己身邊。

瓏五沒有管像個木樁子似的清緣,轉身又恢復了那個軟萌的樣子。

帶著小廚娘私奔了。

平憂一個愣神的功夫,兩個人已經不見了蹤影,嘴角微抽。

這下好了,小神獸沒送走,自己徒弟也沒有了,讓你手欠,這回長記性了吧。

青玄實力提升也不慢,現在仙鶴已經追不上它了。

更別說還有一個瓏五在,平憂只能放任她們離開。

清緣回過神來想去追,被平憂拉住了。

他頓時生出寒意。

平憂退了半步但沒鬆開他,「阿緣,你現在需要自己冷靜一下。」

小神獸是那種遇事會逃避的人嗎?絕對不是,相反她不往上湊已經不錯了。

她現在離開分明就是因為清緣不夠理智,不想理他,等過一陣子她肯定還要回來的。

清緣慢慢低下頭,有些頹然。

平憂從沒見過他這個樣子,朋友遇上了事,他不說兩肋插刀,為他出謀劃策還是可以的。

「你和小神獸怎麼回事。」以前你倆不是成天膩歪在一起,後面那句平憂沒說,怕刺激到清緣。

清緣沒說話,平憂也知道他心情不好,沒有催促他,繼續一個人說。

「其實小神獸對你也挺好的,你看她除了對你,對誰不是說話帶刺。」

清緣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跟我說說,也許我能幫到你呢。」

清緣悶了一會,把他看瓏五信,到瓏五跑出來這段事跟他簡單的說了一下。

「你還真是···」平憂有點無語。

像小神獸那麼獨立的女子,你居然設計偷看人家寫信。

不過,他對瓏五對清緣的縱容的認識,也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誰都是有隱私的,有些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

小神獸能隨便清緣看她的信,他承認自己對菱月做不到。

「阿緣,」平憂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覺得小神獸並不是因為你看她的信生氣。」

你以前都看了人家那麼多回了人家都沒生氣,怎麼偏偏這回就生氣了。

「我知道,她是氣我故意沒有提醒她。」

平憂差點也給他一下子,「小神獸是那種會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生氣的人嗎!你再想想。」就你這樣是怎麼追到小神獸的?

平憂有點看不下去了,感嘆:「因為你設計她啊。」

「她那麼高傲的人,她能允許你做各種事,但是絕對不包括你利用她的從容去設計她。」

清緣像是醍醐灌頂一般,蹭的一下站起來。

「哎!你去····哪?」清緣已經不見了。

真是的,你知道她們在哪嗎?平憂只能追出去。

清緣不知道瓏五在哪,但這裡是天界,他有別的辦法查人。

平憂追到仙池才追到人。

菱月正在給瓏五烤肉,用一個形狀古怪的東西,滋滋冒油的那種。

旁邊為圍著瓏五和一隻肥兔子。

草叢裡半藏著一些神獸。

平憂嘴角抽搐,他來仙池這麼多次都沒見過這麼多神獸,他們都是為了吃出來的嗎?

還有,菱月烤的那個是哪來的,他不記得她什麼時候還出去抓過獸類。

在看清緣,剛才追出來的時候一陣風,現在站在那又是一個木樁子。

「有人來了。」

「有人來了啊,小神獸我們先躲了,記得給我留肉。」

「別說了趕緊躲吧。」

「記得給我留。」肥兔子跑的時候不忘囑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